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替嫁小妻:云少请温柔 > 第231章 什么消息都不能透露出去

第231章 什么消息都不能透露出去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替嫁小妻:云少请温柔最新章节!

    瑞士。

    医院。

    盛辰接到消息的时候几乎是疯了一样的赶到了医院。

    余淼已经在医院等着了,盛辰过去的时候他正靠在医院外面的柱子上吸烟。

    他通身黑色,在白雪皑皑的世界里,格外醒目。

    盛辰走过去,耳朵鼻子眼睛都冻得通红,他伸手在脸上抹了一把,抹掉了脸上的结冰的雾气。“人在医院了吗?”

    他问,声音焦灼带着颤音。

    余淼把手里燃烧了半截的烟头丢在了地上,伸脚碾碎。

    然后转身往医院里面走去。

    “跟上。”

    *

    医院顶楼。

    特护隔离病房里,盛辰跟在余淼身后,一拐角就看到了硕大病床上躺着的那个人。

    他的脑袋上罩着一个玻璃罩,完全看不清他的样子,但是盛辰可以分辨出那就是就是孟轩白。

    “怎么会这样?他这是怎么了?大哥,老孟他……”盛辰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孟轩白,躺在病床上身上插着各种各样的管子,连脑袋都被罩得严严实实的。

    “老孟!老孟!”

    病房是完全隔离的无菌室,盛辰现在进不去,他只能跑到门口不断的拍打着玻璃想要引起躺在床上的那个人的注意。

    江湖传闻刀枪不入能够舌战群儒的孟轩白怎么会乖乖的躺在病床上呢!

    盛辰眼眶通红。

    “老孟,你他妈的回答我呀!老孟!”

    只是余淼伸手捏住了他的手腕。

    “他现在是昏迷状态,听不到你的。”

    余淼的话还没说完,就被盛辰一把甩开了手腕。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盛辰红着眼睛盯着余淼,说话的声音都带上了哭腔。

    别看他平时吊儿郎当没心没肺的,现在见到这样的孟轩白,心都碎了。

    “盛辰,你别这样。”

    孟轩白这样,余淼也难受。

    只是他不能像盛辰一样失控。

    “我为什么不能这样!大哥,我到瑞士那天你是怎么跟我说的?你说老孟肯定会没事的!你说你绝对会把老孟扒出来安然无恙的送到我面前的!大哥,老孟现在躺在那里,连呼吸都要靠着机器,你之前说的话,能兑现吗?当初他跟我走遍了大半个世界要找你,你知道他有多想你吗?”

    盛辰说着说着已经哭得说不下去了。

    他知道是自己无理取闹了。

    谁都不想老孟遭遇不测,他不想,余淼更是不想。

    但是他就是生气。

    他有满腔的怒火想要发泄出来。

    吼完骂完之后,他无力的靠墙蹲下,双手保住脑袋哭了起来。

    从一开始的低声抽泣变成了之后的嚎啕大哭。

    他哭,余淼也不多说什么,只是由着他哭。

    反正这一层楼都只有这一件病房,房间里的人都是云辞的人。

    没有什么需要避讳的。

    等盛辰哭完了,哭累了,才靠在墙上抬起头来盯着余淼。

    “老孟到底怎么了?”

    现在才问出这个问题确实也是有点蠢了。

    但是盛辰的情绪发泄之后整个人都好了很多。

    看到老孟躺在房间里面的床上,这么多天的担心还有害怕都在这一刻尘埃落定了。

    不管结果是好的还是不好的,他需要继续的是另外一段心路历程了。

    所以,他想要知道老孟到底怎么了。

    “他出了点事儿。”

    余淼又点了一支烟。

    这里其实是无烟病房,禁烟的。

    但是他说起这些事儿,眉头挂上了郁色。

    烟也忍不住的抽了起来。

    “我不瞎,看得到他出了事儿,但是,他出了什么事儿?”

    “他的舌头……”

    “你什么意思?”

    余淼说到舌头的时候,欲言又止了很长一下。

    盛辰腾的一下从墙根站了起来。

    目光灼灼的盯着余淼。

    余淼没说话。

    只是走到了病床的落地玻璃窗边,静静的看着病床里面。

    目光平静。

    却又沉沉。

    一边的小护士赶紧走上前给盛辰解释余淼没说出口的那些话是什么意思。

    孟轩白被发现的时候整个人已经奄奄一息了,不仅舌头被割掉了,嘴巴还被缝上了。

    满嘴的牙齿也是被敲掉了无数颗。

    下手的人也是心狠手辣到了极致,却又做得极其的稳妥,没有伤及到孟轩白的性命。

    但是他什么时候能醒过来,真的是个问题。

    只有等他醒来了他们才能进行进一步的检查看看他大脑里是否受损。

    “不,不可能的,余淼,你是不是找不到人了,所以随便找了一个人来凑数?这个人绝对不可能是老孟的!老孟人缘那么好,走到哪里都能交朋友,谁会对他下这么狠的手,绝对不是的!”

    盛辰不相信,一个劲儿的摇头。

    余淼背着他说话。

    “你要是能坚信他不是,我也希望如此。”

    这样的语气。

    如果他辩解,盛辰的心里或许还会有一点点的希望。

    但是他这样,分明是已经妥协了。

    怎么会呢。

    盛辰抽了抽鼻子。

    “就算是他,也一定有办法的,一定的,现在医学这么发达,可以移植呀,可以给他做舌头移植手术,现在不是很多人都做移植手术么?瑞士做不了我们回国做,在阳城,哪个医院不给孟轩白把舌头补好,云辞一定会让那个医院关门的。”

    盛辰说着就要拿手机给云辞打电话。

    却被余淼拦下来了。

    “你干什么?!”盛辰不可置信的看着余淼,“老孟都这样了,你还不让我给云辞打电话吗?大哥,不仅云辞是你兄弟,我跟老孟都是你兄弟呀!”

    “你冷静点!”

    余淼看着盛辰。

    “老孟的舌头已经受损太严重,只能从神经全部切除掉了,移植是无用的。”

    “移植无用是什么意思?怎么会无用,现在医学这么发达……”

    “医学再发达,也拯救不了没有任何神经的舌头了,更多的治疗只会让他承受更多的痛苦!!”

    “更多的痛苦!!哈哈哈哈哈,那他这辈子,余下几十年再也不能说话了,大哥,你觉得他不会痛苦吗?”

    盛辰眼眶红得就跟要溢出鲜血了一样的。

    捏着手机的手并不松开。

    “就算老孟的舌头没救了,我也要给云辞打电话,这么多年你都没有管过我们,都是云辞在给我们收拾烂摊子,我要通知云辞。”

    “我已经查到动手的人在阳城了,你现在通知云辞,或许会打草惊蛇。”

    余淼说着,目光转过去看向病床,“现在,我们任何消息都不能透露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