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猎赝 > 第六章、修旧如旧!

第六章、修旧如旧!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猎赝最新章节!

    音乐从「那一年的雪花飘落梅花开枝头」变成了锣鼓喧嚣的声音,在场的学生们神情呆滞,都有种时空穿棱后的荒谬感。

    江来能够理解他们此时此刻的感受,以前父亲工作的间隙,也会打开那枚断了半截天线仍然被其视若珍宝的收音机,那个大铁皮盒子里传来的就是这种吚吚呀呀的声音。

    那个时候的江来听不懂,所以江来一直对父亲大喊大叫着说这音乐难听。

    等到江来听懂了的时候,父亲却已经不在了。

    但是,工作间隙听一段京剧的习惯却被他保持了下来。

    江来闭着眼睛,一脸享受的模样。

    其它学生听不懂这曲子唱的是什么,但是看到江来一脸享受的俊朗清逸模样-----他们也挺享受的。

    第一番「卧鱼」结束,江来突然间睁开眼睛,出声说道:“停。”

    音乐停止。

    江来轻轻叹了口气,说道:“听说荀慧生的荀派演法有「醉中见美」的风姿,可惜无人传承,也没有留下任何的影视资料,无缘一见。”

    沉默。

    死一般的沉默。

    大家不知道荀慧生是谁,更不知道这「醉中见美」又是什么样的风姿------

    “就像是图书馆珍藏的这些古籍,倘若我们不修好它,后人就再也见不到它了。”

    江来并不在意是否有人能够应答,戴上口罩,坐在桌案前面,手持镊子,再一次的开始夹起那些小纸片开始拼凑起来。

    江来采用的是「先大再小」的拼凑方法,把大块的完整的纸片找出来,形成整张经文的轮廓和基底,再把那些小碎片朝着对应的空隙间进行填充。前面半个小时,江来就已经把骨架搭建起来了,现在要做的就是更加繁琐精细的细片归位工作。

    江来拼凑经文的时候,玲珑和学生们就站在旁边观摩。看着江来工作时的专注,看着他娴熟的手法,看着他对这篇经文的了然于心。

    玲珑心想,如果对经文不够了解的话,不可能夹起一块碎纸片就能够第一时间知道它应该安置在什么位置。

    又想,年纪轻轻的一个男人,怎么会对《大乘无量寿经》的经文内容如此熟悉呢?

    自己恰好拿出来的是《大乘无量寿经》的经文碎片,若是《妙法莲华经》或者《地藏经》,他也能如此这般的了如指掌?

    倘若是这样的话,这个家伙的阅读量到了多么恐怖的地步?

    玲珑原本想要让学生们去工作,毕竟,他们每天都有修复任务,但是看到学生们专致认真的看着江来工作时的表情,灵机一动,平时让他们去听老师们讲课或者观摩修复手法的时候,他们大多数都是心不在焉的模样,就算是听课的时候也是交头接耳,还有人在桌子底下偷偷用手机玩游戏看小说-----

    江来的身上有一股神奇的吸引力,他安静的时候,能够让大家也随之保持安静。他认真的时候,也能够让每个人都情不自禁的认真起来。

    他的存在就是在向这些学生们证明,修复是一桩如此美妙又如此神奇的事情,而不是之前他们认为的重复繁琐却又没有任何的价值。

    玲珑的心里有些小小的吃味,却也乐于看到学生们把贪婪的眼神和探索的精神放在江来身上。

    她愿意让学生们和自己一起观摩,然后等待着这场考验的结束。

    虽然她心里早就已经知道了结果。

    江来每隔半个小时就会起身,不需要闹钟或者人为提醒。活动一下身体,然后听一段《贵妃醉酒》。稍微休息,便会再次以饱满的精神投入到工作当中去。

    二十几分钟的《贵妃醉酒》听完,江来也将最后一块碎片拼凑进去。一整张《大乘无量寿经》的拼凑工作宣告完成。

    这一次,江来没有起身休息,而是开始用湿浆糊对这些耗费数个小时拼凑起来的经文进行黏贴。粘帖过程同样的需要小心翼翼,浆糊不能用少了,少了黏不住。更不能用多了,多了会将麻纸浸透破损,对古籍造成二次破坏。

    粘帖结束,停顿半个小时,等着他自行风干。

    在风干的过程中,会有半个小时的休息时间。江来去洗手间回来,再一次被热情的学生们给围拢起来。

    “江老师,你做修复工作几年了?看起来你那么年轻,怎么就成了特藏修复师?”

    “江老师你修复最难的古籍是什么?遇到的最大困难是什么?”

    “江老师你今年多大了?有没有女朋友?”

    ---------

    等到这纸经文自然风干,形成了一个固定的整体,江来将一张完整的敦煌写经呈现在大家面前时,现场掌声如雷。

    “太棒了!亲眼见证了奇迹……”

    “你敢想像吗?这是用一堆碎纸片拼凑起来的……”

    “江老师,我要拜你为师,你教我们修复手艺吧……”

    --------

    玲珑看着被学生们围拢着花式赞美的江来,恰好江来的眼神也看了过来。

    “现在,我有资格修复《天工开物》了吗?”江来出声问道。

    玲珑摇了摇头,说道:“我承认,这张敦煌写经你修复的很好,我也承认你确实很有实力-----但是,你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我们修复古籍讲究修旧如旧,你以一张麻纸打底,让这张麻纸和敦煌写经粘帖到了一起。就算你用的是老麻纸,材料和之前的经文材料极其相似。但是,它只是相似,终究不属于之前的那一部份。”

    “对于之前的经文而言,它是崭新的,也是后人强加上去的。按照修复师的最少干预原则,这算不算是二次破坏呢?”

    “稍等。”江来嘴角浮现一抹笑意,说道:“还有最后一个步骤。”

    江来扫视了一番盒子里面的修复工具,说道:“给我准备一根鹅毛。”

    “鹅毛?”玲珑一脸惊骇,说道:“你不会是想要……”

    “鹅毛来了。”一个女生举着一根鹅毛送了过来。毕竟是国家重点修复室,修复设备还是相当齐全的。

    江来接过鹅毛,道谢之后,以让人眼花燎乱的速度在经纸上面轻轻一划,那张经文竟然一分为二,一张纸变成了两张纸。

    “千波刀?”玲珑瞳孔睁大,说道:“这是津派修复绝技千波刀?”

    “什么是千波刀?”有学生出声问道。

    其它学生也一脸迷茫的看过来,来一出《贵妃醉酒》也就算了,他们以前没有接触过,以后可以尝试着去欣赏一下。这千波刀又是什么绝技?听起来就像是失传多年的绝学秘籍?

    这个时候,学生们看向江来和玲珑的眼神就像是两大绝世高手在比武竞技,较量神功------而且是他们听不懂的神功。

    “千波刀,名如其艺,可以将纸张随意劈成需要数量,而且保证原来的墨色、纸质、厚度不会发生变化。即便是被劈开一千次依然可以如原来一般,不损伤纸张元气,犹如复制古书。”顿了顿,玲珑眼神复杂的看向江来,说道:“这是失传已久的绝技,没想到被江来-----老师展示出来了。”

    江来摇头,说道:“竹影法师弃艺后,因担心被书画作假人利用,将劈画工具、药物配方等都焚烧。所以,真正的千波刀技艺已经失传了。这是我们江家的「锦上法」劈画法。”

    江来大方的将劈开的两张经纸展现在大家眼前,说道:“我只是把之前作为底部依托的那张麻纸劈出来,真正的经纸还保持它们原本的颜色。修旧如旧,修改历史也是破坏历史。我们每个修复师都不能做这样的事情。”

    玲珑接过那两张麻纸仔细端详,良久,才出声说道:“我输得心服口服。你通过考验,可以修复那部《天工开物》了。”

    江来点了点头,说道:“早知道你会说这句话。”

    “……”

    江来从公交车上面下来,步行走到小区门口的时候,停泊在不远处的一辆银色宝马车突然间对着他鸣起了喇叭。

    江来皱眉,朝着那辆宝马车车看了过去。

    银色的车门推开,然后迈出来一条修长美腿。

    林初一身穿一条婉约典雅的青花旗袍,银灰色的细高跟叩击地面发出咯咯响声,嘴角含笑,风情款款的朝着江来走来。

    三百六十度轻轻旋转,然后摊开双手膝盖微屈做了一个万福礼,声音清脆甜美,说道:“江来先生,我们又见面了。”

    林初一对自己的颜值和身材极有自信,她知道自己穿上旗袍时会给男人们带来什么样的视觉冲击力。

    江来面无表情的看着她,说道:“新《交通安全法》已有相关规定,开车时,不得有穿拖鞋、穿跟高4厘米以上高跟鞋、赤脚及用手持电话进行通话等妨碍安全驾驶的行为,违反规定的驾驶员将被扣除2分并处以一定的罚款。”

    江来的视线转移到了林初一的高跟鞋鞋跟上面去,表情严肃的说道:“你这双鞋……鞋跟超过4厘米了。”

    “……”

    林初一表情错愕,瞪大眼睛看着站在面前的江来,就像是看到了一头来自洪荒的凶猛怪兽。

    他杀气腾腾,凶悍强壮的向着自己奔跑而来。

    撞得人心好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