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猎赝 > 第三十六章、 随型补缺!

第三十六章、 随型补缺!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猎赝最新章节!

    没有金刚钻,别揽瓷器活。

    这句话的意思是说做事之前先掂量掂量自己,如果能力不够的话就不要去做那些力所不能及的事情。

    而「瓷器活」则在人们心目中被代指为那些一般人难以解决的工作,由此可见修复瓷器确实是一桩高难度、高技术、高要求高标准的工作。

    熊伯益一直存着看好戏的心态,在公司遭遇危险的关键时刻,林初一却把全部希望寄托在从外面请来的一个毛头小子身上,而他们修复中心十几号修复师包括他这个修复中心主任全部被排斥在外。这是对他个人技术和修复中心全体修复师的不信任啊。

    倘若江来把这个瓶子给修坏了修毁了,那么他和他领导的修复中心自然就可以扬眉吐气挺直腰板做人了。他要用实际行动告诉林初一,告诉这个以后有可能接管整个尚美集团的小丫头:我们才是集团最可靠的人。

    如果江来把这个瓶子给修好了,修的完美无缺,那么,以后再有重器大件之类的古董文物需要修复时,林初一是找他们修复中心来做还是从外面找类似于江来这样的修复师?难道他熊伯益只能沦落成为一个干杂活的二流修复师吗?这是他绝对不能接受的。

    还有一个更让熊伯益恐慌的原因是,他看的出来,林初一对江来是完全不同的,每天车接车送不说,还带他去自己的办公室休息……即便她是因为太想把这只南宋童子戏水瓶修好,可是,难道她没觉得自己做的实在是有些「过」了吗?

    她以前可没对自己也没对其它的修复师这么殷勤过。

    她堂堂的尚美公主,需要亲力亲为的去做这样的事情?秘书助理是请来做什么的?

    或许因为他们同样是年轻人,所以有着更多的共同语言。万一林初一存着让江来来执掌尚美修复中心的心思,那他熊伯益又将何去何从?

    整个中国就那么几家数得着名字的古董文物公司,大型的修复中心更是屈指可数。一个萝卜一个坑啊,他这个坑要是被江来给抢去了,他再想找一个这么舒适惬意而且薪水还那么高的职位,那简直是难如登天。

    所以,他不希望江来能够修好,却也不会愚蠢的暗中做什么破坏动作。

    当林初一让他帮忙配合时,他也会尽可能的贡献出自己的眼光和技艺。林初一太聪明了,一个人有没有用心在干活,在她看来一目了然。如果让她知道你在拖整个项目的后腿,甚至仅仅是让她有了这样的疑心……那么,你以后的日子就很不好过了。

    秦砖汉瓦,价值千金。

    宋朝的一片瓷器,可能在交易市场上也价值不菲。不过和整个南宋童子戏水瓶相比,那又显得不值一提。

    想要寻找和南宋童子戏水瓶同年代、而且同样是修内司官窑的瓷片,那可就极其困难了。熊伯益带着修复中心的几名修复师赶到库房好一阵翻找,仍然没有找到江来想要的修复材料。最后还是林初一给父亲林遇打了一通电话,林遇说家里倒是有这样一块瓷片,如果需要的话,他可以让林秋帮忙送过去。

    林初一高兴之极,赶紧说让林秋帮忙把瓷片送过来。担心林秋毛手毛脚的把瓷片给打碎了,又特意打电话过去再三嘱咐,让他一定要小心谨慎,宁可弟碎,也要瓦全。得到林秋的再三保证之后她才放心。

    很快的,林秋就把符合江来要求的碎片给送过来了。江来接过碎片仔细勘察过一番,很是满意的点了点头,说道:“完全吻和。有了这块瓷片,我就更有信心了。”

    “大师要一块碎瓷片做什么?”林秋看着江来走进修复室的背影,一脸好奇的问道。

    “打粉。”熊伯益出声解释。

    “打粉?把瓷片打成粉沫?”

    “是的。”熊伯益点了点头,心想,林秋生在林家这样的家庭,耳濡目染之下,怎么对文物修复知识一窍不通呢?“瓶子上面的裂缝需要进行修补,江来选择用同样年代同样质量的材料来进行填充。这样,修补出来的效果最佳。如果技艺高明,手法到位的话,让人根本就看不出来它曾经破碎过。”

    顿了顿,想起自己这个时候可以给江来上一上眼药了,出声说道:“以「锦上添花,鬼手传人」的技术,想必能够达到这样的效果吧。”

    林初一只是用眼角瞥了熊伯益一眼,视线一直放在里面认真工作的江来身上。

    正如熊伯益所说,江来把那块瓷片用机器打成瓷粉,然后沾了一点点粉沫加上自己独家配置的药水,以及白色环氧树脂拌合成软泥片,根据软泥成型之后的颜色和南宋童子戏水瓶本身的颜色进行比对。

    “这又是做什么?”林秋像是个好奇宝宝似的,出声问道。

    “在做比对实验。”熊伯益出声说道,心里却有种情况不妙的预感。他以为,像是江来这种自视甚高又来头不小的年轻人,一定会心比天高眼高手低,材料来了之后就立即动手修复。

    像是这样的年轻人,成功于自己的天赋异禀,但是却会毁灭于自己的狂妄自大。如果他把这块好不容易找到的瓷片碎粉给进行调和,却发现软泥颜色和南宋童子戏水瓶本身的颜色有差异,那么,这些珍贵的瓷粉就全部浪费掉了,再想找到一块同样的瓷片可就千难万难了。

    没想到他年纪轻轻,却有着那些老师父的心细沉稳,他没有急着上手去进行修复,而是先用一点点瓷粉加入粘合济进行颜色比对实验。

    这就像是和面一样,多少面加多少水,是面硬了或者是水稀了,都是极有考究的。需要使用多少瓷粉,勾兑多少化学材料以及粘合剂,要经过不停的实验,最终选择出颜色最接近或者完全类似的瓷泥。

    显然,这第一次实验应该是失败的。江来用自己调制出来的软泥和童子戏水瓶缺口颜色进行比对之后,发现两者之间有色差,毫不犹豫的就把小碗里面的软泥倒掉了。因为软泥做出来之后,要在最快的时间里用它进行修复。过了一定的时间,这些软泥就会凝固,再想修补上去就难了,而且就算涂抹上去了,那也不再是修复师想要的艺术效果。

    江来没有气俀,再次用勺子挑了一点点瓷粉,勾兑自己调制的秘制药水,以及无声透明的环氧树脂进行拌合,结果发现仍然有色差问题,只是颜色比上一次更加的接近了。

    实验又一次失败了。

    第三次调制,颜色已经极度的接近,如果不细看的话,根本就发现不了两者之间的颜色差距。可是,江来仍然是遗憾的摇了摇头,没有任何犹豫的,再一次刮掉了碗里的软泥。

    林秋不由得替江来担心起来,紧张的说道:“大师一次又一次失败……会不会把我送来的瓷粉给用光了?家里可只有这么一片了。”

    林初一拳头紧握,心脏也高高的悬了起来,可是看到江来云淡风轻的模样,有条不紊的在开始进行下一次的实验,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内心一下子就安定多了,信心也随着提升了好几分,出声说道:“江来应该清楚现在的状况。既然他一点儿也不为这个事情担心,我们就给予他多一些信任吧。”

    熊伯益的嘴角抽了抽,心想:死鸭子嘴硬。

    一会儿江来把事情给搞砸了,看你们姐弟俩怎么把话给圆回去。

    直到第七次实验结束,江来比对过颜色之后,脸上终于出现了喜色。

    “成了。”林初一激动的喊道。

    江来像是听到了她的声音似的,抬起头来眼神朝着她所在的方向看了过来。看到她喜笑颜开的模样,对着她微微点了点头。

    林初一也对着他轻轻鼓掌作以回应。

    可是,林初一心里清楚,江来是不可能听到自己的声音的。因为这一号修复室是完全隔音的。

    “大师真帅。”林秋发出由衷的赞美声音。

    江来没有耽搁,立即拿起桌案上的牛角刀勾上一丝瓷泥就开始往工具台上面牢牢固定住的童子戏水瓶的裂缝处进行涂抹。

    熊伯益惊呼出声,说道:“太大胆了。这家伙太大胆了……”

    “熊伯伯,你别大惊小怪的,吓死我了。”林秋不满的瞪了熊伯益一眼,说道:“大师难道做的有什么不对吗?”

    “倒是没什么不对,但就是……太大胆了。”熊伯益出声解释,说道:“他使用的是「随型补缺法」,也就是说,根据器物本身的破损情况来进行修补。”

    “对啊,这没什么不对啊……”

    熊伯益懒得和林秋这个熊孩子多说什么,转身看向林初一,说道:“小林总,他用的这种修复方法倒是没有错,但是,修复过程中太容易出错了……手轻了或者手重了,手抖了甚至打个喷嚏,稍微有一点点差错,就有可能在瓷器上面留下痕迹。”

    林初一知道这种修补方法,这就像是王羲之写字一样,用毛笔可以写、用树枝可以写,甚至用拖把也可以写。随时随地都能写。又像是武侠小说里面写的飞花摘叶皆可伤人的地步,而江来的这种修复法其实就是「随心所欲」。也不见他有腹稿,更不见他做什么沉思,操起那把手柄磨的发光的牛角刀挑着瓷泥就开始上手了。

    而且是直接往童子戏水瓶本瓶上面涂抹。

    正如熊伯益所说的那样,江来的手稍微抖上一抖,这件瓶子就要毁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