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猎赝 > 第一百零三章、暂停拍卖!

第一百零三章、暂停拍卖!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猎赝最新章节!

    北宋的林逋和红颜知己合伙画了一幅画,出现在了元朝的元青花上面,那幅原画自然没有像史书所记载的那般「随就随弃」,而是被他身边的知交友人或者丫鬟侍僮给偷偷留了下来,传至元朝,被高明的画工或者书画大家原般无二的临摹上去,继而成就现在拍卖会上价值连城的《梅花鹤子》元青花瓶。

    有很多经典之作就是靠这种方式传承下来的,或画于瓶罐,或拓于碑石。当代著名书画家启功先生一生写了很多字,题了很多匾,包括著名的医药连锁机构「同仁堂」大字招牌就是他写的......当然,那些匾自然不是启动先生自己动手制的,而是高明的匠师根据启功先生的题字刻到匾上的。

    不知道林逋和红颜知己合作的那幅《梅妻鹤子图》是否依然被藏于某人之手某处密室,更有可能已经消失在这历史长河之中,但是,能够用青花瓶的载体来展示这样一幅杰作,讲述这样一段秘事,这样一段情史。这青花瓶便拥有了超越了它本身的价值。

    在场的都是古董商人,是人精中的人精,自然明白它的价值以及有可能到达的估值。

    “我身无力,我腹无才。得江公之教,茅塞顿开。”

    “江来先生讲的实在是太好了,博古通今,学富五车,让我们这些小地方来的土包子大开眼界。佩服,实在是佩服之极。”

    “江来老师,这《梅妻鹤子》青花瓶还拍不拍啊?你觉得他和拍出天价的《鬼谷子下山》相比如何?”

    ------

    江来自然不会理会那些吹捧,毕竟他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场面。

    “青花瓶拍不拍不是我能够决定的,是负责此次秋拍会的林初一小姐来决定。”江来的视线转移到了嘉宾席的后排,和坐在那里笑逐颜开的林初一眼神对视,然后又赶紧转移开来,这个女人的眼睛亮晶晶的,火辣辣的,就像是燃烧着的两团火焰,让江来感觉到了危险。“至于他和《鬼谷子下山》相比价值孰高孰低,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它们都属于青花人物瓶的精品,也有可能是孤品。有钱难买心头好,你喜欢哪一只,那只的价值就是最高的。”

    “江来先生,你会出手吗?”

    “我不会。”

    “为什么?”

    “买不起。”

    台下传来善意的笑声。

    原本就是开玩笑的调侃,像是青花人物罐这样的宝贝,在场嘉宾都没有几个有勇气出手的。

    江来看着站在台下表情颓败的孙打眼,问道:“孙打眼老师,你还有什么需要补充的吗?”

    孙打眼深深的看了一眼站在台上的江来,直到这个时候才发现,原来两个人的位置如此的不对等。他站在高高的拍卖席俯窥自己,而自己和他说话的时候则要微微仰头,好像从一开始就注定了会有这样的结局。

    “没有什么需要补充的。”孙打眼沉声说道。这句话无疑代表着自己的失败,也是在变相的认输。“不过,你所说的一切都建立在自己的凭空推论上面,鉴定是一门专业而繁琐的精细学科,想要真正的将其盖棺论定,还需要更多的证据支持。”

    “我明白孙打眼老师的意思。”江来点了点头,说道:“你是想说,虽然我输了,但是你赢的也不彻底。是吗?”

    “……”孙打眼老师又想骂人了。你是人肚子里面的蛔虫吗?

    “一件公案都能够争论千百年而没有休止,我如何凭借一已之力将其盖棺论定?就算我拼了命的把棺材板给盖住了,怕是也有无数像是孙打眼老师这样喜欢没事找事的家伙跳出来说你盖板的姿势不对,然后掀了棺材板再重新盖一次......”

    “重新盖一次,或许确实是因为你盖板的姿势不对呢?”孙打眼眼神冷洌,寒声说道。

    “就怕掀板的次数多了,不知情的人以为孙打眼老师要自己躺进去呢。”江来倒是优雅从容,反正输的人又不是自己。

    “你......”

    “孙打眼老师,你的任务都已经失败了。我要是你,我就立即逃离现场,假装自己今天根本就没有出门过。”江来盯着孙打眼,出声说道。

    “什么任务?什么任务?你把话给我说清楚点儿......”

    “鉴定任务。孙打眼老师为何如此敏感?”江来好奇的问道。

    孙打眼沉默了。

    他盯着江来看了好一阵子,然后对着周围拱了拱手,说道:“后会有期。”

    然后,转身便朝着拍卖会大门口走过去。

    注视着孙打眼的身影走远,江来这才转移视线看向站在台下角落的白雪君。

    白雪君被江来瞅的有点儿慌,他刚才可是全程见证了江来的彪悍战斗力。孙打眼走了,自己就变成了下一个要讨伐的「白打眼」?

    “江来老师......您是......有什么事要吩咐吗?”白雪君小心翼翼的问道,生怕自己一言不合就招惹了这位大神。

    “上台啊。”江来出声说道:“难道等着我替你拍卖?”

    “啊?”白雪君这才想起自己的职责,快步朝着拍卖席上走过去,笑呵呵的说道:“江老师讲的文化课太精彩了,让我们受益匪浅,大家都不想让江老师下台去,是不是?”

    “是。”台下众人跟着起哄。

    “那我就再给大家讲一讲「梅妻鹤子」林逋的生平趣事。”江来出声说道。

    “......”

    台上的白雪君和台下的嘉宾们面面相觑。

    现在是尚美的秋拍会现场,白雪君急着想要从他手里拍出这件史上罕见的青花瓶,而台下嘉宾们更是摩拳擦掌准备进行新一论的角逐厮杀。谁要听你讲梅妻鹤子的人物故事啊?我想听的话,去买一本传记回去自己阅读不就好了嘛?

    “看把你们吓的。”江来抬脚朝着台下走去。“开个玩笑而已,不懂幽默。”

    “江来老师......很风趣。”白雪君一脸便秘的模样,出声说道。

    “呵呵呵......”

    大家笑得更加尴尬。

    白雪君终于重新站到自己的拍卖席前,笑着说道:“那首歌是怎么唱的来着?风雨过后,终会有彩虹。感谢孙打眼老师,因为他的质疑,让我们再一次向大家证明,这《梅妻鹤子》青花瓶是真迹。比之前的真还要真。”

    大家听到白雪君说的有趣,再次放声大笑。

    “更要感谢江来老师,如果没有江来老师仗义执言的话,这将是这场拍卖会的一场灾难性事故。《梅妻鹤子》青花瓶是真的,之前我就用自己的名誉和尚美拍卖信誉担保过。可是,我知道这说服不了在场的嘉宾和在世界各地关注着这场拍卖的朋友们。江来老师是修复大家,也是鉴定领域的专业人士,有理有据,细致入微的向大家介绍这只《梅妻鹤子》青花瓶的真实和珍贵之处。再一次感谢江来老师。”

    白雪君走到讲台一侧,对着江来所在的方向深深鞠躬。

    台下也再次响起热烈的掌声。

    他们比谁都清楚,如果没有江来的上台救场,恐怕他们已经要与这只《梅妻鹤子》瓶失之交臂了……因为他们已经相信了孙打眼的鉴定结果。

    “好了,现在让我们继续之前的拍卖环节,正如大家所知道的那般,现在我们将要拍卖的是……”

    “等一等。”林初一捂着耳机,快步朝着拍卖席上走过去,脆声说道:“因为一些特殊原因,这只《梅妻鹤子》元青花瓶暂停拍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