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猎赝 > 第一百二十三章、你不是鬼!

第一百二十三章、你不是鬼!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猎赝最新章节!

    宁期此地忽相遇,惊喜茫如堕烟雾。

    此时此地,风中雪中,再见良人。

    林初一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江来,没想到会在这个时候见到江来。昨天晚上表白被拒,心情悲伤之下拉着宫锦赶到苏城,住在上次和江来住过的酒店,睡了上次和江来睡过的房间.....分开睡过的房间。睁着眼睛想了一晚上心事,一大早爬起床吃了个早餐,然后拉着宫锦买了拙政园的门票直奔雪香云蔚亭而来,

    还没有靠近,就听到江来和施道谙说话的声音。

    而且在说自己。

    「她除了长的好看、聪明能干,善解人意之外,几乎找不到其它的优点了。」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林初一的心里就像是吃了蜜一样甜。

    原来在江来的心目中,自己是如此的优秀,也如此的......有那么多的优点。

    他除了夸过自己长得好看以外,平时总是一幅冷冰冰的嫌弃模样,让林初一不只一次的对自己的个人魅力产生过怀疑......每次都需要站在镜子前欣赏半天镜子里面的自己,这才能舒缓心情,重拾自信,再一次变成那个大家所熟悉的强势而凌厉的林初一。

    于是,便情不自禁的说出了那句话:你想要什么优点,我可以学。

    看到突然间出现在面前的林初一,江来脸色大变,说道:“你跟踪我?”

    施道谙以手扶额,实在是受不了这个家伙的拙劣表现。

    他在情场上面战无不胜,为什么会有这样一个白痴师弟?耳濡目染之下,你就算学会我一成的本领,不,半成的本事,你也不会到现在还是一个可怜的老处男。

    宫锦的视线早就已经转移到了它处,看雪,看梅,看远处的山和脚下的溪流,就是不去看近在咫尺的林初一的表情。

    这种感觉她能懂。

    当年江来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喊「你的耐克是假的」的时候,她就体会到了林初一此时此刻所遭遇的处境。

    更何况那个时候的自己年纪还如此的弱小,心智也不够坚韧,脸面也不够结实,看到周围人或震惊或嘻笑的表情,她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没想到事隔多年,这种灾难事件再次在自己的眼前重演。

    这个家伙一点儿都没变......

    好亲切啊!

    “......”

    林初一脸上的笑容凝固,消失,然后表情变得和这冰雪一样的冰冷。

    我心里想着的「心有灵犀」,到了你那里就成了「监督跟踪」?

    如果手里有一把刀的话,林初一会毫不犹豫的把它插进江来的心脏或者插瞎自己的眼睛。

    不是他死,就是我瞎。

    林初一,你到底喜欢上的是一个什么样的男人啊?

    看到那个家伙还在用怀疑的眼神看着自己,林初一怒火中烧,这才想起来自己应该要反击,不然就像是被他说出了事实似的,娇声喝道:“谁要跟踪你啊?这拙政园是你家开的啊?这雪香云蔚亭是你盖的啊?只许你来,别人就来不得?”

    “那为什么我来这里,你也来了?”

    “我怎么知道?或许是鬼迷心窍走到了这里。”

    江来摇了摇头,说道:“你不是鬼。”

    “什么?”林初一瞪大眼睛看向江来。

    她总觉得这家伙是在夸人,但是又不能够确定......一刹那间,她还想不明白这句话有着什么样的深意。

    “我说,你不是鬼。”江来再次重复,眼神看着林初一的眼睛,声音坚定的说道。

    “你什么意思?”林初一冰雪聪明,已经感觉到了江来在说些什么,可是,她还是不能够确定.....但是,她的心跳开始加速,血液开始沸腾,心里有了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迷蒙喜悦。

    “我来苏城,来看雪香云蔚亭,是因为昨天晚上我们分开后,我的心情很压抑,很难过。想到我们上次来过,所以就想再来看看。”江来出声解释着说道。

    “......”施道谙满脸震惊的看向江来。

    这不是我们之间的约定吗?我们不是说好了,等到碧海下第一场雪,我们就赶到苏城来看雪香云蔚亭吗?

    我是谁?我的戏份在哪里?

    “所以我想,我是被你迷了心窍,因为你才站在这里。”江来说道:“你明明是个人,怎么会是鬼呢?”

    “江来......”林初一眼眶再一次湿润了。

    原来不仅仅自己伤心,江来也同样的伤心。原来不仅仅是自己受伤,江来也同样的受伤。原来江来的情绪和自己的情绪是一样的,自己所能够想到的和江来想到的是一样的。

    自己为什么要来苏城?为什么要来雪香云蔚亭?

    不正是因为上次陪伴江来来过,也就是在这个位置,在江来和施道谙现在站立的位置.....该死的施道谙,他现在站着的位置是上次自己站着的位置。他抢了自己的位置。

    也就是在这个风景秀丽的小亭子里,自己对江来说过,等到下雪之后自己再陪他过来看雪中的雪香云蔚亭。

    所以,当她坐在咖啡馆里面看到地面上那浅浅一层白的时候,想到了苏城,想到了雪香云蔚亭,想到了自己对江来说过的话许下的承诺,那种念头就难以抑制的冲了出来,促使她逼迫她诱惑她风一程雪一程的赶到了苏城。

    江来懂得自己的心情,正如自己也理解他此时此刻的心情一般。

    江来看着林初一眼红的模样,欲言又止,终于还是忍不住出声说道:“你把眼泪擦一擦。”

    “好的。”

    强烈的幸福感汹涌而来,林初一觉得自己要融化掉了。

    天啊,这个钛金直男竟然学会关心人了。他不希望看到自己伤心,不愿意看到自己哭泣。虽然碍于长辈们的仇恨,他没办法接受自己的表白,他没办法和自己走到一起。但是,他是喜欢自己的,他是发自内心的在心疼自己。

    林初一擦着眼眶,但是泪水却更加的汹涌。她更想哭了。

    和之前不同的是,现在是感动的泪水,是幸福的泪水。

    江来没想到林初一越是擦拭,眼泪越多,眉头微皱,说道:“别哭了。昨天晚上就想告诉你了,你哭起来的样子好丑。”

    “........”

    风在呼啸,雪在飞舞。

    可是,在这一刻的雪香云蔚亭,时间和空间仿佛凝固。

    所有人都瞳孔胀大,双眼圆睁,一脸难以置信的看向江来。

    良久。良久。

    施道谙看向宫锦,说道:“我陪你去别处看看?”

    他想逃离,他觉得自己不应该站在这里。

    太危险了,林初一的怒气值爆炸开来把方圆百里夷为平地他一点儿也不会觉得稀奇。

    宫锦非常讨厌施道谙,但是仍然点了点头,说道:“好的。”

    她也感觉到了危险的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