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猎赝 > 第一百二十九章、另一个版本的故事!

第一百二十九章、另一个版本的故事!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猎赝最新章节!

    女大不中留,留来留去留成仇。

    林遇脑海里翻来覆去的都是这句古老的谚语。

    看到女儿如此模样,林遇的心里也非常的难受。心痛、怜惜、不甘、愤怒种种复杂的情绪交织在一起,让他的太阳穴一阵阵的凸起胀痛。

    他这一生经历了太多的风雨和是非,但是从来都没有让他像今天这般的为难、这般的不知所措。

    自己最宠爱的女儿,喜欢上了一个男人,他能做些什么呢?

    自己从小呵护到大的女儿,喜欢上了仇人的儿子,他又能做些什么呢?

    是责骂自己的女儿,还是怪罪那个让女儿动了心思的家伙?是把他们打一顿还是骂一顿?

    可是,这又能改变些什么呢?

    更可恨的是,那个家伙以无辜的受害的复仇者的姿态前来,现在正借由女儿的口来对自己进行审判。这让他这个做父亲的如何自处?让他这个父亲颜面何在?

    这简直是在老父亲的胸口插上一把又一把的刀子。

    林遇端起茶杯将杯子里面的茶水一饮而尽,接过茶壶为自己续上茶水,这才抬头看向林初一,沉声说道:“江来给你讲过一个故事,故事里面有他的爸爸妈妈,有戈壁胡杨树,还有一个找别人做赝品的委托人......故事里面是不是还讲了他的爸爸妈妈是好人,所有人都是好人,只有那个委托人是个坏人?”

    “爸......我只是想知道真相。”林初一的心脏遭遇重重一击。

    “你想要什么样的真相?”林遇看向林初一,语调悲凉的问道:“你已经相信了他说的故事,你已经认定了你的爸爸是个坏人.....别人说我是个坏人,我可以不在意。但是,你是我的女儿啊,是我......是我最宠爱的女儿啊,是我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摔了,自己再苦再累,也舍不得让你受一丁点儿委屈的亲生骨肉啊。你也觉得我是坏人,这让我怎么受得了?”

    “爸,对不起......”林初一强撑的眼泪瞬间决堤,又急又愧,声音哽咽的说道:“爸,我没有认定你是坏人。从小到大,你都是我最尊敬的人。你对我很好很好,我一直以有你这样的爸爸感到骄傲。听到那个故事的时候,我的心里也很难过,我不相信你是那样的人。所以,我才急着跑回来想要向你当面求证,你告诉我,只要你告诉我不是那样.......你没有做过那样的事情。我就满足了。我相信你。”

    林遇沉默片刻,出声说道:“我就是那个委托人,我也确实找过江来的父亲江行舟做过赝品。”

    “爸,你?”林初一瞪大眼睛看向林遇,甚至都忘记继续哭泣。

    林遇起身,从书柜深处抱出一个盒子。

    他把盒子放到茶桌上面,掀开盒盖,指着里面的瓷器碎片,说道:“这就是那只笔筒。”

    “那只笔筒不是卖出去了吗?”林初一出声问道。

    “是卖出去了。”林遇点头说道:“卖出去的那件是赝品。也就是江来父亲做的仿制品。”

    “爸,你真的......真的......”林初一心痛的难以呼吸。父亲亲口向他承认了自己所做的事情,也就是说,江来所讲述的故事全部都是真实的?

    林遇无视女儿的悲伤情绪,捧起箱子里面的一块瓷片,沉声说道:“客人看中了这只笔筒,已经交过了订金,结果却在我们交货之前出现了裂缝。那个时候,我们还守着你外公的那家小典当行,你不清楚......这只笔筒对我们家庭意味着什么,对我们整个典当行意味着什么。”

    “我们损失不起,也赔偿不起。这一笔生意就能够把我们给拖垮。所以,有人介绍我找到了江行舟,请他帮我做一只一模一样的笔筒。我把那只赝品当作真品交给了买家,然后把这只裂了道口子的真迹给摆在了我的书桌上面。我让它时时刻刻的提醒自己,一定要谨慎谨慎,再谨慎。只是没想到的是,最终它毁在了你的手里,最后变成了支离破碎的模样。”

    “可是,你明明答应江来的父亲,你说那件赝品只做展示和私人收藏,为什么又要把他卖掉?”林初一出声问道。

    这才是问题的关键,是矛盾和仇恨的根源。

    做生意要讲究诚信,你答应了别人的要求,却又出尔反尔,拿着别人做的瓶子去卖钱,最后让人抑郁而终......

    这就成了一道死结了,怎么解也解不开。

    林遇一脸诧异的看向林初一,问道:“江来是这么和你讲的吗?”

    “难道不是吗?”林初一心中大喜。如果事实真相不是这样的话,那么,是不是他和江来之间的感情还会有转机?

    “我确实做了很不道德的事情,把赝品当作真迹卖给了客人。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所有的责任都应该由我一个人来承担。”林遇怒声说道:“我原本就是抱着很不纯粹的目的去找江行舟,又怎么可能和他约定赝品只做展示和私人收藏,而不进行出售?那个时候,全民炒古董,每一件大额器物的成交都会被媒体大肆报道,这样的事情又怎么可能隐瞒的了?”

    “我去了之后就当面和江行舟讲清楚了,你需要钱,我可以给你钱,但是你需要给我仿制一件一模一样的笔筒,我要用它来交付给客户。江行舟答应了我的要求,并且很快将这件仿制品给做出来了。可是,在我把笔筒交付给客户之后,他却突然间反悔,跑过去说要把支票还给我,让我把仿制的那件笔筒还给他。”

    “这不是难为人吗?我当时已经把那只笔筒给了客户,又怎么可能再去找客户要回来?我又用什么样的理由能够把它要回来?难道我去和人说,这件是赝品,你把它还给我.....被我严词拒绝之后,他就把那张支票丢到了我脸上。这也是后来他的儿子江来主动去尚美提出帮我们修复那只破裂的童子戏水瓶,却只要一万七千块修复费用的原因。他来,是为他的父亲把那笔钱给讨回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