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猎赝 > 第一百四十七章、女子本弱!

第一百四十七章、女子本弱!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猎赝最新章节!

    王奋眼神玩味的打量着林遇,说道:“林董准备工作做的很充分嘛。”

    “王警官,我尊重你们,也请你们给予我一些尊重。这件事情我完全不知情,我也不知道是哪个狗胆包天的家伙竟然敢把集团监控系统给黑掉了。这种行为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集团价值不菲的委托拍品都将暴露在视野盲区之中,面临着被人入侵和盗窃的危险。对于一家拍卖公司来说,安全是重中之重。发生这样的状况,也不是我愿意看到的。事情要是传了出去,别人会指着我林遇的鼻子嘲笑我无能。”

    “但是,事情没有调查清楚之前,王警官还请注意你的言行,不要把那些莫须有的罪名都扣到我林遇的头上。不然的话,我也不是没有投诉的地方。王警官,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林先生说的是。”王奋点了点头,看着林遇问道:“这监控设备,应该也属于安保部来负责吧?”

    “是的。”林遇点了点头,说道:“集团也确实有电子安全中心,但是这个中心也隶属于大安保部。”

    “所以,这个安保部部长陈涛的嫌疑最大了?”王奋眯着眼睛笑了起来,就像是一只准备捕捉老鼠的猫。“他负责保管着那只《梅妻鹤子》青花瓶的密库,还负责整个集团的监控系统,甚至负责着重要拍品的提取和转移......整天面对这样的诱惑,心里产生一些躁动也是理所当然的吧?在自己盗窃青花瓶的行为被人发现之后,他猜测到警方必然会来调取监控视频,就选择第一时间把监控视频进行人为破坏。他有这样的作案动机,也有这样的作案便利。林总,觉得呢?”

    “不,我认为不是陈涛。我相信他不会做出这种事情。”林遇沉声说道:“王警官刚才说的这些问题,我们之前也考虑过了。很早以前就有人说过,陈涛负责的工作太重要,而且太全面,会给集团安全带来危险,也给他自己带来危险。但是,我们沟通过之后,仍然认为陈涛是最适合的人选。”

    林遇弹掉雪茄烟灰,把剩下的半截雪茄放进雪茄缸里,说道:“我之前说过,陈涛是我刚刚做典当时就跟随在身边的兄弟。我当年就说过,倘若有一天公司需要成立安保部,你就是我唯一的安保部长。这是我对他的承诺。我答应过他的事情,想方设法也要做到。再说,陈涛虽然掌控着整个集团的安全保卫工作,但是他下面还有着运输部、保卫处、电子信息中心等部门,每个部门都有相应的负责人。”

    “譬如我们要提取《梅妻鹤子》青花瓶这样的重要藏品,可能需要由运输部和保卫处的领导同时出动,多方配合、却又互相监督。出了问题,谁也别想推卸责任。当然,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我相信陈涛,因为他担任这个位置以来,从来没有出现过任何安全事故。”

    王奋点了点头,说道:“这只能说是林先生的一面之词,具体事实如何,我们还需要进一步的调查取证。不过,我能够感受到林董对下属的关爱和照顾。想必你一定是个好领导吧?”

    “仰不愧于天,俯不怍于人。本份而已。”林遇掷地有声的说道。

    王奋点了点头,对工作人员问道:“都拍下来了吗?”

    “王处,都拍下来了。”

    王奋站了起来,主动对着林遇伸出手来,笑着说道:“感谢林先生的配合,我们的调查就暂时结束了。我们想找安保部经理陈涛聊聊,不知道他是否方便?”

    “我想陈经理很乐意配合警方的调查工作。”林遇和王奋的手握在一起,笑着说道。“我也会提前和他打声招呼,让他不要抗拒,不要有任何心理负担。无论如何,警察同志都需要用事实用证据说话,您说是不是?”

    “那是当然了。”王奋笑着说道。“不冤枉一个好人,也绝对不放过一个坏人。”

    林遇拍拍王奋的肩膀,说道:“王警官辛苦了,我送你们出去。”

    “林先生客气。”

    林遇亲自过去打开办公室房间门,等到王奋一行人走远之后,林遇才重新把办公室门给关闭严实。

    坐在沙发上面,重新捡起那抽了一半的雪茄,打开火枪再次点燃,放在嘴边狠狠地抽了一口,然后缓缓的吐出那大股的烟雾。

    抽雪茄不能过肺,因为醉烟比醉酒还要让人难受百倍。

    林遇表情阴沉,眼神深邃,然后整张脸被烟雾笼罩,让人再也看不真切了。

    -------

    陈涛是尚美集团的一个另类,脾气差,性子急,而且学历很低。有人说是中学还没毕业,还有传言说怕是小学都没有毕业,满嘴的大粗话,还经常说错成语闹出笑话,把「病入膏肓」读成病入膏MANG,把「炙手可热」读成ZHUO手可热等等。

    可是,他却在集团里面位高权重,负责守护尚美集团这座庞然大物。

    有人心生不满,就说「最有文化的地方被一个最没文化的人给守护着」。这句话不知道怎么就传到了陈涛的耳朵里,陈涛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得意洋洋的把这句话挂在嘴边,到处宣传。

    可是,今天的陈涛却收起了以往的嚣张跋扈,轻手轻脚的推开房间门,赔着笑脸的对着小会议室里面的几位警察打招呼,笑着说道:“领导,你们找我?”

    王奋饶有兴致的打量着陈涛,不说话,也不邀请他就坐。王奋不开口,其它人自然也都保持着沉默。

    于是,陈涛就更加紧张了,额头都开始出现汗珠,一脸慌张的说道:“领导,我是冤枉的,我什么都没干。”

    “冤枉的?”王奋一下子就抓住了陈涛话中的破绽,出声问道:“谁冤枉你了?怎么冤枉你了?”

    陈涛瞪大眼睛看向王奋,面红耳赤的说道:“我听人说,大家都说是我干的。我真没干,我一个月工资两万多,够我一家人有吃有喝的,我怎么那么想不开啊,去偷一个破瓶子做什么?”

    王奋这才招了招手,笑着说道:“是不是你干的,不是他们说了算,是我们警察说了算。来来来,过来坐下,坐我跟前儿来。”

    陈涛走到王奋面前,说道:“领导,我不坐,要不我就站着......”

    “你看你这做贼心虚的样。”王奋没好气的骂道。

    陈涛慌了,说道:“领导,我这可不是做贼心虚,我这是......我这是尊重领导。是对领导的尊重。”

    “行了行了,让你坐下你就坐下。你杵在那儿,我还得抬头和你说话。也累得慌。”王奋说道。“过来坐下,别耽搁时间。”

    “是是是。”陈涛连连点头,说道:“领导,你想问什么?我一定有多少倒多少,绝不偷着藏着。”

    “你负责整个尚美集团的安保工作是吧?”王奋笑着问道。

    “是的。”陈涛点了点头,突然间又开始变得慌张起来了,说道:“领导,你听我说。我确实负责所有的保卫工作,但我知道,我其实就是一个保安,我干的就是保安的活儿.......那个瓶子真不是我偷的,集团那么多东西可以偷,我偷点儿卫生纸偷点儿打印机油什么的拿出去卖,这些事情我是干过。但是,我偷一个瓶子去做什么啊。就算是我偷的......真不是我偷的,我就是那么一说,我打个比方,就算是我偷的,我也没地方卖啊。你说是不是?腌咸菜我都觉得它太小了,装不了几斤萝卜缨子。”

    “那成。既然你说这个瓶子不是你偷的,那我就暂时相信你。你就从你第一次接触这只瓶子开始,到最后一次见到这只瓶子结束,所有的过程都给我详细的讲述一遍,干干净净的给我倒出来,一点儿也不许偷着藏着。”

    “我晓得。我晓得。”陈涛连连点头,习惯性的伸手去口袋摸烟。刚刚把烟掏出来,突然间想起什么似的,把烟让到王奋面前,说道:“领导,抽烟。”

    王奋抽出一根香烟,说道:“哟,抽中华呢?”

    “嘿嘿嘿,这是平时在公司里面摆门面用的。你也知道,我在公司里面官还不小,抽便宜烟会被人笑话。但是自己在家里就舍不得了,在家就抽芙蓉王。”

    “说正事。”王奋摸出火机把手里的香烟点燃,说道:“说说吧,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

    童颜是一个孩子的母亲。

    女儿随她的姓,叫做「童心」,她希望女儿能够永葆童心,生活的无忧无虑,幸福快乐。

    童心读得是国际幼儿园,每年学费十六万,虽然日子艰难,但是她觉得这是自己亏欠女儿的。她已经没办法给她一个完整的家庭,自然要给予她最好的生活和教育。

    这是很多离异家庭的父母都会拥有的心情。或许彼此双方已经不爱曾经山盟海誓过的伴侣,但是他们深爱双方共同拥有的孩子。现在因为俩人经营不善而导致婚姻失败,他们不约而同的将经营婚姻失败的错误推给对方,却将没能照顾好孩子的错误都扣到自己头上。

    所以,他们对待孩子百般宠溺,以为这样就能够弥补他们缺失的身份和陪伴,殊不知,这样反而会让孩子那敏感的心更加受伤,也更容易让孩子养成自私、骄纵、不可一世的种种不良习性。

    童颜明白这个道理,但是她还是忍不住的对女儿好,用尽自己全身力气的对她好。

    童颜站在幼儿园门口,和许许多多的家长一样,等待四点五十分的到来。

    等到四点五十分的时候,就会有一群小天使从学校里面奔跑而来。

    它们会扑进父母们的怀抱,然后牵着父亲或者母亲的手问出各种各样天真烂漫的问题。每到这个时候,都是童颜最幸福的时刻。

    她的手里还提着为童心准备好的草莓蛋糕,这是童心最喜欢的事物,她能够想像到女儿看到草莓蛋糕时惊喜的小脸和雀跃的声音,所以此时此刻的她格外期待那一刻的到来。

    正在这时,一对年轻男女一左一右的站在了童颜的身体两侧。

    “童心妈妈?”年轻女人出声问道。

    “是啊。”童颜笑着回答道,班级群里,家长之间很少称呼对方的名字,都是称呼对方为「哪个孩子的妈妈」。甚至进群之时,老师都要求所有家长都把自己的名字修改成为自己孩子名字的妈妈或者爸爸。

    所以,为什么大家都说成年人都是为了孩子而活,你连自己的姓名都不配拥有就已经确切的说明这一点了。

    听到身边女人的问话时,童颜第一反应就是这是谁家孩子的妈妈。

    “您是?”

    “我们是警察。”女警确定了童颜的身份后,压低嗓门出声说道:“我们怀疑你跟尚美集团的文物失窃案有关,你跟我们走一趟。”

    童颜手里提着的草莓蛋糕「咔啪」一声跌落在地上,蛋糕盒子甩开,里面颜色鲜艳的蛋糕摔的四处飞溅。

    不少家长朝着这边看了过来,童颜脸色苍白,仍然努力的挤出笑容告诉他们自己没事。

    她不想让他们发现异样,不想让那些孩子的家长觉得童心的妈妈是个罪犯。

    “我可以跟你们回去。”童颜颤声说道:“但是学校还有五分钟放学,如果孩子放学出来看不到我她会哭的。能不能让我......让我打通电话给我妈,让她过来接我女儿。几分钟,就几分钟,好不好?”

    女警眼神警惕的盯着童颜,说道:“你不会想要耍什么花样吧?我告诉你,别想给人通风报信,不然的话你会罪上加罪。”

    “绝对不会。我会回去配合你们的调查。”童颜语气近乎哀求的说道:“我只是给我妈妈打通电话。”

    倒是旁边的男警点了点头,小声劝道:“让她打吧,我女儿也是四点五十放学......”

    女警看了男警一眼,便不再吱声了。

    “谢谢。”童颜对着男警道谢,感激的说道:“谢谢。非常感谢。”

    童颜赶紧从口袋里摸出手机,拨通母亲的电话,说道:“妈,我临时有点儿事,需要出差到欧洲几天......你能不能来帮我接一下心心?没事没事,几天后就回来了。你不用担心。就是事情太急了,我得立即赶到机场.......好的好的。那我和小杜老师打声招呼,让她多陪心心一会儿。好的,我会注意身体的,谢谢妈妈。”

    挂断电话,童颜依依不舍的朝着学校大门看了一眼,出声说道:“我们走吧。”

    童颜保持着优雅和笃定,和每一个看过来的家长微笑致意,熟悉的还会挥一挥手进行告别。

    直到坐进车里,童颜的眼眶才开始变得湿润,脸上也出现了大颗大颗的泪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