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魔临 > 第十八章 逆风飞翔

第十八章 逆风飞翔

作者:纯洁滴小龙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魔临最新章节!

    狼,是不会让一只羊来当自己的首领的。

    如果,没法改变这种关系的话,那就尝试去改变,让这只羊,去学会奔跑,去学会撕咬,去学会搏斗,

    让它学会站在山坡上对月长啸,

    让他觉得草料,是这个世界上最难吃的东西,

    让这只羊,变得比真正的狼,更像狼!

    两名杀戮到这里的蛮人骑兵已经死了,他们的运气,确实不够好,营地现在大乱,到处都是溃散的民夫,却偏偏冲到了这里。

    这里确实只有三个民夫,但这三个民夫,像是民夫队伍里的氪金玩家;

    薛三很是熟练地用匕首将这两个首级给割下来,又看了看一脸血污的郑凡,笑了笑,从怀里掏出一条手绢儿,递给了郑凡。

    郑凡接过了手绢,用力地擦了擦自己的脸,其实,不擦还好,这一擦下去,刺鼻的血腥味就马上弥漫开来,发了疯一般的往自己的口鼻里去窜。

    胃里,当即一阵翻腾,但郑凡还是强行克制着不让自己吐出来。

    在这个环境下,自己再弯着腰呕吐,总有一种大煞风景的感觉。

    虽然知晓自己有点“废”,但郑凡也在尽可能地让自己在手下面前表现得最好。

    “主上,第一次杀人,难免会有一些不习惯,但只要习惯后,你就能体会到此中的乐趣了,真是令人沉醉啊。

    来,主上,喝口酒吧。”

    郑凡接过了酒袋,没有喝,而是倒在了自己的脸上。

    “呼…………”

    重重地喘息了几下,舒服多了。

    “好了,我没事了。”

    郑凡把自己的刀重新捡起来。

    薛三将车板上的这具尸体给挪开,刚刚切割首级时没留意,但当他挪动尸体时看见尸体上的伤口时,忽然伸出舌头舔了舔自己的嘴唇。

    这一刀的力道,有点可怕啊。

    薛三想问一下梁程,但就在此时,营地里的战局,忽然又发生了变化。

    先前将近两千的蛮人骑兵在潜入者的接应下很轻易地冲垮了营门肆虐着大营,但在此刻,外围忽然又传来了一阵阵急促的马蹄声。

    “虎!”

    “虎!”

    “虎!”

    营地内早已经杀乱一团的蛮人骑兵们本能地察觉到了一丝不妙的氛围,且这种氛围在有人发现不少粮食袋里装的是石子儿时达到了巅峰。

    而外头,已经及时赶来且完成了两头包抄的燕国骑兵军团并没有给予他们太多整顿和思考的时间。

    冲锋,

    开始!

    燕国,以武立国。

    四大国之中,燕国是最贫瘠的,地缘政治也是最差的,可以说,燕国自立国以来,基本都是在以自己一国之力,去硬扛整个荒漠蛮族!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燕国地方部队不算,但真正的野战精锐,真正的骑兵军团,哪怕承平百年之后,也依旧流淌着先辈的血勇和精悍!

    哪怕是双方在平原上来一场面对面地骑兵对冲,燕国骑兵军团依旧敢战而胜之,他们的装备和纪律,也确实是蛮族骑兵所无法企及的。

    更何况眼下,两千余蛮族骑兵已经在营地里放纵地撒欢儿了,早就已经乱了建制,没有预备冲锋的距离,没有成型的组织,

    在面对真正的精锐骑兵的冲击时,

    结局,

    就已经注定了。

    前后,两支燕国骑兵像是两把锋锐的铁钻一样,直接凿穿了营地内的蛮人骑兵,这一次对应的冲击,其实已经将蛮人骑兵击垮,剩下的,就是分队去围杀!

    郑凡这边又遇到了两个仓惶撞过来的蛮族骑兵,只不过这一次梁程没再抓来给郑凡练胆,和薛三一起一人一个,直接砍了。

    紧接着,就看见一群身着黑甲的燕国骑兵从前方不远处横扫了过去,不过他们并未留意这里的郑凡三人,而是追上了前面的那一群蛮族骑兵。

    梁程往后退了几步,靠在车板上。

    薛三则是砸吧砸吧了嘴,感慨道:“这个将军是哪个,还真是心狠手辣啊,拿民夫的命去当诱饵,自己再来瓮中捉鳖。”

    “想全歼一支骑兵,确实太难了。”梁程倒是为那位燕国将领说了句话,“外加蛮族应该是部落制,基本没有城池,想灭掉一个部落,就必须将它整个部落的青壮给灭掉,否则他们完全可以重新去迁…………”

    就在这时,刚刚歇下的薛三忽然跳了起来,郑凡只觉得眼前一黑,就被薛三扑倒在了地上。

    “砰!砰!砰!”

    一根箭矢从郑凡先前所站的位置疾驰而过,同时洞穿了另一侧的车板。

    梁程马上持刀跳过了车板冲向了那个方向,而在那边,则有一名身高近两米穿着盔甲的蛮人持刀迎了上来。

    “铿锵!铿锵!”

    双方的长刀在空气中对拼了两记,火星四溅。

    只不过,因为刀质量上的差距,或者说,对方手里应该拿的是一把宝刀,在第三次的拼刀时,梁程手中的刀直接断裂,梁程本人也被这力道震得后退了两步。

    对面那位蛮人大汉虽然刀还在,但他本人则是连退了四步,差点摔倒。

    “别管我,去帮忙,我自己躲!”

    郑凡推了一把在扑倒自己后一直蹲在自己身边警戒的薛三,紧接着,二话不说,本就躺在地上的他顺势向左滚了两圈,直接滚进了车板下面。

    在这个时候,嚷嚷着别管我,我们一起上去厮杀,是愚蠢的。

    因为郑凡清楚自己几斤几两,要是自己继续逞能或者跟言情剧里那样表现出一种不离不弃,那才叫真的拖后腿。

    且自己如果站在明处,还会让他们两个分心,倒不如自己光棍一点儿,直接认怂先躲起来。

    最重要的是,在刚才,梁程和那个蛮人大汉拼刀时,他看见那个蛮人大汉身上闪烁了好几次灰色的光芒!

    这个世界的武者分九品,具体细节是什么,郑凡不清楚,但他明白一个道理,会发光的逼不好惹。

    “嘿嘿嘿嘿嘿。”

    薛三发出了一阵阴笑,也学着郑凡的动作滚动起来,只不过,他滚的是郑凡的反方向。

    梁程将手中的断刀丢到了地上,双手放在身体两侧,背微弯,整个人身子略微前倾,但眼睛,一直盯着面前的这个高大的对手。

    “你的刀…………断了。”

    蛮人大汉扭了扭自己的脖子,重新握紧自己手中的刀。

    梁程则是面无表情地回应:“无所谓,我本来就不怎么会用刀。”

    蛮人大汉没再耽搁,举着手中的刀再度砍来。

    这一次,似乎是因为没有武器的原因,梁程没再选择硬抗,而是开始了躲闪。

    连续劈砍了几刀,依旧没能劈中对方,蛮人大汉有些着急,现在的局面对于他们来说非常不利,必须尽早突围,否则等燕国骑兵清扫完大部之后,彻底控制住了这里,他们再想出去就难了。

    这帮该死的燕狗,居然拿人命来当诱饵!

    蛮人大汉再次一刀劈下,且再度被梁程侧身闪过去之后,他的身体直接撞了过来。

    “砰!”

    大汉的肩膀狠狠地撞击在了梁程的胸口位置,发出了一声闷响。

    这一撞之下,最吃惊的,竟然是大汉本人,他已经是部落里少见的勇士了,尤其是这身体魄,摔跤时,鲜有能和自己抗衡的对手,但眼前这个穿得和民夫一样的燕国人,胸膛坚硬得简直不符合常理!

    确实很不合常理,因为正常人不会跑去跟一头僵尸去玩儿摔跤。

    本能地,在撞击同时也拉近了距离之后,蛮人大汉顺势提刀,准备切过去。

    然而,他的刀身上却忽然传来了一股阻力,有些愕然地低下头,大汉震惊地发现眼前这个燕国男人的手,不,确切地说,是他的指甲,竟然卡在了自己的刀身上!

    “嗡!”

    蛮人大汉身上再度闪现出一道灰色的光芒,力量再度提升。

    刀身和指甲产生了剧烈的摩擦,但这指甲竟然没有断裂,反而陷入了和锋锐的刀口的僵持之中。

    梁程的眼眸深处,泛起了阵阵血色,沉声道:

    “我还是更喜欢,用指甲。”

    另一只手腾出来,指甲也长长了许多,对着蛮人大汉的胸口位置就直接刺去!

    “噗!”

    蛮人大汉的盔甲在这诡异且散发着黑气的指甲面前似乎没办法起到多大的防御作用,只是稍微阻滞了一下就被指甲刺穿,黑色的指甲,也刺入进了蛮人大汉的体内。

    “嗖!”

    一根箭矢,再度袭来,直接射中了梁程的左臂。

    梁程的左臂位置传来了骨骼断裂的声响,整条手臂完全使不上力气了。

    蛮人大汉趁着这个机会一把扛开梁程,同时一脚踹过去。

    “砰!”

    梁程被踹飞出去,撞在了车板上,连带着其身下的车板也直接断裂。

    后方,刚刚射出一箭的精瘦男子目露疑惑之色,他先前之所以没选择直接射对方的后背,是担心箭矢贯穿过去将自己人也给一起伤了,但哪怕是从侧面射过去,他相信自己箭矢的威力,至少能够将整根箭矢完全刺入对方体内将对方像是钉钉子一样钉住。

    但自己的箭矢却只有箭头位置没入了对方的左臂之中,而且,他可以确定,对方的那条手臂位置,可没有披甲!

    “阿里骨,小心点,那个人有问题!”

    “你还是小心你自己吧。”

    一道阴森的声音自精瘦男子身后传来。

    精神男子顿时一惊,他是部落里的神射手,感觉最为敏锐,怎么可能让人悄无声息间近了身?

    然而,

    薛三确确实实地出现在了他的身后,

    同时,

    送上去了自己的匕首。

    这一次,匕首没有去抹脖子,而是直接刺入对方的后背,且不等对方反应过来,薛三双手抓住这把匕首,狠狠地下拉!

    “哗啦!!!”

    羊肉店里杀羊,就是将羊在开水里泡了之后,挂起来,拿着刀,从脖颈位置一路下拉,像是给羊脱衣服一样。

    薛三这里也是一样,只不过,他是反着来的,从其背后,一路下拉,到其双跨之间,整个切了下去!

    然而,

    大概是因为体位的原因,

    鲜血喷射之中,

    忽然喷射出了一股污秽的东西,

    “噗~~~~~~~!”

    且又因为薛三个头比较矮,脑袋也就到正常人的跨部,所以,被完美地糊了一脸!

    那滋味,那酸爽,那热度,那粘稠……

    薛三整个人懵了一样站在原地,

    身体开始抑制不住地颤抖,

    “你…………大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