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魔临 > 第五十四章 西方的钢琴与东方的二胡

第五十四章 西方的钢琴与东方的二胡

作者:纯洁滴小龙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魔临最新章节!

    图满城,原名屠蛮城。

    燕国的历史,如果把最近的这一百年给去掉,简直就是一部和蛮族厮杀的战争史,在战争年代,图满城更是作为燕国和蛮族大战的最前线。

    数不清楚多少次,燕国男儿从这里出发远征荒漠。

    要么马革裹尸,要么就是提着蛮族的首级凯旋。

    中原那几个王国之所以这么废,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燕国凭借着一己之力将来自荒漠上的北方威胁给阻挡在外,给了中原那三个大国可以“莺歌燕舞”的机会。

    当然了,也不是说燕国历代君主就是这么的无私奉献,心甘情愿地为中原文明戍边。

    谁叫他们的地理位置这么差呢?

    燕国君主除非是龙椅坐腻了,想去荒漠换个什么王当当过上吃奶酪穿羊皮的牧场主生活,否则是断然不可能向荒漠蛮族低头的。

    不过,硝烟远离图满城已经近百年了,这座昔日的边塞第一军事重镇,此刻俨然发展成了整个北封郡的军事、经济、政治和文化中心。

    和图满城比起来,虎头城,真的就是个弟弟。

    虎头城一直引以为傲的商贸经济,其实也就是吃一点儿图满城落下的汤水罢了。

    在这里,异域商人格外多,他们将这里当做自己的中转站,荒漠蛮族部落的商队,西域的商队,甚至更遥远的西方商队,都汇聚于此。

    同时,燕国、晋国、乾国、楚国以及一大帮东方小国的商队也都在这里常年徘徊,说这里是这个世界的“深圳”,真的一点都不为过。

    此刻,

    在图满城街市上,

    一个留着小胡须身上穿着白色西式外袍的中年男子正牵着一条狗在溜达。

    狗绳很细,

    细得都可以直接拿回去给手巧的妇人织衣,

    但狗绳所牵着的狗却很大。

    白黑相间的毛发,长长的尾巴,若是完全扑起来,比一个正常的成年男子都高得多。

    饶是图满城的居民都是见过世面的,对这条大狗也是敬而远之,倒是有一些小孩子不害怕,一直跟在大狗的身后追逐和打闹着,但你要是让他们近距离去摸摸狗头,这些小娃娃也是不敢的。

    若是以现代人的眼光去看的话,这只巨犬,很像一条哈士奇。

    只不过,这体量,比得上一头骨量充足的成年阿拉斯加。

    一人一狗,就这么在街上闲逛了半天,随后,回到了公馆。

    图满城大是大,风格却极为粗犷,没有和乾国都城那般,里里外外分了很多个坊市,不过群众自然有自己的聚居性,富人区,平民区,根据不同的房价有着很自觉的划分。

    还有各国商人自己修建的公馆,这些公馆放到后世,就是一个个旅游拍照景点。

    公馆里的院子很大,里面虽然没有明面上的类似后世的大使馆武官,但商队里的私兵护卫自是必不可少的,防守也是相当严密了。

    对此,图满城官方也是允许的,因为图满城城外就有一座镇北军军营,镇北军有一镇兵马五万人,就驻扎在那里,任谁都不敢随意放肆。

    至于说这只大型二哈,原本在入城门检查时,守城卒是不允许其进入的。

    这个世界,是有妖兽存在的。

    楚国的大泽、晋国的天断山以及燕国自己北面荒漠深处,其实都是妖兽出没的地方。

    一些军队里,还会有驯服的妖兽助战,燕国自己官员将军所配备的貔兽异种,也归于此类,不过这是人工养殖培育出来的。

    妖兽要是发起疯来,尤其是在城里,那所造成的破坏和影响就太大了。

    不过,那天入城时,这只二哈表演了一出杂耍,证明了自己是一个只会杂技的大狗狗,这才得以被允许带入城中。

    屋子里打着炭盆,温特将外衣脱下。

    两名金发碧眼的侍女拿着热毛巾走过来,分别蹲在二哈两侧,帮二哈擦脚。

    等忙完了这些后,两个侍女也就退下了。

    温特倒了茶,两杯。

    二哈迈步来到了桌旁,身体挺起,坐在了椅子上,一只爪子黏住了茶杯,送到自己嘴边,长长的舌头探出,品茶。

    “乾国的茶,确实是好。”温特赞叹道。

    “确实,以往茶叶被贩运到我们那里,路途遥远过了鲜气不说,经过漫长的荒漠,仿佛这茶水里,也沾染上了沙土的涩味。”

    二哈,口吐人言。

    “最好的茶叶,最好的瓷器,最好的丝绸,甚至是最美的女人,都在乾国,这乾国,真的是让人羡慕。”

    温特一边品茶一边感慨着。

    “燕国有荒漠蛮族在外,楚国内有大泽以及大泽之中的山越人作乱,晋国内的天断山脉里,不仅仅有妖族出没,还有野人聚落。

    只有这乾国,所辖之地,皆适合人居,土地富饶,物产丰富。”

    温特点点头,道:“许是因为地理条件太好了,乾国,反而是东方四大国之中,最弱的一个。”

    乾国最经典的战役,就是那场初代镇北候的成名之战。

    但除了这个之外,乾国先后面对晋国和楚国时,都是被虐的主儿,胜少败多。

    二哈用爪子将茶杯放到了桌上,道:

    “我很喜欢东方智者那句话:生于忧患死于安乐。”

    “可惜了啊,这东方,确实是遍地黄金,就是距离我们,太过遥远了。”

    “不仅仅是路途遥远,还记得当年的蛮祸么?”

    蛮祸,指的是百年前,蛮族部落在王庭率领下和燕国经历了多年厮杀之后,蛮族王庭的大汗不得不承认,燕国以及这燕国铁骑,确实是一块不好啃的石头,而且还多次被燕国人打得头破血流。

    没办法,既然南下的路因为燕国的存在近乎无望了,那一代的王庭大汗就转而统帅蛮族部落骑兵向西去掠夺。

    先横扫了西域诸国,迫使其臣服,然后蛮族骑兵更是进一步地长驱直入,直接闯入了西方地界。

    原本在燕国边境被燕国人捶得满头包的蛮人,在西方诸国面前瞬间找回了自信,连破西方多国,使得西方世界大为震动。

    许是因为那位自继位以来就被燕国人打压得喘不过气来的大汗实在是憋屈太久了,所以在入侵西方后,看形式大好,就开始浪了起来。

    他亲率王庭精锐和左右贤王大军妄图直捣黄龙,剑锋直指当时西方第一大帝国的都城,想要直接将西方世界的精气神给击垮,从而让西方大地成为蛮族人的新牧场。

    结果,教廷出动了,那一战,圣殿骑士团尽数而出,西方诸国精锐全部集结,大魔法师,大斗者更是不计其数,甚至连西方黑暗阵营序列似乎也出动了力量来助阵。

    那一战,孤军深入的蛮族大汗以及其身边最为忠诚和精锐的王庭精锐被全部葬送!

    虽然蛮族依旧还有极为强大的战力,却因为群龙无首,被西方诸国再度驱赶了回去。

    自此,蛮族王庭因为自身损失惨重,逐渐沦为一种类似后世天皇一样的吉祥物,没办法再整合号令荒漠蛮族听命自己指挥。

    百年前,在收到这则消息后,燕国君臣还一时无比诧异,和自己这边对峙厮杀了这么多年的蛮族竟然被西方人打掉了王庭,

    这西方诸国,到底该多恐怖?

    而在西方世界眼里,天呐,这群恐怖的蛮族人,是被东方的那个燕国击败了才打向自己这里的,却已然这般可怕了,差点让整个西方文明被其铁蹄所湮灭,

    上帝啊,那个叫“燕”的帝国,到底得多么恐怖?

    也因此,百年来,因为荒漠蛮族老实了,一带一路被建立起来。

    东西方则彼此都觉得对方很可怕,不好惹,

    抱着这样子的一种态度,

    百年来,东西方的交流居然一直维系着一种极为良好的蜜月期态势。

    对商贸,燕国是极为重视的,燕国的疆土,相较于其他东方三国,真的算是贫瘠的了,且燕国皇室还要面对地方门阀林立从自己帝国上吸血的局面,就更为迫切地需要维护自己的商贸利益。

    “百年过去了,但这里的镇北军,却依旧强大。”

    温特叹了口气。

    近几十年,罗马帝国重新崛起,成为了西方世界当之无愧的第一大国。

    他原本以为,经过这么久的和平,燕国这尊恐怖的战争机器应该已经生锈了,但事实却告诉他,这支被称为镇北军的军队,依旧无比可怕。

    帝国想要将自己的触角延伸到东方来,蛮族部落倒是好处理,但路途太过遥远,一场劳师远征本就压力极大,等帝国的大军极为疲惫地穿越了荒漠来到东方时,他们能否挡得住这北封郡上下六镇三十万镇北军铁骑的一冲?

    “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我们只需要把自己手头上的事情做好就可以了。

    再说了,镇北侯府极其麾下的镇北军不是已经和燕国朝廷离心离德了么,如果能够获得镇北侯府的承诺,和他们达成合作,帝国的力量延伸到东方来,就再也不是梦想了。”

    “元老院的那帮老古董们,会答应么?”

    “先把事情做好,再去考虑元老院,若是能够达成与镇北侯府的合作,元老院,答应也得答应,不答应…………呵呵,他们就不怕被下面的将军再来一次血洗元老院么?”

    “这件事,急不得,那位郡主一直拒绝见我,应该是已经察觉到我的身份了,等过几日,我再去试试。”

    “这些东方人都这样,自己内斗内耗多厉害都无所谓,但却对我们这种异族极为防范,在他们眼里,我们和蛮人,其实没什么区别。”

    “不说这个了。”

    温特打断了二哈的话语,

    伸手,

    从自己口袋里取出了一个小瓷瓶,拔出瓶塞,深吸了一口里面的香气,脸上露出了极为享受之色,缓缓道:

    “那一伙人的事,打探得如何了?”

    “他们只来找过我们,没去找其他的商行。”

    “也没找其他的西方商人?”

    “没有,就只找了我们。”

    “我怎么感觉,他们已经看穿我们身份了呢?”

    “你的意思是,他们,是燕国朝廷的密探?”

    “不不不,哪里有密探会不务正业地搞出了这么神奇的东西,至于那被称为肥皂的东西,你这几天不天天在用么?”

    二哈闻言,道:

    “应该是拿那个东西洗了太多次了,我都有点掉毛了。”

    “呵呵,以后等你回去了,用肥皂洗澡,再拿这个喷洒在身上,帝国上下,任何一条成精的母、、、狗不都得被你迷死?”

    二哈咧开嘴,笑了,显然,这一幕,它已经幻想和期待许久了。

    “那批人的位置,确定了么?”

    “还没有,他们给我们投送了这一份礼物后,就一直在故意地隐藏自己。”

    “倒不是傻子。”

    “他们应该是对我们有所求,想和我们谈判。”二哈说道。

    “想谈判,得有和我坐在一张桌子上的资格,否则…………”

    这时,

    一道黑影从房门口位置渗透了进来,显露出了一个跪伏在地上的人形。

    “何事?”

    “回禀殿下,那批人的位置,我们终于找到了。”

    温特闻言,伸了个懒腰,

    道:

    “去吧,动静小一些,抓活的。”

    “明白。”

    黑影身形随即消散。

    二哈这时把自己的爪子举起,按了一下桌子上的一个铃铛。

    “叮铃铃…………”

    随即,二哈重新趴在了地上,装作自己真的只是一条狗的样子。

    很快,外面传来了脚步声,一名西域人模样的男子恭恭敬敬地走了进来。

    “尊贵的主人,您忠诚的仆人麦木提,听候您的吩咐。”

    温特瞥了一眼趴在地上摇着尾巴的二哈,嘴角露出一抹笑意,

    道:

    “去把前阵子从蛮商那边买来的獒犬里,选一条母的,给它。”

    温特伸手指了指桌下的二哈。

    麦木提点头道:“好的,主人。”

    “哦,对了,我让你去在图满城里找会弹钢琴的人,有消息了么?”

    其实,对这个任务,温特并没有抱有太多的期待,哪怕是如今在西方,懂得钢琴这种高雅乐器的人都是极少数,别提在这遥远的东方了。

    他喜欢弹琴,但就像是高山流水遇知音,没有一个懂琴的人在旁边,他就觉得这琴声失去了原本的味道。

    “回禀主人,找到了一个,他说他懂得钢琴,而且,他向我主动描述过钢琴的模样,虽然有一点点出入,但大概模样,是和主人您的钢琴一致的,只是…………”

    “哦?还真找到了?”温特心情当即愉悦起来,道:“只是什么?”

    “只是,他是一名盲人。”

    “我的钢琴老师,也是一名盲人,盲人,他对音乐的感知,比正常人还要敏锐。”

    “是,主人您说的对。”

    “他人现在在哪里?”

    “已经在客厅里等待主人召唤了。”

    “好,请他进来。”

    “汪!”

    温特有些嫌弃地伸手指了指趴在地上的二哈,

    “先把它领出去,配种。”

    “汪~~”

    ——————

    感谢冰糖雪人和Chris_MZH成为《魔临》第48、49位盟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