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魔临 > 第七十七章 孤,全力资助你!

第七十七章 孤,全力资助你!

作者:纯洁滴小龙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魔临最新章节!

    伏虎阵,此时真的成了名副其实的“伏虎阵”,降服了李元虎这只人中猛虎。

    天知道李元虎现在到底有多憋屈,被这阵法缠得出不去,又不敢用全力去破阵,生怕把维系阵法的仙翁弟子全部给震死那就好玩了。

    等到仙翁亲自出手撤下阵法后,

    李元虎发出了一声无比狂躁的吼叫,

    然后赶忙拿起自己先前丢在地上的双锤,连马都来不及去骑,直接向着南方奔跑而去。

    “啧啧,居然给跑掉了。”

    六皇子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样子。

    “是啊,居然给跑掉了。”

    郑凡的语气,就轻松多了。

    不管怎么样,沙拓阙石能跑掉,他是高兴的。

    这会儿,郑凡这个主上并不清楚,自己的两个搞事情的手下在整件事中到底扮演了怎样的一个角色。

    也不清楚,沙拓阙石尸体的忽然改变方向,其实和他本人,有着莫大的关系。

    也就是那晚发扬一下后世的风格,甭管什么神,先拜拜再说;

    居然真给自己拜出了一个干爹!

    “哎哟,这天儿,可都快亮了。”

    六皇子伸了个懒腰,继续道:

    “郑校尉,咱就不急着回去睡觉了,去外面再看看?”

    今晚镇北军的行动,可不仅仅是这里的一幕,相较而言,这里只能算是小剧场,真正的大戏,并不在这里上演。

    “可以,正好转一圈回来后,街市上的店铺,也该重新开门了。”

    凌晨四五点,最尴尬的,不是作息,而是你肚子饿了,却找不到可以吃东西的店。

    “是啊,正好出去转一圈,回来再喝一碗羊肉汤,然后洗个澡,美美地补上一觉。”

    郑凡去牵马,六皇子接过了自己的缰绳,翻身上马。

    “郑校尉,走,咱去北边遛遛。”

    六皇子的马术不错,比郑凡要熟练得多,当然了,这也是因为大燕贵族不喜欢用轿子,人人骑马出行。

    用他们的话来说,乾国和晋国为什么这么废柴?

    一个个坐轿子把膝盖坐软了呗。

    从牌坊口出去,一路向北,没多久就看见了一支支镇北军的小股骑兵队伍,郑凡和六皇子也遭遇了几次盘查,这应该是大战结束后,在搜捕漏网之鱼。

    等再北行一段距离后,一派修罗场景象就呈现在了二人面前。

    那多部全族被灭,不要俘虏,全部屠戮。

    哪怕这场灭部之战已经结束了,但地上的鲜血,却还没来得及干涸。

    “这是被灭族了啊。”郑凡感慨道。

    想着自己先前在虎头城,想下令灭个陈宅,都犹犹豫豫的。

    但在这里,这些真正的大人物们,却动辄下令灭族,干脆得令人觉得宛若是渴了喝水那么寻常。

    郡主如是,许文祖如是,老夫人更如是,肉食者,皆如是。

    前方,出现了一支骑兵队伍,每匹马后面,都绑着一个那多部族人。

    这是昨晚陪同那多加央这个少族长一起逃离的族人,他们被俘虏了,那多加央本人也在里头。

    当然,俘虏他们,并不是为了让他们活下去,纯粹是为了榨干他们最后一分利用价值。

    少顷,

    另外三大部落的族长携带着自己族内的男性亲眷子弟也都缓缓地过来。

    这是一场,

    血淋淋的思想教育课。

    它粗暴,

    它血腥,

    但却格外地行之有效。

    骑在马上的六皇子在看到这一幕后,很平静地说了句:

    “夷狄,禽兽也,畏威而不怀德。”

    显然,六皇子是赞同这种做法的,对付蛮人,就得往死里干。

    这是燕国的整个战略模式,甚至是,国策!

    在对北方蛮族时,不会有任何的退步,尤其是北封郡还有一座镇北侯府存在。

    而在对晋国和乾国时,双方就能显得文明一些了,大家交战时,也很少会发生屠城事件。

    哪怕是初代镇北侯,当年率三万铁骑大破乾国五十万大军后,引兵蹂躏乾国北方三郡时,无非也就是将大户砍了拿粮拿财货,小民能迁移的都给迁移回燕国,这也确实是“十室九空”,但却不是历史上经常出现的那种“十室九空”。

    “但杀戮,解决不了根本的问题。”

    六皇子有些诧异地看向郑凡,问道:

    “你有不同的意见?”

    因为郑凡的话语,简直是在反驳燕国的政治正确。

    “除非荒漠能够在一夜之间全部变成绿洲,否则单纯地杀戮,只能造就下一场杀戮。”

    六皇子闻言,微微皱眉,道:

    “你继续说。”

    “大燕,没办法彻底控制荒漠,因为成本太大了。”

    荒漠无比辽阔,燕国的实际控制疆域,在整片荒漠面前,就如同是虎头城和图满城之间的差距。

    这里生存环境极为恶劣,想要完完全全地占领它,将荒漠上的蛮族完全灭族,也近乎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因为大燕,承受不起这个代价。

    不说大燕了,就算是东方四国一起联合起来,都很难做到将蛮族彻底灭绝。

    这里,不适合耕种,不适合移民,维系对荒漠的实际占领,本就是一件不切实际的事情。

    若是真的可以做,那么镇北侯府在这里百年了,他们早就去做了。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你是不知道,在百年之前,蛮族黄金家族全盛时期,曾给我大燕造成了多大的压力。

    我皇室先祖,曾有父皇在前战死,太子在京城继位后马上御驾亲征的事例。

    如今,好不容易把蛮族打趴下了,自然不可能再给他们卷土重来的机会。”

    “殿下您误解卑职的意思了。”

    “好,你金句多,你继续说。”

    “一味靠武力,成本和代价都过于高昂,据我所知,燕国每年大半的国库收入,都得运输到北封郡吧?”

    三十万镇北军,光靠镇北侯府一家供养,根本不可能,靠北封郡一郡之力,也不可能,这是大燕全国的供养,才维系住了这支让蛮族人胆寒的三十万铁骑!

    但燕国的财政因为门阀林立的原因,本就艰难,同时还要维系这么庞大的一支野战军团,自然更是窘迫。

    如果能长久地解决蛮族威胁问题,

    试想一下,

    不说是节省下这三十万镇北军军费的问题了,

    你直接把三十万镇北军从北方移镇到南方,

    那开疆拓土,还叫难事儿么?

    “那你有什么办法?”

    “殿下,卑职的意思是,武力,是必须要有的,任何时候,都必须要保证武力的绝对强势,但同时,想从根本上解决蛮族的问题,还需要另外一件武器。”

    “是何物?”

    “文化。”

    “呵,孤当你要说出什么治国良策呢,还不就是诗书礼仪那一套?

    孤跟你说吧,在皇爷爷在位时,朝堂上曾有一位儒者,叫笛山,乃当时我燕国少有的大儒,曾求学乾国的书院,他曾建议过皇爷爷以儒家的仁义道德,感化蛮人,逐渐使得蛮人懂礼仪知教化,从而荒漠大治。

    你猜皇爷爷是怎么应对他这个建议的么?”

    “简单,把他派去北封郡当个守卫官。”

    “嗯?你听过这件事?”

    “猜的。”

    “那猜的还真准,半年后,蛮族一部落袭扰边境,破了那只要塞,斩笛山头颅而去。”

    “殿下,卑职并非是用儒家之法来对付蛮族。”

    “那用什么?”

    “可以看看附近,在燕国找找,在其他三国找找,甚至去西域,去更西方找找;

    看看有没有什么和蛮族的信仰相近的宗教,且又教导人觉得这一世无所谓了,期待下一世幸福美满或者号召人不事生产专心侍奉神灵的宗教。”

    “你说的这种,孤好像听说过。”

    “找到他们,然后资助他们去荒漠传教,同时靠着镇北侯府的震慑力,要求蛮族部落族长必须支持这种传教,谁不支持就打谁,谁支持谁发展得好,就可以给个名号,比如镇北军不征之部。

    这样子下去,两代人后,就能收到效果了,到时候,蛮族人就将变得…………”

    “变得如何?”

    “热情好客,能歌善舞。”

    说着,

    郑凡还伸了个懒腰,

    道:

    “整个荒漠,能弥漫着安静祥和的气息,大家就算是饿死,被冻死,被贵族鞭挞死,也是带着甜美的笑容死去的。”

    “郑校尉。”

    “卑职在。”

    “孤听了你的话后,心里好凉啊。”

    “那是因为殿下体虚。”

    “…………”六皇子。

    六皇子伸手擦了擦额角的汗珠,笑了笑,道:

    “郑校尉,你这可是掘根之法,掘的是,它蛮族的立身根本!”

    蛮族信仰蛮神,一句蛮神在上,相当于最为质朴的身份证。

    但若是能让他们改个信仰,就相当于将他们割裂开来,自此之后,荒漠上的文化信仰,将不再统一。

    不信仰蛮神的蛮族,还能叫蛮族么?

    同时,用政治方式去腐化其贵族,再以宗教的方式去影响其庞大的底层……

    啧啧……

    “郑校尉,我大燕朝堂,缺你一个位置!”

    “殿下谬赞了。”

    “可惜了,这个法子,孤不能去告诉父皇,也不能去告诉别的大臣,更不能去告诉我那二哥。

    一是不甘心把这法子送给别人,成就其英明;

    二是,要是让他们知道我这闲散王爷居然心里还装着国家大事,唉呀,那下场,可就不妙了。”

    “未来,总是有机会的。”

    六皇子伸手指了指郑凡,笑道:

    “第几次了?”

    “殿下,已经是第二天了。”

    “唔,也是。不过,郑校尉,你是怎么琢磨出这个法子的?”

    “殿下,卑职是北封郡人氏,世受皇恩,片刻不敢忘忧国…………”

    “行行行,打住打住,孤不问了,孤不问了,这些话,等什么时候你有机会去面对龙椅上的那位再慢慢说吧。”

    “那卑职现在就更要说了。”

    “今日第二次了。”

    “呵呵。”

    其实,这个法子,真不是郑凡原创,而是在那个世界的清朝,有着现成的例子。

    清朝因为是少民入关夺的天下,因为自己的出身原因,所以对草原民族更加的了解,正因如此,才能对症下药。

    例如镇北侯府对归义四部落的减丁之法,其实在清朝时就在实施了,人为的控制蒙古诸部的人口。

    每年,没什么意外的话,清朝皇帝都会带着王公贵族去北方避暑,然后蒙古诸多王爷贵族们也一起来,大家一起开个趴;

    然后互相丢出去十多个公主郡主的联联姻,再赏赐一波分红。

    同时,朝廷再鼓励那啥大力去草原传教。

    所以,一直困扰大明的草原噩梦,在清朝时,虽然偶尔有叛乱,但终究没起太大的波澜。

    清廷也成功地将当初一起奋斗的草原老铁那头骄傲可怕的雄狼阉割成了哈士奇。

    其实,瞎子北还和郑凡说过另一个方法,那个方法更简单,破坏力更强,也更狠,充分诠释着一个瞎了眼的老银币到底有多么的恶毒,

    那就是…………罂粟。

    但这个建议被郑凡直接否决了!

    瞎子北对此也表示万分的理解!

    “喏,开始了。”

    六皇子伸手指了指前方。

    前方,

    那多加央被推到第一排,让他亲眼看着被毁灭的那多部,看着堆积如山的族人尸体。

    那多加央崩溃了,

    他开始大声地嚎叫,也不知道他到底在喊什么。

    在其身后,数十名陪同其逃离被俘的族人也在哭泣,他们的家人,也死在了昨晚。

    周围,三大部的贵族在三名族长的带领下,一直在看着眼前正在发生的一切。

    这是老夫人下达的命令,三大部不敢违背。

    这时,有一名镇北军校尉被六皇子拦住,六皇子问了他一些事情,然后像是献宝炫耀一样策马回到郑凡身边找郑凡得瑟:

    “那个前面嚎叫的那个,叫那多加央,是那多部的少族长,就是这家伙,私通了王庭祭祀,昨晚王庭祭祀就是在他部落里作法的。

    你说好笑不好笑,为了方便祭祀们行事,他还特意让自己的妾侍去给自己老爹侍寝,同时让妾侍下药把他老爹也就是那多部的族长给迷晕过去了。

    所以,昨晚三部攻打那多部时,简直不要太顺利,他老爹一直被砍下头颅时,都没醒来。”

    “也好,至少走得没有痛苦。”

    “郑校尉,你的关注点一直这么稀奇么?”

    “殿下,卑职只是心善,最见不得人受苦受痛。”

    “孤信了,孤真的信了。”

    郑凡看着那边在嚎叫的那多加央,

    道:

    “他也是个大孝子啊。”

    “对,是,大孝子。”

    这让郑凡想起了三国里的马超,那也是一位大孝子。

    和眼前的那多加央很相似,不过那多加央实在是太蠢了。

    等教育课上完了之后,

    那多加央等人被镇北军士卒一个个地斩杀。

    三大部的族长们也终于可以闭上眼,带着自己部落的贵族们离开了。

    很多贵族,昨晚带兵厮杀时,兴奋地嗷嗷叫,但这会儿看下去,已经冷汗淋漓脸色发白了。

    显然,他们的脑神经有些欠发达,这会儿才体会到“兔死狐悲”的感觉。

    老夫人恩德,

    没让他们回去每人写一份八百字的心得体会交上去。

    “行了,回去吧,回去喝汤,冷死了。”

    六皇子策动缰绳,和郑凡一起回到了绿洲。

    街市,已经重新热闹了起来,店家开始做生意了。

    今日的羊肉,格外便宜,便宜得有些不像话了。

    这要感谢昨晚被灭的那多部,贡献出了全族的羊群。

    镇北军士卒这个冬天,也能过得舒坦不少,至少,羊汤是不会缺的了。

    店家将面饼和羊汤端上来,

    郑凡抓了一些葱花香菜给自己和六皇子碗里都撒了一些,

    二人一起端起汤碗,

    开始慢慢的喝汤。

    直到大半碗汤下肚,六皇子先放下了自己手中的碗,开口道:

    “郑校尉,七叔想收做徒弟。”

    “卑职知道。”

    “但孤想让你拒绝。”

    闻言,

    郑凡放下了手中的碗,

    很认真地道:

    “我对七叔闻名已久,一直敬佩其人品,现在有这么大好的机会摆在我的面前…………”

    “孤是个闲散王爷不假……”

    二人一起停住了。

    沉默,

    持续了大概十秒。

    六殿下道:

    “你怎么不说了?”

    郑凡笑道:“卑职在等殿下说。”

    “呵,孤是个闲散王爷不假,但孤做生意,有一套。”

    “殿下,卑职不缺钱,香水就是卑职做出来的。”

    “孤知道,但孤,是大燕国第一大商行的幕后东家!”

    郑凡心下一凛,

    这也就意味着,

    放在后世,

    眼前这位就是“六爸爸”,而且他没有六爸爸的烦恼,因为他姓赵,哦不,姓姬。

    “郑校尉,咱们相识,也快三天了,孤听说,在乾国,很多夫妻在成婚前,可能连一面都没见过。”

    “殿下,您说话就说话,别扯太远,扯太远也可以,别扯太偏……”

    “好,孤就开门见山了。”

    “好,卑职洗耳恭听。”

    “北边,近年就会有大事,已经不适合你发展了。”

    “所以?”

    “去南方吧,去面对晋国,或者去面对乾国,他们,可比蛮人温柔多了,也善解人意,还格外地热情好客。”

    “但是,殿下,卑职喜欢北地的风,喜欢北地的云,喜欢北地的民歌,喜欢…………”

    “孤会全力资助你!”

    “精忠报国,死而后已!”

    “想通了?”

    “陛下以厚德待臣,臣必然以身许国。”

    “等等,你叫孤什么?”

    “陛下?”

    “嗯?”

    “不合适?”

    “不是,再叫两声,孤喜欢听。”

    “陛下英明。”

    “哈哈哈哈哈…………”

    六皇子一拍大腿,然后起身,把自己的脸凑到郑凡面前,

    双方的呼吸,都喷吐到对方脸上的距离。

    “郑校尉,你真的不能先一刀把自己下面割了么?

    孤真的不想日后还得亲自对你出手,那多伤情分啊。”

    郑凡闻言,

    回答道:

    “殿下也可以学学庙堂里的神像……”

    “什么意思?”

    “当个傀儡。”

    六皇子一时无语,

    手指着郑凡,

    好一会儿才很认真地开口道:

    “但你不能篡!”

    “卑职可以不篡,但卑职的儿子可不敢保证。”

    说完,

    二人一起面对面大笑起来。

    “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

    羊汤店里其他的食客们看他们二人的目光像是在看俩二傻子,喝一碗羊汤都能这么高兴。

    六皇子笑得眼泪都出来了,最后不得不用自己的衣袖擦了擦眼睛,站起身,

    道:

    “孤累了,孤要回去睡觉了,梦里什么都有。”

    “殿下莫走。”

    已经离桌的六皇子停下脚步回头看向郑凡,问道:

    “还有何事?”

    郑凡摊开双手,

    “殿下,您得结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