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魔临 > 第八十二章 兵马招募归来

第八十二章 兵马招募归来

作者:纯洁滴小龙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魔临最新章节!

    三天的雨过后,养精蓄锐了三天的太阳终于露出了其圆润的头;

    许是知道它憋坏了,所以今日的天空,不见一片云彩出来招待。

    万里无云,艳阳高照!

    梅家坞的小城楼上,

    两把靠椅靠在一起,

    面朝着骄阳,

    一起摇啊摇;

    瞎子北喜欢晒太阳,而且无限地迷恋这种行为;

    郑凡认为,许是炽热的阳光能够给他一种将自己冰冷的心温暖起来的错觉。

    不过,在任何的年代,不用在烈日下奔波,也不用为了生活焦心烦躁,只是单纯地坐在那里感受着岁月静好,都是一件很享受的事情。

    “主上,算算时间,阿铭他们,最迟明早,应该就能回来了。”

    “嗯,我的调任,应该也快下来了。”

    六皇子现在有没有返程回京郑凡并不清楚,但六皇子曾对他说过,事宜急不宜缓,早在郑凡还没离开侯府时,他就已经派人把事情安排送去了京城。

    眼下,郑凡有种当初等待自己大学录取通知书的感觉。

    虽然心里大概清楚,自己调任去的地方,应该是银浪郡。

    因为银浪郡是大燕最南方的郡国,也是大燕和晋国以及乾国交界之处。

    有时候,大国交界处和板块交界处没什么区别,摩擦和对抗极为频繁。

    让郑凡心里有些期待的是,自己调任后,官职,应该能升上一些了吧?

    毕竟,燕国的校尉,实在是太多了。

    “最近,镇北军调动很频繁啊。”郑凡感慨着。

    这也是郑凡想要早点打包好东西去南方的原因,整个北封郡,不,确切的说,是整个燕国北方三郡,此时都被战争的阴霾所笼罩着。

    “这一点,主上无需担忧,朝廷和镇北侯府,大概是打不起来的,近日的这些举动,更像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

    “你的判断,我是相信的。”

    “主上谬赞了,既然六皇子要将主上调任去南方,这意味着他已经看出来了,这北方,不可能大乱起来。

    站在他的立场上来说,若是他真的想要资助主上您发展,这北方,最好是镇北军和朝廷打出脑浆来才最合适。

    乱世出英豪,乱世,才是底层人崛起和发展的真正机会。”

    “我知道,我只是好奇,如果这一切都是假象,是这一代的燕皇和镇北侯二人唱的一出双簧,那么,他们二人,到底得是多好的关系?”

    “有时候,一个国家,出现两个枭雄,是一件很不幸的事情。”瞎子北这般说道,“但好在,这燕国,不大,容不下两个真正的枭雄。”

    “因为燕国之外,还有更广阔的天空?”

    燕国的国土疆域,是东方四大国中最小的,也是四大国中最贫瘠的。

    但燕国的形象就如同是平头哥一样,穷横穷横的。

    “所以,这是燕国的幸运,这一代燕皇和这一代镇北侯,都是真正的枭雄级的人物;

    他们可以为了自己心中的梦想,为了自己的,为了国家的霸业,可以做出极大极大的牺牲。

    家太小,俩人可能都不怎么看得上,不如站在一起,去为后世子孙打出一个大大的家业。”

    “那你说,燕皇会如何对付燕国地方上的这些门阀?”

    “镇北军都已经开动了,据说,燕国的禁军和天成郡的郡兵也都动了,动了这么多刀兵,不见血,是不可能的了。”

    “这么极端的么?”

    “难得一世同出两位枭雄,他们不会放过这次机会的,最迟半年后吧,等这种对抗继续升级加温下去,等各方面的博弈和安排都落实下去,这燕国地方上的门阀,少说得被拔掉一大半,燕国国内,定然也是一番血流成河。

    这就像是剪枝,看似是将很多枝条剪断了,但这棵叫做大燕的树,会长得更好也更强壮。”

    “所以,这就是你昨晚向我说的方略?”

    “是的,主上,咱们去了南方后,不出意外,大概率应该会对上乾国,只要那位六皇子不傻,肯定会把咱们安排到面对乾国的那一面去。

    晋国在内讧中,给他们去施加外部压力只能是帮助他们快速地解决内部矛盾从而对外,只有乾国,一向温顺,它不来闹事我们可以自己去找事,总之,先赚军功,快速发展自己的基本盘。

    等到势力发展到一定程度后,燕国国内的大清洗估计也就要开始了,到时候我们再主动成为燕皇成为朝廷对门阀动手的刀子,可以再乘一趟东风,纳上投名状。

    等燕国国内大清洗结束后,燕国一是为了快速通过外部掠夺弥补自身地亏空,二是为了转移矛盾,三是无论是这一代燕皇还是镇北侯,年岁都不小了,燕国肯定会在内部刚一清理结束就迅速发兵南下。

    到时候,有南方征战经验的我们肯定又会被重用……”

    “等下,瞎子,你的推演和安排,我是信服的,唯一有一点是,你怎么这么确信燕皇肯定会用刀子来挖除这些门阀而不是用更怀柔的方式?”

    “门阀之政,明面上,是在于他们自己有着庞大的土地这类生产资料,以及依附于土地同时也是依附于他们的庞大农户,实际上,他们真正厉害的在于,垄断了地方的经济、教育、文化以及仕途。

    如果只是怀柔政策或者用刀兵逼迫门阀做出暂时的让步,看似是让燕国避免了自身清洗所带来的元气大伤,实际上不过是把麻烦交给后代子孙去继续头疼而已,这是一种甩锅行为。

    再者,按照六皇子所说的那样,他二哥,是个老实人,这也意味着,燕皇根本没打算把这些问题留给子孙后代去解决,他要一个人把问题都解决掉,是非功过,他自己一个人去扛。”

    “可惜大燕没有政治报纸,不然请你去做个专栏,销量肯定很高。”郑凡调侃道。

    “主上又谬赞了,大概是因为眼瞎的人,更喜欢在心里琢磨事儿吧。”

    “照你这么说,这燕皇有千古一帝的气象?”

    “妥妥的。”

    瞎子北顿了顿,又补充道,“他身边还有大部分千古一帝身边都没有的,掌握重兵的镇北侯。”

    “那我们…………”

    “秦灭六国,得利者汉;

    隋清海内,继任者唐。”

    “被你这话说得我都有些热血沸腾了,不行,不行,我得去喝杯酒冷静一下。”

    和瞎子北在一起时,

    郑凡体会到了那种六皇子面对自己时的感觉,

    把你反复撩拨得觉得你是天命之子,不造反不自立简直是对不起你的人生对不起空气。

    下了城楼,郑凡回到了梅家坞的内宅,内宅里没有不相干的人,甚至因为做了要搬迁去南方的准备,瞎子北连梅家坞原本的高速路服务站的生意也给停了。

    郑凡亲自倒了一杯葡萄酒,然后又夹取了两块冰放在了杯子里。

    土法制硝,再以其制冰,并不是什么难事儿;

    郑凡自己和手底下的这些人都是乐于享受的角儿,自然不会亏待自己。

    瞎子原本想把这些东西都抖落抖落出来,用来以后赚钱发展的,但既然有六皇子做厚盾,估计以后钱财是真的不缺了,所以也懒得再去做生意了,时不时地丢出件稀奇玩意儿给六皇子去换钱就是了。

    一口冰镇葡萄酒下肚,整个人打了个激灵,脑部也是一阵眩晕,这种感觉,实在是太舒服了。

    郑凡没急着再回城楼上去接受瞎子北的洗脑,而是拐入内宅的一个房间,伸手,推开了门。

    屋子里,很是阴暗。

    正中央位置,有一座帘幕。

    郑凡掀开帘幕进去,看见了正在围绕着沙拓阙石忙活着的四娘和梁程二人。

    前日从虎头城来到梅家坞后,郑凡就见到了沙拓阙石。

    只是,原本的那个邋遢汉子,就一直站在那里,没有再动弹过。

    听薛三说,

    那天晚上下着雨,

    他和瞎子北在自娱自乐地唱着越剧,

    沙拓阙石就跟林妹妹一样从天上掉了下来。

    也不晓得为什么,这几天,每次进这个屋子,看见沙拓阙石时,郑凡心里就会感到一股莫名的安稳。

    或许,归根究底,郑凡心里也清楚,自己手底下的七个魔王,其实都是有着自己的心思,有着属于他们的自我。

    在这个世界上,目前为止,

    可能,

    只有这位自称荒漠一野蛮的家伙,

    是真的愿意帮自己一把。

    没有什么特殊的交易,也没有什么利益纠葛,

    纯粹是,

    看你顺眼。

    这种关系,很纯粹,所以让人很舒服。

    四娘这些日子一直在忙着对沙拓阙石身躯的修补工作,她的针线活儿在这里得到很好的施展空间。

    按照梁程的说法,最好的复原方式,还是找个机会,让沙拓阙石去杀人,去饮血,靠煞气和血食来进行身体的自我修复。

    但眼前你也没地方找人去杀,

    总不能带着沙拓阙石去荒漠上找蛮部去灭族吧?

    这事儿,郑凡还真做不出来,太禽兽了。

    “还没苏醒么?”郑凡问梁程。

    梁程摇摇头,道:“他可能在进行自我封闭。”

    “为什么?”

    “因为他不知道该如何面对现在的自己,也不想去面对现在的自己吧。”

    梁程给出了一个带着浓郁文艺腔调的回复。

    “主上,奴家要不要给他做个美容?”

    四娘开口问道。

    按道理来讲,

    这应该是自家主上认下来的一个“干爹”。

    其实,魔王们对于自家主上在外面认爹的这种事儿,并没有很排斥,甚至,还挺赞同。

    辈分什么的,算啥啊,谁在乎?

    咳咳,除了魔丸那个沙雕。

    自家主上要是能在外面再认一个团的三品干爹回来,

    估计瞎子北得乐得真的找不着北了,

    还经营个屁还发展个毛线啊,

    直接带着干爹团平推世界!

    “别美容了,之前什么样就变回什么样吧。”

    “还是那个邋遢的样子?”

    “嗯。”

    “好的,主上。”

    这时,梁程开口道:“主上,其实让他苏醒过来,也不是没有办法,只不过……”

    “只不过什么?”

    “只不过,没有必要。”

    “那到底是什么方法?”

    “比如,属下现在拿一把刀,捅主上你几下,他估计会苏醒,然后…………”

    四娘在旁边翻了个白眼,道:“然后把你锤爆了?”

    梁程没有反驳,点头道:“大概率,是这个结果。”

    郑凡嘴角不由自主地抽了抽,道:“专心做事,别想那些有的没的。”

    “好的,主上。”

    等到晚饭时,

    其余人都放下了手中的活计,

    郑凡则是盛了一些饭菜,特意端送到了沙拓阙石所在的房间。

    这是每天晚上郑凡都会做的事。

    用瞎子北的说法,是主上正在和那具僵尸维持感情热度。

    这自然是比较功利的一种说法,其实,郑凡只是觉得,和沙拓阙石一起吃晚饭,比较自在而已。

    这种感觉,就像是后世拿了外卖后打开了一个自己喜欢的综艺视频,一边吃一边看,饭也能更香。

    郑凡跪坐在地上,饭菜放在凳子上,自己面前摆着一杯酒,沙拓阙石那边也摆着一杯酒。

    自己喝一杯酒后,再帮沙拓阙石倒一杯在地上,然后两个人一起续杯。

    从进来到把晚餐吃完,郑凡都没说一句话,因为想要说的,都在前几天的晚上说完了。

    吃饱喝足,

    郑凡身体微微后仰,

    看着依旧站在那里一动不动闭着眼的沙拓阙石,

    通过四娘这几天的工作,

    沙拓阙石没一开始那么阴森惊悚了,看起来,像是个人了。

    “喂,其实我可乐鸡翅做得挺好吃的,你早点醒来,我可以给你做了吃。

    可乐这东西你不知道是什么吧?其实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做,反正让瞎子他们去鼓捣应该能鼓捣出来。

    别自卑,不就是僵尸嘛,你看看,梁程那家伙也是僵尸,不也天天活蹦乱跳得跟个正常人没什么区别?

    别再傻乎乎地站着了,早点睁开眼,咱们唠唠嗑。”

    郑凡自言自语地说着一些话,虽然知道大概率没用,但还是想说。

    人家帮你砸了马车,人家帮你演了戏,人家死了变成僵尸没回家而是朝南来找你。

    人家对你,确实够意思得很了。

    “喂,你一个人晚上待在这个屋子里,会不会寂寞?”

    郑凡开口问道。

    沙拓阙石依旧沉默。

    “一个人睡觉,肯定会寂寞吧,我倒是想和你晚上睡一起,但四娘她是个女人家,晚上怕黑,我必须得陪她。

    这样吧,我把我儿子留这里,你们爷俩晚上唠唠嗑?”

    说罢,

    郑凡将魔丸所在的那块石头从怀里取出,

    放在了地上。

    然后,

    转身,

    关门,

    离开。

    走下台阶时,郑凡嘴角不由得露出一抹笑意:

    瓜娃子,叫你今晚还捣乱!

    黑黢黢的房间里,

    被郑凡放在地上的石块忽然颤了颤,摇了摇;

    原本一直站在那里,好几天都没动弹过一下的沙拓阙石,身体居然也轻微地摇晃了一下。

    石块又摇了一下,

    沙拓阙石也摇了一下;

    石块摇动了两下,

    沙拓阙石也摇动了两下。

    少顷,

    石块平静了下来,

    沙拓阙石也不动了。

    …………

    另一头,

    正准备回屋洗漱休息的郑凡才走到半路,

    就看见一个小小的身形很是敏捷的蹦跶到他的面前。

    一开始,郑凡以为是薛三;

    但近了之后,才发现是那只大孝子狼崽子。

    狼崽子很是激动地拍了拍自己小小的胸膛,

    “我……我……我的人……我的……我的人……来……来了!

    狼崽子很聪明,话也学得很快。

    郑凡闻言,眯了眯眼,

    一手抓住了狼崽子一边向城楼那边跑去。

    城楼上,

    四娘梁程瞎子北以及丁豪他们一大群人已经在那里等候着了。

    当郑凡上来时,他们很自觉地给郑凡让出了一条路。

    外头,

    漆黑的夜幕下,

    可以看见一群黑影正在摇摇晃晃。

    等这支队伍靠近了后,

    借着城楼上的火把终于看清楚了来人的模样。

    这是一群蓬头垢面的野人,他们衣服残破,但他们的目光格外锋锐,这不像是一群人,更像是游离在荒漠上的一群……饿狼。

    狼崽子激动地不停地吼叫着他们的“方言”,下面的人群马上回应起热烈的欢呼。

    显然,

    对这位大孝子少族长,这些族人,是很认可的。

    没办法,这大概就是荒漠上的…………企业文化吧。

    这时,

    下方的队伍也从中间让开,

    一尊铁塔一般的汉子走了出来,

    他抬头,

    看了看城楼,

    然后“砰”的一声,

    一拳头砸在自己胸口上,

    吼道:

    “主上,晚饭吃了没!”

    而后,

    在大汉身后,

    走出来一名身穿着夜礼服的男子,

    他面容苍白,但发型却一丝不苟,身上的衣服也是崭新得吓人,可以说是和身边的这群野人形成了极为鲜明的对比。

    他一边走还在一边拿着锉刀修剪着自己的指甲,

    一直到快走到城门口时,

    才回过神来,

    抬头,

    向上看了一眼,

    脸上露出了贵族般的优雅含蓄笑容,

    右手放在自己胸口位置,

    微微弯腰行礼道:

    “主上,您最忠诚的属下,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