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魔临 > 第九十三章 乌拉!

第九十三章 乌拉!

作者:纯洁滴小龙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魔临最新章节!

    夜,已经深了。

    骑兵的马蹄却依旧在奔腾,速度甚至没有降下丝毫。

    这支骑兵队伍作为郑凡起家的底子,从一开始,就是豪华配备,某些地方,更是比镇北军都有过之。

    一人双马是标配,这可以保证骑兵长效的机动性。

    百多年前,蛮族和燕国的战争中,蛮族骑兵就曾靠着这种优势让整个大燕七郡都燃起了烽火。

    现在,蛮族是不行了,只不过,这支蛮族骑兵严格意义上来说,已经超出了其祖辈的局限。

    因为蛮族人自始至终都未曾真正击败过燕国,但他们现在,却已然穿越了燕国来到了乾国的土地上。

    这,已经算是历史的突破了。

    “主上,我们的目标到底是哪一个?”

    “不知道,再往南看看!”

    一路上,倒是又远远地见过一些堡寨,只不过郑凡都没想着再去摸他们,只是稍微拉出点距离绕开了,那些堡寨也没有发现这支深夜奔袭的骑兵队伍。

    有了之前那个堡寨的前车之鉴,郑凡是真的不想再去大晚上的“自己吓自己”玩儿了,同时,也不想在拔了一座鸡煲后,又要吃一顿鸭煲。

    终于,

    一座城出现在了众人的视线之中。

    郑凡举起手,所有骑兵一起收住缰绳。

    “哨骑散出去。”

    数十名蛮族骑兵主动散开,在附近进行游弋。

    郑凡则下马,站在坡地上,眺望着前方的那座城。

    城,并不是很大,比虎头城还要小不少。

    但它毕竟是一座城,那些坞堡和它根本就没有可比性,外加矗立在边境附近,套上个“军事重镇”称谓,也丝毫不为过。

    郑凡拔出水囊塞子,连喝了好几口水。

    梁程站在郑凡身边,当郑凡将水囊递给他时,他接了过来,却没看见郑凡伸手准备洗手。

    “你不渴?”郑凡问道。

    “不渴。”

    “也没见你吃过东西。”

    “吃过了。”

    “你和阿铭都很好养活。”

    郑凡笑了笑,伸手指了指前面的那座城,道:“你眼神好,看看那边的城门,是不是还开着。”

    “城门,确实是开着。”梁程确信道。

    城门口,似乎有好几支车队正在进出,外头打了好几排火把,照得明明亮亮。

    而在城墙外,则可以看见一片的“棚户房”,有的甚至只有最为简单的帐篷,像是一块依附在这座城旁边的贫民窟。

    “你觉得,可不可以?”

    郑凡看向梁程问道。

    “我们就四百人。”

    “李云龙一个团还敢打平安县城。”

    “那是文艺作品。”

    郑凡伸手似乎是想要摸摸梁程的下巴,

    犹豫了一下,

    改为放在了梁程的肩膀上,

    捏了捏,

    道:

    “说得你不是一样。”

    “主上若是想要试试,属下可以率队冲一次。”

    “不,我这个拖油瓶,不能留在后面看着,要玩,一起玩,要完,也一起完。”

    “太危险了,也太冒失了。”

    “你这是真心话还是违心话?”

    “违心话。”

    “呵。”

    “入夜了,城池不关门,外面还这么热闹,不试着冲冲,属下还真有点不甘心。”

    “我们拔掉一个堡寨后,从那个堡寨的防区一路南下,没遇到一兵一卒的阻拦。

    燕国是把堡寨都废掉了,咱的翠柳堡改养鸡了,有些堡寨,连砖块都被当地民户拿去盖了猪圈。

    乾国这边,堡寨确实还都在,但有和没有,也看不出有什么区别。不过,阿程啊,我们俩是不是太膨胀了?”

    “主上,我们依旧谨慎。”

    “是,我们没膨胀,是乾国人,给了我们太多的自信。”

    …………

    绵州城的北门下,灯火通明,一车车的货被从城内运出来,又是一批批货,被运进城内。

    好几家乾国商行在城门口等着,好几名管事的在旁边催促力夫手脚勤快一点,动作麻利一点。

    偶尔间,各家管事的目光交汇,彼此都能看见对方眼里的挑衅和愤愤之意。

    这大晚上,天寒地冻的,本来自家把货运出来(进去),麻利点儿的,早就可以完事儿了。

    谁知道今晚可不就是赶巧了,居然几家的车队碰到了一起。

    城门口子也就这么大,你要进去我要出来,可不就堵着了么,最重要的,还是绵州城的民夫,总共也就这么多,你家征用了多少我家就得少用多少,却偏偏没人愿意后退半步,毕竟出来做车队的管事,在外头,可都是代表着自家主子的脸面,岂是能说让就让的?

    至于这些忙忙碌碌的民夫,仔细看的话,可以看见他们有的人身上的衣物,其实是乾国军队里配发的棉服。

    ………

    “爹,天凉了,你怎么还在这儿站着呐。”

    一名发须泛白的老者穿着一身单薄长衫站在城楼上,在其下方,是一片热闹喧嚣。

    中年男子上前,将自己身上的披风解下,披在了老者身上。

    “哼。”

    老者身子一抖,披风落在了地上。

    “为父是老了,气血也没以前浑厚了,但为父好歹也是八品武夫,这点寒气,还不被为父看在眼里!”

    中年男子将披风又捡起来,双手抓着,强行披在了老者身上,道:

    “儿子晓得,儿子晓得,但这也是儿子的一份孝心不是,自家老子在这儿挨冻,你让儿子心里怎么过意得去。”

    “那下面的这些兵卒们呢?”

    老者伸手指向了下方正在忙碌着扛货运货的民夫,声音有些发抖,

    “他们可冷得,他们可饿着,他们,可累着?

    他们可是大乾的边军,边军是来拿刀的,不是来当苦力的!”

    “我的亲爹唉,您就别犯倔了,这边地,哪家不这么做的?”

    “是不是觉得,摊上我这个爹,让你很委屈?”

    “委屈?哪能啊,您是我亲爹,我是您儿子,可谈不上委屈。”

    “那还是有怨气?”

    “啧,知子莫若父,还真有点儿,您说您这些年,八品武者的境界,又是军中老资历,儿子年轻时本想着有您这个老爹撑着,这辈子也就不用愁了;

    谁晓得,您又是向上递折子又是向上峰举报的,弄得自个儿的官位是一年比一年跌。

    好好的团练使都被撸到绵州城巡城校尉了,亲爹啊,您可真是我亲爹。

    不过,刚晚上,儿子才和知府大人吃了饭,知府大人说了,您老服个软,认个错,身上的挂落也就能消掉一些,官复原职是不可能了,但在卸甲归田前还能再往上挪挪,等儿子接班时,位置也能更舒服一些。”

    “你来找我,就是为了这个事儿?”

    “您说是就是吧。”

    “求你老子,给那些狗屁文官当儿子?”

    “爹,您这话还真说对了,您儿子在知府大人面前不就一直当孙子么,按这辈分啊,您刚刚好。”

    “呵呵呵…………”

    老者笑了起来。

    中年男子也笑了起来。

    “儿啊,爹知道,是爹对不住你。”

    “怎么又说这种话了。”

    “爹不是不知道为家族计为子孙计,但,不成啊!”

    老者低下头,看了一眼被自己放置在脚边的那一根长枪。

    “得,我知道您又要说什么,您又要说,燕人可能要南下了,咱大乾边军可不能继续这般浑浑噩噩下去,但说心里话,爹,您这辈子,和燕人干过架么?

    没吧?

    都快一百年了,那燕人连根毛都看不见,儿子知道,爹你这辈子,看着自己年纪一大把了,却一身武艺韬略没得以施展过,心里不服气,但…………”

    老者忽然侧过脸,看向自己的儿子,

    很认真地道:

    “荒漠蛮族那边,已经没消息很久了。”

    “这又怎么了……”

    “这说明,蛮族那边,已经越来越难以牵制燕人了,一旦燕人没有来自北方的压力,他们会干什么?”

    “爹,这些事儿,是朝堂上诸位相公和官家才需要考虑的事儿,咱们操什么心啊?”

    “官家不懂,官家他不懂咱这边军到底烂成了什么样子,相公们,大部分也不懂,就算有几个懂的,也装作自己不懂。

    你瞧瞧,你瞧瞧,我现在是绵州城巡城校尉,但我手底下,能调动几个人?

    这些绵州城的戍卒,不光被各家军头和知府当作苦力役夫来使唤不说,连原本安置在城中的营房都给拆了做仓库,反倒是把这些兵卒全都赶到城外去住帐篷!

    这样子的兵,这样子的军队,它能打仗么?它,能打什么仗?”

    “爹,您就放一百个心吧,燕人不会来的,燕人忙着和咱们做生意呢,哪有闲工夫打仗呢,瞧见没有,这下面这么热闹,

    有两家车队是今儿个从燕地运货回来的,还有两家车队是要运货出城去燕地的。

    有钱赚,有好日子过,打什么仗啊,

    您当那些燕蛮子傻啊?”

    ………

    “旁人,肯定会把我们当做傻子。”

    已然坐在马背上的郑凡对策马在自己身旁的梁程说道。

    以四百骑,去攻一座边境重镇,不是傻子,还真做不出这种事儿来。

    “主上,别人怎么看我们无所谓,关键是我们自己怎么看自己。”

    “其实,我也觉的自己挺傻的,放着舒服的好日子不过,却一心想着追求什么刺激。

    你说,待会儿冲门时,要是城楼上有个神射手一箭下来,给我射个透心凉,我是不是特亏得慌?”

    “开心就好。”

    “唉,我是被你们给带坏了啊,越来越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了。”

    “主上。”

    “嗯?”

    “我们,是您设计出来的。”

    “所以?”

    “应该叫上梁不正下梁歪。”

    “你越来越皮了。”

    “这叫近朱者赤。”

    郑凡将自己头盔上自己特意要求加的护面放了下来,

    同时,

    举起了自己手中的刀,

    用蛮语喊道:

    “我不准你们碰女人,但今天,在这座城里,我许你们酒肉管饱!”

    所有蛮兵跟着郑凡的动作,举起了自己手中的兵刃。

    “杀!”

    郑凡刀口向前劈了下去!

    “乌拉!!!!!!”

    “…………”郑凡。

    “乌拉是哪个憨逼教他们的?”郑凡吼道。

    “樊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