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天道编辑器 > 第八章《盘古魔神经》

第八章《盘古魔神经》

作者:蚕茧里的牛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天道编辑器最新章节!

    第二天,宁直早早就起了床,匆匆吃了早餐,跟宁小雯一起坐了宁家专配的校车,前往学校。

    一路上,宁直发现小雯脸蛋一直红红的,看自己都有些扭捏。

    看到这个平时没大没小的小伴读今天突然在自己面前扭捏起来,宁直心里好笑,只是今天他有重要的事情做,倒没有心思去逗小雯了。

    安宁中学第一节课前有早自习,宁直是早自习下了课之后才到学校的,他没有去自己的教室,而是来到了高二2班教室门外。

    “哎呀,这不是宁少吗!宁少找人?”

    宁直也算安宁中学的风云人物,刚到2班门外,就有人点头哈腰的迎了上来,宁直记得这家伙,他叫李德光,是个混子。

    李德光一直想跟宁直这些富家子弟混,说白了就是想弄点好处,宁直两世为人,怎能看不清李德光心里那点小九九。

    所以,宁直平时对李德光的阿谀奉承完全免疫,连带着胖子孙小吉也不怎么搭理李德光。

    “宁哥抽烟吗?”

    李德光已经殷勤的递上了一根烟。

    “学校里抽烟不怕被警告吗?我确实找人,找你们班的严世鑫。”

    严世鑫就是昨天被宁直发现各项属性异常的人,宁直昨天查了,严世鑫家穷得叮当响,住得是城中村里几十年的老房子,父母都是普通人,收入不高,他的学费是靠体育特招生身份免的。

    这样的家庭,怎么看都不像是习武世家。

    宁直话音刚落,就看到严世鑫从班级里走了出来。

    这让宁直眉头一挑,他觉得这不是巧合,而是严世鑫听到了,自己刚才说话的声音可不大,在有些嘈杂的下课环境中能听到,这听力比常人好很多倍了。

    宁直一看严世鑫的数据面板,心头微微一跳。

    他赫然发现,比起昨天,严世鑫的力量和敏捷值都增加了0.3。

    变成了力量:2.8!敏捷:2.7!

    这是怎么回事,他怎么体能暴涨?

    练武不是一朝一夕之功,属性提升不可能这么快,这家伙难道昨天突破了?

    很有可能!

    “你找我?”

    严世鑫不留痕迹的打量了宁直一番,眼神深沉,内敛,蕴含有一丝丝的寒意。

    “什么你、你的,叫宁少!”

    李德光推了严世鑫一把,作为一个狗腿子,李德光的思想觉悟相当高,马屁一定要时时刻刻的拍,不能松懈了。

    “行了李德光,你回教室吧。”宁直拉住了李德光,刚刚李德光推严世鑫的时候,他注意到了严世鑫眼角的寒光。

    这个严世鑫,身上有功夫,恐怕是个狠角色。

    待李德光走后,宁直问严世鑫:“我听说你练武?”

    听了宁直的话,严世鑫眼中闪过了一丝惊愕和慌乱的神色,但想了想自己练武也没什么怕人的,就直接说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总是有消息渠道的,我想问你手上有没有武功秘籍,我想买一本,没啥具体要求,是武功秘籍就行。”

    严世鑫听了之后不动声色,足足过了一分钟才问道:“你出多少钱?”

    “看秘籍质量,五万到十万不等。”宁直在路上大概查了一下价格,低等秘籍的抄本并不贵,甚至一两万块就能拿下。

    只不过,卖秘籍的人很少,尤其高级秘籍都严格保密,想要找渠道得费一番功夫。

    宁直现在时间紧,他不想等。

    严世鑫眉头挑了挑,他有些心动了。

    他确实有一本秘籍,当年他父亲在工地上班,捡了一个重伤的老家伙,老家伙传了功夫给严世鑫。

    拜师的时候要立誓,不能随意泄露秘籍。

    秘籍这种东西,一旦被很多人知道了,那招式就被破了。

    可是严世鑫并没有想真的遵守当年的誓言,泄露又怎么样,反正那老家伙已经挂了。

    他受够了穷日子,一直想弄点钱。

    卖秘籍他不是没想过,但一年前,当他好不容易找到一个渠道想出手的时候,对方居然只给两万五。

    意思就是他的秘籍其实不怎么样。

    这让严世鑫非常窝火,本以为在他们家里那个混吃混喝的老家伙是个高手,原来是个老废物。

    严世鑫干脆没卖,两万五不足以改变他的生活。

    可宁直不一样,这宁直是个冤大头,听说这些年创业亏了上千万。

    那是上千万啊!

    自己一个月生活费才两三百,想要买点练武的药材完全是做梦。

    严世鑫感到不甘心。

    他习武一直进展缓慢,直到昨天才忽然突破了一个大境界,让他欣喜若狂。

    似乎自己的资质还可以,这让严世鑫愈发想要弄钱,买点名贵药材什么的给自己打熬筋骨。

    今天,竟然宁直这种公子哥想练武,简直是天赐良机,不好好坑他一把,怎么对得起自己这么多年熬过来的苦日子?

    至少捞个三五十万的。

    不对,三五十万够干什么,真的吃起药材来简直花钱如流水。

    宁家资产过亿,应该捞个一两百万!

    一定要把这个家伙唬住,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别那么没见识。

    想到这里,严世鑫心一横,开口道:“我修炼的是一套家传秘籍,本来是不外传的,你要是真买,一口价,两百万!”

    严世鑫开出这个价格的时候,有点心虚,不过多年习武,他心理素质不错,还是挺住了。

    两百万???

    宁直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

    这价格也太离谱了。

    他不知道严世鑫的武功秘籍啥等级,但想来也不会太好,如果严世鑫真的有高质量的家传武功秘籍,那他们家也不至于过这么惨吧。

    “太贵了。”宁直摇头。

    “贵?你不知道这些天都在传世界末日了么?学点功夫自保,两百万买命,你觉得贵?”严世鑫冷笑一声,做戏就要做全套。

    宁直犹豫了一下道:“我要看看秘籍再做决定。”

    严世鑫想了想,还是答应了。

    他转身回教室,在书桌里翻找了一会儿,拿了个小布包出来了。

    宁直看了好半天:“你价值两百万的家传秘籍,就放书包里?”

    严世鑫怔了一下,旋即道:“我能怎么办,我也得随时练习。”

    “行吧。”宁直也懒得拆穿,他拿过秘籍来随意看了看封面。

    编辑器出现提示:“可选择编辑对象——不入流级武道秘籍,可选择编辑为《盘古魔神经》(残卷)、或选择编辑为《原初武书》(全本)。”

    嗯?

    宁直一怔,

    编辑器居然让自己选择。

    他注意力集中到《盘古魔神经》上,上面有《盘古魔神经》的介绍,修炼到最后,可成就不灭神体,无缺无漏,屠魔杀神。

    甚至修炼出远古稀有血脉,并获得血脉的特殊能力。

    只是一次天道书编辑权限并不足以把《盘古魔神经》编辑完全,只能编辑一小部分残卷出来。

    至于《原初武书》,介绍就简单了,这是一套上品功法,优点是修炼速度很快,可以快速入门,短时间内提升实力。

    一个是侧重于未来,一个是侧重于当下。

    现在世界穿越,未来一切未知,宁直确实很需要快速提升实力,但《盘古魔神经》的介绍让他实在是流口水,他感觉这完全就是一本超过了现实的功法啊。

    这就好比别人都在用坦克导弹打来打去,你突然掏出一艘星际战舰来,打了一发歼星炮。

    “就选《盘古魔神经》了!”

    宁直做出了选择,随后,宁直脑海中便出现了一本虚拟的功法秘籍,显示为《盘古魔神经》。

    似乎……

    宁直忽然觉得,自己好像根本不用买这本秘籍啊。

    天道编辑器的编辑成品是呈现在自己脑海中的一本虚拟书。

    电子版《盘古魔神经》?

    这还买秘籍做什么,更别说这还是本被判定为“不入流”的秘籍,严世鑫摆明了拿他当冤大头,几万块的破玩意儿敢卖两百万,想钱想疯了。

    “选择编辑!”宁直心念一动。

    功法编辑开始!持续时间约12小时!

    宁直感觉到,自己脑海中的电子书开始出现一行行文字,一幅幅图画。

    “你这本功法不怎么样啊,就这还想卖200万?”

    宁直佯装翻开功法秘籍,随意的开口说道。

    “你懂?”

    严世鑫不屑的笑了一声,小样儿,还跟我装呢,就凭你,也能看懂武功心法?

    就这本心法,当时拿去给专门渠道鉴定的时候,都花了不少心思才给出结果,想要鉴定一本心法的等级谈何容易?在武道界,可是有专门的鉴定师,那些鉴定师,都是博览群书的功法大家,本身甚至可能都可位列一方宗师。

    而宁直算什么东西,无非是想砍价罢了,可偏偏他砍价水平如此拙劣,演得太假了,看得尴尬癌都犯了。

    “诚心买可以给你便宜几万,武功心法轻易不泄露,泄露出去别人都知道我的武功破绽在哪里了。”

    宁直还在乱翻呢,听到严世鑫的话,他合上了功法,抱歉地一笑:“严同学,我刚才就试探一下你,看你态度如此坚决,你这功法果然是顶级的。”

    听到宁直的话,严世鑫差点憋不住笑,就这智商,怪不得一直投资一直败家了,他就稍稍强硬了一点,这傻叉就上钩了。

    “当然是顶级的,我这本功法,是从大梁朝传下来的,已经差不多一千年了。”

    “这么久啊,严同学,那你卖两百万都便宜了啊,我看怎么也得二百五十万,我宁直做买卖从不差人钱,你觉得算你二百五可以吗?”

    “可以。”严世鑫强忍着心中激动,故做淡然的点头。

    两百万还价两百五十万啊,还有这好事?这要是一般人说出来,他才不信,可宁直这个败家子不一样啊。

    “好的严同学,我这些天准备成立一个保镖公司,你可以用功法入股,入股资金我就算你二百五。”

    严世鑫:“……”

    谁他妈要跟你入股。你开公司就没赚过,你自己心里没点逼数吗?

    “我只要现金,不入股。”严世鑫板起了脸。

    “那实在抱歉了。”宁直说完,扭头就走。

    严世鑫愣住了,说走就走?都不商量一下条件的吗?

    你这不按套路出牌啊。

    眼看着宁直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严世鑫有点慌了:“喂,一百五十万你看怎么样?”

    宁直头也不回。

    “一百万!”

    “五十?”

    “草!”

    宁直已经走远了,严世鑫骂了一句。

    送上门的冤大头,居然没坑到,太气人了。

    是不是一开始开价太高了,早知道就只要十几二十万了,那也是钱啊。

    严世鑫感觉心在流血,他在犹豫着要不要再去找宁直碰碰运气,可就在这时,严世鑫一下子怔住了,他张开嘴,惊讶的看着远方。

    在距离校园几公里远的高空中,有什么东西漂浮着。

    严世鑫定睛一看,嘴巴张得更大了,那似乎是……一朵巨大的白花?

    这朵花比不远处的90层的金融中心写字楼还要高。

    那像是一朵……蒲公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