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天道编辑器 > 第七十章 提点

第七十章 提点

作者:蚕茧里的牛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天道编辑器最新章节!

    “宁兄弟啊,我看我跟你年龄差不多大,以后我就叫你一声老弟,你要是不嫌弃就叫我一声梁哥算了,咱们兄弟相称,日后也有个照应。”

    一个留着八字胡,高高瘦瘦的警察拿着一杯啤酒站起来,要跟宁直走一个。

    宁直无语了,上一秒你女儿都能去同学家参加生日聚会了,这一秒你年纪又跟我差不多。

    我看你这得高中没毕业就结婚吧?

    当然,吐槽归吐槽,宁直还是很乐意结交这些刑侦局的人,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哪有什么岁月静好,是有人替你负重前行。

    这句话在和平时候说出来还略显矫情,可是遇到火灾、地震、水灾的时候就不一样了,那真的是要拼上性命。

    而灾难虽然危险,也才几天而已,而现在全球性的大灾变,却有可能一直持续下去,至少这些人是不太可能活到重归和平的时候了。

    全球灾变,每一处都很危险,而这些战士、警察们,他们都只是普通人,却需要在第一时间赶到现场,解决灾难,以及维系秩序。

    在这种情况下,他们是真的在用生命负重前行。

    他们结交自己,也不是为了私利,而是为了工作的便利,宁直当然不会拒绝。

    “走一个,梁哥以后多关照。”

    “哈哈,是老弟要多关照我这个便宜大哥,我日后有些事,可能真的要指望老弟你帮忙啊。”

    梁思南正说着,忽然觉得后面有什么人,他回头一看,却见杨博士和他的助手像是两根擀面杖一样的杵在他们背后。

    梁思南一下愣住了:“你们……有事儿?”

    梁思南他当警察多年,习惯观察人的表情,这两个家伙神情有些惶恐,又有些尴尬,也不知道是干嘛的。

    “我们……找……找……宁公子。”

    杨博士磕磕绊绊的说道,他雷电法王出场,从来都是噼里啪啦一顿电,什么时候这么窘迫过啊。

    “是找我的。”宁直放下杯子,“杨博士是吧。”

    “不敢,不敢,叫我老杨就行了。”杨博士慌忙摇头,他刚才从门口走过来差不多花了一年时间,这一年里,他可是听了很多宁直这饭桌上诸多大佬之间的谈话。

    他听明白了,这些高级司督、中级司督们,言语之间都对这个姓宁的少年非常尊敬。

    甚至有搁下脸面来拉关系的感觉。

    他本以为这饭局的主角必然是林跃洋,但后来才知道,主角居然是这个姓宁的少年!

    他是何方神圣啊?

    杨博士原本以为宁直了不起是林局长的儿子,但现在他也回过味来了,两人姓氏都不一样,最多只能是舅舅和外甥的关系。

    可就算如此,他一个孩子,怎么可能让这些刑侦局的人对他这么客气?林局长也没那么大面子啊。

    想到自己居然想“治疗”这么牛逼的人物,杨博士心里都在哆嗦。

    太可怕了,还好刚才接打电话的都是他的助手,有什么态度不尊敬的直接把这不长眼的助手推出去狠捶一顿就行了。

    “老弟有事儿?”梁思南问宁直。

    “没……没事!”宁直还没说话,杨博士就赶紧摆手,我能有什么事儿啊,我巴不得原地消失好吗?

    在座的警察察言观色都是基本功,他们自然都看出来这个杨博士有些惶恐。

    这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宁直现在身份很高,他们这些人都要和宁直好好拉关系,对方害怕宁直也是正常的。

    “我这吃饭呢,还没吃完,要不你等会儿?”宁直一边夹菜,一边随意的说道。

    杨博士简直如获大赦,他就差跟他网戒中心的学员一样,跪下来感激涕零了。

    “我出去等,出去等,不打扰你们吃饭,我这就出去。”

    当然真的开车走人杨博士是万万不敢的,只能在车里等宁直。

    不对,他是开着宾利来的。

    我特么的……开什么宾利啊,装什么逼!这开宾利也太高调了,不像话!

    这不是摆明着他的网戒中心有问题,非法牟利吗?

    杨博士点头哈腰的告辞,赶紧带着助手出门,劈头就说道:“你立刻、马上去把车开走,找个停车场塞进去,一会儿我们就说打车来的,不……我们就说坐公交来的。”

    “好,好的院长。”

    助手赶紧跳上宾利车,一踩油门就冲出去了。

    而在饭馆里面,宁直还在跟林跃洋聊着天,他这次是拉大旗作虎皮,宁直先是通过编辑器看到了张鸣远在找家教,不但找家教,还妄图筛选漂亮女大学生来教自己。

    宁直理所当然的知道了那家家教中心的电话。

    他先一步联系到家教中心,给了一张从打印店里的做出来的假传单,传单上的电话就是杨博士网戒中心的。

    宁直许诺给家教中心一笔丰厚的介绍费,把张鸣远送进了网戒中心。

    可是光这样还不够,他要抢先杜绝张鸣远放弃治疗的可能,于是把杨博士给约出来了。

    正好林跃洋这边一直想跟宁直吃一顿饭,了解一下关于世族的事情,宁直便选择将两件事弄到一块儿去。

    而且这次约林跃洋吃饭,宁直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提点林跃洋。

    “林叔,我之前好像看到林家有个小孩进了东华医院?”

    一顿饭吃到尾声的时候,宁直忽然问了一句。

    “嗯?你还知道这事儿?也对,你爸他就住东华医院,你去医院看你爸的时候遇到文浩也不奇怪。文浩是我侄子,是我二哥的儿子,说起来这孩子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大概一个星期之前吧,突然就不说话了,他妈还说有一次在半夜的时候,文浩体温低得吓人,跟冰似的,送去东华医院什么都查不出来,也不知道是什么怪病,我还挺担心的。”

    “是让人有些担心。”宁直点头附和,“现在科学家说了,地球穿越到了另一个宇宙,身边也总发生些奇怪的事情,真的希望文浩小弟能快点好起来。”

    宁直没头没尾的提了一句,可是林跃洋是警察出身,他敏锐的意识到了什么。

    林文浩得了不说话的怪病,而且说是一天夜里,体温低得吓人!

    林文浩的母亲颜少曦,再三保证她绝不是夸张,那天夜里林文浩就像是冰一样。

    林跃洋懂法医知识,体温低成那样的人早就死透了,这根本就不像是寻常的病。

    而现在被宁直一提点,他忽然意识到一个可能性。

    那就是林文浩的怪病,跟这次地球穿越有关!

    很可能是这个宇宙的某种神秘规则,或者是新式病毒,导致了林文浩生病。

    那就危险了!

    这种病毒的传染性也是未知,而且多半极难治愈。

    想到这里,林跃洋的脸色已经非常难看了。

    正在吃串串的宁直,注意到了林跃洋的神情变化,他知道,今天的第三个目的也达到了。

    林文浩的事情关乎到林家,关乎到自己的死党林哲东,他必须要提点几句。

    可偏偏涉及到编辑器的秘密,他又不能直说,只能这样含糊的暗示,幸亏林跃洋司督出身,能把这些信息联系起来。

    “小直,林叔有事,要先走一步了。”

    林跃洋说着就拿起了自己的司督帽。

    “老大,咱们这是又要加班了啊?”看到林跃洋的反应,他的手下就已经意识到又有事发生了。

    “还不一定,但愿不要有事。”林跃洋这时候已经带上了帽子,“小直,你爸还住东华医院吧?”

    “哦,今天早晨我妈给我爸办了出院手续,回家调养几天。”宁直开口说道。

    “嗯,那就好。”林跃洋深深的看了宁直一眼,他隐隐的看到,宁直今天这句话不是随意说的。

    “东华医院那边你们没事都不要去了,哲东你也是。”

    林跃洋说着就带人走了,留下林哲东还有点懵,咋回事这是?

    他询问式的看了宁直一眼,宁直耸了耸肩:“我也不清楚,不过林叔让我们别去东华医院那边,咱就别去了。”

    宁直轻描淡写的说着,心中却不能平静,世界的变化越来越明显,危机已经出现在自己的身边,可是现在他的实力还太弱了,以至于这件事他只能旁敲侧击的提点。

    林跃洋办事老道,只要察觉到事情不对,会报告给上面,只要交给世族处理,宁直便安心多了。

    “哲东,你先回去吧,我还有事。”

    宁直要抓紧时间提升实力,而现在张鸣远成了关键所在。

    ……

    “宁公子!宁公子一路赶来辛苦了,不知道这小店的串串是不是合胃口,您吃得怎么样啊?如果是没吃好的话,我还知道一家不错的店,可以带宁公子去尝一尝。”

    一看到宁直,杨博士立刻点头哈腰的迎上来,态度殷勤之极。

    宁直看了杨博士一眼,这家伙皮肤微黑,有点轻微秃顶,长得其貌不扬。他不紧不慢的说道:“听说你开了个网戒中心,对一些青少年进行囚禁、电击?”

    听到宁直的话,杨博士吓了一大跳,他当场背后的汗就渗出来了。

    “是电疗,电疗。”杨博士急忙解释,继而吞了一口口水,又补充了一句道,“是美印帝国引进的新技术。”

    “哦?那看来没得谈了。”

    宁直说话间,转身就要走,杨博士脸都白了:“宁公子,您别走,您有什么指导意见尽管提,我们一定照着改正。”

    “所以,还是电疗吗?”宁直转过头来,似笑非笑的看向杨博士。

    杨博士想想那些司督对这少年的态度,这一个不小心,他把自己丢进监狱里呆个十年八年都怕是一句话的事儿了,毕竟他本身就在踩线。

    “不是……是电击。”

    杨博士咬着牙说出这几个字,他明白,只要别人查到他的网戒中心,撒谎嘴硬根本没用,这个时候还不如坦白从宽了。

    他已经感觉到,这个生意做不下去了,如果对方只是向他索要“保护费”还好,可是看看这宁公子的地位、级别,能看得上他这点好处费吗?

    对杨博士的坦白,宁直听了之后也不动声色,杨博士心里打鼓,他不知道这个少年到底想干要什么。

    在沉默了足足半分钟之后,宁直忽然微微一笑,开口说道:“我之前有一个表侄之前送到你那里了……你似乎关照得不错?”

    杨博士一听,魂都吓出来了。

    他差点要跪在地上了,怪不得他这样的小人物今天居然被宁公子叫过来,他居然……居然电了宁公子的表侄!?

    完了!

    这是杨博士唯一的念头,他这次真的完了,一脚踢到了铁板,还是带钢钉的那种!

    就凭他网戒中心的手段,被清算起来简直是死得透透的。

    “宁公子,我错了,我不知道里面有您的表侄儿啊!我该死!我该死!”

    这已经不仅关系到他的前途,还关系到他的家产,关系到他的后半辈子。

    现在世界面临大灾难,凡事用重典,地方权力非常大,这要是被查下来,他的财产被没收,锒铛入狱也就是一句话的事情。

    “我表侄儿今天才送进来。”

    “啊?”杨博士一怔,谁啊?

    今天网戒中心似乎只进来一个人,就是那个张鸣远……他不是三十多岁的人了吗?

    表……表侄儿?

    不过这时候哪里是关心这种事的时候,杨博士长吐一口气,还好还好,对那家伙的电疗还没开始呢。

    一切都有挽回的余地。

    “我立刻派专车给您老人家把人送出来!”

    宁直摆了摆手,“治疗还没开始,你怎么能送他出来?你不是从美印帝国引进的电疗技术么?要好好使用才行。”

    杨博士愣住了,美印帝国引进的电疗技术?

    宁直这句话让他完全摸不着头脑。

    他可不会天真的以为宁直真的信了他所说的话。

    宁直拍了拍杨博士的肩膀:“既然是做电疗,就要坚持下去,我那个表侄儿有点不成器,你要用最好的治疗才行,不要省电。”

    杨博士听得完全懵逼了。

    “疗程方面嘛,多加几个。”

    您跟您表侄儿这是多大仇?

    “另外,我表侄儿应该是带过来两本习题集,你要多加督促,我会请老师过去,每天给他辅导功课。”

    被电击的同时还要被逼着做习题,这还是给人的待遇吗?

    “宁公子,我……我没太懂您的意思,你是让我对您表侄儿加大电……呃……加大治疗量?”

    “不错,玉不琢不成器,我表侄儿现在正是学习的时候,可不能荒废了,你要多多关照他。”

    “冒昧的问宁公子一句,您表侄儿现在多大年纪?”

    “嗯……三十好几了吧。”

    杨博士:“……”

    这是活到老学到老吗?

    现在杨博士已经肯定,宁直的表侄儿就是那个张鸣远。

    至于宁直怎么会有那么大年纪的表侄儿就不是他关心的,也许辈分大什么的。

    “我不管你用什么手段,这两本习题他是一定要学会的,不要跟我客气,过程不重要,我只看结果。”

    宁直又一次叮嘱杨博士,他可没有忘记他这次把张鸣远弄进网戒中心的初衷,都是为了让张鸣远好好学习。

    “明白。”

    杨博士现在也不知道张鸣远到底是得罪宁直了,还是宁直真的为张鸣远的学业着想,反正宁直都这么关照下来了,他一定对张鸣远采去最好的治疗手段,力求让宁直满意。

    “如果这件事没做好,你没有出力,我会让你后悔开了这家网戒中心。”

    “是!”杨博士打了个哆嗦,他不认为宁直在开玩笑。

    “最后一点,我表侄儿你尽可加大治疗量,但其他青少年么,你还是适可而止比较好,否则给孩子们留下什么心理阴影,你这网戒中心也快关门了。”

    宁直冷冰冰的警告,这个世界的网戒中心,也是一样的黑暗,他能做的也就是这样了。

    “明白。”杨博士赶紧点头,今天他已经很庆幸了,本以为要凉了,没想到宁直并没有把他怎么样,在这种情况下,宁直说什么,他哪敢不听?

    ……

    此时,在网戒中心,张鸣远被皮带固定在病床上,他是一个多小时被推进来的,之后就被母夜叉五花大绑了。

    这架势,简直跟电刑死刑差不多。

    张鸣远当场就吓尿了,可是不管他怎么求情,母夜叉都不为所动。

    等待行刑的滋味是非常难熬的,张鸣远没想到这一等就是一个多小时,这期间他简直度秒如年。

    真是还不如给个痛快呢。

    而就在这时,忽然病房的门被推开了,已经换来白色战袍的杨博士大步走了进来。

    一看到杨博士进来,张鸣远立刻喊道:“杨博士,我不退款了,我放弃治疗了!”

    “你让我出去吧,我错了,你们开网戒中心也是为了赚钱啊,我现在钱都给你们了,我对你们来说也没价值了啊。你把我放出去还省点伙食费、电费啥的,你好我也好啊。”

    杨博士一听,不高兴了:“你说我们网戒中心只是为了赚钱?同学,你思想有问题啊,我开网戒中心是为了治疗广大失足少年,你居然污蔑我的人格?看来你病得不轻,我要对你负责,好好治疗你。”

    杨博士说着,把两个电极拿到了手里,张鸣远吓得脸都白了:“我错了,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知道你悬壶济世,医德高尚,可是医生也需要生活,也要钱啊,你放我出去,我立刻就给你打一万块,不……两万块!”

    张鸣远认栽了,好汉不吃眼前亏,等老子出去之后,我弄不死你!

    到时候不敲这个姓杨的两三百万,让他跪地求饶,他张鸣远的名字就倒过来写。

    “院长,他刚说钱包银行卡都丢了。”壮女人在一旁检举。

    “哦?看来你耍我呀?”杨博士笑眯眯的说道,有宁直的关照,别说是一两万块钱了,就算是几十万拿出来,他也不敢放水。

    “银行卡丢了,我可以补办啊!”张鸣远吓得面如土色。

    “补办下来少说一个多星期吧,到时候你还会打钱给我?当我傻的。”杨博士说着,两个电极就捅上去了。

    “啊!”

    张鸣远发出一声惨叫,但立刻他就叫不出声了,太痛了,这种痛就像是有一只看不见的手捏着你的心脏,让你心脏跳不动,血液流不通,简直难以形容。

    不过电击只持续了几秒钟就结束了,张鸣远疼得冷汗淋漓,他还来不及说话,就看到杨博士拿了六根银针出来。

    每一根银针后面都接着电极。

    “这是电针灸治疗法,豪华尊贵版专享服务,这个电量会弱一些,你放心。”

    张鸣远脸都绿了,他正想艰难的开口说什么,可是银针已经插在了张鸣远的身上。

    两根插在手上,两根插在胸口,还有两根杨博士沿着张鸣远的腹部向两侧移动。

    不要……

    嗞!

    张鸣远一声惨叫,眼泪都快流出来了。

    我的肾啊,拜托您老换个地行不行?

    扎针的疼痛也就是比医院的注射打针厉害一些,虽然一次性扎了六根,张鸣远还能忍,可是接下来,在杨博士打开了电极之后,张鸣远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这六根针直接在张鸣远肉里跳舞、蹦迪。

    张鸣远疼得都冒泡了,他全身直打哆嗦,像是吃了一整瓶炫迈一样,根本HIGH得停不下来。

    张鸣远这才知道,之前的电极只是开胃菜,大概是让他适应一下,别直接电休克了。

    现在的“电针灸疗法”才是主菜。

    六根电针,无死角电疗,照顾你身体的每一处肌肤。

    这电疗足足持续了两分钟,于是张鸣远过了人生中最难忘的两分钟。

    当银针从张鸣远身体上取下的时候,张鸣远人已经软得跟面条似的。

    “这次的治疗就到这里,晚上再来吧。”

    晚上还有!?

    张鸣远一口气没上来,差点昏过去。

    再来一次,他老命都没了啊。

    “你……你们这是非法……非法囚禁……虐待……我告诉你,我也是有身份的人……我……我~~~~~~~~”

    张鸣远说话直接变成了颤音,因为杨博士随手抓起一根电极捅在张鸣远腰上。

    张鸣远只觉得这个时候又一百万只蜜蜂在他耳边飞。

    “你要威胁我?”

    杨博士将一只电极捅进了张鸣远的臀股沟里。

    张鸣远发出一声尖叫,这一刻,他感觉自己的菊花都被电得灿烂盛开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