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天道编辑器 > 第八十五章 大水冲了龙王庙

第八十五章 大水冲了龙王庙

作者:蚕茧里的牛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天道编辑器最新章节!

    “对了宁直,有件事告诉你,昨天太平洋上有个小国,灭国了……”苏老头忽然说了这么一句。

    宁直心中猛然一惊,灭国!?

    之前虽然各地爆发灾难,也死了不少人,但是……都在承受范围内,可是……灭国?

    这听起来太惊悚了。

    “其实那岛国的国民一共就八千多人,准确的说他们两天前就死了,但却没有人传出消息,那个岛国两天有一班飞机,乘客登岛时候,岛上已经是一片死域,目前正在调查原因,消息已经封锁了,网上查不到。”

    宁直消化着这个消息,这种消息扩散出去,立刻会影响到社会秩序,恐惧蔓延起来,是非常难以控制的,到时候怕是物资都要抢疯了。

    也许不久之后,在大夏,甚至华阳市也会发生这样的巨大灾难。

    “老师,我想请两天的假。”宁直开口说道,有一件事他关注很久了,为此,他还专门申请了一个瑞仕银行不记名账户,“如果有人问起老师您,就说我这两天一直跟您学习挨打神功。”

    “小子,你是不是想干什么坏事,拿我当挡箭牌。”苏长天笑骂了一句,但却没有多问。

    ……

    在宁家庄园的时候,老爷子曾经拿出武道史,宁直很清楚过去的统治阶级限制武道的原因。

    侠以武犯禁,当一个人有了力量,很多时候行事,就会完全倚仗自己的力量了。

    如果人人如此,社会就乱了,宁直对此自然也是批判和抵制的。

    可是,如果只是自己来的话,宁直却觉得……真香。

    “编辑程序:让宁子烨陷入极度的愤怒和痛苦之中。”

    “程序编辑成功,程序难度评定为F级至D级程序,具体评级视完成度而定,预先扣除天道币20枚。”

    宁直先把程序设定好了,打车去华阳市市郊。

    这里有一座不起眼的小楼,看上去就是一座很普通的农村自建房。

    这座小楼,是宁康的。

    早些年的时候,宁康买下这栋小楼,是给张文丽的父母住的,后来张文丽父母搬走了,这栋小楼就闲置了下来。

    小楼虽然从外表看起来不怎么,里面的装修却还不错,门口还有一个面积不大的院子,里面种着一株老榆树。

    最近这段时间,宁康找人把小楼里里外外打扫了一遍。此时,宁子烨、宁康父子俩,就呆在小楼的院子里。

    他们已经等了一上午了,宁子烨百无聊赖之际,拿着最新款的手机,在网上刷小说。

    他的书架里收藏了十几本书,什么《变身最强武娘》,《变身倾城校花》,《变身女学霸》,《我变身后的那些事儿》,《萌娘斯巴达的三百萝莉勇士》……

    最近宁子烨几乎是几天刷一本网络小说。

    宁子烨发现,其实看这些书还挺带感的。

    只是,在其中一部小说中,宁子烨看到了主角用的金手指,那是一个系统——“超级美女塑成系统”。

    这个系统的目的,就是创造出一个绝对完美的女神。

    而它选择的“素材”,却是一个宅男。

    通过各种任务发布,把宅男改造成极品美女……

    看到这里,宁子烨莫名的感觉到下体一凉,他得到的系统,难道也是这种超级美女塑成系统吗?

    要不然怎么会让他进入九雨暹罗?

    什么天生主角命不完美啥的,说白了,还不是要让自己进九雨暹罗。

    之前九雨暹罗给的阴阳逆转丹,宁子烨已经吃掉了,他现在没有感觉出什么明显的变化,但这只是个开始,阴阳逆转丹,每年都要吃一粒。

    按照这个趋势继续下去的话……

    宁子烨心情真的很复杂。

    一方面现在他无路可走,以他这点可怜的天赋,按部就班的走下去注定碌碌无为,只有九雨暹罗是一条捷径。

    另一方面,不知道为什么,这些天不管是看变身文也好,还是看变性纪录片也好,他总有一种即将打开新世界大门的感觉。

    “子烨,今天九雨暹罗派来的人,是颂帕!此人很关键,你一定要好好表现,让颂帕认可你,颂帕是九雨暹罗元老千目罗刹的弟子,他有代师收徒的权力,虽然他代师收徒,也只是给千手罗刹收一个记名弟子,但这样你就可以有机会见到千目罗刹了。”

    九雨暹罗毕竟是境外势力,真正的九雨暹罗高手,平时都在溙国,或者金三角,他们不会轻易外出走动。

    而且以他们的身份和实力,一旦进大夏,很容易引起大夏的警觉。

    所以宁子烨想见九雨暹罗的宗师级人物,首先就要得到颂帕这种人的认可,再将宁子烨带到溙国去才可以。

    “我知道了。”宁子烨深吸一口气,虽然内心纠结,但他没准备走回头路了。

    在这个世界,没有力量很可能像蝼蚁一样死去,就算侥幸不死,他也会因为宁家被宁直掌控,彻底失去地位,难道让他在困境中苟延残喘几十年,过完那了无希望的人生?

    想想那样的未来,宁子烨觉得还不如破釜沉舟,做出一番成就。

    “我知道颂帕,他年幼时是孤儿,十六岁就在泰拳黑拳圈子里打拳,他将自己的骨头锻炼得硬如钢铁,喜欢用手肘膝盖攻击对手死穴,一年时间就打死了三十多人。”

    “后来因为声名在外,被千目罗刹所关注到,千目罗刹因为欣赏颂帕的那股子狠劲儿,收他做弟子。如今三年过去,颂帕的实力也突飞猛进,现在颂帕手上管理着一家赌场,一家位于溙国的风月场所,未来前途无量。”

    宁子烨说出了颂帕的大概资料,因为打算进入九雨暹罗,宁子烨便将九雨暹罗明面上活动的一些人的资料,都仔细搜集了一番。

    “不错,颂帕这个人,非常狠辣,实力又强,我们万万不可得罪了。他可是真正刀口上舔血的人物,跟那些武馆练拳几年的雏鸟可不一样。”

    宁康正说着,就听到外面吱的一声刹车声,一辆黑色的SUV停在了小楼外面。

    两个西装男子提着一个手提箱下了车。

    接着后座车门打开,一个身高一米七左右的男子走了下来。

    这个男子穿着黑色的T恤,带着墨镜,板寸头,肌肉结实,脖子上有一条蜿蜒如蛇的伤疤。

    颂帕。

    宁康深吸一口气,屏住了呼吸。

    颂帕曾经被溙国警方通缉,但后来地球穿越,灾难爆发,颂帕的通缉令也被解除了。

    颂帕摘下墨镜,慢悠悠的走进小楼。

    他的眼睛很阴冷,与他对视,就像是对视一头野兽。

    宁子烨莫名的心头一跳,站在颂帕面前,他不自觉的将体内的生命能都运转了起来,好似被激发一样。

    这是颂帕身上的杀气激发的,常年混迹金三角和地下黑拳圈子,颂帕手上沾了那么多人的血,早已经积累了浓厚的杀气,哪怕不经意间,也会释放出来。

    “你就是宁康吗?”

    颂帕说的是世界通用语,但非常诡异的是,他的声音非常阴柔。

    明明颂帕看起来很狰狞,肌肉也非常结实,给人的感觉是一个危险的猛男,可是他一张口却是女性化的声音。

    一个御姐音的猛男,画面实在有点难以想象。

    可是此时,这种阴柔的声音落在宁康耳中丝毫不显滑稽,反而让他微吸一口凉气。

    他知道,声音完全女性化,本来就是九雨暹罗功法第一层圆满的标志。

    而颂帕是十七岁才进的九雨暹罗,虽然之前他就有混迹地下黑拳的底子在,但说到底,他也只是修炼了三年时间。

    这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天才。

    “是,颂帕先生,我是宁康,这是我儿子宁子烨,子烨之前在九雨暹罗登记过了,也吃了一枚阴阳逆转丹了。”

    颂帕看了宁子烨一眼,嘴角微微泛起个弧度。

    忽然,颂帕眼中寒芒一闪,杀气激发!!

    杀气本质就是死去的生命能,颂帕的师父千目罗刹,也修杀气功法。

    千目罗刹的绰号中的“罗刹”二字,就是因为他早年在金三角杀人如麻,甚至一杀就是灭掉一支小股部队,这使得敌人闻风丧胆,所以才有了这个绰号。

    千目罗刹看重颂帕的,正是当年他混迹黑拳圈子的那股狠劲儿,这种性格,正适合跟着他修武。

    如今,颂帕也是杀气小成,虽然比起云啸龙的杀戮剑域是云泥之别,但云啸龙当初只是任由背后重剑逸散出一点点剑域出来,而现在颂帕却是全力催动!

    这自然就完全不一样了。

    浓郁的杀气,如同直接笼罩在宁子烨身上。

    宁子烨脸色骤变,他虽然领悟了生命能,但武道也只是刚刚起步,他那点生命能,面对颂帕的杀戮之气,实在不够看。

    他只感觉全身血液都仿佛要停止流动了,难受至极。

    “该死!”

    宁子烨咬牙坚持,他耳边回荡着父亲刚才的话,他很清楚,这是对自己的考验。

    这是他人生中的关键时刻,虽然他有系统在身,但也不能松懈了,更别说系统发布的任务,就是让他进入九雨暹罗。

    宁子烨握紧双拳,全身生命能激发,一张脸已经红得跟蒸熟螃蟹似的,脸上满是细密的汗珠。

    “颂帕这么强?只是催动杀气,就让我难以承受?”

    宁子烨感觉眼前的颂帕仿佛地狱归来的杀神,让他几乎在下一秒就要跪在地上。

    “颂帕不过二十岁而已,才比我大三岁,而且他是十七岁才进入九雨暹罗,正式修炼,这意味着,进入九雨暹罗修炼,十七岁也不晚,我现在若是能进入九雨暹罗,实力定然会突飞猛进。”

    想到这里,宁子烨咬紧牙关,额头、颈部的血管都微微突起。

    而就在这时,颂帕的杀气陡然一收!

    宁子烨只觉得仿佛身上压着千斤重担骤然消失,他身体猛地一震,体内气血翻涌,差点吐出一口血来。

    呼——呼——

    宁子烨大口喘着气,豆粒大的汗珠滚滚流下。

    颂帕突然收敛杀气,让宁子烨身体从重压骤然切换到零压力,生命能差点冲断血管。

    但即便如此,宁子烨也不敢有半点不满之心,对方太强了,他大概只要一根手指,就能杀了自己。

    “还凑合。”

    颂帕冷淡的说道,不留痕迹的深吸了几口气。

    其实催动杀气到这种程度,已经是颂帕的极限,他毕竟修炼时间不长,想让他继续考验宁子烨,他也做不到了。

    当然,宁子烨和宁康完全不知道这一点,他们只以为颂帕深不可测。

    这时,颂帕打了一个响指。

    他背后的西装男子立刻送上来手提箱。

    箱子打开,里面装得都是丹药,形形色色的丹瓶,每一瓶旁边都有名称备注。

    武者习武,需要大量的丹药支持。

    九雨暹罗也不是只生产变性药,他们也有正常的修炼丹药。

    但想买九雨暹罗的变性药很容易,可买正常丹药就难了。

    不但价格很高,还要考核资质。

    只有通过考核之后,才有资格购买。

    除了丹药之外,箱子里还有一册蓝皮的功法,这也是之前约定好的,九雨暹罗的核心功法——《菊花宝典》。

    这一次,颂帕也把它一起带来了。

    “宁康,你儿子的天赋算不上太好,但总算承受住了我的杀气考验,所以这一箱丹药可以给你八折的价格,收你1000万。”

    1000万……

    宁康深吸一口气,颂帕说的价格单位是美印刀。

    这个世界的1美印刀等于7.6大夏元。

    1000万美印刀,就是7600万。

    “可以!”宁康点头接受,这个价格,也不算高了。

    可是这么下去的话,只要买个两三次丹药,他那点身家也就承受不起了。

    他在宁氏集团的股份是不能动的,该去哪里弄点钱呢?

    “既然你同意,就直接打钱吧。”

    颂帕说话间,把药箱合上了。

    宁康拿过笔记本来,准备交易。

    这一幕,全部落在了宁直的眼中。

    有天道编辑器的联络功能在,宁直在开启联络的时候,只要不说话,就能查看宁子烨的一举一动。

    之前宁直就发现,宁康在和九雨暹罗联系,要购买一批丹药给宁子烨修炼。

    包括九雨暹罗方面联系人的资料,宁直也得到了。

    他为此详细的了解了一番,确认有机会出手,才在他们约定的交易日出现。

    没办法,宁直现在穷得揭不开锅,这一批丹药送过来他当然要动心思了。

    之前查到的资料只是参考,对颂帕,宁直还是更相信亲眼所见。

    从颂帕一出现,宁直就通过天道编辑器来观察颂帕的属性。

    如果颂帕太强,宁直当然不会作死冒险了。

    颂帕展现出来的实力,看起来很强大,但说到底,他也就是一个九雨暹罗的年轻天才弟子,而且宁直已经通过天道编辑器确认过,颂帕尚未开启人锁。

    也就是跟宁直同样的武道一阶。

    “颂帕先生,不知道关于我儿子成为千目罗刹记名弟子的事情……”

    宁康忍不住提了一句,同样是进入九雨暹罗,跟对一个宗师就很关键了。

    千目罗刹在九雨暹罗宗师中实力强劲,家底也丰厚,绝对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颂帕淡淡的说道:“关于成为我师尊记名弟子的事情,既然你儿子通过我考验之后,也可以定下了,但能不能正式拜师,就要看你儿子能不能被我师尊认可了。”

    “按照现在的情况,你儿子的资格只能修炼《菊花宝典》的第一层。”

    “谢谢颂帕先生。”宁康听得心里一喜,无论如何,只要能成为记名弟子,就算是达成了第一步。

    “至于宁氏集团的掌控权,我九雨暹罗也会安排人手,帮你弄到手,我们有各种警方也查不出的手段,对付区区一个小财团,根本不成问题。”

    “那就劳烦颂帕先生了,按照之前说好的,只要我掌控了宁氏集团,我会抽出一些干股,作为谢礼。”

    宁康连胜称谢,他跟九雨暹罗的合作是全方面的。

    宁子烨拜入九雨暹罗,只是一个敲门砖,这就像是古代某个势力想联合其它势力的力量,把女儿嫁过去一样。

    当然,宁子烨本身强大,对宁康来说也是一大助力。

    宁康会借助九雨暹罗的力量,图谋宁氏家族,而这也只是宁康未来规划的第一步,乱世将起,宁康也有很大的野心。

    他打算慢慢成为九雨暹罗俗世代言人之一,帮助九雨暹罗在大夏扩张势力。

    这时,宁康正要打开电脑赚钱,忽然之间,院子里传来了一声轻响。

    嗯?

    宁康愣了一下,这是有猫进来了?

    他偏头看了院子一眼,这一看,他整个人都惊呆了。

    他居然在院子里看到了一个人。

    这人穿着一套蓝色运动服,脸完全蒙住了,只剩下眼睛露在外面,他居然翻墙进了他们小院。

    小偷!?

    宁康、宁子烨,包括颂帕和他带来的两个西装跟班都愣住了。

    这一代地处华阳市的城乡结合部,治安不太好,有一些少年辍学之后,懒得进工厂,就做起了偷鸡摸狗、抢劫学生、代发小卡片的勾当。

    眼前这家伙虽然蒙了面,但宁康还是感觉得出来,对方应该年纪不大,甚至可能就是刚辍学下来的。

    这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个入室行窃的社会混混,居然偷到他们的头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