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巡灵见闻录 > 第30章 双僵婴刺

第30章 双僵婴刺

作者:彼岸浮屠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巡灵见闻录最新章节!

    这头老僵尸的行为将偷看中的我们几个给震到了,实在是太诡异了!

    难道,传说中的吸收日月精华,就在眼前活生生的上演了?

    不对吧,那是妖物才有的环节啊,谁听说过僵尸也要吸收月华提升自身的?

    反正我见识短浅,没有这方面的经验。

    “小度,咱们是不是退走啊?乘着他没有精力顾及这边?”

    大虎凑到我身前来,极度小心的低声说着。

    这声量太小了,我很不容易才听清楚他说的什么,而近在咫尺的徐浮龙显然是听不清楚的,他着急的转头看来。

    我对着大虎点了点头,举起手来,对着后方那通往孟一霜她们所在房间的路指了一指,又指指地面,然后,手指前后的动着。

    这意思是,咱们就趴在地面,一点点的倒着爬回来路,注意着别出声。

    手势简单,他俩看懂了,如是,齐齐点头。

    我一挥手,示意行动。

    手脚并用,我们像是壁虎一样的向着后方倒爬,但再小心也会和野草相碰,发出极为细微的摩擦声。

    我忽然一惊,因为,透过野草空隙,看见那举着双臂‘向月’的僵尸,忽然耳朵前后的动了起来,然后,双臂猛地落下,头颅向着我们这边转来。

    霎间就明白了,轻微的摩擦声竟然被老僵尸听到了!这不,引起他的警觉了?

    我猛地举起右手,并握紧拳头。

    正向后爬着的徐浮龙和大虎立马停止了动作,不用我多说,透过空隙,他们自然能看到月光下老僵尸的异常反应。

    我们三人屏住呼吸,死死贴在湿地上,一点动静都不敢发出来,但三双眼睛都紧紧的盯着老僵尸。

    这东西的脸转向这边后,耳朵又前后的动了几下,并没有收到后续的声音,如是,老僵尸又转过头去,双臂也抬起来,脸也跟着仰起来,再度摆出朝向满月的姿态。

    这次,我们仨不敢动了,只能趴在那里装死。

    “他好像是对物体活动时所产生的声音敏锐,而说话动静儿接收的要差许多。”

    徐浮龙小声的和我说着,同时注意着远处的僵尸,果然,我们低声说话,僵尸并不能听到。

    但先前后退时摩擦地面和野草的动静,其实并不比此刻说话的声量小,偏偏那东西就听到了,这状况真是诡异!

    “别说,你这话很靠谱,这东西确实对人说话不是那样的警觉。”我观察一番,同意徐浮龙的想法。

    “他一定有听觉范围的限制,孟一霜她们在那边不可能老实的一动不动,走动起来的声音也不会小了,但显然,这死东西是听不到的。”

    大虎跟着补充了一句。

    “你说的对头。”

    我转过头深深的看了眼大虎,觉着再不能用四肢发达头脑简单来形容他了,谁说大块头就没有智慧的?我觉着大虎的心智也许并不比徐浮龙的低。

    心中划过了一句民间老话:“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

    老祖宗们用毕生经验总结的一些话,现代人大多不太在意,但往往遇到事并受到教训之后才发现,原来,老祖宗早就将告诫放在了世代相传的民间俚语中。

    人啊,总是在重复着吃一堑长一智的缺货过程,殊不知,若是足够重视那些经验之谈,根本不用吃那一堑,就可以长很多的智了。

    “我们不能退走,难道就耗在这里?万一孟一霜她们不放心的找寻过来,岂不是送羊入虎口?”徐浮空小声的说出担忧。

    我又看了看他,有些捉摸不透这人了。

    按照他先时所言的那些中伤孟一霜清誉的话来分析,他应该是看不起孟一霜的,但徐浮龙接连的表现,不像是这么回事啊。

    孟一霜中邪时,他就很是着急,虽然用大义名头解释过,但我直觉感到,他就是很担心孟一霜的安危。

    此刻,这种感觉更明显了。

    我们三个走不能走的,陷入非常危险和尴尬的境地,若是被老僵尸发现,指不定能不能活着逃走?

    但徐浮龙担心的却是孟一霜不知情的闯到这边来送死?

    他也不像是个圣人啊,这样的担心孟一霜,和他对我说的那些话形成了矛盾。

    我断定,徐浮龙和我说的话不是完全的真话,应该是有真有假难以分辨的话,至于到底哪些真哪些假?不是我此刻能琢磨明白的。

    “你是不是担心多了,先想想咱们如何脱身吧?”

    我冷冷的回了一句。

    徐浮龙这才发现自家说的话不合时宜,如是,闭上了嘴巴。

    “小度,这地方不是排斥邪祟吗,这具僵尸只看外表,就比最初遇到的那具厉害,如此邪物,他如何会出现在祠堂之内?”

    大虎问出这话来,化解了我和徐浮龙之间不洽的气氛。

    这就是在转移话题,我愈发觉着大虎不简单,这种问题,不信他自己就不晓得,难道,是在故意装蠢?

    心中这么想,面上保持平静,轻声说:“很简单,老僵尸就是祠堂供奉的东西之一,亦或者是祠堂所供奉阴魂的后代转化成的,他算是地主,自然不会被此地排斥。再说的明白些,老僵尸是靠着血缘关系,不被此地的辟邪之力所排斥,只有这么一个解释了。”

    “原来如此。”大虎恍然的点头。

    “你们看,那东西在干吗?”

    徐浮龙忽然紧张的扯动我俩的衣角,我们顺着看过去,嘴巴齐齐张大。

    因为,老僵尸已经结束了向月过程,此刻的他,手臂很是费劲的向回收着,能听到骨头关节间的咔吧声响,但即便如此,老僵尸也没有停下这个过程,在我们三人眼瞳巨跳的时刻,老僵尸猛地将两只爪子穿进自家的胸腹之间。

    我暗中倒吸口凉气,被这残忍的一幕吓够呛。

    “咔咔咔!”

    像是掀开薄钢板的动静,只见那月光下的老僵尸两手向外扯动着,愣是将自身给开膛破肚了。

    “哗啦啦!”

    黑水包裹著的某些东西从开口处冲出来。

    “呃。”

    我几乎忍不住吐出去了,空气中的腐臭味儿浓烈了十倍不止,赶上生化毒气袭击了,好悬将我们三个给熏死。

    我们几个死死的掩住口鼻,忍着酸水不吐出来,眼前天旋地转的。

    “嗷!”

    僵尸吼叫了一嗓子,用一只爪子上的指甲猛地一划,就听‘嗤啦’一声响,黑色液体包裹着的膜裂开了,然后,一个浑身黑水的‘东西’从那里面爬了出来,顺着老僵尸的手臂爬到了他的肩膀上,最后,趴在老僵尸的头部不动了。

    “那是什么啊?”

    我们几个几乎被吓疯了,因为,爬出来的东西,体表的黑水掉落之后就能看清了,那是个尺长的婴儿,没有头发,浑身皮肤发青,这东西的背部丛生着诸多白色骨刺,密密麻麻的,看一眼就能吓死个人。

    它闭着眼睛,趴在老僵尸的头上,口部弹出了漆黑的长舌头,舌尖前方延伸出几根骨针一般的东西,狠狠的刺进了老僵尸的头部之中。

    老僵尸‘嗷嗷’的吼叫个不停,折腾了半响才安静下来。

    “太邪门了,那是从僵尸体内出来的东西吗?你们谁知道那是啥玩意啊?”

    徐浮龙控制住惊恐,小声的询问。

    我和大虎都呆滞的摇着头,这场面只有梦魇中才能看到吧?造化弄人,竟然在这地方看到了?太恐怖了。

    被那恐怖东西覆盖住头部的老僵尸向后倒着蹦,蹦进棺材之中,然后,那口棺材‘轰隆’一声砸下。

    “撤!”

    趁着这巨大动静,我马上下了命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