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巡灵见闻录 > 第55章 戾烟青

第55章 戾烟青

作者:彼岸浮屠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巡灵见闻录最新章节!

    故技重施,栾秀儿驱使灰色鬼气笼盖了这间屋子,即便高喊,声音也传不出去。

    “妈呀,鬼啊!”

    两个老东西猛地看到炕头前站着的三只鬼,霎间就吓的魂飞魄散。

    睁大眼睛,张大嘴巴狂喊,同时,向后急缩。

    他们的眼睛凸出来,要不是身体好,指不定已经犯病了。

    “别躲啊,我是秀儿啊,我来找你们叙旧了。”

    栾秀儿踩上土炕,手腕一挥,血伞划过一道红影,被当成棍棒,狠狠的打在婆子的脸上。

    “啪!”

    婆子一声惨叫,张口吐了血水,内中混合好几颗大牙。

    她在炕上翻滚,连连求饶:“秀儿,别打,别打啊,我是你小姑啊,你安心的走吧,不要缠我。”

    那边厢,老头被四蛋和五蛋当成球踢着,嚎叫着,求饶着,旱烟袋早就被踢飞了。

    “就是因为你是我小姑,我才舍不得你啊,阴阳路上,咱们可得一块走。”

    栾秀儿狞笑着,挥动血伞,噼里啪啦的,像是打野狍子一般,血伞不停的接触着婆子的皮肉,但下手很有分寸,并没有打击到要害。

    哭爹喊娘,咒骂求饶,奄奄一息,这就是这两个老东西于数分钟内所经历的一切。

    等到三鬼收手,两个老东西都比平时大了一圈,明显是被打的浮肿了。

    “秀儿,我给你磕头,你放过我们吧。”婆子拉着老头跪在炕上,对着秀儿一家三口‘砰砰砰’的磕头。

    “嘎嘎嘎,你们想的太美了!”

    血伞女鬼厉吼一声,两只鬼爪猛地掏穿了两个人的肩膀,直接的拎了起来。

    “啊啊啊!”

    两人惨叫,在栾秀儿的鬼爪上挣扎着。

    没有用,灰雾鬼气袭来,两人像是被点穴般的停滞在那儿动弹不了了,显然是被鬼气给镇住了。

    无声无息的,血伞女鬼带着两只猎物,从大门那里滑行了出去,两个鬼儿子跟随左右。

    我身不由主的跟在它们后面。

    村南头的水泡子前,女鬼停下了身形。

    然后,在两个作恶多端老东西惊骇欲绝的眼神中,顺势就将人给摁进了水中。

    ‘咕嘟嘟’的水在冒泡,能看见两人腿脚胡乱的蹬着,拼命挣扎起来,显然是鬼气松开了,任凭他们感受着死亡。

    不过一会子功夫,两个老家伙就停止了挣扎,眼睛大睁着,齐齐的被溺毙在水中。

    栾秀儿松开手,运用鬼气勾出两只水淋淋的溺死鬼,拘在护身的阴气中。

    我看的大骇,此刻才发现,那婆子的鬼形象,和我在光明湖中遇到的溺死鬼类似,莫非,当时遇到的溺死鬼,就是栾秀儿小姑的阴魂?

    一念及此,浑身冰凉!

    栾秀儿小姑和那老头的阴魂被收进护身阴气之后,就缩小了数十倍。

    能看到它们在阴气灰雾中张开嘴巴的画面,但没有任何动静传出来,但据我观看,那口型似乎在说,求栾秀儿放过他们的儿子。

    我暗中一叹,栾秀儿已经成了魔鬼,此刻的她被临死前的诅咒毒誓驱使着,已经停不下来了。

    婆子是祸害了栾秀儿一家的罪魁祸首之一,可不是她自身死亡就算完事的,她的九族三代都得死。

    细思极恐啊!

    要知道,这婆子可是栾秀儿的小姑,那就是说,栾秀儿要杀的目标,还包括她的叔伯以及所有和自身有血缘关系的亲戚。

    栾家的人遍布各地的都有,栾秀儿莫非要去一一灭杀吗?这也太残酷了吧?

    “谁能阻止她呢?上天啊,不能让惨剧继续了,罪魁祸首都已经死了,不应该牵连无辜了。”

    我狂吼着,想要阻拦此事的发生,奈何,一点办法都没有,只能干着急。

    栾秀儿阴笑了好几声,摆摆爪子,带着两个鬼儿子原路返回。

    婆子的儿子一家三口睡得香甜,他们并不晓得另一间屋子里发生了怎样恐怖的事儿,我看到两口子中间的小姑娘似乎做了好梦,脸上溢着笑意呢。

    “快起来,逃命去。”我扑上前,拼命的去打睡的香甜的三人。

    奈何,手透过了他们的身体,甚至,穿到下方的土炕之内去了,根本就接触不到,喊叫声也只有自己能听到,说白了,这都是无用功。

    另一边,血伞女鬼一家子开始动手了。

    在栾秀儿的示意下,两个鬼儿子去厨房找寻来三根粗绳子,三只鬼,各自拎着一个绳索,接近了睡梦中的一家三口。

    “你们住手吧,不要作孽了,够了,真的够了!”

    我拦在三鬼身前,张开手阻挡。

    但没有任何用处,三鬼察觉不到我的存在,径直穿透了我,滑行到土炕前。

    “送他们下地狱。”

    血伞女鬼阴测测的喊了一声,两个鬼儿子齐齐应了,三鬼动作整齐划一,各自锁定一个目标,霎间就将绳套圈在目标的脖子上,然后,三鬼一抖手腕,咻咻!三根绳子向上绕过横梁返回到手中,它们抓住绳子,猛地用力。

    “呃!”

    睡梦中的三个人猛然被吊了起来,一下子集体惊醒。

    睁眼就发现自己的处境不妙,同时看到三只恐怖到极限的鬼怪,一霎间,这三个人眼珠子全部凸出来。

    两个大人伸手去够绳套,但哪里使得上力量?

    小丫头更不用说了,舌头已经吐了出来,只是踢蹬几下,就已经咽了气,眼睛几乎挣裂,舌头掉下来老长,十足的吊死鬼模样。

    “不!”

    我几乎疯狂了,蹦起来去够绳索,但怎样也碰不到,最终,只能无力的蹲在地上,抱住了头颅。

    等我压制悲愤抬头观望的时候,一家三口已经死透了。

    脑中光亮一闪,在鬼影院中遇到三只吊死鬼,从它们脚下爬过去的那一幕浮现在眼前。

    “原来,是这一家子,唉。”

    我欲哭无泪了都。

    将绳头绑缚在一旁,任凭三具尸首吊在那里,血伞女鬼用阴气勾出了三只吊死鬼,收到了护身阴气中。

    得,婆子的一家子算是团圆了,但这团圆的方式,让人发指啊!

    接下来的时间,我麻木的看着血伞女鬼将婆子家所有的牲口灭绝,然后,死亡的阴影向着整个村落扩散。

    血伞女鬼栾秀儿恨极了村子中的村民,从南杀到北,从东扫到西,只要是活物,不管是生人是鸡鸭还是牛马,那就是被灭的下场!

    还不到黎明,这村庄就变成了第二个鬼村。

    我已经哭不出来了。

    有时候,只能闭紧眼睛不再去看,不然,精神都要崩溃了。

    栾秀儿的这段记忆太疯狂了,我消化不动了都。

    三只鬼物站在高处,瞅着了无生机的死村,发出了嘎嘎嘎的鬼笑声。

    黎明前最黑暗,此地堪称炼狱。

    复仇到这等地步,已经不是单纯的报复了,这是一场大劫难。

    按照栾秀儿的恶毒诅咒去看,将有数之不清的无辜者被牵扯进来,因而,越早阻止栾秀儿越好。

    可惜的是,观看到这一幕的我无力回天,只能于心底诚意祷告:“请上天开眼,不要继续扩大此事所涉及的范围了,无辜之人不该枉死啊。”

    “噶?”

    血伞女鬼它们突然停住了笑声,三只鬼齐齐扭头,看向西南方向。

    我吃了一惊,跟着扭头去看。

    就见缕缕青烟从那个方位传递而来,有着一股子奇异的香甜味道。

    “娘,好好吃啊。”

    小鬼五蛋张开嘴巴,鼻孔翕动,嘴巴和鼻子一道使劲儿的吸着青烟,感觉上,这东西对鬼怪非常的有益处。

    不光是五蛋,四蛋和栾秀儿也受不住的张开了嘴巴,吞噬着青烟。

    然后,三只鬼怪宛似受到吸引一般,顺着青烟来向,缓缓的滑行过去。

    誓要找寻青烟源头,大吃一顿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