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许你倾城独宠 > 第二百六十二章 不想失去床伴

第二百六十二章 不想失去床伴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许你倾城独宠最新章节!

    从医院电梯里出来,柯嚣拽着小西的手腕将她塞进车里,再绕过车头从另一侧上车。

    小西定定的看着前面,忽然转过头看着柯嚣:“我可以求你一件事吗?如果漠少要整冉家的话,请你帮帮他!把他们往死里整!”

    柯嚣正在开车,一脚刹车踩下去,转过头桃花眼幽深地盯着小西:“你求我?为了四眼妹?”

    这小妞跟在他身边的日子一直很守本份,他给她钱、她解决他的生理需要;从来没有对他有多一点的要求,今天却因为四眼妹来求他!

    小西点了点头:“他们这样对乔乔太过分了!尤其是那个韩露!你都不知道她在学校是怎么黑小乔的!”

    柯嚣对这些小女孩家的斗争没有兴趣,重新将车子开出去,说道:“你放心吧,郁二要想整冉氏,他们连活路都没有一条!我这边的话……当然是站在四眼妹这边。”

    小西感激的看着柯嚣:“谢谢。”

    她知道冉氏是在柯氏下面讨生活的,如果冉氏倒了,柯氏很可能会损失一些钱。

    “你要谢我的话知道该怎么做,嗯?”柯嚣勾人的桃花眼邪气地瞥了一眼小西。

    小西一怔,咬了咬唇,低下头去。

    她不是不愿意,也不是觉得害羞,而是今天实在是没心情。

    “好了!”正在开车的柯嚣忽然又说道:“我知道你担心四眼妹,今天放过你,累了一天我也没什么兴致,改天吧。”

    小西一怔,抬起头朝柯嚣笑了笑:“谢谢。”

    医院。

    昏迷中的宁乔乔额头出了一层细密的薄汗,秀气的眉头紧皱,不停的摇头,仿佛昏迷中的她在经历什么可怕的事情一般。

    “不要……不要……啊!”

    宁乔乔摇头的动作因为睁开眼睛而停下来。

    眼睛直直的看着头顶的天花板,眼神像是中邪了一般。

    “醒了?”

    不远处忽然响起低沉的男声,紧接着便有一阵脚步声响起。

    郁少漠快步走到床边,骨节分明的大手一把握住宁乔乔的肩:“小白眼狼?看我!我是郁少漠!”

    郁少漠……

    宁乔乔漆黑的眼珠渐渐聚神,眼睛定定的注视着郁少漠,苍白的唇瓣一张一合:“郁……少漠……”

    一说话,宁乔乔秀气的眉皱了皱,这才感觉到嘴唇有多痛,身上也痛得要命。

    “是我!”郁少漠鹰眸紧紧盯着宁乔乔:“小白眼狼,我们现在在医院,你觉得哪里不舒服?”

    宁乔乔怔了怔,一字一顿地说:“好晕、好痛。”

    除了身体上的酸痛,她还觉得头好晕,而且还有一阵痛感。

    她又没有失忆,清醒后便想起来了,她之前和赵荣华在警察局的审讯室里起了冲突,赵荣华想用椅子砸死她来着!

    听到宁乔乔喊疼,郁少漠鹰眸蓦然一沉,眼底闪过一抹冰冷杀意!

    “已经没事了,你没有大问题,过两天就会好。”

    他的声音不自觉的放缓,带着乖哄的感觉。

    宁乔乔怔怔的点了点头,感觉到头疼又皱起眉,看着郁少漠:“你是去警察局救我的吗?我记得好像听到你的声音了。”

    她还记得自己隐隐约约好像听到过郁少漠的声音。

    郁少漠皱了皱眉:“除了我还有谁会去救你?小白眼狼你的脑子都长到哪里去了?警察带你走的时候你不会喊我的名字?”

    宁乔乔一怔,轻轻摇了摇头,眼神有些悠远地看着某处:“我那时候吓傻了……韩露从楼梯上滚下去了,她流产了,大家都觉得是我推她下去的……”

    提到韩露,郁少漠就没好脸色:“流产就流产,跟你有什么关系!他们说是你推下去的也要有证据!再说就算是你推的又怎么样?”

    郁少漠对别人的事情一向很冷漠,更何况还是一个跟宁乔乔有过节的女人!

    宁乔乔摇了摇头,眼眸有些紧张地看着郁少漠的俊脸:“我不知道……我想不起来是不是我推的她,我记得当时她抓着我的手,我确实是往后甩了一下手……后来我再看到她的时候她就已经掉在楼下了!也许真的是我推她下去的。”

    如果真的是她推韩露下去的,还害韩露流产了……

    宁乔乔有些痛苦的闭上眼。

    她是罪人,亲手杀了一个孩子?

    “就算是因为你她才掉下去的,那也是罪有应得!你刚才不是说她抓着你的手?是怎么回事?”

    郁少漠皱起眉问。

    其实他心里差不多也能猜到个大概。

    酒会上的人告诉他宁乔乔和赵荣华母女发生冲突的时候,他就已经明白了,肯定是那对不安分的母女又招惹了小白眼狼!

    小白眼狼虽然不软弱,可是也不是会主动惹事的性格,甚至别人要是不把她逼到绝境,她根本就不会反击!

    宁乔乔皱起眉想了一下,经事情发生的经过都跟郁少漠说了一遍。

    郁少漠听完直冷笑。

    果然是那对母女先挑事!

    “你把她推下去的事是意外!再说推下去也就对了,难道要被他们拉到卫生间里去暴打一顿?”

    郁少漠说道。

    宁乔乔摇了摇头:“我只是……那个孩子……”

    宁乔乔内疚的只有那个孩子,不管她和韩露的恩怨如何,但是那个孩子是无辜的!

    郁少漠瞥了宁乔乔一眼,并不以为然,转过身去倒了一杯水过来,将宁乔乔从床上扶起来,喂她喝水:“说了这么多话不口渴?”

    宁乔乔脑袋里晕晕沉沉的,喝了些水,抬起头看着郁少漠的下巴:“现在几点了?你是不是一直都在照顾我啊?”

    她看得出来郁少漠看上去有些疲惫。

    “你现在才知道关心我?”

    郁少漠傲娇地哼了一声。

    俊脸虽然冷冷的,但是心里却因为宁乔乔的话开心。

    宁乔乔眼眸一闪,轻声说道:“郁少漠,谢谢你来救我。”

    “不客气。”郁少漠别开的俊脸有些不太自然,掩饰地轻咳一声,说道:“我只是不想失去这么满意的一个床伴而已!”

    床伴……

    宁乔乔挑了挑眉,顿时觉得刚才心里那点感动荡然无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