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许你倾城独宠 > 第九百八十八章 零下十七度

第九百八十八章 零下十七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许你倾城独宠最新章节!

    说罢,郁少寒头也不回地朝外面走去,顺手狠狠一下甩上房门!

    “嘭!”

    宁乔乔紫葡萄一般的眸子无语的看着被摔上的门,撇了撇粉嫩的唇瓣,在心里没好气地说道。

    神经病,你才要把自己打扮成一棵圣诞树呢!

    化好妆,宁乔乔从衣柜里拿了一件黑色大衣,手机传来短信的声音,宁乔乔将手机拿起来,点开上面的短信:

    “宁小姐,我们已经到楼下了。”

    郁少漠已经来了……

    宁乔乔紫葡萄一般的眸子闪了闪,深深吸了口气,拿起大衣和包包,打开门朝外面走去。

    “真是被人卖了还帮人数钱!少爷我见过蠢货,还从来没见过这么蠢的蠢货!”

    经过客厅的时候,沙发上传来郁少寒凉凉的声音。

    宁乔乔脚步一停,转过头去看了一眼郁少寒,撇了撇唇瓣,想说什么有没有说什么,转身径直朝玄关走去。

    换鞋,出门!

    “嘭!”地一声。

    防盗门被宁乔乔从外面关上,装修精致奢华的房间便陷入一片死寂,在早晨刚刚升起的阳光中,透着一股腐朽的味道。

    郁少寒修长挺拔的身体静静地坐在沙发上,俊脸面无表情的看着某处,像是没有生气一般,不知道过了多久,忽然一把捂住胃,栽倒在沙发上……

    楼下。

    宁乔乔从电梯里走出来,拿着大衣快步朝郁少漠的车走去,去没料到门口的台阶上结了一层冰,黑色的皮靴踩上去,顿时一滑!身体失重的朝旁边满是雪的地面倒去!

    “啊!”

    宁乔乔重重地摔倒在地上,积压的雪扑了她一身!包包和大衣也摔在了一边。

    “宁小姐!”坐在车里当司机的陆尧看到宁乔乔摔倒,惊呼一声,忽然便听到后面传来一声车门打开的声音,刚刚伸去开车门的手又收了回来,煞有介事的挑了挑眉。

    也对,有漠少在这里,他着急什么。

    郁少漠大步朝宁乔乔走去,大衣扔在了车里,他身上只穿着一套浅蓝色的西装。

    “起来!地上凉!”郁少漠的手工皮鞋在宁乔乔面前停下,居高临下地盯着宁乔乔,朝她伸出手。

    膝盖上传来一阵阵尖锐的痛,宁乔乔正不停的吸气,忽然听到头顶传来的声音,抬起头看去,看着逆着光的郁少漠的身影。

    因为角度的原因,郁少漠的身后是刚刚升起来的太阳,橘红色的阳光在他的身后铺展开,忽然让有一种这个男人是天上降临的神一般的错觉!

    “傻坐在地上干什么?不觉得冷?”见宁乔乔半天都没动,郁少漠眉头狠狠一皱,锐利的鹰眸里闪过一抹不耐烦。

    G市气温低,这几天雪根本就没有化!她下半身的给羊毛裙子下面又只穿了一条打底裤,这样跪在地上的时间长了,膝盖受凉,以后不落下病根才怪!

    宁乔乔紫葡萄一般的眸子闪了闪,被郁少漠眼神中的不耐烦刺痛,低下头去微微使了一下力,抬起头看着郁少漠摇了摇头,说道:“膝盖好疼,我站不起来。”

    如果是以前的郁少漠,现在一定不会任由她坐在地上。

    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见过,虽然这个男人的外表并没有什么变化,不过有些东西终究还是不一样的。

    郁少漠锐利的鹰眸紧紧盯着宁乔乔,英挺的眉狠狠一皱,忽然蹲下身去,一把将宁乔乔打横抱起来!

    坐在车里的陆尧看到这一幕,赶紧打开车门下车,再打开后面的车门。

    宁乔乔在惊慌中,习惯性的一把抱住郁少漠的脖颈,不敢看郁少漠,紫葡萄一般的眸子闪躲着朝后面看去,忽然看到自己掉在雪地上的包和衣服,顿时惊呼一声:“我的包和大衣!”

    “陆尧去捡!”郁少漠冰冷地声音没有一丝温度地吼道。

    “是!”陆尧赶紧快步走过去,捡起宁乔乔掉在地上的东西。

    郁少漠抱着宁乔乔,紧紧皱着眉朝打开的车门走去,高高在上的俊脸上表情说不出的骇人。

    她瘦了!

    不是瘦了一点,而是瘦了很多!

    身体抱起来都感觉不到什么重量!

    郁少漠刚才是看着宁乔乔从单元门里走出来的,看着她穿着漂漂亮亮的出现在他的视线里,在茫茫雪地里,给她的一抹红简直是最吸引视线的事务!

    本来以为她这段时间过得很好,但是一抱之后才知道原来她瘦了这么多!

    是又挑食不吃饭,还是因为郁少寒没有把她照顾好!

    将宁乔乔放进车里,宁乔乔自发的往里面移动了一些,郁少漠便也坐进去,‘嘭’地一声关上车门!

    “啊!”

    脚忽然被郁少漠拿起来,宁乔乔尖叫一身,紫葡萄一般的眸子有些诧异的看着郁少漠。

    “喊什么,只是帮你检查一下伤势!用得着大惊小鬼的?”郁少漠锐利的鹰眸毫无温度地撇了一眼宁乔乔,眼神充满杀气。

    宁乔乔紫葡萄一般的眸子一震,看了看郁少漠,咬着唇没有讲话。

    这样的郁少漠太熟悉了,跟以前一幕一样的霸道让宁乔乔几乎产一种错觉……一种现在不该有的错觉。

    好像他们的关系还是像以前那样。

    郁少漠将顾湘湘的靴子脱下来,把她的打底裤卷上去,骨节分明的大手握着宁乔乔的一截小腿,锐利的鹰眸愣愣地盯着顾湘湘的发红的膝盖。

    伤口其实还好,并没有什么严重的伤,只是刚才摔得那一下太重,所以宁乔乔刚才才疼得爬不起来而已。

    “知道今天温度是多少么?”确认宁乔乔的膝盖没事,郁少漠锐利的鹰眸没有一丝温度地盯着宁乔乔,声音冰冷地问道。

    宁乔乔紫葡萄一般的眸子一闪,看了看郁少漠,说道:“零下十七度。”

    “你还知道今天的温度,我还以为你在过秋天呢!穿这么少你热得很?”郁少漠冷笑。

    宁乔乔愣了一下,紫葡萄一般的眸子闪了闪,有些不太自然的低下头去。

    宁乔乔不是听不出来郁少漠话里的关心,只是不知道为什么,现在这种关心却让她有些无所是从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