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许你倾城独宠 > 第一千五百一十八章 干净了

第一千五百一十八章 干净了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许你倾城独宠最新章节!

    “她到现在都没打算放过宁乔乔,那我绝对不能留她!”郁少漠皱着眉的鹰眸一片冰冷。

    他以前也没打算留着老太太,但是现在已经等不及慢慢查案了!

    “……”郁少寒皱了皱眉,沉默了一会,抬起头看着郁少漠,说道:“可是你也知道我们没有证据,根本不扳不倒她!”

    “不!我们有证人,你忘记了一个很重要的人。”郁少漠摇头道。

    “谁?”郁少寒蓦然皱起眉,黑眸紧紧注视着郁少漠。

    他这几天都在想扳到老太太的事,根本没什么线索,以前和郁家有交往的老人虽然还有人在,但是要让他们作证,恐怕人家也不愿意。

    再说,那些人也是听说过郁家的事而已,并没有亲眼看到,所以他们的话并没有什么说服力!

    难道他还有漏掉的人?

    他郁少漠整天都在处理他那些生意,对这件事压根就不怎么关心,难道他还能想到什么关键人物?

    “我的母亲。”郁少漠微微抬起头,黑眸定定的看着郁少寒,低沉的声音一字一顿地说道。

    郁少寒顿时眉头一皱:“美叶阿姨?”

    寂静。

    郁少漠说完后,书房里便陷入一片安静。

    郁少寒皱着考虑一下,点了点头,说道:“这倒不失是一个办法,可是……美叶阿姨她会同意当证人指证老太太?”

    “不会。”郁少漠直接否定了,皱着眉摇了摇头,薄唇扯起一抹嘲讽的冷笑,道:“她现在恐怕还在等着老太太去救她。”

    “那你想怎么办?”郁少寒皱着眉说道。

    郁少漠现在是摆明了六亲不认,他现在只想保住宁乔乔,除此之外牺牲什么都不重要。

    张美叶虽然也是当年事件的经历着,可是她和郁少漠向来感情淡薄,她真的会在这么重要的事情上帮郁少漠?

    “……”

    郁少漠皱了皱眉,没再说什么,俊脸一点点沉了下来,鹰眸里闪过一抹若有所思。

    卧室里。

    沉睡中,宁乔乔绝美的小脸上大颗的出汗,小手紧紧抓着身下的床单,呼吸渐渐越来越急促。

    混混沌沌中,宁乔乔像是站在一条马路上,她的面前直直的立着那条蛇!

    宁乔乔被吓坏了,转身就跑,可是那条蛇却在身后紧追不舍,蛇皮磨擦着路面的声音就像是在耳边响起。

    宁乔乔浑身发寒,她不停的往前跑,可是就在此时,旁边的不停又冒出好多蛇,一条条黑色的蛇密密麻麻的围过来……

    “啊!”

    宁乔乔发出惊恐的尖叫。

    “老婆!”

    混沌中,郁少漠低沉的声音忽然响起。

    “……”

    宁乔乔猛地睁开眼,眼睛直直的看着头顶的天花板,大口的喘气。

    “啪。”

    房间里响起一声轻响,暖黄色的灯光照亮大床的周围,也照亮宁乔乔那张惨白的小脸。

    郁少漠低下头看着宁乔乔,英眉皱了皱眉,长臂一伸将她捞进怀里,紧紧抱着:“做噩梦了是不是?”

    他从书房里回到房间不久,其实根本就还没睡觉,就听到宁乔乔尖叫着哭喊的声音。

    “……”

    宁乔乔愣了好几秒才回过神,感受着怀抱里男人熟悉的味道,眼神闪了闪:“郁少漠,我……我做梦了?”

    “是梦!不是真的!”

    察觉到她的害怕,郁少漠将宁乔乔又抱紧了一些。

    宁乔乔一震,过了几秒,忽然哭了出来,小手紧紧抱着郁少漠的脖子:“郁少漠,我真的只是做梦……吓死我了……”

    “没事了!有我在!不要怕……”郁少漠紧紧抱着她,大手不停在宁乔乔背上安抚着。

    “……”

    那个恐怖的梦境实在太真实,宁乔乔泣不成声,嘴巴里乱七八糟的说着一些话:“我跑不掉……到处都是……郁少漠,你要带好……香包……”

    “……”

    郁少漠鹰眸蓦然一沉,眯了眯眼的鹰眸里迸发出浓烈的杀气。

    她梦到了蛇!

    “没事了,宁乔乔,我保证你不会有事!”郁少漠低沉的声音在她耳边一字一顿地道。

    “好可怕……郁少漠,香包……”

    宁乔乔依然哭泣着断断续续说着,像是根本没听懂郁少漠说的话似的。

    郁少漠皱了皱眉,安抚的拍着她的背:“好,我带好了,每天都带着,不要哭了……”

    不知过了多久,宁乔乔哭泣的声音才渐渐小了下来,肿着眼睛趴在郁少漠怀里,时不时的抽噎着。

    郁少漠紧紧抱着她,低下头吻了吻她的发顶,身体刚一动,宁乔乔忽然条件反射似的抱紧他,颤抖的声音哽咽地道:“你……郁少漠你要去哪里啊?”

    “乖,我去给你拿毛巾,知不知道你现在已经哭成一个小花猫了?丑死了。”郁少漠低下头,捏了捏她被泪水洗过的小脸道。

    “……”

    宁乔乔抬起头看了看他,被泪水跑过的眼睛亮亮的,顿了顿,忽然转过身从床头柜上抽了几张面巾纸,随便在脸上糊弄了一下,抬起头看着郁少漠,吸了吸鼻子道:“干净了,你别去了好不好?”

    在做了那样一个梦后,童画儿现在更是对浴室恐惧至极,不想让郁少漠离开一步。

    郁少漠被宁乔乔孩子气的动作逗笑了,又心疼她心里害怕的情绪,勾了勾唇,伸手将宁乔乔抱进怀里,低沉的声音淡淡地道:“好,我不去。”

    重新揽着她躺下来,可是宁乔乔怎么都不睡不着,郁少漠便和她有一搭没一搭的说话,他低沉的声音起到了一些安抚的作用,宁乔乔渐渐合上眼,沉沉地睡了过去。

    另一边。

    深夜的郁家老宅里,其他的房间都是一片漆黑,唯独一个房间里还亮着昏暗的光,让老宅从外面看起来像极了童话里女巫阴森恐怖的鬼屋。

    老太太并没有睡觉,而是还坐在沙发上,布满皱纹的老脸上闭着眼,微微上翘的嘴角昭显了她现在明显还不错的心情。

    忽然,一道黑影悄无声息的从窗户滑进去,老太太像是有感应一般,猛地睁开眼,直直地伸出自己干枯的手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