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许你倾城独宠 > 第两千二百一十七章 她不是你能动的人

第两千二百一十七章 她不是你能动的人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许你倾城独宠最新章节!

    ……

    郁少漠的伤口是真的裂开了,殷红的血染湿了一块布料。

    “去找宋医生过来。”

    宁乔乔皱着眉朝保镖道。

    “小小姐,现在叫医生来还需要些时间,不如让我来吧。”站在一旁的齐荷道。

    “你?你也是医生?”宁乔乔诧异地道。

    齐荷摇头:“我不是医生,但是齐家是制药的,医药不分家,虽然我不会治疗疑难杂症,但是缝合伤口这种事还是难不倒我。”

    “那你来吧。”

    宁乔乔听完,立刻让开身边的位置,起身站到一边。

    齐河也不再废话,打开医药箱,从里面拿出剪刀和纱布为郁少漠处理伤口。

    重新将伤口处理好后,齐荷将她之前送的那瓶药用了一些在伤口上,又仔细将纱布裹好:“好了,这几天不要再撕裂了,否则就算有多好的药也不管用。”

    “听到没有,下次你小心点啊,要记住自己受伤了。”

    宁乔乔皱着眉看着郁少漠道。

    郁少漠冷冷地瞥了她一眼,没说话。

    “呵,乔乔,郁先生这也是因为担心你,着急之下才去扶你的。”齐荷在一旁打圆场。

    “你的伤呢?”?郁少漠皱起眉看着她。

    “我没事。”宁乔乔摆了摆手。

    “嗯?”

    郁少漠鹰眸一沉。

    他生气了。

    这男人板着脸的时候很吓人,宁乔乔撇了撇嘴,知道不让他看,他不安心,便道:“好了好了,给你看就是了。”

    说着,她弯腰卷起裤脚。

    布料摩擦伤口,带来一阵火辣辣的感觉。

    “嘶……”

    宁乔乔小小吸了口气。

    “你还跟我说你没事?!”

    这次,轮到郁少漠吼她了。

    宁乔乔:“……”

    其实她也没有受多么严重的伤,只是跪下去的时候膝盖上擦破了一块皮,因为渗着血丝所以看起来有些狰狞。

    “乔乔,你坐下来,我给你也处理一下。”齐荷道。

    “那谢谢你啊。”

    宁乔乔笑了笑,在一旁沙发上坐下。

    齐荷为她处理好伤口,给她也上了一些促进伤口愈合的药,道:“你的伤口没有郁先生的严重,你小心点别沾到水,应该明天就好了。”

    “好,谢谢。”宁乔乔再次道谢。

    “只是一点小事而已,我在这里顺便也就做了,你不用这么客气。”齐荷笑了笑。

    “你们先聊,我上去换衣服。”

    郁少漠淡淡地说了句,起身朝楼上走去。

    因为伤口裂开,他袖子又被剪开,需要重新换衣服。

    宁乔乔看着他的背影,齐荷看了她一眼,微笑着道:“乔乔,你是不放心吗?”

    “嗯?嗯。”宁乔乔回过神,轻轻点了点头,虽然郁少漠不是个小孩子,可是那男人一向不注意自己,想了想她还是不放心,道:“我先上楼去帮他换衣服,你先坐一会。”

    “好。”

    齐荷点点头。

    宁乔乔没再说什么,吩咐女佣为齐荷上茶,起身朝楼上走去。

    很快,女佣将一杯花茶放在齐荷面前。

    齐荷端起精致漂亮的餐具,漫不经心的打量着周围,余光忽然瞥到不远处的一抹黑影,顿时手一抖,眉头狠狠一皱,将茶杯放在桌上。

    一些洒在她手背上,有些高的水温汤红了一片肌肤,齐荷眼神一冷便要发作,忽然想到这里是宁乔乔的地方,又将喉咙里的不悦压了下来,皱着眉擦掉手背上的水迹,瞥了眼那个角落:“你站在那里是想吓谁?”

    “只有心里有鬼的人才会被吓。”那道黑影从角落里走出来,阳光照在他逐渐清晰的五官轮廓上,碧蓝色的眼睛像是宝石,只是那双眼睛现在有些冷的盯着齐荷:“你想干什么?”

    “什么想干什么?”齐荷挑眉:“约书亚,虽然小小姐把你扣在这里,但是你好歹还是个大活人,既然有空难道不该去看看你的未婚妻么?”

    “我的事情就不用你操心了。”约书亚淡笑着,走过来在沙发上坐下,直接抬起一只脚踩在茶几上,挑眉睨着她。

    大家族的人一向很讲究礼仪。

    约书亚的态度,让齐荷有种被冒犯了的不悦,皱起眉道:“你在这里就是这么没规矩的?”

    “无所谓,大概是因为小小姐以前认识我,所以她一向也没说过我。”约书亚道。

    齐荷眯起眼:“你不记得和她认识的事了?”

    “不记得。”约书亚摇头,冰蓝色的眼眸有些幽深:“不过我虽然失去了一段记忆,不过以前的事还记得,比如——”他停了一下,唇角勾起玩味的弧度,继续道:“你是一个怎样的人。”

    齐荷瞳孔一缩,妩媚的脸上出现一抹冷意:“约书亚,你在用什么态度对我说话!真要是算起来,我还是你的半个主子。”

    “噗。”约书亚笑了声,像是被逗乐了,肩膀都在发颤,点着头戏谑地道:“对,这么说起来也没错,可你忘了一个前提,那得是在东澜格还活着的情况下,现在他死了,你又没有孩子,家主收回了他管理的生意,都差明着把你赶回齐家了,你还在这端架子?”

    “你……”

    齐荷脸色一变。

    因为她知道,约书亚说的都没错。

    什么联姻,说的好听点是联姻,说的难听点就是互相利用。

    现在她在东澜家的身份已经不再是东澜家的少奶奶,而是——死了丈夫的齐家的女人。

    如果是以前,约书亚绝对不敢也不会这样对她说话,但是现在他敢了。

    而且不仅他敢,东澜家的其他人也敢了。

    “行了,大家都知根知底的,你还跟我装什么。”约书亚不屑地笑了声:“你这么着急的来找小小姐和她丈夫,不就是不想被踢出去么,显然这几年你和东澜格靠着那些公司,应该衍生出了不少的东西,如果彻底被踢走,这些东西都会曝光,到时候不仅你们的心血会落在东澜家手里,你作为齐家人还会脸上无光,连齐家都不会待见你。”

    “……”

    齐荷紧紧咬着牙,一言不发。

    约书亚笑着瞥了她一眼:“不过我劝你一句,钱财上面打点小算盘也就算了,其他的歪心思你最好别动,她不是你能动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