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绝世之王 > 第390章 婉清,婉清

第390章 婉清,婉清

作者:北冥小妖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绝世之王最新章节!

    鲜血顺着拳头留下,整个拳头,血肉模糊。

    啪啪!他觉得不解恨,又狠狠的给了自己两个耳光。他这样的狠劲,让一边跟过来的护士都看得触目惊心。

    叶寒没有去想林婉清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他只是在想,自己到底都在做些什么?她心中又到底该有多痛苦呢?

    如果婉清真的出事了,叶寒觉得自己也不想活了。她是自己的生命啊,一直以来,自己是不是太混账了?仗着她的体贴,仗着她对自己的爱,便为所欲为,一而再,再而三的伤害她?

    在急诊室外的等待,每一分钟对叶寒来说都是煎熬。

    半个小时后,中年女医生出来了。

    叶寒窜上前,紧紧抓住医生的肩膀,抓的中年女医生大怒着喊痛,放手。叶寒连忙放手,嘴里说着对不起,又连问:“我妻子怎么样了?”

    中年女医生看到叶寒手上的血,那拳头,分明是自虐了。当下忍住怒气,道:“这会儿心疼老婆了,早干嘛去了。我说你们这些年轻人,也太粗心大意了。你老婆都有身孕了,怎么还让她受冻?受冻不说,又因为剧烈的运动,导致了流产。也幸好你送来的及时,现在人没事了,不过以后还能不能有孩子,或则会不会身体留下毛病可说不定,得住院观察。”

    叶寒听到中年女医生说林婉清人没事,顿时心神微微一松。急问道:“她醒了没有?”

    “醒了!”中年女医生还准备继续交代时,叶寒已经冲了进去。

    林婉清静静的躺在床上,病房里炫目的白,她的手上还打着点滴。护士看见他进来,便退了出去。

    关上门后,病房里只剩下叶寒和林婉清。大概是因为林婉清的容颜,还有叶寒的衣着,气质。所以没有医生来主动催叶寒交医药费。

    叶寒来到林婉清面前,林婉清本来是睁开眼的,但看到他后,立刻闭上了眼睛。刚一闭眼,眼泪就流了下来。她是女人,不会对自己的身体一无所知。刚刚问医生,她已经知道自己是流产了。

    林婉清一直都期盼着有孩子,而现在,孩子的失去,促使林婉清对叶寒的恨更加浓烈。

    “婉清……”叶寒刚一开口。

    林婉清翻转身子,背对着叶寒。叶寒准备说话时,她忽然开口了,声音清清冷冷,一如初相识时,不喜不悲。

    “你走吧,我不想看见你。”

    叶寒理亏,他说不出一句话来。林婉清这个样子,根本不想听解释。他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可是,这件事必须解释,必须讲清楚。否则只会让事情越来越糟糕。

    “婉清,让我把该说的都说出来,可以吗?”叶寒请求。

    林婉清道:“拜托你不要再用这种深情款款的语调喊我,我觉得……恶心。”她突然吃力的坐了起来,看向叶寒,她的脸蛋显得苍白。而眼眸却是冰冷无情,道:“你想解释什么?用你花言巧语继续来骗我,让我像一个傻子一样继续的等着你?”

    叶寒微微诧异的看向林婉清,在热恋的时候,她似乎笨笨的,但一旦清醒的时候。她的睿智,让他这才意识到,她是那样的光耀。

    这个时候,叶寒知道自己不能退缩。他深吸一口气,站了起来。在他站起的瞬间,林婉清看到了他光着的脚,还有受伤的手。知道他这是关心自己,可是这样一个叶寒,已经让她感动不起来。

    叶寒酝酿着情绪,道:“我没想到你会来,之前是在执行任务。顺便路过燕京,所以我想先去看望许思。”

    林婉清没有说话,因为她也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和许思在燕京正式认识的,”叶寒开始述说和许思的种种,以及面对许思的那种悸动。一直到重逢,到战迦叶神光,感情的升华,分开。又因为救林婉清,而误杀了小女孩,所面临的牢狱之灾。

    这一点,林婉清记忆很清楚。当时自己和叶欣都快绝望,后来是许思救了叶寒出来。林婉清听着,心中忍不住悲凉,或许,自己才是插足的第三者。

    林婉清一直所不知道的是,叶寒在面临许怀明一家的强逼,许雪琴的狠辣,那一晚,他差点被徐雪琴折磨成太监。是许思用水果刀割她自己的手,鲜血,惊艳,白花花的肉掌心……

    “如果你敢再伤害他,我就死在这里,让我外公知道。我是被你们逼死的。”

    许思的决绝,叶寒说到这里时,思绪回复到了那一夜。他永远忘不了,也割舍不了。而眼前的婉清,他也是用生命爱着。

    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

    及至后来种种变故,林婉清都是知晓的。叶寒杀了许书记一家,快意恩仇。那时候,林婉清在心里为叶寒喝过彩。

    这时候,林婉清心中的怨恨不可自觉的消了一些。她能理解他与许思的刻骨铭心。但却让她更加觉得自己多余。

    突然的流产,孩子的失去,是林婉清心中永远无法磨灭的痛。

    叶寒继续述说,旧金山的事情,他跟林婉清说过。但是许思失忆的缘由,以及怀孕瞒而不说,是叶寒当初也不知道的。

    叶寒一口气全部说了出来,以及任务时,因为许飞的绑架,他赶到了美国旧金山。

    一切说完后,叶寒凝视向林婉清,道:“我一直不跟你打电话,是想回伊尔库茨克再跟你说明。”

    林婉清眼神微微复杂,她不知道该说什么。一切都已经真相大白了,只要她愿意,一切都会圆满。

    “如果我不愿意呢?我不同意。”林婉清半晌后,凝眸道。

    叶寒嘴角泛过苦涩,他不知道该说什么。

    “你不必这么痛苦,我给你想了一个很好的解决办法。”林婉清深吸一口气,眼中闪过复杂的情绪,嘴上却很坚决的道:“这件事情中,许思没有错。错在我,现在这个错误也该得到纠正,我跟你之间,以后不再有瓜葛。就这样吧,你陪着你的孩子,老婆。而我,只是你的一个路人。”

    叶寒张了张嘴,这时候的林婉清,是那样的清冷,陌生。她继续道:“醒醒吧,你的三妻四妾梦。好好的陪着许思,我……我会努力的祝你们幸福!”

    叶寒呆住了,他从未想过,林婉清能够割舍下他。他从未想过有一天会失去她。

    而当她真正冰冷无情说出结束时,叶寒觉得那种难受在身体内翻天倒海。如果真的失去了婉清,那我所做的一切,都还有什么意义?一切都没有了意义。叶寒说不出话来挽留,他无法对婉清说可以放弃许思。他也无法离开这个病房,这种淤积,胸闷,在心中盘桓。难受,欲绝,他从未有一刻这样的脆弱,无助过。

    哇……

    叶寒脸如金纸,吐出一口鲜血来。

    林婉清心中抽痛,还未开口。叶寒先惨然一笑,道:“我没事,我没事。”他努力的站直了身体,看向林婉清,道:“好,我听你的。但是你要答应我,自己照顾好自己。”

    “我会的,你也一样。”林婉清忍住将要汹涌的泪水,道:“你的工作很危险,你不要有悲观的情绪,想一想许思和你的孩子,还有叶欣,你是为她们而活着。”

    “我会的!”叶寒点头,几乎麻木的离开了病房。不是不想软下来祈求,或则赖皮的抱着她,不肯松手。可是叶寒怕会因此被她看轻。他脑海里闪过一个念头,让婉清和许思一起跟着自己。就算她们答应了,但对她们来说,岂不就是对她们的一种亵渎吗?

    不应该这样。她们都是耀眼,优秀的女子,如何能这般对待。

    林婉清看着叶寒离开,她终于忍不住,捂进被子里痛哭失声,越哭越发汹涌。她好想妥协,就差那么一点点,只要他还多一点哄劝,亲一亲她,她一定会妥协的。

    可是他没有!

    林婉清的骄傲,不允许她自己这样的放弃尊严,来接受和许思一起拥有他。虽然那会让自己没这么伤心,但对她而言,会像是饮鸩止渴!

    倒不如这样干脆的一刀两断,来得痛快!

    长痛不如短痛!

    出了病房,叶寒强行命令自己清醒下来。不能这样下去,他深吸一口气,付了医药费。然后原路返回,找到了赶来的赵波涛和刘宏。这两个人,不用猜,叶寒也知道他们是被天纵的人派来保护林婉清的。当下交代他们到医院去照顾。

    随后,他赤着脚丫子,失魂落魄的在街上游荡,就像是痴了一般。

    前方,路灯下,许思站在那儿。她穿了黑色的风衣,在风中,发丝凌乱,却如守护明灯,给叶寒照亮前路。

    但看见许思,叶寒却没有勇气走过去了。他在路边,坐了下去。眼神里略显空洞,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许思来到他的身边,陪着坐下。他不说话,许思也不说话。叶寒揽住许思,让她靠在他的肩头。

    “婉清过来了,她知道了一切。”叶寒缓缓的说,许思吃了一惊,道:“她在那儿?她怎么样了?”

    叶寒不想说林婉清流产的事儿,这样只会让许思更加内疚。“我跟她之间……完了。我想她说的对,我一直用自己工作的事儿找借口,用危险,生命不多的借口,想贪心的将你和她都拥有。但有一天,我出事了,你们会陷入痛苦的深渊。我所谓的理论,不过是我的自私心理在作祟。这样也好,她那么优秀,离开了我,自然能找到更优秀的男人。以后也会幸福,不像跟着我,永远都在受着委屈。委屈了她,更委屈了你。”

    “不是这样的,叶寒。”许思感受到叶寒内心的伤痛,焦急的道:“她在哪儿,我去跟她说清楚。如果一定要有人退出,那也应该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