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至尊神医 > 第63章 油嘴滑舌的不学好

第63章 油嘴滑舌的不学好

作者:九月鹰飞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至尊神医最新章节!

    “天真啊美女。”

    阳顶天在心里叫了一句,念头一起,道:“那你有那个井经理的手机号是不是,能不能告诉我。”

    “有啊。”谢言好奇:“你要她手机号做什么呀。”

    “我打算找她谈谈理想啊人生啊罩杯啊什么的。”

    “油嘴滑舌的不学好。”谢言咯咯咯笑起来,真个就把井月霜的手机号告诉了阳顶天。

    阳顶天拿了手机号,一时又有些犹豫,到底是不是打过去呢,打过去又该怎么说。

    想了一下,还是决定打过去:“男子汉大丈夫,一人做事一人当,至少绝对不能拖累谢老师。”

    拨打井月霜的电话,响了两声,那边就接通了。

    阳顶天吸了一口气,道:“是井经理吗?我是阳顶天。”

    井月霜在那边嗯了一声,没说话,但也没挂电话。

    没挂就好,阳顶天继续往下说,道:“井经理,上次你买的那罗汉松,确实是有问题的,我有这方面的经验,我估计你是把罗汉松送了人,否则这时候应该已经开始落叶了。”

    井月霜还是没说话。

    阳顶天继续说:“至于跟你侄子打架,我可以道歉,不过那天的过程我说清楚了的,真的不是我先找事。”

    井月霜还是不说话,吭都不吭一声。

    “尼妹。”阳顶天心中暗骂一声:“真要哪天把你弄到床上,我不让你叫得比芊芊更浪,我就不叫阳顶天。”

    只好继续往下说:“至于谢言谢经理,我并不是她的员工,她以前是我的老师,她是一个好老师,对所有的同学都非常好,我们都非常喜欢她,这次在街头刚好碰上,我对盆景方面有点心得,就帮她买了一盆,然后送了来,所以,你即便恼了我,也请不要迁怒于她。”

    话说到这里,再没有什么说的了,井月霜了终于吭声了:“就这样吧,我还有事。”

    说着挂了电话。

    阳顶天拿着手机,愣了在那天,说了半天,井月霜到底是个什么态度,他完全不知道。

    “靠。”最终,他对着想象中的井月霜竖了一下中指,记起她那个臀影,心中一时冲动起来,给越芊芊打电话,把越芊芊约了出来。

    越芊芊开车出来,阳顶天上了车,越芊芊好奇的道:“什么事这么急。”

    “想你了,忍不住。”阳顶天抱着她叫。

    越芊芊顿时就媚眼如丝了,阳顶天搂着她狠狠的一个吻,顺手把座椅放倒,道:“转过身去。”

    越芊芊百依百顺,只是她完全没想到,阳顶天现在把她替代成了井月霜。

    狂风暴雨过去,搂着瘫软了的越芊芊,阳顶天又想到了那个偷拍者。

    “芊芊这么好,一定不能让她受到丁点儿伤害,至于井月霜,哼哼。”

    先前偷拍者让他泡井月霜再拍井月霜床上的照片,他还觉得心里有点儿过意不去,但这会儿,他完全不这么想了。

    “只要能把她弄到床上去,我一定给她拍下来,怎么骚怎么拍,无论如何,至少先把芊芊的照片换回来再说。”

    第二天下午,井月霜突然给他打了电话过来。

    “阳顶天,你说你对盆景栽培有经验是吧?”

    “是。”

    阳顶天一下兴奋起来。

    如果在盆景的事上,他能帮得上忙,井月霜或许就不会恼他了,至少不会因为他而卡谢言,那就太好了。

    “是有什么事吗?”他急声问:“你要是要买盆景,我可以帮忙参考。”

    “前两天谢经理送来的那盆黄杨,好象有点问题了。”

    “不会吧。”阳顶天一愕:“那盆景是我特意选的啊。”

    “你说我是在骗你吗?”井月霜声音一下子冷了。

    “哦,不是那个意思。”阳顶天慌忙解释:“这样,我过来看一下,看看是什么问题,好不好?”

    “你过来吧,快一点,我还有半个小时要去开会。”

    “你妹。”

    阳顶天暗中竖一下中指,飞步出了网吧,打个车,还好,不太远,二十多分钟到了井月霜家。

    按门铃,井月霜来开门,她穿的是一条白色绣花的旗袍,掐了腰,更衬出修长的腰腿,特别是转过身去,那个腰臀间的曲线,简直无法描绘。

    她身上没什么饰品,但就如天上明月,是那么的打眼。

    “来了。”井月霜看他一眼:“进来吧。”

    阳顶天跟着进去,她在前面走,阳顶天忍不住就在她屁股上狠狠的盯了两眼。

    他虽然心里有点儿恼了井月霜,但必须承认,井月霜真的是个美人,太诱人了。

    黄杨还放在原来的地方,井月霜带路过去,道:“你自己看。”

    阳顶天一看,又惊又怒。

    那盆黄杨的枝叶已经完全垂了下去,就仿佛在太阳下暴晒了两天一般。

    即便暴晒,不会到这个程度,因为树本来是可以晒太阳的,只要根有水份,枝叶即便暴晒,根也会输送水份滋润。

    而眼前的情形,只有一个可能,黄杨被拨出来了,连根晒在太阳底下。

    井月霜转头看他一眼,道:“这个样子摆在这里不好看,你搬回去吧,如果能让它活过来,你再送过来好了。”

    阳顶天气得胸口一个起伏。

    很明显了,这是井月霜故意弄出来的,她肯定是把黄杨拨出来,在太阳下晒了两天,然后来找他麻烦。

    但因为谢言,阳顶天还不能说穿,他发作一通,自然是爽了,可井月霜一翻脸,不要谢言厂的配件了,那就完蛋了,上次吃饭谢言说过,大宏的采购,占谢言厂子所产配件百分之八十以上的产量呢,如果大宏停购,对谢言厂子的打击,几乎可说是致命的。

    “好的,我明天就给你送过来。”

    阳顶天也不看她,他这会儿实在是挤不出笑脸了,哪怕是为了谢言。

    走过去,搬起盆景,到外面,打个的,回到租屋,一看那土,果然是松松的,清了土一看,下面的根果然都枯萎了。

    “果然是越漂亮的蛇越有毒,越漂亮的女人越黑心。”

    阳顶天破口大骂,随又嘿嘿冷笑:“不过你这一招,对付别人有用,碰上我,刚好没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