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至尊神医 > 第297章 他这个病怪

第297章 他这个病怪

作者:九月鹰飞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至尊神医最新章节!

    “平时胡言乱语吗?”

    “不。”许岩摇头:“他平时蛮好的,就是下午发病,一到两三点就发病,一发病就缩到黑屋子里,紧紧的关着门,谁也不见,但到了五六点,却又大打开门,不穿衣服,乱走乱叫,到了七八点就全好了,非常安静,跟正常人一样。”

    说到这里,她停了一下,道:“很奇怪的是,他特别聪明,今年十五岁,十三岁初一得的病,没去学校了,就让他妈妈拿了教材回来自学,然后每年也拿试卷回来,试卷分,年年第一,这个第一不是全校第一,而是全区第一。”

    “这么牛。”

    阳顶天读书不行,平生最佩服的就是学霸。

    “所以说,他这个病怪,又不是精神的问题,而身体也检查不出任何问题,西医中医,全都看遍了,也信了迷信,什么高僧高道,巫婆神汉,但凡有点儿名气的,都会有人推荐来,他妈妈简直为他操碎了心。”

    说到这里,他顺便解释了一句:“张姐其实是个很和气的人,尤其是来给她儿子看病的,但骗子实在太多了,你又这么年轻,我事前又没说清楚,所以就有些信不过你。”

    “可以理解。”

    阳顶天点头。

    “你理解就好。”许岩说着,有点小气恼,给他一个白眼:“先前我真的不知道,你居然是这样的驴脾气。”

    “骚蕊骚蕊。”阳顶天只好笑着陪罪。

    “原谅你了。”许岩哼了一声:“不过呆会你给远星好好看看,对了,他叫林远星,林书记他们的独生子,父母对他的期望真的蛮大的。”

    她这么说,阳顶天倒是神色一正,道:“是啊,独生子都差不多,许姐你放心,我大致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真的?”许岩又惊又喜又是好奇:“你知道他是什么病了?”

    “嗯。”阳顶天点点头:“大致有个方向,具体的还要看看才行。”

    “你能大致说一下吗?”

    许岩是个精力旺盛好奇心极强的女人,那么多西医中医,看不出毛病,阳顶天人还没见着呢,就只听她说了点病情,居然就大致知道是什么病,这也太神了吧,她怎么也抑制不住好奇心。

    “这个简单的。”

    她是美人,赏心悦目,她即好奇,阳顶天当然也愿意说。

    “中医有自己独特的理论,人身是一个整体,无论怎么样的病,都离不开阴阳五行,经脉气血。”

    他这话框子太大,许岩眨巴了一下美目,表示完全不懂。

    “具体到林远星这个病,他是下午三点发作,头痛,那就是膀胱经上的病,人后脑到脖子,主要是小肠经和膀胱经,如果是痛到手,就是小肠经,痛到后脑,就是膀胱经。”

    这就说得清楚明白了,许岩虽然不懂什么经络时辰,但阳顶天通过时间和痛的地方,来说病症,这至少不是胡扯。

    她点点头,继续听阳顶天说。

    阳顶天道:“发作的时间,从三点起,到七点止,人身的气血,三点到五点,在膀胱经,五点到七点,在肾经,肾与膀胱,互为表里,然后你说他五点以后就噪动不安,那就说明,是肾火上攻,所以。”

    他说到这里,给了一个总结的手势:“他的病,就在膀胱和肾上,痛的是脑,那么,不是腰子,就是脑袋的问题,十有八九,是后脑出了问题,可以是伤,也可能是毒,到底是哪种,就要具体看到人才行。”

    阳顶天一一分晰下来,许岩完全听傻了,她是真听不懂,但听起来有道理啊。

    对面前的这个人,她再一次的刮目相看。

    然后不管不顾,就掏出了手机,拨打了林敬业的电话。

    “林书记,我跟阳顶天在吃饭,他听我说了远星的病情,进行了分晰,我觉得非常有道理。”

    “真的吗?”林敬业一听,声音也高了一点:“我马上回来,大约七点半到家,你一定要请小阳到家里看看,或者你们先去家里也行,他妈妈在家的。”

    “我知道了,我们最迟八点会到。”

    许岩要见的是林敬业,张冰倩她可不想见,她也看得出来,张冰倩其实是有些怀疑她的,只是没说在嘴上。

    可怀疑又怎么样?她可不怕,她要讨好的是林敬业,前两年,张冰倩跟林敬业闹过离婚,她当时可是非常开心的,张冰倩真要跟林敬业离婚,她就有可能有机会啊。

    当然,林敬业前途远大,即便离婚,也大把的世家会拉拢他,想把女儿嫁给她,许岩的机会其实不大,但只要有万分之一的机会,她都会抓住的。

    就如这次一样,许岩肯定要等林敬业回来才过去,而阳顶天没有直接上林家,而是先联系的她,这也让她非常开心。

    “我们七点多一点动身,八点左右到,林书记七点半会回来。”

    “一切听许姐安排。”

    阳顶天举杯。

    “姐领你的情,以后总不会亏待你。”

    许岩也举起杯子,妙目中水汪汪的,风情醉人,阳顶天小腹中不自禁的就跳了一下。

    “这女人上了床,肯定能把人魂勾出来。”

    他心中暗叫。

    许岩酒量很好,上次阳顶天就见识过,但这次要去林家,她只喝了一杯就不喝了。

    聪明,美丽,成熟,野心勃勃,却又有着极强的自制力,这样的女人,三十多岁爬到城商行行长的位置,固然是出卖了一些东西,但是,她的个人能力,也是无庸置疑的。

    俗话说,中国的聪明人,百分之九十在官场,这话大体上是不错的。

    吃了饭,又喝了茶,许岩喝的是果汁,她因此置疑阳顶天:“专家说,话后立刻喝茶,对身体不好。”

    阳顶天漫不在乎:“管它呢,那些鸟专家,一会儿说笑比哭好,一会儿又说哭比笑好,一会儿说饭后要百步走,一会儿又说吃了饭最好躺一躺,你真要什么都听他们的,那日子就不要过了,其实啊,照着自己平日的生活习惯来,把心放宽,什么都不想,才是最好的。”

    “有道理。”许岩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