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至尊神医 > 第301章 你这字漂亮啊

第301章 你这字漂亮啊

作者:九月鹰飞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至尊神医最新章节!

    若在得到桃花眼之前,阳顶天是不敢进人家书房的,因为他的字写得极丑,拿他妈的话来说就是,鸡爪子挠出来的。

    但得到桃花眼,各方面都莫名其妙的提高了,一笔字也相当的不错,所以他有胆气跟着进去。

    林敬业书房布置得文气十足,挂了一个条幅:淡泊明志。

    应该是名家所写,相当的不错,可阳顶天看了却暗暗摇头。

    不是字让他摇头,而是字与人不符,林敬业表面待人和气,但其实心气极足,暗藏棱角,如其说淡泊明志,不如说绵里藏针。

    林敬业请阳顶天坐,他自己亲自动手泡了茶,阳顶天顺手就写了张方子。

    林敬业一看,眼晴就亮了起来:“小阳你这字漂亮啊,颜筋柳骨,却又有自己的风格,了不起啊。”

    许岩也凑过来看,同样称赞不绝,不过她看了方子,却有点疑惑:“怎么全都有补阳的,小远少年人,不应该这么补吧。”

    “一般的青少年当然不能这么补,但小远不同。”阳顶天解释:“牛毛针上的毒,极大的耗损了小远的肾精,不补不行,这里面的菟丝子走肝肾,补肾为主,覆盆子走膀胱,是补精的,然后加了车前子,清热泄火。”

    “哦,这样啊。”许岩其实半懂不懂,只是病了这半年,中医西医都接触过,自己关在家里尤其看了一点中医书,所以知道一点,但似懂非懂,似通非通,阳顶天一说出道理来,她就无言了。

    “反正听小阳的没错。”林敬业呵呵笑。

    这是张冰倩过来了,道:“小远睡了,今夜睡得早些。”

    她说着看阳顶天,道:“没什么事吧。”

    “没事的。”阳顶天摇头:“平时是毒针耗费精元,所以越到晚上精神越好,这会儿毒针拨出来了,精不乱耗,反而需要休息,到明天就好了。”

    “到明天就一切正常了吗?”张冰倩满脸希冀。

    “明天应该一切正常了。”阳顶天点头:“不过这药得喝,张姐你可以泡点黄酒,让他睡前喝一小杯,小远平日喝点酒吧。”

    “小远平时也喝点酒的。”张冰倩点头:“那好,我现在就打电话,让他们送酒来。”

    想想又不对:“今天晚上泡的酒,明天没什么效果吧。”

    果然是母亲的心,急切,又想得多。

    阳顶天就道:“这个容易的,你可以弄个罐子,倒一斤酒出来,把药连酒放罐子里煮开,然后小火熬煮五分钟,药性煮出来,然后再倒进酒坛子里,过一晚上,明晚喝,药性就出来了。”

    “这是个主意。”张冰倩连连点头,果然当场就打电话,这会儿九点多了,但她要一坛酒,自然有得是人送,别说九点,就半夜三点,也会有人送,甚至是抢着送,只除非不知道消息。

    林敬业给阳顶天道谢:“小阳,这次真的谢谢你,我听许行长说,你是三鑫酒业的业务员。”

    “是啊。”阳顶天便笑:“以后还请林书记多多关照啊。”

    “那是自然的。”林敬业点头:“我明天让我的秘书王理联系你,你救了小远,我无论如何都要好好感谢你的。”

    阳顶天也就客气了两句。

    又坐了一会儿,阳顶天告辞,许岩也跟着出来。

    到外面,许岩道:“阳顶天,我发现你这人不行啊。”

    “怎么了?”阳顶天莫名其妙。

    “还问。”许岩娇哼一声:“你回到东城,就再也不理香玉了,我要是不打电话给你,你也不会理我是吧。”

    “哪有这样的事。”阳顶天忙叫冤:“这几天不一直有事吗,你看今晚上,不到六点给你叫出来,到现在,你还在捶我呢。”

    他说得有趣,许岩咯咯笑起来:“反正以后多联系,要主动。”

    “遵命,sir。”

    阳顶天大声答应,学的港剧中的语气,许岩便又咯咯娇笑。

    随后上车,各自回去,许岩连夜回去不可能,估计是住酒店,或者在东城有房子,估计是后者,因为她换过裙子,不过那个阳顶天就不管了。

    他回去,顺路买了几样卤菜,啤酒吴香君买了两件在家,到家里,打开冰箱,有冰的啤酒,居然也有冰着的卤菜,好几种,有猪脚,猪耳朵,牛筋,也有牛肉。

    “哎,这个好。”阳顶天开心了,把自己买的放进去冰着,拿了冰的出来吃,卤菜这个东西,冰一下味道更好。

    另一面,林敬业张冰倩两个洗了澡,张冰倩又到林远星房里看了,回来道:“小远睡得很好,很安稳。”

    “这个阳顶天,确实有真本事。”林敬业倚在床头刷手机。

    “傲了点。”张冰倩哼了一声,脸上随即变色:“对了,这件事,你打算怎么处理,我一定查到底,敢害小远,我到死也不会放过他。”

    “当然要查。”

    林敬业眼中发出阴冷的光,这才是他的真面目,不过能看到他真面目的不多,张冰倩也只能偶尔看到几次。

    “那我给我哥打电话。”张冰倩掏出手机。

    “你先别急。”林敬业拦住她。

    “你什么意思?”张冰倩脸上现出怒意。

    “两年前,你想想。”林敬业看着她:“那一次的事。”

    张冰倩一下想起来了:“你是说,是那个女学生的家长找人报复小远?”

    林远星在许岩眼里,是绝对的好孩子,其实根本不是这样,当时林敬业在金沙当市委书记,做为衙内,林远星是没有那么老实的,他做了一件一般人根本想不到的事,居然迷奸了给他补课的英语家教。

    那是一个女大学生,事后女大学生哭闹报警,张冰倩给了她家里三十万摆平的。

    “我们给她补偿了,还要怎么样?”张冰倩只愣了一下后就发作了:“她这是要小远的命,岂有此理,而且她自己要是不浪,小远会起心吗,一个巴掌可拍不响,我们补偿她了,还要这么害小远,我绝不会放过她。”

    “但现在不是闹的时候。”

    “那要等到什么时候?”张冰倩咄咄逼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