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至尊神医 > 第508章 发大财的强烈愿望

第508章 发大财的强烈愿望

作者:九月鹰飞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至尊神医最新章节!

    阳顶天早就认识到,白水仙并不是红星厂青工们想象中的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但她真正浪起来,还是有些出乎他想象,当然,也许是那三十万剌激的。

    “要多挣钱。”

    端着酒杯,慢慢的品尝着,同时欣赏着伏在他腿间白水仙的绝世清颜,他刹时间生出一个要发大财的强烈愿望。

    到十点左右,阳顶天还是离开了,住在白水仙家里,冷心仁又不在家,这是无论如何不合适的。

    第二天早上,不到八点,手机响了,庞庆功打来的。

    阳顶天早在等着,嘴里嘎的一声笑,接通。

    那头立时响起庞庆功带着急切的声音:“阳大师,你有空吗?打扰你一下。”

    “庞总啊,你有什么事吗?”阳顶天装出讶异的问。

    “是出了件怪事。”庞庆功道:“我今天早上起来,例行拜财神,财神后面突然飞出一只乌鸦。”

    “乌鸦?”

    “对啊,是乌鸦。”听阳顶天声音有些不同,庞庆功几乎要哭了:“那乌鸦飞出来,落在财神头顶上。”

    “然后呢?”阳顶天声音也急切起来。

    “然后它看着我,我也看着它,当时我都傻了。”

    “然后呢。”

    “然后它冲着我叫了一声,就飞出去了。”庞庆功说着有些结巴了:“阳---阳大师,这---这是怎么回事啊?”

    阳顶天当然知道是怎么回事,因为乌鸦就是奉了他的命令,听着庞庆功惊惶的腔调,他嘴角掠过一抹笑意。

    “你们家装有纱窗吧?”他装出不解的问:“乌鸦怎么进来的?”

    “是装有纱窗的,可是那只乌鸦,它飞到窗台上,居然会用爪子把纱窗打开啊。”庞庆功说到这里,真的要哭了:“阳大师,这个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那不是乌鸦。”

    到这会儿,阳顶天给出定论了。

    “啊?”庞庆功几乎是一声惊叫:“那是什么?”

    “那是劫。”

    即然他已经吓到了,那么,就往他需要的方面引好了,阳顶天装出森冷的声调:“前生后世,有些解不开的东西,有些无奈的因果,会生成劫。”

    “劫。”庞庆功声音里透着惊惧:“那---那要怎么办?”

    “我现在也不知道。”阳顶天道:“这样吧,呆会中午我们见一面,我看看你的像。”

    说着又安慰他:“你不要太着急,乌鸦现身其实不是坏事,它是在提醒你,如果你不明白,后面的才会来,你明白了,就有机会把劫化掉。”

    “好好好。”庞庆功在那边连声点头:“那就辛苦阳大师,我派车过来接你好不好?”

    “不必。”阳顶天拒绝:“你现在不要动,就呆在家里好了,哪里都不要去,也不要做任何事情,等我的电话,明白没有?”

    “明白了明白了。”庞庆功连声答应:“我在家里等着,沐浴熏香,然后念佛经,这个没关系吧。”

    “这个没关系的,别出门就行。”

    阳顶天嘴里安慰他,心下则是冷笑。

    上次跟越芊芊过来,说过庞庆功的一些事,庞庆功以一个运输司机起家,先是霸了富安的砂石建材市场,从一台车发展到几十台车,后来又独霸富安的酒水饮料市场,左脚踩着红道,右脚踩着黑道,可以说是富安的南霸天,中间人命据说都有好几条,沐个浴熏个香,然后念几句佛经,佛祖就会保佑他?那这佛祖也太糊涂了吧。

    不过佛教的宣传本身有漏洞,什么放下屠刀,立地成佛,这不胡扯吗?那不是说,我先可以拼命杀人,杀到不想杀了,把刀子放下,反而就可以成佛了?

    阳顶天才挂了庞庆功的电话,白水仙就打电话过来,声音娇媚:“顶天,起来了没有?”

    “没呢。”阳顶天立刻起了兴致,道:“腰痛,起不来。”

    白水仙在那边咯咯笑:“活该,谁叫你那么---。”

    说到后面不好意思了,只是咯咯的笑。

    “那不怪我啊。”阳顶天装出冤屈的样子:“谁叫水仙姐你是天下第一美女呢,即便神仙抱着你,那也要发癫的。”

    这话白水仙爱听,更是笑得咯咯的,胡扯了几句,白水仙约阳顶天出来吃早餐,然后一起去看店子,阳顶天当然乐意奉陪。

    阳顶天到约好的酒楼,白水仙已在等着了,一条简单的白纱裙,却亭亭如仙。

    白铁奇也在,有意思,他居然剃了个光头,那个郑佳也在,甜甜蜜蜜的挽着白铁奇胳膊,阳顶天看了暗叹。

    见到阳顶天,白铁奇即有些惊惧,又有些不好意思,对阳顶天道:“顶哥,我剃了头发,决心洗心革面了,而且佳佳答应嫁我了,孩子也不打掉,我们要生下来。”

    “好,不错。”

    阳顶天点头。

    虽然以前的白铁奇让他不喜欢,但反过来说,以前的他,也差不多吧,白铁奇爸妈为白铁奇操心,他爸妈还不是一样,他隔三岔五就跟人打一架,他妈妈其实也是操碎了心。

    大家都差不多啊,现在白铁奇真能洗心革面重新做人,当然是好事。

    他看一眼旁边的郑佳,微微皱眉,对郑佳道:“你把手伸给我。”

    郑佳不明白,白铁奇却吓到了:“顶哥,郑佳是个好女孩子,你要打要骂,都对我来。”

    “什么呀。”阳顶天摇头:“你们昨夜上回去打了炮是吧,弄伤了胎气你知不知道?”

    “啊。”白铁奇吓一跳,白水仙可就急了,在白铁奇肩膀上用力捶了一下:“你要死了你。”

    又拉着郑佳道:“佳佳,你还好吧。”

    “我觉得没事啊。”郑佳有些迷糊:“就是先前半夜里肚子里痛了一会儿,后来我迷迷糊糊睡着了,现在好象没事。”

    “阳顶天,她现在---?”

    白水仙问阳顶天。

    “没有大事。”阳顶天摇头:“她年轻身体好,只是稍有点不稳,我给她发一下气,稳一下胎气就行了。”

    白水仙还有些迷糊,白铁奇昨天给阳顶天装神弄鬼作了一下,却是信得十足十,立刻就叫:“佳佳,快,让顶哥给你看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