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至尊神医 > 第674章 不要不行

第674章 不要不行

作者:九月鹰飞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至尊神医最新章节!

    下午,南月衫给阳顶天打电话:“呆会下班,我们去古玩街。”

    “好啊。”阳顶天应:“真要是值钱的古董,那我们晚上一起吃饭,庆贺一下。”

    南月衫咯咯笑起来,道:“好。”

    其实有了这一次的提成,她就凑够钱给弟弟买房子了,然后就要出国去,也没有那么顾忌王莹了。

    当然,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海上这两天三夜,阳顶天在她身体的最深处,留下了深深的印记,不但彻底的打开了她的身子,也打开了她的心,她愿意看到阳顶天,跟他多一点时间在一起。

    不过在公司还是要注意,所以她先离开的,然后阳顶天才赶去古玩街。

    阳顶天进了古玩街,找到南月衫说的那个店子,推门进去,店子不大,不过装潢很讲究,古色古香的。

    南月衫已经在里面了,在跟一个老者说话,看到阳顶天进来,她给了阳顶天一个灿烂的笑脸,对那老者道:“田伯,我那朋友来了。”

    阳顶天把盒子放玻璃柜上,打开,南月衫道:“田伯,就是这个杯子,也不知什么做的,你帮他掌掌眼。”

    田伯应该至少有六十出头了,戴着副老花镜,不过一看到阳顶天手中的杯子,他眼光一下子亮了起来。

    接过杯子,他仔细的看了一圈,然后又拿过放大镜,又仔细的看了一遍。

    这神情,好象有戏啊。

    阳顶天看看南月衫,南月衫也有点兴奋,她的样子让阳顶天心动,悄悄在柜台下伸手摸她的腰,她回去换了旗袍呢,腰肢细细的。

    南月衫忙抓着他手,用唇语道:“别闹。”

    又拿眼光往一侧示意。

    阳顶天立刻明白了,有摄像头,也就缩回手。

    田伯细细看了有半个多小时,也没吱声,而是起身打了一盆水,对阳顶天道:“我把杯子放水里看一下,可不可以?”

    “当然可以。”阳顶天点头,这杯子在海里都不知泡多少年了呢,放水里有什么不可以。

    不过他好象记得,先前在海底打开盒子的时候,盒子里好象并没有水,是他开盒以后,才进的水。

    田伯征得了阳顶天的同意,把杯子放进水里,他的动作很有趣,直接按着杯子按到水底,让杯子装满了水,然后才放手。

    怪事发生了,他一放手,那杯子竟一下倒转过来,底朝上浮了起来,浮到水面,却又翻过来,杯口朝上,而且是非常端正的杯口朝上,没有半丝歪斜。

    “好奇怪哦。”南月衫抚掌叫。

    阳顶天也觉得非常奇怪,道:“不会是塑料的吧。”

    “怎么会是塑料的。”田伯看了他一眼,道:“这是鼋骨杯。”

    “鼋骨杯?”阳顶天听得一头雾水。

    南月衫学历高,道:“鼋骨,古时候的那种鼋吗?巨龟。”

    “对。”田伯点头:“商周时代,鼋还大量存在,周昭王征楚,就杀死过大量的鼋,并以龟板做船,也有雕成酒器的,这杯子就是了。”

    他说着,把杯子又按进水里,还拿了两块玉放进杯子里压着,但手一松,那杯子立刻倒翻,把玉翻在水底,又浮上了水面,然后再又倒转,仍然是杯口朝上,杯中一滴水也没有。

    “鼋骨具有天然的浮力,虽然拿在手里很沉重,可却入水不沉,而且绝不沾水。”田伯说着,撕下一点纸巾,在杯子内沿擦了一下,纸巾果然就是干的。

    “哇,好神奇。”南月衫叫。

    “还真是个古董了。”阳顶天也是一脸懵圈的叫。

    “确实是个古物。”田伯点头:“现在存世的鼋骨制成的器物也还有,但杯子的话,据我所知,好象就这么一只。”

    “那这值不少钱吧。”

    阳顶天是个俗人,首先就问一个钱字。

    田伯看他一眼,道:“你如果想拍卖的话,底价至少两千二百万以上,如果你愿意让给店里,我现在可以出两千万。”

    看来他不仅是师父,还是店东。

    “哇。”南月衫眼中一下子放出光来,一脸惊喜的看着阳顶天。

    阳顶天同样是喜出望外,几乎是想也不想,一口答应:“卖了。”

    田伯也爽快,当场就打了钱。

    拿了卡出来,阳顶天兴奋的道:“发财了,南姐,我们去好好庆贺一下。”

    “好。”南月衫也非常兴奋。

    她虽然是外企白领精英,但其实一个月也不过万把块钱而已,象这样一转身入手两千万,也是从来不敢想象的事情。

    找了家店子,点了菜,又要了瓶酒,阳顶天道:“南姐,把你的卡给我。”

    “干嘛呀。”南月衫笑。

    阳顶天不答,直接拿过她的包,把卡翻了出来。

    随便翻人东西不礼貌,不过两人现在关系不同,海上两天三夜,阳顶天把她身上所有秘密全翻到了,自然是无所顾忌,而南月衫当然也不会阻拦。

    事实上,她在期待,不过她这样的女子,不会说出来。

    她的期待没有落空,阳顶天果然就在往她的卡上打钱,南月衫扯他:“不要,干嘛呀。”

    “不要不行。”阳顶天霸道。

    “这样不好的,我不能要你的钱。”

    南月衫娇嗔,随即手机提示音起,她一看,脸上顿时变了颜色:“一千万?”

    “嗯哼。”

    阳顶天点头,端起酒杯喝了一口。

    “这绝对不行。”南月衫摇头。

    她先前说不要,只是娇嗲,即然和阳顶天有了最亲密的关系,阳顶天要给她一点钱花,她不会太过拒绝。

    但阳顶天居然一家伙打了一千万,她就真的吓到了。

    “我不要,这不行。”她连连摇头。

    “不要不行。”阳顶天直接把她搂过来,让她坐在腿上,狠狠的盯着她:“信不信我强.奸你。”

    “不是。”南月衫一下勾着了他脖子:“阳,你要我的身子,我随时都可以给你,可是,这么多钱……”

    她没说完,给阳顶天吻住了。

    唇分,阳顶天看着她,道:“南姐,虽然你是别人的老婆,但也是我的女人,我不希望你受苦,再说了,这个钱,本来就是捡来的,而且是你约我出海才捡来的,别说你是我女人,就算是同伴,分你一半,也是理所当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