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至尊神医 > 第1554章 有死无生

第1554章 有死无生

作者:九月鹰飞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至尊神医最新章节!

    白胖子家不是别墅,是高层,窗子离地面,三十多层呢,这要跳下去,有死无生。

    从满盈盈一系列的表现来看,阳顶天相信这姑娘说得出做得到,阳顶天真敢过去,她也真的敢跳。

    不过阳顶天本就只是逗她玩玩,他摇摇头,把残留在脚上的绳子解开,绳子虽然崩断了,留着一截在脚腕上呢,一面就问:“满盈盈,我问你,你为什么就这么恨我啊,先就掏了几十万,这一次,更是不惜坐牢也要对付我,我并没有强女干过你啊?”

    “哼。”满盈盈怒哼一声:“你还问,你勾引谢菲儿,破坏人家的婚姻,又勾引我妈,你这样的人渣,我无论付出任何代价,也绝不会放过你的。”

    “等一等。”阳顶天举手:“我们说清楚啊,谁是人渣了?谢菲儿?那是她主动的,不信你可以问她,再说了,东城出轨的人多了,只要两厢情愿的,周瑜愿打,黄盖愿挨,你管得着吗?没见谢菲儿根本不领你的情啊,反而有些烦了你。”

    “菲儿那是犯糊涂,我当然要管。”满盈盈哼了一声,又似乎觉得说服力不足,道:“我妈呢,那可是我妈,难道我也不能管?”

    “我还就想问你了。”阳顶天这下冷笑了:“据你妈说,你爸爸前前后后,包的情人都有十几个了,玩过的女人更不知道有多少,你为什么从来不管,你妈妈找一个情人,你就要死要活的,公平吗?”

    “还有。”他接着道:“最近这几年,你爸爸基本不碰你妈妈了,往往两三个月都过不了一次性生活,你妈妈才刚四十出头,正是需要的年龄,你为你妈妈考虑过吗?我跟你妈第一次,她要我抱着她睡,居然哭了,说十年没有男人抱着她睡了,你知道吗”

    他这话番话,一下子把满盈盈问住了。

    高楼风大,风从窗外吹进来,吹得她的衣服呼拉拉的响。

    阳顶天怕她一不小心摔下去,虽然他能救,但他不想表现得过于神异,所以突地往前一窜,一下到了窗子前面,抱住了满盈盈,把她抱了下来。

    他以为满盈盈会挣扎,结果满盈盈好象傻掉了,竟是一动不动。

    “哎,想什么呢。”

    阳顶天手在她眼前晃了晃:“想清了没有?”

    “想清了。”满盈盈点头:“这些年,爸爸确实对不住妈妈,妈妈也确实孤单,我经常看见她一个人喝酒,虽然也劝过她,也给爸爸打过电话,但其实我并有真切的体会她的寂寞伤感。”

    说到这里,她抬眼看着阳顶天:“雷鸣远,你跟我妈的事,我可以不管,但你跟谢菲儿的事,我要管,你即然跟我妈好了,就不许再跟谢菲儿好。”

    “为什么啊。”阳顶天奇怪的道:“说了谢菲儿是自愿的,不信你可以问,现在打电话都行。”

    “我不管她是不是自愿。”满盈盈摇头:“我闺蜜和我妈都上你的床,也太污了,我受不了。”

    这好象是个理由,阳顶天摆摆手:“好吧,看在你的面子上,我试试看啊,不过我跟你说,现在谢菲儿可痴迷我了,想甩掉她,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呸,你别臭美了。”满盈盈忍不住呸他。

    “我臭美吗?”阳顶天倒是笑了:“你好几次爬谢菲儿家的窗子,看到我跟谢菲儿办事了吧,她要死要活的样子,你不是亲眼目睹了吗?”

    “我才没有。”满盈盈顿时脸红了。

    阳顶天哈哈笑,猛地伸手托起她下巴:“其实我很喜欢你,你要不要试试?”

    满盈盈惊了一下,但并没有躲闪,而是眼光冷冷的看着他:“你功夫厉害,我不是你对手,你要强女干我也只能由得你,不过你最好杀了我,你不杀我,我一定报警,让你去坐牢。”

    “那你妈妈可又孤单了。”阳顶天笑。

    “哼。”满盈盈哼了一声:“三条腿的蛤蟆难找,两条腿的男人要多少有多少,我妈妈即然能找第一个,就可以找第二个,第三个。”

    “不愧是干律师的,我说不过你。”阳顶天放开手:“行了,不跟你玩了。”

    他走到门口,满盈盈突然叫道:“雷鸣远,你要对我妈好,要是让她伤心,我一定要你付出代价,不论你功夫有多高,我说到做到。”

    阳顶天回头,两指在唇上一印,送了她一个飞吻,转身下楼。

    手中的枪他带下来了,不过已经给他揉成了一个铁疙瘩,到楼下垃圾桶前,再揉一把,彻底揉成零件,扔进垃圾桶里,心头倒是感慨:“这丫头,有胆有勇,有脑子也有决断,要是个男的,还真值得结交。”

    下午的时候,朱晓晓给他打电话:“鸣远,我家盈盈是不是找你了。”

    “怎么了?”阳顶天问。

    “她今天突然跟我说,我跟你的事,以后她不管了,说的那啥,我都有点儿心惊肉跳的。”

    “没事。”阳顶天哈哈一笑:“她今天是找我了,要我离开你,然后我就问她,一边是爸爸,一边是妈妈,爸爸那么多女人她不管,妈妈找一个情人,她为什么要管,她好象给我说服了。”

    “啊?”朱晓晓又惊又喜:“你这么问她啊。”

    “是啊。”阳顶天笑:“我可是有话直说的。”

    “她真的。”朱晓晓有些不敢肯定:“想清楚了?”

    “那我不知道。”

    阳顶天笑。

    “死丫头,从小倔得死。”朱晓晓想了一下,道:“不行,我呆会再问问她。”

    她说着,挂了电话,过了没多久,她又打电话来了,语气中透着喜意:“鸣远,你过来吃晚饭不?”

    “怎么?问过了。”阳顶天笑问。

    “嗯。”朱晓晓在那边吃吃笑:“我问了,她说了,一个是爸,一个是妈,她不站任何一边,随得我们了,不过有一个要求,不许我跟你在我们家里,没关系,我这边有好几套房子的,我们换个地方就好了。”

    说着就撒娇:“你晚上过来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