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男人都是孩子 > 第四章 接踵而至的打击

第四章 接踵而至的打击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男人都是孩子最新章节!

    方山木吓了一跳,没好气地说:“不睡房间睡沙发,你这是个性还是毛病?”

    本来签了合同付了款之后,成芃芃就走了。半个小时后又折回,她家里的钥匙忘在了客厅沙发上。又一个小时后,正在洗澡的方山木再次被猛烈的敲门声惊到,开门一看,竟然又是成芃芃。

    据她自述,回家后,她发现手机又落在车上了。拿了车钥匙去地下停车场,拿到手机上楼时,才又想起钥匙和钱包被自己锁家里了。现在的她不但回不了家,还没有身份证去住酒店,只好回来借宿了。

    方山木差点被成芃芃绕得晕头转向,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么马大哈的人,而且还是一个姑娘,如果是他的手下,他二话不说就会开除对方。

    他最不待见丢三落四做事没条理思维没逻辑的人!

    方山木有几分奇怪,刚才坐下时,怎么就没有发现沙发上有人呢?可能是他太恍惚了,半睡半醒之间,没有注意观察。

    成芃芃翻身坐起,只穿睡衣的她露出粉嫩而健美的胳膊,以及结实饱满的小腿,她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我想睡哪里睡哪里,我的地盘我做主,要你管?”又一想不对,她虽然是房东,但现在房子的使用权已经归方山木了,就嘿嘿一笑,“我睡不着,半夜起来躺沙发上打一会儿游戏,照料一下生意,怎么啦?”

    不怎么,方山木不想问他也不敢管,他转身就走:“晚安!”

    “你等等,大叔,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你一个人租这么大的房子,到底是不是为了包养小三?”对方山木冷淡加漠然的态度,成芃芃既不生气,又有十足的耐心,“快说嘛,我特别好奇,真的。如果你告诉我真相,我免你一个月的房租。”

    方山木站住,回身,目光中既有好奇又有不屑:“你年纪轻轻,既不上班,又没工作,开奔驰,当包租婆,包养你的人至少也是一个年薪千万的大老板……”

    “你说什么?”成芃芃跳到了地上,光着脚丫,轻巧地一跳就来到方山木面前,满脸怒气,“你说我是小三……我打死你!”

    她本想发火,脸上的怒气却慢慢消失,又狡黠地笑了:“看来我们共同的熟人太懒了,都没有为我们介绍对方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好吧,我现在告诉你我的真实身份,但作为交换条件,你也得告诉我你到底是干什么的,为什么要一个人出来租房子住,OK?”

    方山木点了点头。确实,古浩为他介绍成芃芃时,并没有明说成芃芃是什么人,做什么工作,为什么这么年轻就在京城有自己的房子,只说她有合适的房子可以出租,并且可以拎包入住。

    “首先明确一点,我不是小三,本姑娘目前单身中。其次,我名下有十几套房子,这套房子只是其中之一。你也别羡慕,谁让我有一对有本事的父母,他们就是衬房子,又只有我这么一个闺女,就过户到了我的名下。最后一点,我有工作,平常除了收房租之外,也兼做微商,卖卖面膜、人参、蜂蜜、竹盐、燕窝什么的,你需要哪一种?”

    原来是拆二代,方山木知道没有办法再对话了,大多数人还在拼起跑线的时候,一小部分人生下来就在终点,没得比:“就您这条件还做什么微商?就该天天去国外度假,去瑞士滑雪,去巴黎喂鸽子,去英国看雾,去巴厘岛潜水,除了享受人生,您不管做什么事情都是浪费生命。”

    “哎哟喂,您别这么酸成不?我又没吃您家大米喝您家凉白开。”成芃芃咯咯地笑了,“行了,我都说完了,该您交代了。”

    一听“交代”二字,方山木突然就打了一个激灵,他这段时间没少被人喝令交代问题,差不多都快有条件反射了。

    “我本来是一家互联网公司的副总,也算是事业小有所成,年薪200多万,还有股权。因为一次工作失误,导致公司损失惨重,还被公司怀疑贪污公款,畏罪潜逃,我其实是去西山休假,结果迷失在了深山老林之中,妈的,差点儿死里面。好不容易出来后,遇到一辆面包车,司机一见我就扔下车跑了,我自己开回了市里,结果是一辆失窃的车辆,还因此进了派出所说明情况……”方山木低着头,有几分沮丧,“从所里出来,就租了你的房子住。”

    “你等等,好象哪里不对……”成芃芃歪头想了想,她一双漂亮的眼睛在半暗半亮的夜色中格外明亮,“你工作失误、被停职、休假、迷路、借车、进局子,都很合情合理,但是,为什么不回家,非要租房子住?我明白了,我懂了,你是事业不顺人生倒霉又婚姻不幸,被老婆甩了,对吧?真的好惨,彻头彻尾的人生输家。”

    “我和她的事情,说来话长,但还没有离婚,只是冷战。”方山木不想再说下去了,“行了,我说完了你想要知道的一切,来,还我一个月房租……接受微信和支付宝转账。”

    “你……”成芃芃气笑了,“你一个大男人这么无赖,我们明明是交换了信息好不好,你还记得房租的事情,要不要这么厚脸皮?”

    “在生存面前,面子是最没用的自尊。”

    成芃芃翻了翻白眼,当即微信转了一个月房租给方山木:“好吧,理解你,快40岁的人了,一下子什么都没有了,接下来打算怎么办?”

    “论成败人生豪迈,大不了从头再来……”方山木本想说出来,没想到唱多了,张口就唱了出来。

    “哈哈,《从头再来》,97年刘欢唱的,暴露年龄的歌。”成芃芃大笑,“不过也别说,我就佩服你们70后这一届男人永服输的劲头,比80届和90届都强。行,你是一个挺真实的人,以后有用得着的地方,尽管说,能帮得上的,芃芃我一定不会拒绝。”

    “谢了。”方山木这一次没拉长声调,也没夸张语气,他也看了出来成芃芃是一个大气敞亮的京城大妞,挥了挥手,转身进了房间。

    “您这经历像打游戏一样,过了一关又一关,我都羡慕您有这么丰富多彩的人生了……”顿了一顿,身后传来了成芃芃的一声惊呼:“天啊,都两点多了,赶紧睡美容觉,要不明天又熊猫眼了。”

    方山木以为他再难入睡,没想到和成芃芃聊了一会儿,压抑的心情舒展了许多,一上床就睡着了,直到被一个他期待已久的电话吵醒。

    来电显示是“老大”。

    老大是方山木为公司董事长周逍起的外号。在他的带领下,公司上下都称呼周逍为老大,周逍似乎也很喜欢这个称呼,私下还夸过方山木几次。

    出事后,周逍一改以前和方山木经常私下接触的习惯,和方山木保持了公事公办的距离。方山木虽然觉得有几分寒心,但也能理解周逍的做法无可厚非,毕竟他的失误太明显也太不应该了,既为公司带来了巨大的经济损失,也导致公司的竞争对手趁机拿下了觊觎已久的市场份额。

    “老大……”电话一接通,方山木下意识地叫了一声外号,语气轻松自若,“我胡汉三又回来了,活着回来了,没潜逃没失踪,是玩了一次荒野求生……”

    话未说完就被周逍打断了,周逍的语气微有冰冷和不满:“别解释了,赶紧来公司一趟,有重大事情要宣布。”顿了一下,他又咳嗽一声强调,“公司刚出了一个规定,‘老大’的称呼过于江湖气,以后在公司的称呼一律直接称呼名字或者以职务相称。”

    方山木感觉到了一丝微妙而耐人寻味的气氛,这种感觉等他到了公司后,愈加强烈。所有人都对他要么侧目而视,要么一副避之不及的惶恐。尽管已经猜到了什么,但等周逍在办公室郑重其事地宣布免去他的一切职务并由他个人赔偿公司300万的经济损失、由古浩接任他的位置的决定之后,他还是傻在了当场!

    如果说免职可以接受也在情理之中的话,让他个人赔偿公司的部分经济损失,就让方山木觉得难以理解了。更让他气愤的是,古浩才是一个总监,一步跨越了部门经理直接升任到了公司副总,以他对公司规章制度的严格程序的了解,古浩肯定在背后做了手脚。

    方山木不傻,他在职场多年,敏锐地猜到了在整个事件之中,古浩肯定足够的动力借机将他一棒子打死。度假散心之行、深山老林的生死经历,他不相信古浩在背后没有捣鬼,他绝对是被古浩算计了!

    不行,不能让古浩这么小人得势。在职场上,施展一些不见光的手段踩着别人上位,只要不触犯法律,也不算什么罪大恶极的行为,但古浩害得他差点儿死在荒郊野外,就过分了。方山木当即表示他接受公司对他的处罚,也愿意个人承担一部分公司的经济损失,但提拔古浩不妥当,古浩的能力和人品不足以担当如此重任,希望公司认真考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