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大国名厨 > 第一卷:网红食堂 第009章 改变“驯养”策略!

第一卷:网红食堂 第009章 改变“驯养”策略!

作者:烟斗老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大国名厨最新章节!

    “乔智,你等下走,我有几句话想跟你说。”

    陶南芳留住乔智。

    乔智不愿意跟陶南芳单独相处,强势的丈母娘让他很不舒服。

    女儿脾气那么糟,源头还不是在丈母娘这里?

    乔智有无数次冲动,想要将陶茹雪摁回娘胎回炉改造。

    “这纸条是你留在徐鹤翔房间内的?”陶南芳将纸条展开,面无表情地问道。

    “是。”乔智道。

    “为什么要留这个纸条?”陶南芳追问。

    “本能反应。”乔智敷衍。

    “我觉得你不是本能,而是看穿了阴谋。”陶南芳凝视着乔智,注意观察他的表情。

    乔智笑道:“妈,你高估我了,我又不是福尔摩斯。我只是觉得这件事还得你出马才行。我劝你出山,你又不肯,只能让他们来主动找你了。”

    他了解丈母娘的性格,你表现得越是聪明,她越是会忌惮你。

    与她最好的相处方式是,让她觉得你是一张白纸,方便涂抹、勾勒、控制。

    陶南芳仔细盯着女婿那张清瘦的脸,发现乔智突然很陌生。

    “你做得挺不错,如果不是你留下这张纸条。徐慧就不会来主动找我,矛盾不可能这么快解开。你是解决此次危机最大的功臣。”

    “我们是一家人,一家人不说两家话。”乔智装纯,想尽快结束话题。

    “对啊,一家人。”陶南芳干巴巴地笑了两声,“我听宋总说,你在淮香酒楼做得不是特别开心,所以有个新的想法,给你提供原始创业基金,让你单飞,如何?”

    乔智皱了皱眉,“难道不是间接地辞退?”

    陶南芳摆手笑道:“我打算给你提供一百万创业基金,这怎么叫辞退呢?我一向遵循奖罚分明,既然对集团作了贡献,就得明确奖励。对你也是一样,不能因为你是我的女婿,我就取消对你的奖励。不过,这一百万创业基金,你怎么用,要给我制定合理的商业方案。你不是学过酒店管理吗?对你而言,并不是难事。”

    一百万对于身家几十亿的陶南芳算不了什么,但是以奖励的名义给乔智,意义就不一样了。

    至少不是伸手拿钱——吃软饭!

    乔智是一个传统男人,他确定自己对陶茹雪有感情,但并不是坚持包容她的唯一理由。

    父亲的身体一向不好,尤其患有心脏病,他答应过父亲,结婚不仅是为了报恩,也不会辜负陶茹雪,好好地与她在一起生活。

    乔智很认真地分析过自己与陶茹雪现在的矛盾原因。

    一方面是因为婚姻是陶南芳强加给自己,当初陶南芳得了癌症,谁也不知道她能活多久,在这种背景下,陶南芳要求陶茹雪必须跟乔智结婚,陶茹雪出于孝心,才作出决定,然而现在陶南芳的身体在变好,陶茹雪自然又开始动摇。

    另一方面陶茹雪觉得自己作为男人没什么用,贪图陶家的财产,是个不折不扣的软饭男。

    如果自己出去单飞,作出成绩,或许可以让陶茹雪改变对自己的偏见。

    “谢谢妈。”乔智作出决定。

    无功不受禄,帮助陶家解决如此大的危机,收点好处也情有可原,心安理得。

    陶南芳朝乔智笑着点头,“没其他事了,你早点回家吧。”

    等乔智离开病房,陶南芳面沉如水。

    酒楼的危机解决了,她总觉得不是很畅快,局面的变化违背了她的计划。

    一盘棋赢得莫名其

    妙,让陶南芳有种失控的失落感。

    至于女婿身上展现出来不可控的因素,让陶南芳必须改变“驯养”策略。

    ……

    深夜的城市空气清新,这是乔智为何喜欢夜跑的原因。

    他让出租车司机距离小区一公里处放下自己,慢慢走回去。

    琼金是座不夜城,过道不时有车辆穿梭而过。

    走在城市间,即使再晚也不会孤独,但真正返回家中,反而会觉得寂寞清冷。

    陶茹雪想逼自己主动离婚,乔智绝对不允许。

    想到她离婚之后,跟韩斌那狗东西在一起卿卿我我的样子,他就觉得如鲠在喉。

    执念是双刃剑,可以促使人成功,也会让人伤痕累累。

    右侧传来哄笑声,数辆价值不菲的摩托车胡乱停在路边,车头上挂着头盔,穿着机车服的青年围成一圈。

    乔智依稀听到有女人呼救的声音,出于本能冲了过去。

    “你们做什么呢?”乔智推开人群,只见一个穿着紫衣的女人躺在地上,高跟鞋错乱地放在旁边,裙角被撕坏了。

    这女人怕也不是什么正经人,如果落到这群机车青年手中,下场肯定很惨。

    “多管闲事。”红发青年揪住乔智的衣领,“滚一边去。”

    乔智拍开红发青年的手腕,指着不远处的摄像头,“别打什么坏主意,现在是法治社会,你们现在的一言一行都被记录着呢。”

    其他人凑到红发青年耳边低声劝了几句,红发青年冷哼一声,招呼其他人驾驶摩托扬长而去。

    乔智望着烂醉如泥的女子暗叹了口气,低声道:“你运气不错,如果晚来一步,后果不堪设想。”

    乔智刚将女子架起,女子趴在乔智身上狂吐不已,乔智已经洗过澡,身上被吐得污秽不堪,暗呼倒霉。

    女子吐完之后,已经彻底失去理智。

    乔智知道附近有一家快捷酒店,便将她扶着过去开了个房。

    乔智将女子送入房间,给她烧了一壶热水,倒了一杯放在床头,然后才离开。

    刚走出酒店门口,突然一个人影从旁边闪出,挡住他的去路。

    “果然是你!”

    陶茹霜摘下十七厘米的高跟鞋,朝乔智劈头盖脸地砸了过来。

    乔智往后倒退。

    他很快反应过来,刚才抱着那个烂醉如泥的女子开房过程,被小姨子是逮了个正着。

    “误会,实在是个误会,你听我解释啊。”

    “误会?我刚才已经拍了视频,晚点你再跟我姐解释,现在先让我打一气,我实在受不了你这种人渣。”

    陶茹霜虽然和姐姐不对付,但毕竟是亲姐妹,上阵姐妹花,哪里能忍得住恶气。

    尖尖的鞋跟砸在胳膊上,那滋味不是一般的酸爽。

    乔智找了机会,抓住她的手腕,将她死死地顶在墙上。

    酒店的前台和保安听到动静,打开玻璃门张望了一眼,便又缩回头,干他们这一行,这类事情见得太多,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才是正确的选择。

    “放开我,你弄疼我了。”陶茹霜发现动弹不得,红着眼睛说道。

    “你先听我解释,等你冷静下来,自然会松手。”乔智沉声道,“那女人我也不认识,是在路上捡尸,呸呸,偶然遇见的,她被几个小混混围住,我见义勇为将她救下,不知道她家住在哪里,所以只能送入酒店。我可以对天发誓,如果说谎,天打五雷轰,不得好死。”

    “男人是最无耻的生物,发誓如同放屁一样简单。”陶茹霜冷笑,“我姐正愁没理由跟你离婚呢,你现在主动出轨,离婚的话就得净身出户。”

    “你怎么才能信我?要不跟我上楼,她还昏迷不醒呢。”乔智只觉得热气上头,快要被逼疯了。

    “行,如果你真乘人之危,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不仅要让你和我姐离婚,还得控诉你的罪行,让你蹲监狱。”陶茹霜恶毒地攻击道。

    乔智哭笑不得,原本是助人为乐,没想到给自己带来这么多麻烦。

    与前台服务员简单沟通,索要一张新房卡。

    “那男人有点惨啊,沾花惹草,被老婆逮住了。”女服务员等两人上了电梯,感叹道。

    “不是老婆,好像是小姨子。”保安低声道。

    “姐夫和小姨子?”女服务员偷笑两声,“挺漂亮的小姨子。”

    用房卡刷开房门,陶茹霜借助朦胧灯光,看到床上的女人,面色“腾”一下红了起来。

    乔智扫了一眼连忙转过身,那女子将衣服除去,昏暗朦胧的灯光下,雪白的肌肤异常刺目。

    陶茹霜揪住乔智的衣服,没好气道:“这是怎么回事?衣服都脱光了,还把自己比作雷锋?”

    乔智发现自己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早知道就不要带着陶茹霜亲临现场。

    “衣服是她自己脱的,酒喝多了,会觉得特别热,所以脱掉衣服不是正常事吗?可能她平时也喜欢脱光光,所以才就……”

    乔智喉咙活生生地卡住,给出的理由根本站不住脚。

    陶茹霜掏出手机,对着床准备录下证据,“回去之后,我一定要让姐亲眼看看,这就是证据。”

    “你别拍啊,这是犯罪,侵犯别人的隐私。”乔智又急又怒,跟她争夺手机。

    “你俩男渣女贱,还怕被拍?”陶茹霜朝后躲,迅速点开录像功能。

    乔智抓住她的手腕,借助重心将陶茹霜压在茶几上。

    “咯噔”,陶茹霜发现脊椎脆响,惨叫一声,感觉自己腰被磕断了。

    手机也被乔智顺势夺走。

    她还准备反抗。

    乔智一手摁住她的肩膀,一手卡住她的腮帮子,低吼道:“别再胡闹了,行不行。我真的跟这女人没有半毛钱关系。不信的话,等明天她清醒的时候,你再问她。”

    陶茹霜没想到一向低调沉默的乔智,变得这么严肃和凶狠,竟然一时之间茫然不知所措。

    “呕……”

    刺鼻的酸味,从床上传来。

    那女子恶心难受,探身将腹中之物稀里哗啦地吐出来。

    “还不讲理,我就将她吐出来的东西,拾掇起来,全部灌到你嘴里去。”

    太特么恶心了!

    陶茹霜眼中露出恐惧之色。

    “松……开……我……”

    “你得答应我,别胡闹了。”

    “行,我……给你……一次机会……”

    陶茹霜揉了揉腮帮子,恶狠狠地瞪了乔智一眼,指着房间电视位置,“我刚才看到里面闪红点了,怀疑电视机被人偷偷安装摄像头。如果你想要证明自己的清白,只要将摄像头取出来,让我看下里面的视频就好了。”

    “不会这么巧吧?”乔智奇怪地望着陶茹霜。

    陶茹霜冷笑,“心虚了吗?”

    “心虚什么,如果真有摄像头,我还得感谢偷拍的人,给我一个证明清白的机会呢。”乔智大喜过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