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金凤华庭 > 第七章 算账

第七章 算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金凤华庭最新章节!

    长公主从皇宫出来,颇有些后悔,早知道皇兄留下那幅画,她就明日再进宫好了,至少能多欣赏一晚上。

    回到桃花园,天色将黑不黑,宾客赏够了桃花,都散了去,长公主问管家,“安小郡主呢?”

    管家回话,“小郡主还在醉花亭没出来。”

    长公主吩咐,“你去喊她,晚上了,园子里露水重,让她回屋睡。”

    管家应了一声,立即去了。

    管家在醉花亭找了一圈,没找着人,眼见天黑了,回禀长公主此事。

    长公主皱眉,“她能哪里去?问看守醉花亭的守卫没有?”

    “醉花亭的守卫说除了晌午后见顾七公子出来,再没见人从里面出来。”管家也是纳闷,“老奴带着人将醉花亭都翻遍了,也没人,奇了怪了。”

    “再去仔细找找,估计在哪个犄角格拉睡着了你们没发现。”

    管家点点头,又带着人去了。

    长公主去一趟皇宫出了一身的汗,迫不及待去沐浴了。

    杜嬷嬷一边侍候长公主沐浴一边猜测,“公主,小郡主是不是离开了?没走醉

    花亭的正门,守卫才没看到。”

    长公主疑惑,“她不住本宫这里,去哪里了?”

    “小郡主兴许是回安家老宅了,也兴许是进宫看皇后了,再兴许是白日里睡够了歇过来去街上玩了。”杜嬷嬷揣摩着,“小郡主是个闲不住的性子。”

    “还真是。”长公主想想也对,“让人告诉管家,找不着人就不用找了。”

    杜嬷嬷点头。

    长公主沐浴完起身,忽然说,“她不会去善亲王府找人算账了吧?”

    杜嬷嬷一愣,额头冒了汗,“还真没准。”

    善亲王从中作梗延误了兵部折子和长公主名帖,让安华锦累成那副模样赶进京,她那个性子不是个吃亏的主,睡醒了歇够了有力气了,能不去找人算账?

    长公主越想越有可能。

    果然如长公主猜测,安华锦的确是去善亲王府了。

    她睡醒后,看到了挂在桃花枝上的宣纸,懒洋洋地拿起来一看,顿时火冒三丈。

    宣纸上写着一行俊秀飘逸的字:“在下思来想去,觉得还是不想与小郡主一笔勾销,所以,我是不会说看不上小郡主的。”

    落款顾轻衍。

    字很好看,言语却气死人。

    安华锦瞧着,咬牙切齿,不想与她一笔勾销不早说,若是他早说了,她还睡什么觉?

    好个顾轻衍,竟敢耍她!

    她将信纸揉把揉把扔进湖里,跳下树,想着顾轻衍先靠后,她先去善亲王府算账。

    她利落地翻墙出了桃花园,她骑来的那匹马正围着墙根吃草,见到她撒了个欢嘶叫一声,她拢了缰绳翻身上马,直奔善亲王府。

    善亲王府内,楚宸听闻安华锦进京了,连赏花宴都没参加,干脆躲在了府中不出去了。

    善亲王看着他的窝囊劲儿直来气,骂他,“没出息的东西,一个小毛丫头而已,你怕她什么?”

    楚宸很是哀怨地看着善亲王,“爷爷,她太可怕了,我怕见了她我的心砰砰地跳出心口。”

    “什么?”善亲王拔高音。

    楚宸摸着心口,“听说她进京了,我这心就开始跳,扑腾扑腾的。爷爷,不信您摸摸。”

    善亲王怀疑地看着他,脸色难看,“你脑子没坏吧?”

    “没有,就是心跳的厉害。”

    “你是被她吓的。”善亲王下定论,“你这叫一年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楚宸委屈,“爷爷,你说她在京城要待多久啊?不会她在一天,我这心就跳一天吧。”

    善亲王气愤,“她要嫁进顾家,以后就在京城待着了。”

    楚宸嗷地一声,“那我怎么办?”

    善亲王看着不争气的孙子,没好气地说,“有两个法子,一,搅了顾家的婚事儿,让她哪来的回哪儿去。二,你滚出京城去,把地盘让给安华锦。”

    楚宸扁起嘴角,“顾家的婚事儿不好搅和吧?爷爷你让人废了多大的力气拦了长公主的名帖,不是还是让陛下吩咐人盯着掐着点送去了吗?陛下撮合南阳王府和顾家的婚事儿,那是吃了秤砣,铁了心的。”

    善亲王吹胡子瞪眼,“我今日被陛下罚了,你当为了谁?还不是为了你这个不争气的东西?三年前若是你把安华锦揍的三月卧床不起,你爷爷我至于没面子?”

    楚宸咳嗽,小声说,“爷爷,不好吧,她是女孩子,宁愿我挨揍,也不能让她挨揍啊。”

    善亲王差点儿气死,伸手指着楚宸,喘不上气,“你……你……你是要气死我吗?”

    楚宸顿时闭了嘴。

    善亲王吃了两颗养心丸,才缓过气来,正要抓着楚宸教育,外面有人禀报,“老王爷,不好了,安小郡主杀过来了!”

    善亲王腾地站起身,“安华锦竟然敢找上门?”

    “是……杀上门!”

    “岂有此理!”善亲王大踏步往外走,“集合府兵,给我拿下她!看我今日怎么收拾她!三年前让她跑了,今天她别想再跑了!”

    他正往外冲,眼前人影一闪,一个人比他冲的还快,转眼就跑去了他前面。

    善亲王睁大眼睛才看清楚,大喊,“楚宸,你干什么去?”

    楚宸头也不回,也不答话,很快就没了影。

    善亲王着急,“快,赶紧跟上,别让他再吃亏!”

    这个兔崽子,他不是怕安华锦吗?不好好在屋里猫着,跑出去做什么?还跑那么快,也不等等他。

    安华锦骑马冲进善亲王府,吓坏了府内一众人等,安静的善亲王府顿时鸡飞狗跳。

    安华锦才不管,她今日就是来出气的。善亲王找了南阳三年麻烦,以前没找到她身上,也就罢了,反正爷爷闲着发霉不如跟善亲王过招打发时间,可是这回,找到了她身上,累死她了!这口气不出不行,她总要吓吓这把孙子当命根子的老头子不行。

    楚宸脚程很快,把善亲王抛的老远,来到前院,一眼就看到了骑在马上的安华锦,他眼睛一亮,冲到她面前,一把抓住她的马缰绳,小声说,“跟我走!”

    安华锦居高临下地看着楚宸挑眉,“为什么?”

    “你不是想吓吓我爷爷吗?还有什么比绑走他孙子更能吓他的?”

    “也对!”安华锦伸手将楚宸拎上马背,扬声道,“善亲王听着,楚宸我带走了,蹂虐够了再给你送回来!”

    丢下一句话,安华锦又打马出了善亲王府。

    楚宸坐在安华锦身后,摸着心口,欢喜地说,“我见了你后,心不跳了哎!”

    安华锦回头瞥了他一眼,“心若是不跳,你就死了,有什么可高兴的。”

    “真的不跳了哎!”楚宸激动不已,如飞出牢笼的鸟儿一般欢快,凑近安华锦耳边,语气显而易见的兴奋,“那个……你要怎么蹂虐我?”

    ------题外话------

    作者:谁要揉虐你呀?兴奋个什么劲儿略略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