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金凤华庭 > 第三十章 糖块

第三十章 糖块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金凤华庭最新章节!

    午膳吃什么,安华锦已经想好了,就按照顾轻衍那个单子罗列的来。

    孙伯得了安华锦的吩咐,高高兴兴地吩咐厨房去做了。

    临近午时,厨房派人来传话,问小郡主和顾七公子可忙完了?若是忙完了,厨房将午膳端上来。

    安华锦伸了个懒腰,今日有顾轻衍与她一起琢磨那本残缺的剑谱,收获甚大,虽然短时间内还没补全,但已窥到了门径,用不了几日,她想着就能给了凡真人一本完整的剑谱了,也算还了他昔年传给她一手狂草的半个师徒情。

    她抬眼看了一眼天色,摆摆手,“午膳既然做好了,端上来吧。”

    孙伯应了一声,连忙乐呵呵地吩咐了下去。

    正在这时,门童来禀,说善亲王府的小王爷与陛下身边的张公公登门了。

    安华锦文言挑眉,“楚宸又来做什么?”

    还跟着张公公?

    门童摇头,因小王爷跟着陛下身边的张公公来的,所以,他没敢多问。

    安华锦看向顾轻衍,“你说,楚宸是不是掐着点儿来蹭吃蹭喝的?就因为我昨日敲了他一顿酒?他要找补回来?”

    顾轻衍眸光轻动,“不见得,大约与善亲王方才进宫有关,陛下敲打善亲王府,楚宸不傻,估计是想拿你做个挡箭牌。”

    “嗯?”安华锦不觉得她从小到大除了迫于无奈三年前被顾轻衍喂了一颗百杀散给他做了一回挡箭牌外,还会那么容易给别人做挡箭牌。她琢磨着说,“你说,我若是连陛下身边的亲信张公公也拒之门外,陛下会怪罪我不?”

    顾轻衍微笑,“怪罪倒不见得,就怕传出去,有人说你目无陛下,陛下会心里不太舒服。”

    得吧,陛下心里对谁一旦不舒,那个人距离过难过的日子就不远了。这个时候,她还不愿意让陛下对她不顺眼。毕竟如今她还给陛下出着难题呢,不能太过火。

    安华锦吩咐,“孙伯,你亲自去接,将他们请去前面的会客厅。”

    孙伯答应一声,立即去了,心想着这小王爷是怎么回事儿?非要与他家小郡主过不去?今儿来了一次又来一次,非想找小郡主打他一顿吗?

    安华锦站起身,理理衣摆,问顾轻衍,“你与我一起去?”

    “嗯。”顾轻衍也跟着站起身。

    二人一起出了枫红苑的抱厦厅,前往前院的会客厅。

    路上,安华锦从兜里掏出两块软糖,一块塞进自己嘴里,一块拿着问顾轻衍,

    “你要不要吃?”

    顾轻衍瞅了一眼,伸手接过,扒开糖纸塞进嘴里,“谢谢,很好吃。”

    “这是我们南阳第一大坊玉桂坊做的软糖,我从小吃到大,偶尔头晕时,吃一块,就好了。”安华锦笑眯眯地说,“玉桂坊是我娘留给我的铺子,只在南阳做,每日限量,买多也不卖,谁若是得罪了我,我就给他一块软糖,哪怕吃了再喜欢,也买不着。”

    顾轻衍低笑,眸光流动着笑意看着她,“所以,三公主得罪了你,你就给了她一块软糖?让她想吃无论想什么法子,也买不着?”

    “没错。”安华锦嚼着软糖,“她也就是我亲表妹吧,换个旁人,我早揍的她满地找牙了。姑母很疼我,我舍不得让她伤心。”

    “的确,你这样收拾三公主倒也妥当。”顾轻衍应和。

    安华锦仔细打量他一眼,撇撇嘴,没心没肺地说,“也不知是哪个桃花太多,牵累的我在京中找不着一个朋友。”

    顾轻衍低咳一声,她不指名道姓,他自然不会上赶着往自己身上按,很会祸水东引地说,“大约是因为三年前你揍了楚宸的缘故?这京中喜欢楚宸的女儿家不少。”

    安华锦哼笑,他把自己摘的倒是干净。

    顾轻衍又咳嗽一声,“还有没有?再给我一块,还想吃。”

    安华锦挑眉,停住脚步,“你今日得罪我没?”

    “没有。”

    “以前得罪的呢?”

    顾轻衍无辜地看着她,“这等多吃一块糖的小事儿,就无需与以前挂钩了吧?”

    “也是。”安华锦看着这张无辜的清隽的眉目如画的脸,很好说话,一股脑地将兜里所有的软糖都掏了出来塞进他手里,“都给你。”

    顾轻衍手里忽地沉甸甸地被她塞了满手软糖,大约有十多块,他笑意渐渐浓深,眉目绽开,玉容霎时比骄阳还暖了三分,声音也低了,“怎么一下子给了我这么多?一块就好。”

    安华锦无所谓地拍拍手,继续往前走,“你不是喜欢吃吗?既然喜欢,把我所有的都给你,又有什么关系。”

    顾轻衍轻轻地攥了攥手,也跟着走了两步,“我虽喜欢,你是不是给的也太多了?”

    “我有整个玉桂坊,不过给你十几块糖而已,算多吗?你顾七公子什么好东西没见过?至于这么……心里不踏实吗?”安华锦回头瞅了他一眼,“不至于吧?”

    不至于倒是不至于,但是一时间让他真是难以形容这一刻的心情。

    对比得罪她的三公主,他的待遇未免也太高了。

    顾轻衍慢慢地收起了所有软糖,一下子自己兜里觉得沉甸甸的,他走了两步,又从兜里拿出一块扒开糖纸,慢慢地扔进嘴里,软软的,微微的甜中带酸,是地地道道的南阳野山坡上产的梅子味。

    甜到心里,但也说不清楚是不是酸也跟着到了心里。

    来到会客厅门口,他口中的软糖还没化掉,他忽地又问,“都给了我,万一你再头晕……”

    安华锦好笑地看着他,“我每日都要喝你送来的汤药,还晕什么?”

    “也是。”顾轻衍也跟着笑了。

    回头他再跟陈太医见个面,问问他的药方子可也能治头晕之症。

    楚宸与张公公赶巧也正被孙伯请着来到,入眼看到二人有说有笑,心里十分看不过眼,他提着肉包子扬声说,“小丫头,你今日为何将我拒之门外?昨日一起喝酒的交情,今日就翻脸不认人了?”

    安华锦回转身,懒洋洋地瞧着楚宸,扬眉,“怕你爷爷再打上门,得罪不起他,自然要离你远点儿了。”

    楚宸忽然好没理了,兴师问罪的气势一泄,脸上挂上了笑,瞥了顾轻衍一眼,“我还以为你有怀安陪着,谁也不理了呢。”

    安华锦切了一声,“你拎着的是什么?”

    楚宸呲牙一笑,万分灿烂,“请你和怀安吃肉包子,皇宫御膳房做的,皇叔赏的,赶紧的,我们吃完,张公公还要回宫复命呢。”

    ------题外话------

    都给你都给你都给你,有多少糖都给你,谁让你长的好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