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金凤华庭 > 第五十五章 受托(二更)

第五十五章 受托(二更)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金凤华庭最新章节!

    楚宸出门喜欢骑马,顾轻衍出门喜欢坐车,天色将黑不黑时,二人在街上相遇,去的都是同一个地方。

    楚宸本来打算越过顾轻衍的车当没看见直接去安家老宅,但给顾轻衍赶车的车夫眼尖,先对车内递了个话,“七公子,是宸小王爷,好像也是去安家老宅。”

    顾轻衍闻言伸手挑开帘子,便看到了假装没看见要擦车而过的楚宸,微微挑眉,“小王爷这是要去哪里?”

    楚宸转过头,很不想理他,但又不能没风度,只能勒住马缰绳,“去找小安儿玩。”

    顾轻衍一本正经地说,“她今日没时间见你。”

    楚宸扬眉,“为何?天色都很晚了,她还很忙不成?”

    “嗯。”顾轻衍温声说,“因为我要去顾家,有要事儿要找她,她定没时间的。”

    楚宸:“……”

    他瞪着眼睛看着顾轻衍,似噎了半响,才说,“你的意思是,让我不要去了?你找她有要事儿,你怎知我就不是有要事儿要找她?”

    顾轻衍淡笑,睁着眼睛说瞎话,“因为我与她约好了。”

    “我还与她约好了呢。”楚宸梗着脖子。

    “是么?”顾轻衍不相信地看着楚宸,“小王爷别糊弄人了,你糊弄不过我的,你还是回去吧!若是你我同去了安家老宅,你进不去门,岂不是没面子的很。”

    楚宸:“……”

    他心里暗骂顾轻衍一百遍,但不得不承认,对比顾轻衍,他在安家老宅的确没什么地位,一个孙伯就能拦他八条街。对于安家人来说,自己人是顾轻衍,外人是他。

    有婚约的人就是了不起!

    他憋着气说,“行吧,我明日再找她。”

    顾轻衍点点头,落下帘子,吩咐车夫赶路,越过楚宸,去了安家老宅。

    楚宸在原地驻足半晌,既然去不成安家老宅,就这么打道回府,他又不乐意,眼见天色晚了,沿街的茶楼酒肆都亮起了灯,夜晚的京城有夜晚该有的热闹,他好久都没去喝酒听曲放松放松了,索性对身后远远跟着的庆喜吩咐,“去,问问江云牧,王子谦,崔朝,谁有空,去一品居吃酒听曲,我在一品居等着他们。”

    庆喜点点头,转身去了。

    楚宸打马前往一品居。

    一品居是独立于八大街红粉巷的一个存在,背后的东家是王家,好茶好酒好菜集于一体,里面有会琴棋书画的琴师歌姬,都是做客卿身份,因环境太雅致,定位太高端,所以,服务的人流就是京中的贵裔子弟,还是有钱的那一批。

    所以,一品居没有什么闲杂人等,很是清净,适合三朋俩友喝酒聊天。

    楚宸到了一品居后,扔了马缰绳翻身下马,一边往里走,一边吩咐,“天字一号房,一坛竹叶青,八个最招牌的菜,再要云烟谈琵琶,一壶美人醉……”

    小伙计等他说完,小声说,“小王爷,天字一号房今天有客,被人占了,您换个别的房间吧?”

    楚宸脚步一顿,本来人已迈进了门槛,此时回头,皱眉,“客?谁?爷认识吗?”

    小伙计纠结了一下,还是点头,小心翼翼地说,“您认识,南阳王府的安小郡主。她刚来不久,在这里宴客。”

    楚宸怀疑自己听错了,“你说是谁?”

    “安小郡主。”

    楚宸立即问,“你没弄错?”

    小伙计保证,“小的怎么会弄错?与安小郡主一起来的,还有顾家的九小姐。就算小的早先不认识安小郡主,这一回听着二人说话称呼,也认识了,没错的。”

    “嘿。”楚宸郁闷一扫而空,笑了,“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瞎猫碰见死耗子。还真是让我给撞着了。”他转身往里走,“我点那些全不要了,今日爷让她请客。”

    小伙计应了一声,追着走了两步,“小王爷,您不会与安小郡主打起来吧?”

    这两位聚在一起,他害怕啊!

    “不会!”楚宸摆摆手,直接自己上了楼。

    天字一号房内的客人还真是安华锦与顾墨兰,一个时辰前,顾墨兰派人去了安家老宅,说想见安华锦,有话与她说,约在了这里,安华锦看看天色,很是讶异,应了。

    安华锦先来了一步,点了这里的招牌菜,又点了一壶酒,一壶茶,几碟点心。

    顾墨兰随后到了,打发了婢女护卫去外面守着,对安华锦歉意地说,“安姐姐,大晚上将你叫出来,实在抱歉,家里有规矩,女儿家不得晚归,有门禁,我只能待两炷香时间,恐怕不够陪你吃饭的,与你说几句话就走。”话落,她看了一眼桌子上的东西,诚挚地说,“我请你。”

    “顾九妹妹客气了,顾家的规矩是顾家的规矩,出来可以偶尔不用守规矩,你坐下来,我们边吃边说,两炷香也够你吃些东西了。”安华锦淡笑,“这顿就我请,改日再给你请我的机会。”

    顾墨兰似考虑了一下,点点头,坐下身,从善如流地说,“也好。”

    安华锦给顾墨兰倒了一盏茶,给自己倒了一盏酒,她时间上不急,不紧不慢地等着她开口。

    顾墨兰喝了两口茶,“因时间紧迫,我就直言了,若我说的话有不妥当处,安姐姐见谅。”

    安华锦笑,“你只管说。”

    顾墨兰深吸一口气,“哥哥很喜欢安姐姐,我看的出来,顾家的所有人,上到祖父祖母,下到兄弟姐妹们,也都很喜欢安姐姐。包括我。”

    安华锦点点头,她想要招人喜欢,其实是很容易的一件事情。当然,想招人恨,也很容易。端看她怎么做了。她去顾家那日,就是奔着让人喜欢去的。

    顾墨兰咬着唇瓣,“也许我今日不该来找安姐姐,但耐不住受人所托,软磨硬泡,自小长大的情谊,我拗不过,只能厚颜请了安姐姐出来,想要安姐姐一句话。”

    安华锦微扬眉稍。

    顾墨兰闭了闭眼睛,似无奈又难以启齿,仿佛从来没干过这事儿,好半晌,才说,“安姐姐会嫁给我哥哥吗?”

    安华锦拿起酒杯,晃着杯中酒,笑看着她,“既然顾九妹妹受人所托来问我这一句,那我能问问托你的是何人吗?有人要问我话让我答,总得弄个明白。”

    顾墨兰犹豫片刻,也觉得安华锦的要求不框外,搁谁也要问个明白,她叹气,“是我舅舅家的表姐。”

    “王家的?行几?名字呢?”安华锦来了兴趣。

    顾墨兰小声说,“行四,是我大舅家的四表姐,王兰馨。”

    “我能问问,她托你来问我这个话,是有什么深意吗?”安华锦觉得这位王家四姑娘能托得动顾轻衍的亲妹妹来问她这话,可见关系真是非同一般,否则顾墨兰不是不懂事儿的姑娘,换别人,一定推了。

    顾墨兰压低声音,“我大舅与大舅母正在给四表姐议亲。”

    只这一句,聪明人就该懂了。

    安华锦自然也懂了,但她偏偏装作不懂,不解地问,“她议亲,与我何干?”

    顾墨兰一噎。

    安华锦不懂地看着顾墨兰,眼睛里水波清澈的没有一丝痕迹,真不懂的样子。

    顾墨兰没从她眼中看出什么来,更加难堪,又憋了半天,脸红怯懦地小声说,“安姐姐,我真是……明白些说,四表姐喜欢我哥哥,若是你确定嫁给她,我四表姐就打算死心了,若是你不确定嫁给他,我四表姐就想等上一等,先拖着婚事儿。”

    安华锦恍然大悟,“噢,这样啊。”

    顾墨兰点点头,提着心看着她,不知道该高兴她给出哪个答案,是嫁哥哥,还是不嫁。

    安华锦看着她问,“我们的婚约,是一早就定下的,为什么要问我确定嫁不嫁呢?我很是费解。”

    顾墨兰小声说,“因四表姐听家里长辈说,安姐姐想招婿入赘,才一直拖着与哥哥的婚约,爷爷一定不会同意哥哥入赘的,所以……”

    安华锦懂了,她要招婿入赘的消息不管从谁那里泄露出去的,总之王家知道了。王四姑娘就打上主意了。

    她抿了一口酒,酒香绵柔,唇齿含香,“你先吃点儿东西,等你走前,我给你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