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金凤华庭 > 第六十六章 请雨(一更)

第六十六章 请雨(一更)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金凤华庭最新章节!

    王兰馨坐下后,一时间,长亭内只有安华锦与她的说话声。

    人人都传安华锦厉害的很,也是得益于安华锦三年前揍楚宸,名声才传遍天下。其实,安华锦这人,只要别人不指着她鼻子骂她,比如楚思妍,不与她动手,她是从不会主动与人交恶动手的。

    所以,哪怕王兰馨求着顾墨兰问她不该问的话,她也没真在心里记她一笔。只是当作知道了王兰馨极其喜欢顾轻衍这么一件事儿。

    知道了,答复了,就算了,在她这里就翻篇了。

    她自小长在军营,家中又没有姐妹,世交家的女儿家们也不常见到,所以,她算起来,还真没怎么与女儿家交好交往过。

    进了京城,最先与她打交道的是楚希芸,她喜欢顾轻衍,处处看她不顺眼,后来又遇到楚思妍和江云彩,也都喜欢顾轻衍,吃了她的教训,后来遇到顾墨兰,小姑娘还将就,典型的顾家女儿,如今遇到第五个就是这位王四小姐王兰馨,还是喜欢顾轻衍。

    五个女儿家,四个喜欢顾轻衍,其中一个还是他亲妹妹,若不是亲妹妹,估计也喜欢。

    到底是顾轻衍太招人稀罕,还是她运气太好?遇到的人就没个不喜欢他的。

    “怎么不吃?”安华锦看王兰馨坐着不动,很拘谨,笑着说,“这是椒盐炒的,很好吃的,这瓜子也不是普通的瓜子,是燕北地区进贡给陛下的特供香瓜子,陛下知道我们来的早等着无聊,特意让张公公送来的。”

    王兰馨点点头,慢动作地剥瓜子,接话说,“燕北地区的香瓜子每年产量都极少,进贡给陛下的特供香瓜子还不够各宫的娘娘们分呢,的确是很难得吃到。”

    “南阳也产瓜子,但产的不是这种瓜子,比普通的瓜子要好,是油葵子,产量高,百姓们种了油葵子不止是用来剥着吃,多数是用来榨油。”安华锦与她闲话家常。

    “我从书上读到过,据说南阳的葵花子榨出的油很香,十两银子一斤油呢。”王兰馨也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自然。

    安华锦笑,凑近她,小声说,“我告诉你,你不准告诉别人,其实,葵花子的油价本来不用那么贵,有五两银子就可以了,但南阳军不是每年都缺军饷吗?所以,我就让葵花子的油生生垄断地抬到了十两银子一斤,赚的钱,给南阳军买粮食吃。”

    王兰馨愕然,“是这样?”

    “嗯,就是这样。”

    安华锦的声音虽小,但其余三个人耳朵都好使,所以,也都听的清楚。

    “不止葵花子油,但凡是南阳独产的,别的地方稀缺的,我就卖个物依稀为贵。两年前,淑贵妃想吃南阳的甘蔗糖,我就让人卖了她十盒,骑快马从南阳送到京城,一盒百两黄金,十盒就是一千黄金。”

    一千两黄金等于一万两银子,最贵的甘蔗糖了。

    “哎,淑贵妃死了,以后也没这么大方的买主了。”安华锦叹息一声。

    楚宸听不下去了,嗤笑,“小安儿,南阳军就这么缺粮食?就算每年朝廷给的军饷不太多,但也不至于让你处处算计吧?还是说南阳军太能吃?一个人顶俩?”

    “不是南阳军能吃,是南阳军除了吃,还有一应所用。陛下给了粮食就完了,可是南阳军一年四季的衣服,一年四季的应用,难道不需要钱?你以为百万兵马,是那么好养活吗?”安华锦挑眉。

    楚宸一噎。

    还真是,百万兵马不好养活,这是大楚人尽皆知的事情,也正是因为没人养的起,哪怕是朝廷,所以,也没人能大言不惭地说能取安家的位置而代之。

    一百五十年来,安家对南阳军来说,是不可或缺的存在,不仅是安家人用兵如神,还包括能在朝廷给的军饷很少的情况下,自己担负起养南阳军的责任。

    若是靠朝廷年年养着百万兵马,那大楚早就给拖累完了。

    偏偏南阳军的百万兵马还不能裁减,因为南齐和南梁这些年来虎视眈眈,一旦裁减,也许前脚刚消减了兵马,后脚南齐和南梁两国联军就打过来了。

    谁叫大楚地广物博让人看着眼馋呢!

    楚砚不知什么时候也剥了一把瓜子,放在安华锦面前的碟子里,没说话。

    安华锦抬头看了楚砚一眼,眨眨眼睛,“谢谢七表兄。”

    楚宸不干了,“我给你剥了半天了,怎么不见你谢我?”

    “谢谢你。”安华锦后补的痛快。

    楚宸:“……”

    这讨人厌的死丫头!他喜欢她什么?

    顾轻衍也剥了一把瓜子仁,堆在了楚砚的那把瓜子仁上,温声问,“可够了?”

    “够了够了!”

    王兰馨这时才注意到安华锦面前的碟子,也明白了亭子中四个人当前的情况,原来三个人都在做着同一件事情,给安华锦剥瓜子。

    一时间,她不知道自己作何感想,沉默地低下头,手中的瓜子有点沉的压手。

    她不知道,原来顾七表兄还会给别人剥瓜子!眉眼对人笑时,如飘雪融化,仿佛高山白雪上开出的那一株玉雪莲,艳艳而华。

    钦天监的吴监指挥着人忙活完一切准备事宜,一切准备就绪,距离吉时还有一刻时,下来提醒众人,没瞧见江云彩,便紧张地问,“礼国公府的小郡主怎么还没有来?”

    “来了。”楚砚看到远远驶来一辆马车,正是礼国公府的。

    吴监正松了一口气,“来了就好,七殿下、小王爷、顾七公子、安小郡主、王四小姐,吉时快要到了,请上雨神台上香祷告吧。”

    几人点点头。

    安华锦吃完最后一颗瓜子,又端起茶喝了一口,慢悠悠地站起身。

    顾轻衍掏出帕子,伸手给她擦了擦嘴角,微微含笑,“多大的人了,喝口茶嘴角沾的都是水渍。”

    “嫌弃我?”

    “没有,就是帮你擦擦。”顾轻衍擦完了,收起帕子。

    楚宸受不了了,“你够了,显呗什么?只有你一个人有未婚妻吗?”

    顾轻衍一本正经地点头,“是啊,只有我一个人有未婚妻。”

    怒!

    真是了不起啊!

    楚宸摸了摸他临出门时爷爷说了不管他但还是强硬地塞进他口袋里的幽兰香的香囊,狠狠地攥了攥,想着要不他试一把得了,让顾轻衍纵欲二死,或者,直接弄个毒,毒死他算了。

    免得他每回看他这作天作地的样子,他就生气。

    江云彩磨磨蹭蹭踩着点来到,下了马车,便看到走出长亭的五人,气氛有点儿奇怪,她上前给五人见礼,自然地距离顾轻衍和安华锦最远的距离。

    “时间掐的很准时。”安华锦想着看来被她吓的够呛,果然见她就想绕道走。

    “嗯……早上起晚了。”江云彩憋着找了个不太完美的借口。

    对于大家闺秀来说,贪睡可不是什么美谈,不过她跟善亲王府跋扈嚣张的楚思妍是好朋友,名声倒从来没走真正的大家闺秀的路子,也不甚在乎。

    安华锦笑了笑。

    王兰馨开口说,“吴监正说吉时快到了,你来的正好,不早不晚,我们上去吧。”

    江云彩点点头,见安华锦今日看起来很好说话的样子,提着的心放下了些。

    一行人上了雨神台。

    安华锦和顾轻衍自然而然走在最后面。

    安华锦压低声音问,“你昨日没与我说详细的安排,请雨神我们都需要做什么啊?”

    “只需要上一炷香,再在一旁等着钦天监做一场请雨神的开坛法事,就可以了。不用多做什么?”

    “这么简单啊!”安华锦还以为今日有热闹看呢,可是显然陛下命人控制场地了,除了钦天监的人,就他们六个人,能有什么热闹?

    “也许会有热闹看的。”顾轻衍扫了一眼走在前面的楚宸,琢磨着善亲王都安排了,不知道楚宸会不会出手。

    安华锦有时候懒的很,有时候又是个闹腾性子,所以,闻言她有了点儿期待。

    雨神台上,放着一尊青铜铸就的大坛,摆了桌案和很粗的竹立香。

    吴监正带着六人虔诚地烧香祷告,香火烧起后,六人退到了一旁,看着钦天监做请雨神的法事。

    安华锦第一次瞧见钦天监请雨神,穿着道袍的法师一会儿跪地祷告,一会儿起来做蹦蹦跳跳姿势,一会儿仰躺在地,一会儿做痛哭流涕状,她看的津津有味,想着她不是不相信真有雨神,实在是这样请雨,雨神会同意降雨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