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金凤华庭 > 第八十六章 留下(一更)

第八十六章 留下(一更)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金凤华庭最新章节!

    从船上到马车上到回了京城进了城门回到安家老宅,顾轻衍一直抱着安华锦。

    安家老宅里,只剩下孙伯和几个年纪大的老人守着老宅,其余人都被孙伯放出去玩了。当陈太医被顾轻衍命人先一步请到安家老宅等着后,孙伯得知小郡主身体不适很严重,便一直焦急地等在门口。

    当顾轻衍的马车停下,抱着安华锦下了马车,亲眼见了安华锦一张惨白的小脸,孙伯脸也跟着白了,“小郡主,您这是出了什么事儿?哪里受伤了?”

    安华锦没什么力气说话,看了孙伯一眼,对他摇摇头。

    顾轻衍抱着安华锦往里面走,同时温声说,“她来了葵水,疼的厉害,我便让人请了陈太医。”

    孙伯懂了,松了一口气,不是受伤就好说,吓死他了,连忙说,“陈太医已经来了好一会儿了,就在枫红苑里等着呢。”

    顾轻衍点点头,一路抱着安华锦快步进了枫红苑。

    枫红苑内,灯火通明,陈太医坐在画堂里喝着茶,猜想着安小郡主这一日不知又生了什么事儿?难道又遇着谋害了?他叹息,想着这位安小郡主来京,可真是多灾多难。

    他正感叹着,见顾轻衍抱着人匆匆而回,他放下茶盏,立即站起身。

    顾轻衍进了屋,看了陈太医一眼,说,“有劳陈太医了。”

    说着,便抱着安华锦进了她的闺房。

    陈太医顿了一下,跟在顾轻衍身后提着药箱连忙走了进去。

    顾轻衍将安华锦放在床上,让开床前,自己却没避开,等在一旁。

    陈太医来到床前,伸手给安华锦把脉,同时问,“小郡主哪里受伤了?”

    安华锦难以启齿,但此时脸皮子也早在顾轻衍面前丢尽了,更无需怕对太医说了,她气虚乏力地说,“我来葵水了。”

    陈太医一怔。

    女子来葵水,他见过不少难受的症状,但却从没见过这样的,被葵水折磨的似丢了半条命。

    他定了定神,一边把脉一边问,“怎么会这么严重?”

    “一直就这样。”

    陈太医点点头,细细把脉片刻,神情凝重地说,“体内气血滞结,有冷寒之症,看起来是先天原因,大约在母胎里,受了寒气,再加之多年来,未曾妥善调理,才如此严重。可是腹痛难忍?”

    “嗯。“

    陈太医又换了另外一只手,“今日可是服用了大量寒凉的食物?”

    “晌午时,她吃了一大盘冰镇西瓜。”顾轻衍接话。

    “那就是了,冰镇西瓜最不宜这一日吃,这几日都不能再吃了。”陈太医撤回手,叹气,“如此症状,似乎没什么好的法子。”

    安华锦早就知道,“劳烦陈太医了,我知道。”

    顾轻衍凝眉,“她如此疼痛,就真一点儿法子都没有?哪怕缓解一二也行。”

    陈太医转过身,想着顾七公子何等和风细雨的一个人,从来见他时,都温文尔雅,从容不迫,今日难得见他疾步匆匆,眉头打结的模样,他心里挺乐,但面上也不敢表现出来,拱了拱手说,“老夫可以开一个药方子,让小郡主服下,再喝一碗红糖姜汤水,抱个汤婆子,能够缓解一二,但若是治了着痛经之症,却做不到。”

    顾轻衍抿唇,“那就先开方子吧。”

    陈太医颔首,走了出去,斟酌着开了一张药方子。

    孙伯立即拿着让人去抓药了。

    陈太医想了想,压低声音对顾轻衍说,“小郡主这个症状,的确没什么好法子,只能每次来葵水时,服用我这个药方子,能够缓解疼痛。但也不是全然没法子,以后小郡主若是大婚,有了闺房周公之礼,阴阳调和,也许会渐渐不治而愈。”

    顾轻衍:“……”

    他掩唇低咳,一时间甚是无言。

    陈太医笑呵呵地,“小郡主的状况比较严重,一般都是前两三日更难挨些,过了两三日后,就不那么难受了。手足冰冷,可以多用汤婆子,只要身子随时是暖的,小腹是暖的,血液流通,便会减轻疼痛。”

    顾轻衍只能点头。

    陈太医有点儿想知道这位顾七公子心里是怎么想的,但他面上实在看不出什么来,他瞧了一会儿,该嘱咐的嘱咐完,该告知的告知后,只能作罢,提着药箱告辞。

    孙伯给陈太医包了个大红封,将人连连道谢地送了出去。

    顾轻衍看着陈太医离开,耳根子后知后觉地彻底烧透了。他沉默地坐在外间画堂里,想着大婚之期,还遥遥无期呢。

    他不以为安华锦会为了这个,同意嫁给他。

    再说,如今陛下另有了别的心思,就算她同意,陛下也不会痛快让他们大婚。

    孙伯送人回来,见顾轻衍坐在椅子上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总之不是什么高兴的事儿,他道谢,“辛苦七公子了,幸好有您在,否则小郡主今日要受罪了。”

    “应该的,不必说谢。”顾轻衍摇头。

    孙伯点头,想着七公子是自己人,便也不说框外的谢字了,“老奴刚刚想了想,这府中没个教养嬷嬷,怕照顾不好小郡主,您看,老奴是不是该从外面找个教养嬷嬷来?”

    顾轻衍斟酌着想了想,“我家里有教养嬷嬷,可以派一人过来照顾她。不过还是要问问她的意思。我这就进去问问她。”

    孙伯连连点头。

    顾轻衍起身,进了内室。

    安华锦躺在自己床上,盖着被子,眉头依旧拧着,脸色依旧苍白,看来一时半会儿是好受不了了。

    顾轻衍来到床前,对她温声问,“你这里没有妥帖的嬷嬷,可否让我派个来你身边照顾你几日?”

    “不用。”

    顾轻衍皱眉,“你一个人,这副样子,如此难受,有个妥帖的嬷嬷照顾你,也能好受些。”

    安华锦摇头,“我习惯了,在南阳时,身边也没什么侍候的人的,今日不察,吃了冰镇西瓜,才这般严重,以前虽也疼,但没今日严重,没事儿,陈太医不是开了药方子吗?我服用后,歇一夜,就会好些了,能忍受的。”

    顾轻衍有些生气,“别胡闹!听话!”

    安华锦看着他,很是认真,“真的不用,你放心,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知道,就是疼点儿而已,过去了早先最痛的劲儿,如今好多了。”

    顾轻衍看着她脸上依旧布满冷汗,躺在被子里,依旧冷的打颤,却故作平静的模样,一时气的不想再与她费嘴皮子,转身走了出去。

    孙伯见他出来,小声问,“七公子,小郡主可是同意了?”

    “没有,她不同意。”顾轻衍脸色不好看。

    孙伯叹气,“那算了,小郡主的脾气说一不二,不喜欢人围着她身前身后的转悠,在南阳时也一样,老奴将厨房的张婶子叫来跟前,让她这几日多费心照看小郡主一二吧。”

    顾轻衍沉默。

    孙伯看着顾轻衍,“七公子,天色已很晚了,您看起来也累了,回去歇着吧。等药熬好了,老奴会盯着小郡主服下的。”

    顾轻衍揉揉眉心,原地站了一会儿,似下定了决心,眉目清然地看着眼前人,语气郑重,“孙伯。”

    “七公子?”孙伯立即直起腰板,听候吩咐。

    顾轻衍却没吩咐什么,只问,“我对小郡主,甚是心悦,若她嫁人,只会嫁我。我对自己,很是相信,你可相信我?”

    孙伯一怔,“老奴自然是相信七公子的。”

    顾轻衍覆手而立,“那好,我留下来照顾她。”

    孙伯睁大眼睛,“这……这……不太好吧?”

    虽然有婚约在身,但到底没大婚呢啊,这般深夜照顾,共处一室,若是传出去,总归对小郡主名声不好。

    “安家老宅的人,只这么几人,都是忠心耿耿的吧?你觉得,我若是留下,不想让人传出去的闲话,会传出去吗?”顾轻衍问。

    “那倒不会。”孙伯敢保证,都是忠心耿耿的人。

    “那就行了。”顾轻衍一锤定音,转身重新进了内室。

    孙伯挣扎了一会儿,想着小郡主和顾七公子订婚八年,如今相处的这么好,顾七公子乐意放下身段照顾小郡主,他该高兴,若是一味拘泥规矩,没准还破坏了二人培养情分,于是,他果断地同意了顾轻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