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金凤华庭 > 第八十七章 抱枕(二更)

第八十七章 抱枕(二更)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金凤华庭最新章节!

    安华锦本来以为她把顾轻衍气走了,没想到,他很快就回来了。

    安华锦又冷又疼,自然是睡不着的,她睁着眼睛看着顾轻衍,想看他回来又要对她说什么,却没想到他只看了她一眼,什么也没说,便脱了鞋,动作利落地上了她的床。

    安华锦:“……”

    她睁大眼睛,不敢置信地看着顾轻衍,“你……”

    顾轻衍似乎嫌弃地方太小,伸手将她连人带被子捞起,往床里挪了挪,给他空出了一大块地方,他躺下身,自然地扯过被子,又将她捞进了他怀里。

    安华锦被他这一系列行云流水的操作惊呆了,“你干什么?”

    “我的身子冬夏都是暖和的,比汤婆子好用,汤婆子凉了夜里还需要换几回,我就不用了。既然你不想要教养嬷嬷伺候,我便留下来照顾你。”顾轻衍解释。

    安华锦:“……”

    她反应了好一会儿,才认知了他话里话外的意思,“你留下来陪睡?”

    顾轻衍点头,“可以这么理解。”

    安华锦:“……”

    她如今这个情况,虽然狼狈尴尬羞窘的一面都展现在了他面前,但还是不想继续一直展现,可以说,她目前最不想看见的人就是他,她从曲香河一路挨着好不容易挨到家了,躲他还来不及,他这把自己送上她的床,她是十分地接受不来。

    她深吸一口气,“顾轻衍,这不合礼数。”

    顾轻衍伸手抱住她,小姑娘身量虽不矮,但实在太过纤细,抱在他怀里,就如抱了一块冰,这么凉,就算是汤婆子铺满床,怕是都捂不暖她,不知道以前她是怎么挺过来的。

    “一,这里是顾家老宅,你的家里,不会传出什么闲话。二,你当我是抱枕就好。”顾轻衍给出她合理的理由,“你这副样子,就算我陪你躺着,你还能有力气有心思想有的没的?或者,你以为,你这副样子,我会有兴趣想有的没的?”

    安华锦:“……”

    这不是有力气有心思想有的没的事儿!

    她身上难受的很,自然没力气也没心思想有的没的,她这副鬼样子,他应该也没有。但她这副鬼样子,也不想一直被他看见啊。

    安华锦继续吸气,“顾七公子当抱枕,是不是太委屈你了?“

    “是有点儿,所以,你要记着我这个大人情。“顾轻衍一本正经。

    安华锦噎了噎,退一步,“现在,我答应你给我派个教养嬷嬷来了。”

    “晚了。”

    安华锦有些恼了,“你就是打定主意,在我最不想看见你的时候,非要赖在我面前是不是?”

    “你为什么不想看见我?“顾轻衍侧头瞧着她。

    明知故问!

    安华锦气恼,伸手推他,“总之,我不答应,你赶紧走。“

    顾轻衍攥住她的手,见她真有点儿恼了,温软了语气,“你最不想让我看见你的时候,我已经看见了。我留在这里陪你,有什么不好?你刚刚身子冰凉,被子都捂不暖,如今有我在,已经不那么冰凉了,也许,过一会儿,你就不太难受了,也许还能睡一觉。”

    安华锦不说话。

    顾轻衍轻轻拍着她,也不再说话。

    过了一会儿,安华锦任命地闭上了眼睛。虽然她很不想承人,但还是不得不承认,有顾轻衍在,他身子就像是一个暖炉,暖融融的,贴着她的身子,让她冰冷的身子也跟着一点点地暖和起来,似乎一阵阵难挨的疼痛,都没那么疼了。

    半个时辰后,孙伯在门口小声喊,“七公子!”

    顾轻衍应是,松开安华锦,起身下榻,来到门口。

    孙伯端着一碗药,怀里抱了两个汤婆子,见顾轻衍出来,小声问,“小郡主可还好?”

    “无碍,有我照顾她,放心吧。”顾轻衍接过药碗和汤婆子。

    孙伯点头,“您是个妥帖人儿,老奴自是放心,厨房已经烧好了水,小郡主大概需要收拾换洗一番,老奴让人将水抬进这屋子里。隔壁的耳房也可沐浴,小郡主喝了药后,您先去耳房沐浴。老奴听说您带小郡主去曲香河了,夜里想必也吹了河风,老奴让厨房给小郡主熬了红糖姜汤,已让人给您熬了姜汤,您一会儿也喝一碗。”

    “好。”

    孙伯笑呵呵地走了下去。

    顾轻衍转身进了屋,先将汤婆子塞进安华锦怀里,然后端着汤药问她,“你是自己起来喝,还是我喂你?”

    安华锦还没那么娇气,慢慢地坐起身,对他伸手,“给我吧!”

    顾轻衍将汤碗递给她。

    安华锦接过,一口气利落地喝了个干净。

    两名粗实婆子抬了一大桶热水放进屏风后又悄悄退了下去,顾轻衍拿走空碗,出了房门,去了孙伯说的隔壁耳房。

    安华锦立即下了地,从柜子里找出换洗的月事带和衣服,赶紧进了屏风后。

    她动作利落地洗了个热水澡,将该换的东西换了,该扔的东西扔了,不过盏茶时间,便收拾干净,长长地吁了一口气,又躺回了床上,对外面喊,“可以进来收拾了。”

    两名粗实婆子进来,将水桶抬出去,将屏风收拾干净,又端了一碗红糖姜汤来,安华锦喝下,才退了出去。

    屋中静了下来,安华锦抱了一个汤婆子,脚下蹬了一个汤婆子,感觉了一会儿,发现真不如顾轻衍抱着她暖和。

    过了一会儿,顾轻衍回来,身上带着氤氲的水汽,看起来热乎乎的,他掀开被子,进了被窝,安华锦不等他伸手,便自动地扔了汤婆子,滚进了他怀里。

    顾轻衍低笑了一声。

    安华锦的脸红了红,装作没听见。

    顾轻衍伸手拍拍她,嗓音多了几分温柔,“若是能睡着的话,就睡吧。”

    安华锦“嗯”了一声,静静地躺了一会儿,感觉小腹还是一阵阵疼,她挣扎了两下,还是伸手将他的手拿过来放在她小腹上。

    顾轻衍侧头看她,想着她该不客气的时候,还是很不客气的。

    夜深人静,整个安家老宅也安静下来,安华锦还真的在顾轻衍温热的怀里渐渐地睡着了。

    听着她均匀的呼吸声,顾轻衍却半丝困意也无。

    他倒是想睡,可是温香软玉在怀,他怎么能睡得着?

    他睁着眼睛看着怀里的小姑娘,她整个人都娇娇软软的,气息如兰,淡淡幽香,他想故意忽视都忽视不了。

    他不由得深深叹气,他留下来能够让她今夜不受疼痛折磨睡着,虽然是对的,但对于他自己本身来说,却是个错误。

    天明十分,安华锦醒了,她动了动身子,感觉碰到了硬邦邦的身体,她慢慢地睁开眼睛,便看到顾轻衍阖着眼,眼底一片阴影,她伸手碰了碰他,触手一片僵硬。

    她眨眨眼睛,又伸手捏了捏他的腰。

    顾轻衍终于受不了,伸手攥住了她的手,眼睛睁开看着她,面色不太好,“醒了?乱动什么?”

    “你怎么这么僵?是我压着你了?”安华锦不解地问。

    “看来你不难受了?”顾轻衍松开她,腾地坐起身,将挂在床头的衣服快速地披在身上,转眼便穿戴妥当。

    安华锦“唔“一声,“这一夜还真没难受,顾轻衍,谢谢你啊。”

    若不是他当暖炉,她这一夜肯定睡不了这么好,以前每次时就没有睡着过。

    顾轻衍脸色微郁,“做人要知恩图报,你记着就行了。”

    安华锦:“……”

    “你能睡好,我辛苦一夜也值了。”顾轻衍看着她,经过一夜休息好眠,她脸色比昨日好些,有了些血色。

    安华锦盯着他眼底的阴影,“你看起来没睡好?”

    顾轻衍“嗯”了一声,“是没睡好。”

    安华锦建议,“时辰还早,要不然,你去客院睡一会儿?”

    顾轻衍摇头,“朝廷只沐休一日,若是你不难受了,我今日还是要去吏部丁卯。老尚书说端阳节后要告老还乡,很多事情都需要我接手。你可还要再睡一会儿?”

    安华锦想了想,“我不太难受了,起来陪你用早膳,一会儿你走后,我再睡。”

    若是还能睡着的话。

    顾轻衍点头,转身出了内室,去耳房净面梳洗。

    安华锦拥着被子在床上坐了一会儿,这时候才有力气和心情想了点儿有的没的,想到顾轻衍眼底的阴影和僵硬的身子以及郁郁的神色,她忍不住弯起嘴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