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送你一个黎明 > 第96章 chapter96 认真交往

第96章 chapter96 认真交往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送你一个黎明最新章节!

    “如果我给你一个家,你愿不愿意住进来。”

    心脏缓缓地发紧,因为费聿利这句话,艾茜无端拘谨了两分,她微微抬着头,试图在费聿利面上寻找到一丝随意或散漫,然而,她还没见过这样严俊的费聿利。

    即使,他看起来也是轻松的。

    艾茜不是没有听过情话的人,别说从上学到现在她收到过各式各样的表白。语言浪漫或虚假,正经或滑稽。甚至她在英国读书的时候一个追求者曾夸张地说她长得像中国的一位公主,她在网上找出清代公主的照片给他看,追求者又摇头说不像了。后来艾茜才知道,那位兄台觉得她像大明宫词里的Peace Princess,而不是头戴硕大旗头的清代公主。

    不过那位英国土著兄台说的太平公主,不是周迅演的小太平,而是陈红演的太平。尤其她将头发盘起的样子。

    不过,艾茜还是拒绝了对方的表白。她从英国留学到工作,这些年一直没有再交朋友,费聿利更是她工作之后第一个交往的异性对象。

    所以,艾茜怀疑自己是不是太久没听情话了,在费聿利说出给她一个家的时候,她心脏发紧,心口发胀,嘴巴微张,一副无力反抗这动听温软情话的呆愣模样。

    半晌,艾茜微微扬起嘴角,正要说话,被费聿利一个眼神堵住,他抢在了她开口之前打断她的话:“你先别说话。”

    艾茜:……

    费聿利面孔容长,下巴剃得青光,眼神清澈透着锋利。他虽然年纪比她小,却不是小奶狗长相,气质年轻气盛但也从容老练,尤其今晚穿上男士衬衫,整个人更是给人卓然不凡的英挺之感。

    甚至,还有那么一点可靠味道。

    今晚的月亮,似乎有点好看呢。艾茜瞧了眼悬挂在深蓝色天际上的一弯月牙,心里升起了一丝微麻的复杂情绪,淡淡地萦绕在她胸口,她辨别不出是感动还是慌张。

    她居然慌张了,面对费聿利说要给她一个家。孩童心理学上有这样一种现象,如果一个孩子想要吃糖,但如果被哪个大人看穿,大人直接给小孩糖的时候,孩子会别扭地咬牙说不要,这是出于孩童内心的慌张失措心理。但如果大人就此不给糖了,小孩又会在心里怨恨大人。但是,如果大人一直坚持不懈给小孩递糖,小孩才别别扭扭伸手拿过来。

    ……艾茜觉得自己就是那个别扭的小孩。

    如果此时,费聿利立马收回了他的话,她会毫不手软地踢他出局。噢,不,她还要炒掉他,没有任何赔偿金的那种开除方式。

    “艾茜,我们开始认真相处,可不可以?以结婚为目的,以一辈子为目标的那种。”费聿利再次道,表达简单,朴实无华。

    甚至有那么点老套。

    “结婚吗?”艾茜出声问话了,看着费聿利提醒他,“你认真想过了吗?”

    费聿利点头,仍是平静且坦诚的模样,月色弥漫入他眉眼里,如同化作沉浸在他眼底的一丝清冷,不显得他冷漠,反而让费聿利看起来前所未有的认真。

    “可是,我们并不合适当夫妻。”艾茜说。

    “你这是什么破理由,还是在刻意逃避?”费聿利揪着她眼睛问,“我不觉得我们不合适,不过如果你觉得不合适的理由是我现在没有好工作。我已经想过,等我们认真在一起,我会开始新的事业,我会快速强大,我会做好丈夫的角色,给未来的家营造富裕轻松的环境。”

    在费聿利说到“等我们认真在一起”的时候,艾茜低低一笑,仿佛前段时间她和他都是过家家而已。

    有尺度那么大的过家家吗?

    艾茜原本觉得前者才是成年男女交往方式,然而如果前者是正常,她现在为什么会有一种期待的心情。

    期待跟费聿利认真地交往,以结婚为目的那种交往。

    “如果,我不想改变呢。”艾茜又问。看吧,她多像那个别扭不肯接过糖的小孩,事实每个刚开始不肯接过糖的小孩,不是不想吃糖,而是害怕大人会将糖拿回去。

    多无奈,她明明强大且厚颜无耻,居然还有这样胆怯羞涩的心理。

    “如果你不愿意——”费聿利面色从认真变得遗憾,直言说,“那我们就算了。”

    艾茜呵呵一笑,不说话了。

    那我们就算了,有这句话,艾茜觉得费聿利前面的话,都是真的。可是,她现在又有些埋怨他了。

    因为他不是那个一直给她糖的人。

    “那你走吧。”艾茜对费聿利说。

    “……好!”费聿利点了下头,然后便转过身,迈着长腿走在了她前面。

    这是艾茜交朋友以来最简单的分道扬镳了……她真是遇上对手了。不过也很正常,费聿利一向干脆利落。

    他最初不也干脆利落地表达过,他们不合适么?其实……费聿利最初的感觉和判断才是对的,她和他的确不合适。

    艾茜慢悠悠地跟在费聿利后面走,一个有意加快脚步,一个刻意放缓脚步;不到一分钟,她和费聿利就拉开了一大段距离。

    费聿利走得头也不回,仿佛是一个怒气冲冲离去的少年郎,艾茜莫名有些好笑,就在她嘴角收不住地往上翘时,费聿利突然回过头,狠恶恶地瞪向她。

    “干嘛,不走了!”不得不说,她和他似乎也存在一点心电感应,艾茜出声发问回过身来的某狼人。

    费聿利回她以两声呵呵,不过艾茜听不到。

    然后,费聿利不仅不走了,他还折身往回走,三步并两步,快速来到艾茜跟前。

    两人再次面朝着面。

    “算了。”费聿利又说了一声算了,不过这声算了,跟前面的算了意思完全不同。下一秒,他已经牵上她的手,像是牵回自己遗落下的宝贝。

    “说不定你明天就改变主意了。”费聿利幽怨地丢下话。口吻是那么绵长,又无可奈何。

    ……

    ……

    ……

    对啊,说不定她明天就改变主意了。

    她真是看轻了自己内心的真实渴望,在她和费聿利走出小区,费聿利将卡在两辆乱停车中间的宝来艰难且耐心地挪出来,艾茜已经改变了主意。

    她坐上副驾驶,对费聿利说:“费聿利,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做好,也没办法保证我们会顺利,不过我愿意试一试,按照你说的,认真相处好好交往。”

    “哦。”费聿利应她。似乎并不激动。

    艾茜再说:“至于以后结婚的事情……虽然我比你年纪大,但我也没什么结婚经验,我们就按照世俗流程走,需要征求双方家长的意见,潇潇阿姨和危叔叔也算我的家人。”

    “嗯。”费聿利又应了一声,仍是无波无澜的模样。

    宝来已经驶入了前面的环桥,艾茜微微歪头靠向车窗一侧,就在她得不到任何回应心虚又心疼自己的时候,费聿利对她说:“艾茜,我要看到你的诚意。”

    额……什么诚意?

    “你现在拍一张我的照片。”费聿利说。

    然后呢?

    “将照片发朋友圈。”费聿利又说。

    艾茜:……

    “正式公布我们关系。”最后说出这句话,费聿利不管是口吻还是态度,都异常明确。

    艾茜:……她呵!

    “如果你不会发,就参照周媛媛。”费聿利又给出直接意见。

    参照周媛媛?艾茜当然记得周媛媛发在朋友圈的恋爱宣言,她看到的时候强忍照着冒起的鸡皮疙瘩,留下一个祝福的赞。

    所以,她也要这样发朋友圈?

    ——刚开始的三分甜,期待以后的七分甜,十分甜?

    “我们分手吧。”艾茜果决说。

    费聿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