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送你一个黎明 > 第105章 chapter105正式介绍

第105章 chapter105正式介绍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送你一个黎明最新章节!

    “谢谢。”艾茜微微侧过头,视线在费聿利脸上短暂停留,走进了包厢。

    包厢里只有一个人,一位大约三四十岁的男人,身穿黑色衬衫,手腕戴着低调的男士手表,他五官端正却不突出,身上散发的气质却是明明白白。

    居高临下的审视,带着一种无畏无惧气势。

    “艾小姐可来了。”他嘴角含笑,对她打了声客气的招呼。假意的亲切笑容,瞬间削弱了他身上的强劲气势。

    “顾总好。”艾茜回敬。身姿利落,也十分挺直。感谢危叔叔在她成年之后就带她见识各类饭局大场面,就算面前这个男人是市值百亿的总经理,她也没有太大畏惧之心。

    何况,费聿利也在这里。

    同时,站在她身后的费聿利对等候在包厢的旗袍服务员说:“可以上菜了。”

    艾茜又看了眼费聿利,费聿利波澜不惊地接下她的目光,没有急着解释,他指了指前方的位子,先带着她坐了下来。

    艾茜坐了下来。然后,费聿利也施施然地在她旁边坐了下来。

    服务员退出包厢,艾茜即使心里再讶异,仍是保持着得体的礼节。就在这时,顾总望向费聿利说:“菲儿,不对艾小姐介绍一下我?”

    费聿利这才哼笑一声,面朝着她,用自然又挤兑的口吻介绍了顾总说:“艾茜,我给你介绍一下吧,顾齐赟,目前职务是昭开总经理,今年四十二岁,你别看他老大不小,仍是非常不着调的一人,工作是他的业余活动,玩乐才是正经事,如果后面他忽悠你与他合作,我建议你还是仔细考虑考虑再做决定。”

    费聿利介绍的时候,艾茜一直噙着礼貌的笑意,只是听到后面嘴角有些绷不住地往上翘。听顾总叫费聿利菲儿,她基本能猜到顾总同费聿利的关系。

    两人年龄相差略大,不太可能是同学或朋友,联系费聿利退役之后最正经的一份工作就是黎明公益业务经理,两人更不会在工作上认识,那么,这位顾总很有可能是费聿利的亲戚。

    费聿利说过自己的外公是北京人,费聿利的母亲就姓顾,那么这位男人,大约是费聿利的……舅舅?

    “我是他表哥。”顾齐赟开口说。

    噢,原来不是舅舅,是表哥……

    “是啊,他是我表哥。”费聿利稍微靠她过来两分,同时眼睛一眨,笑悠悠地丢出一句,“虽然,他看起来像是我舅。”

    艾茜:……咳。

    “你这给我介绍的,我还不如自己来。”顾齐赟不满又无奈地说,同时有所强调地说,“还有,我今年是四十周岁,不是四十二岁,我生日是12月28号,还有一个星期才到。”

    是的,北方一般算周岁,不比南方算虚岁。

    大约是对着亲近的人,顾齐赟说话方式同他身上的气质有所差异,不过倒也不违和,即使说起星座话题,顾齐赟对她说:“如果艾小姐研究星座的话,就知道我是摩羯座,摩羯座是最具有工作狂潜力的。”

    这话,显然是为了推翻费聿利前面的说的那句“工作是业余玩乐才是正事”,甚至口吻还带着那么两分较劲。

    艾茜跟着轻轻笑了一下,接下话茬说:“的确,我一直很喜欢同摩羯座的人谈生意。”

    顾齐赟赞赏她:“艾小姐有眼光!”

    艾茜愉快收下夸赞,即使顾齐赟也只是随口一说。

    费聿利淡淡插话:“那水瓶座呢?”费聿利知道自己是水瓶座,不过对星座没有丝毫认知,看艾茜和顾齐赟这一来一回地对话,倒有些好奇自己的星座属性。

    艾茜歪着头,又是一笑,但没有接话,反而顾齐赟笑了笑说:“我老婆就是水瓶座,我的总结就是三个特点。”

    “什么特点?”费聿利问。

    顾齐赟:“特立独行,特不靠谱,以及——特招人烦。”

    费聿利:“……”

    顾齐赟这算是回击了费聿利介绍他时揶揄,只不过对费聿利毫无杀伤力,完全不懂星座的他又问起顾齐赟:“是么?那天蝎座呢?”

    艾茜脸上表情一滞。

    顾齐赟望了眼艾茜:“那我不知道了,我只知道我自己和我老婆的,还有我刚出生的孩子……不过对了,我家闺女也是天蝎座呢。”

    “应该同艾小姐一个星座吧。”

    顾齐赟已经猜到费聿利说的天蝎座是谁,随后意味深长地说,“看到艾小姐这般有魅力,我就放心了。”

    顾齐赟一嘴停不下来的轻松话,真是令艾茜感到惊讶又释然,难怪上个月顾齐赟的秘书用各式各样的理由拒绝她,原来有些理由还真的不是理由。

    就像费聿利前面对她介绍的一样,昭开集团的总经理有些不着调。

    “好了,让艾小姐见笑了。”顾齐赟说。

    艾茜:“哪有说笑,顾总心态这般年轻,值得学习呢。”

    “不用夸他,不需要。”费聿利说,像是提醒她。

    艾茜轻轻一笑。

    同样,顾齐赟也是爽朗一笑,开口说:“对,是不用夸我心态年轻,因为我本来就还年轻啊。”

    艾茜被噎了一下,心想费聿利应该早点提醒她。就在这时,她面前的杯中多了一杯浓香的玉米汁,是费聿利刚刚亲自为她倒上。

    艾茜道了一声谢。

    费聿利没有理她的客气,身子往后靠了靠华贵的餐椅,对着顾齐赟说:“阿赟,那我也给你正式介绍一下——”然后,稍微一顿,看向她说,“艾茜是我的女朋友。”

    “噢——”顾齐赟反应了一下,瞧着费聿利,直截了当地说“你前面不是说过了么?”

    前面是什么时候?

    应该是她还没有过来的时候吧……

    面对顾齐赟的揶揄,费聿利坦然接受道:“是啊,但是重要的事情不是说三遍吗?”

    顾齐赟摇摇头,一脸失笑。

    从头到尾,艾茜保持笑意地观望。餐桌上,她的手忽得被人握住,直到费聿利同她十指相扣在一起。原本前两天紧锁的心,在双手相扣的瞬间里,仿佛被解了锁。

    大脑有记忆,手心似乎也能记住感受过的温度,当费聿利在餐桌上握住她的手,艾茜在内心深处升起一份熟悉的熨帖感。

    这三个月,她有多累,此时的依赖就多重。

    ……

    原本觉得今晚是一个鸿门宴,没想到却是顾齐赟招待自家表弟的家宴。顾齐赟的妻子真的上个月刚生了孩子,菜还没有上齐,因为妻子一个电话,人直接先撤了。临走前,他放下了话:“艾小姐,关于昭开跟微正的合作,我会尽力让底下的业务部门跟你们落实下来。”

    艾茜伸出了手,感激道:“谢谢顾总。”

    “不客气,都是自家人。”顾齐赟说。

    艾茜虚虚地扬了一下唇,待顾总离开包厢,回望费聿利。费聿利靠在椅背,一时没有说话,现在只有在两人的时候,目光才格外专注又温柔地打量自己的女人,他知道她有话要问他。

    也有话要他说。

    不过,费聿利仔细地打量完毕,只有一句两字的话:“……瘦了。”

    ——

    北京深冬的寒意迷漫在艳艳霓虹里,空气里都透着干冷,清冽。艾茜和费聿利走出包厢,来到外面的露台,一前一后。

    艾茜原本双手握着桅杆,贴在铜杆上的手指指尖感受到的冷意让她觉得今夜的一切都格外真实。肩上多了一件外套,艾茜身体微微一震。

    “艾……”

    不等费聿利说话,她一个转身,先抱住了他。

    呵……

    费聿利回抱撞入自己怀里的人,压着胸膛腾起的复杂情绪,用最温柔的声音开口:“好好地艾总怎么突然投怀送抱了。”

    艾茜抱着费聿利不吭声,过了会说:“不是,是刚刚的风把我吹进你怀里的……”三个月她在街头看到年轻情侣的腻歪套路,没想到她会此时此刻如此自然地表达出来。

    噢……原来是风啊。

    “噢,那谢谢啊。”费聿利突然道谢起来。

    “你谢什么?”

    “谢风啊……”费聿利说,声音低而醇。

    艾茜闷闷地笑了,收了收放在费聿利腰上的手,继而沉默地将脸埋在费聿利怀里,周边风声沙啦沙啦地嚣张作响,如同底下大街呼啸而过的车子,鸣起的喇叭声在耳边有力撕扯。

    然而,她和费聿利的这个拥抱安静而长久。

    她没有问费聿利为什么会来北京,也没有问顾齐赟这次约她见面跟他有没有关系,因为不用问,肯定与他有关。

    “谢谢。”艾茜也道谢。

    “谢谁……也谢风么,将你吹进一个帅哥哥的怀里?”费聿利的调戏话,温柔,也轻松。

    “不是……谢你。”艾茜说。

    费聿利拢了拢披在艾茜身上的外套,认真地朝她说了一句:“茜茜,对不起。”

    对不起什么?

    就在这时,艾茜包里的手机响起,她接通,潇潇阿姨焦灼的声音便直直撞入她的耳里:“茜茜,宇航不见了!”

    什么,宇航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