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山海意难平 > 第21章:玉佩

第21章:玉佩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山海意难平最新章节!

    碗洗到一半,有佣人过来叫她,“二少奶奶,您的手机在响。”

    “没看见我在干嘛?你直接把手机递给我不行?”林宛白这会肚子里压着火,语气冲的很。

    傅踽行回头看了那佣人一眼,和气道:“去把手机拿来吧。”

    佣人点点头,立刻跑回去,将林宛白的手机拿过来。

    来电是林宛白的母亲林婧语。

    她最近跟陈松源去度假了,为期一个月,还得一周才回来。她开的是视讯电话,林宛白看到来电,并未停手,让佣人接起来,然后对准她的方向端着就行。

    视频卡了一下以后,变得流畅。

    林婧语带着个大毡帽,马尔代夫那边还是大白天,林宛白扫了一眼,林婧语那嘴巴口红抹的那叫一个严厉,“妈,你那口红什么色号,看起来挺好看的。”

    “好看吧。”林婧语扬着她优秀的下巴,露出大白牙,笑的很开心,“我就知道你也喜欢,给你也买了,等着我回来。”

    “什么时候回来啊,爸爸呢?”林宛白洗着碗,然后指挥佣人把手机举到前面。

    林婧语摘下墨镜,看着不停晃动的画面,问:“小白,你做什么?”

    “洗碗啊。”她喊的很大声。

    傅踽行看了她一眼,拉了她的手,小声说:“你过来将电话,我来洗吧。”

    林宛白用力踩了他一脚,瞪他一眼,挣脱开了他的手,继续自顾自的洗碗。

    “洗碗?”林婧语不可置信,“你干嘛自己洗完?多伤手啊,蓉姨不在家么?”

    “我今天在傅家吃饭,晚到了十分钟,坏了傅家的规矩,就得洗碗呗。”

    “什么破规矩?都什么年代了,还搞这种事儿,真是脑子坏掉了。听我的,别洗了,不洗他们想拿你怎么样?我养你那么大,可不是叫你去给人家干活的。”林婧语生气了,一脸严肃。

    林宛白没停手,“算了,到时候人家要说是外公没教好,我不能给外公丢人。”她没打算多聊,“行吧,先这样,我一会得空了给你打。”

    林婧语还有话想说,林宛白已经让佣人挂掉了。

    傅踽行在旁边笑着摇头,“你故意这样说。”

    “有么?我可没有主动说。”她扭头,对着他笑了一下,继续埋头洗碗。

    谁都知道,林婧语是个宠女儿狂魔,对林宛白超级好,只要是女儿想要的,她一定想尽办法去得到。所以,林婧语知道他们傅家让林宛白洗碗,立刻电话打到了林钊威哪里去哭诉去了。

    当然,林宛白也知道这一点。

    ……

    洗好碗,两人一块过去客厅。

    姜淑芝笑眯眯的,拍了拍身侧的位置,冲着林宛白招招手,说:“来来,小白来这边坐。”

    林宛白没动,站在傅踽行的身边,用敷衍的笑容,对着她,说:“不必了,傅踽行坐在那里,我就坐在那里。”

    她一边说一边用手巾擦干净手上的水。

    姜淑芝也不生气,笑容未减,“老林教育出来的姑娘就是不一样,稍加提点立刻就改的特别好。我听老林说你以前在家里十指不沾阳春水,一点儿家务都不会干,瞧瞧现在,都会洗碗了。而且一个碗都没有打碎,真是棒。”

    “这不是,前阵子我得了块玉石,专程找了老师傅做了挂件,每个孩子都有,你们两个不常来家里,今个总算碰面,正好给你们。”她让佣人去拿了。

    没一会,老佣人宋婆婆就拿着两个红色锦盒过来,递给两人。

    玉佩上雕刻的是生肖,玉佩晶莹剔透,确实是上好玉,林宛白敷衍的看了一眼,露出礼貌的微笑,说:“谢谢奶奶。”

    傅踽行打开盒子,里面躺着一块看起来色泽类似的玉佩,只是玉佩上的生肖,有些不太正常。他属龙的,但玉佩上这个只是形似,蛇不像蛇,龙不像龙,就是一条长着四只脚的异类虫子。

    他脸上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

    姜淑芝问:“如何啊阿行,喜欢么?”

    林宛白觉得有点猫腻,凑过去想看一眼,傅踽行适时的合上了盖子,笑说:“很喜欢,谢谢奶奶。”

    姜淑芝笑着点点头,仿佛很欣慰,“坐吧,洗了那么多碗,一定累了,快吃点水果吧。”

    ……

    稍后,傅昌俊找了个机会,叫他们两个单独去书房说话。

    林宛白一直想拿他那个盒子看,但他护的特别好,怎么都得不了手。

    进了书房,傅昌俊便热切的拉了傅踽行的手,上下打量,笑说:“你得奖的消息我都看了,很好,特别好。我就知道你是个聪明的孩子,你妈以前也是特别的聪明,生意方面很有天赋,你随了你妈了。”

    傅昌俊抱了他一下,甚是欣慰。

    林宛白坐在旁边,自顾自的倒茶,捧着下巴看爷孙两难得的温情时刻。

    傅踽行的父母在他很小的时候,就失踪了,生死不明。

    当年,傅昌俊也是顶着压力,把人带回家,他明面上对他不闻不问,只背地里偷偷的照顾着。他心里清楚,按照姜淑芝的性格,他越是护着,她就越是针对。

    他已经错过一次,自是不会再错第二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