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山海意难平 > 第36章:天平

第36章:天平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山海意难平最新章节!

    傅渺瞪了林宛白一眼,压着嗓子,说:“奶奶要是有什么事儿,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这种时候,林宛白自是保持沉默为好,都是傅家的人,说个什么都会出问题。

    当时就她跟姜淑芝在一块,就单独两个人,说与她没什么关系,好像又不太对劲。就恨没有拍个视频,证明自己清白,碰瓷原是这么来的。

    傅踽行把人拉到角落不起眼的位置,小声询问:“到底怎么回事儿?”

    林宛白做出一个无谓的表情,说:“我怎么知道,好端端的就突然倒下了,我都被吓到了,今天晚上得做恶梦。”

    “就只是这样?”

    “不然呢?不然你以为我气她?”林宛白笑了,“她要是那么容易就被气死,当初早死了。”

    “小白……”

    “得了,你别跟我说话。她要你放那东西,你真的去放了?”

    “放了。”

    林宛白问:“你打开仔细看了么?”

    “没打开,跟着我一块的老人说不能打开。”

    “我只是猜测,希望不要被猜对。过两天,她入院的事儿估计会被爆到网上去,你送上去的那个菩萨像,肯定有问题,至于是个什么问题,到时候就能揭晓。”林宛白自嘲的笑,“这老巫婆,演技也是一流,我差一点就相信她了。”

    “什么?”

    她摆摆手,“没什么,等着吧。”

    她说着往急症室的方向看过去,大家或坐或站,都急切的等着。

    约莫等了一个小时,医生才从门内出来,傅勇辉一步上前,“医生,我妈怎么了?”

    “没什么大概了,幸好送治及时,要是再晚一点,怕是要瘫。以后可别再刺激老太太了。”

    傅渺听到关键词,“所以这是被人气出来的,是么?”

    “应该是受了过大的刺激导致。”医生又看了看手里的单子,说:“病人还有心脏病史,以前就说过不能生气,不能受刺激,过于激烈的运动也最好是避免,毕竟年纪放在这里,真有个什么万一,老人家也扛不住。这一次没出什么大事儿,算是万幸,日后你们家人一定要注意。”

    “年纪大了,时间也看得到头,你们当子女的,就多担待一些。即便她日后有什么过分的行径,你们也适当的忍让一下,老太太可还期望着能看到自己曾孙出世呢。”

    这医生是姜淑芝的私人医生,对于姜淑芝的病史他自是了如指掌,对眼前这几位自然也都认识。

    傅家有一半人的体检报告都在他的手上。

    “现在情况稳定,人也醒过来了,一会就转到病房,先在医院养两天。现在你们留两个人下来陪着就行,人太多影响她休息。”

    而后,他们开始商量留哪两个。

    傅昌俊是肯定要在的。

    傅勇辉却认为傅昌俊没什么作用,“爸,要不然你先回去,这里交给我们几个子女就行了。我刚给钿怡打了电话,她正赶过来,就我和钿怡留在这里陪妈吧,你们都先回去。”

    傅渺说:“我也留下。”

    傅勇辉想了下,正预备说好,傅勇毅不同意了,拉了自己的二儿子,说:“让延峥留下来。”

    傅勇辉皱了皱眉,说:“小峥留下来也没什么意义,帮不上什么忙的。”

    “怎么帮不上?小峥做事比渺渺还仔细,他只是话少,但做事儿可是勤快的很。”傅勇毅争辩,傅延峥站在旁边,神色疏离,没多少反映,也不积极。

    傅勇毅的心思傅勇辉自然知道。

    “勇毅,这种时候就不要计较那么多了。”

    “那行,那我留下。我是妈的亲儿子,这你总应该放心吧?”

    两人对视片刻。

    正好傅钿怡到了,还带了自己的子女过来,“妈,怎么样了?”

    “没事儿,方医生说现在稳定下来了。现在我们商量着谁留下来陪着妈的问题。”

    “你们都回去,我在这里照顾就行了。我是女儿,自是要我照顾的。”

    傅钿怡雷厉风行,就这样决定了下来。

    旁人倒也没有什么异议,傅钿怡的夫家在政界很有地位,而她的老公袁威分量不小。所以,即便傅钿怡是嫁出去的女儿,可回来娘家,依然还有说话的份。

    很多事情,姜淑芝也喜欢跟傅钿怡商量。

    各方面傅钿怡遗传了姜淑芝,她算是继承了姜淑芝和傅昌俊各自的优点,头脑一直很清醒,所以嫁人的时候,她也很明白自己需要怎样的男人。

    她在这个圈子里,算是嫁的极好。她嫁的时候,袁威还没今天这地位,当时姜淑芝还不满意,现在看来,她这个女儿,是真的有两把刷子,独具慧眼。

    决定好后,除了傅钿怡之外,其他人都回了家。

    姜淑芝被送到病房,她已经清醒了,看到傅钿怡,笑了笑,说:“把你都叫来了。”

    傅钿怡倒了水,递给她,说;“您倒下大哥当然第一时间给我打电话了。”

    “孩子都带来了。”姜淑芝看到站在她身后的袁鹿和袁衡。

    两人齐齐的叫了她一声,“外婆。”

    她笑着点头,“袁衡不是在国外么?什么时候回来的?”

    “这两天刚回来,我正安排着日子准备去泗北,没想到先接到了大哥的电话。”她吩咐了袁衡出去买点水果,两个孩子一道去,这病房内就只余下母女二人。

    傅钿怡微笑着,“我刚才来的时候,看到小白和傅踽行两个人也在。”

    姜淑芝没说话,懒懒靠在枕头上,眯着眼看她,眼里是欣慰也是满意。

    这该是她孩子中最令她满意的一个。

    “您今天这一出,是意外呢?还是有意呢?”

    姜淑芝咯咯的笑起来,浅浅的抿了一口温水,不置可否。

    默了一会,傅钿怡说:“妈,其实我觉得,到了今天有些事儿吧,也是时候放下了。”

    姜淑芝摇摇头,“你应当是最懂我心思的人,怎么也说出这种话,叫我不开心。我现在可刚刚从急救室出来,你这是还想让我进去一次。”

    “您身体好着呢,这一点我清楚。这急救室嘛,您想进何时都能进来,这整个医院有一半都是您投的钱,自是您想如何就如何,所有医疗团队都为您待命。”

    “我时间不多啊,可这野种却一天比一天好,你不知道我这颗心,每一天都饱受折磨。放下?傅踽行不死,我可放不下。”

    傅钿怡说:“可仔细想来,他并没有错。”

    姜淑芝摇摇头,“你不该有这样的想法,你要记得,你是我姜淑芝的女儿,你就绝对不能对他有仁慈之心。他就是头狼,你对他仁慈,最后就只能被他吃掉。一定要在他成长起来之前,就把他掐死在摇篮里,绝对绝对不能让他有机会出头。”

    姜淑芝握住她的手,目光定定看着她,说:“钿怡啊,你可是我最疼爱的女人,你虽是嫁出去了,可这事儿你可不能不管,我还指着袁威帮帮我呢。”

    傅钿怡笑而不语,把水杯接过,放在旁边的柜子上,并没有立刻回应。

    但这也表明了,她并不想参与其中。

    姜淑芝说:“怎么了?有什么难言之隐么?”

    傅钿怡默了一会,再次抬眼,眸色变得严肃了一些,说:“前两天,林老爷子找过我。”

    “找你?为了什么?”

    “妈,袁威现在是关键时期,你若真弄的林钊威不痛快了。这袁威日后的仕途,可就岌岌可危了,这次他上不去,就永远也别想上去,不但上不去,还会被闲置。你可明白其中的厉害?”

    姜淑芝沉默,脸色也变得难看起来。

    傅钿怡压低声音,说:“您也真是糊涂了,您最不该跟林钊威交恶,您最应该做的,是挑起林家的人对傅踽行的憎恶,让小白对他死心。您若是跟林钊威交恶,损害的是您的利益,反倒让傅踽行更有利。”

    “您如今做的这些,怕是在帮他呢。”

    姜淑芝皱了下眉,眼观当下,才醒过神来,这可不是她期望的。可为何形式会变成这样呢?

    ……

    回到泗北区。

    林宛白原本想先回房间休息一下。

    傅勇辉说:“大家都先去偏厅,今天这事儿还得好好说道说道,我想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儿。”他一脸严肃,目光往林宛白的方向看了一眼,然后转身,往偏厅的方向过去。

    十分钟后,大家在偏厅集中,长辈一个个都落座,几个小辈也有位置,但林宛白和傅踽行没有,显然是被人刻意拿掉了椅子。

    这是要审问的架势。

    林宛白倒也不惧,随口问了一句,“我们坐在哪里?”

    傅勇辉这会坐在以前姜淑芝的位置上,另一侧是傅昌俊,他揉着额头,透着疲惫。傅勇辉挺着背脊,一脸肃穆,看向两人,语气还是可控的温和,“小白啊,这次的事儿可是有些严重了。”

    “是挺严重,不过幸好没事儿。奶奶应当要更仔细的检查一下身子,不然也不至于这么无端端就倒下了。”

    “无端端?”傅勇辉笑了笑,“好一个无端端,老太太的身体情况我已经询问过方医生了,她只要按时吃药,心境平和,是绝对不会出任何问题。明白么?”

    袁钰君:“小白,我们知道你对老太太有几分不满意的地方,之前吃饭没等你们,又让你罚站,你心里记恨。可她始终是长辈,年纪大了,有一些古怪脾气是正常的。你只是没看到,有很多次,她也是用同样的方式惩罚延川,还有小三小四,都是一样的。并没有特别针对你们两个。”

    “我们也知道,你在林家是独女,谁都宠着你,如珠如宝。我们也尽可能的把你放在首位,就是老太太这脾性,年纪越大就越古怪,你不在的时候啊,她可老是夸你呢,还说我们渺渺与你相比,是如何都比不上的。”

    她起身,走到林宛白的身边,苦口婆心的似得,“所以,不要跟老太太置气,真要出个三长两短,你心里也不好受,是吧?”

    这软刀子,扎的可真有厉害的。

    听着温声细语,可口口声声就是认准了是她把人气成这样。

    林宛白笑着看她,不等她说话,傅踽行帮她开了口,说:“大伯母,您这话说的可不好。小白说了,奶奶是突然倒下的,她也吓得不轻,您这样说,可是冤枉她了。”

    袁钰君笑容不变,看了他一眼后,仿佛像是没有听到他说的话,拉着林宛白说:“小白啊,以后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你可以跟我说,能够解决的,我一并会帮你解决,要实在不能解决的,咱们也能商量着来,是不是?”

    傅踽行说:“小白向来是听话的,外公把她教育的很好,并不是会乱发脾气的性子。更不会刻意去顶撞长辈。”

    傅勇辉似是有些忍不住,砰的一下拍了桌子,“傅踽行,现在有你说话的份么?我知道你跟老太太不亲,甚至对她可能有些怨恨。是啊,小白原本很好的,是个性格柔和活泼可爱的小姑娘,这跟你结了婚以后,倒是变得很不一样了,我真怀疑,是不是你总在她耳边说些什么,搞得她对老太太意见那么大。”

    傅昌俊侧目,“你今个脾气倒是挺大。”

    傅勇辉闻言,对上他的目光,并没有丝毫惧怕的意思,只愤愤然道:“妈,现在躺在医院里,我心里气啊。这种事儿原本就不应该发生,是可以避免的,却还是发生了。妈都一大把年纪了,身体本来也就不太好,大半辈子为了这个家为了公司劳心劳力,现在好不容易退下来,在家里休养生息,又来这种无妄之灾,我当然生气。”

    “这老太太要是出了什么意外,我定然是要追究责任到底的!爸,您怎么就一点都不生气么?”

    他的态度反倒是更强势。

    如此看来,傅昌俊在这个家里的地位,是连小辈都可以压过的。

    都是姜淑芝交出来的好孩子!

    傅昌俊嘴角一勾,“你现在冲谁发火?”

    “爸,您老糊涂了,是非不分,就不要插嘴了。不想听,觉得烦的话,也可以出去。原本,我就叫佣人带你回房间休息了。”

    “我还没死呢!”傅昌俊一口气上来,猛地扬手,将手里的拐杖狠狠的打在眼前的桌面上,他立刻胸口起伏,情绪波动的厉害,一只手捂住胸口,指着他,说:“只要我还没有死,就还轮不到你在这里大呼小叫!”

    傅延川坐的最近,立刻过去把老爷子扶住,而后看向傅勇辉,说:“爸,现在这件事也没个定论,你也不好这样说吧。现在奶奶也清醒了,等到时候奶奶回来,再说这件事也不迟。而且,我也相信,小白是不会故意冲撞奶奶的。要真的会冲撞,上次周末吃饭的时候,奶奶没叫等他们,还让他们去罚站,当时就该发火了。哪儿用等到今天。”

    傅勇辉拧眉。

    傅渺这会也跟着起来,说:“宋婆婆不是跟着回来了么?我相信宋婆婆肯定知道什么,把宋婆婆叫过来问一问不就好了。当然了,小白是林家独女,万千宠爱,咱们也不好得罪。更何况现在奶奶没事儿,说不定人家还觉得我们大惊小怪。”

    林宛白看着他们,并没有太大的反应,在安静的一瞬,她适时开口,说:“我不太懂,你们现在这样在这里说这些有什么意思。你们要真觉得是我的问题,请直接给我外公打电话,两家人一块坐下来说,好好的说道说道。这几天,我一直陪着老太太,她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除却端茶倒水,我还帮忙洗过衣服。”

    “要说不公平,老太太对我跟傅踽行真的公平?平时不见你们出个声,现在一个个反应那么大,选择性眼瞎?”

    “我可没见你给老太太洗过衣服。”宋婆婆正好进来,脸上一点表情也没有,看起来格外的严肃。

    林宛白从未指望过这老太婆能站在她这边说话,不泼脏水就差不多了。

    她回头看了一眼,在心里翻了个白眼。

    傅渺拉了宋婆婆过来,说:“您来说,您一直都在奶奶身边的,一定知道当时发生了什么事儿。”

    宋婆婆垂着眼,她看向了傅昌俊,问:“老爷,我可以说么?”

    不等傅昌俊答话,林宛白说:“别,您先别说。我给外公打个电话,让他过来一趟,等他到了您在说,也来得及。”

    她拿出手机,预备打电话。

    傅昌俊说:“用不着,这不过是一件很小的事儿,用不着惊动了老林,还麻烦他走一趟。既然是家里的事儿,自当是关起门来解决就好。小宋,你说吧。”

    宋婆婆点头,说:“我并不在堂内,只是站在外面,听到一点动静。”

    傅渺追问:“什么动静?”

    “没有听的太清楚,可能是争执的声音。然后没一会,我就听到了茶杯落地的声音,心想着可能有事儿,就进去了。一进门就看到老太太倒在地上,二少奶奶依然还是镇定自若的坐在椅子上,并没有半点担忧的样子。”

    傅渺轻哼,转头看向林宛白,“所以,你当时是被吓到了是吧?”

    林宛白坦然的点头,“是。”

    傅昌俊问:“那小宋你的意思是?”

    宋婆婆说:“这几日二少奶奶确实每天都过来老夫人这边,从早待到晚上,看起来很听话,很乖顺的样子。可是每天晚上,我伺候老太太躺下的时候,都能感觉到她很疲倦,是那种精神上的疲倦。老太太以前从来也没有过这样的情况,她诵经念佛,该是一件令人心情舒畅的事儿,以往都是高兴着起来,愉悦的躺下睡觉。”

    她没有明说,但这话只要有脑子的人,一定就知道,是林宛白的出现,让老太太不舒服了。所以,不是突然发生,只累计了好几天,才变成今天这样。

    傅踽行再次开口,他面上没什么表情,语气却是冷硬了一分,“你们要针对我可以,但不要污蔑小白。”

    林宛白看向他,他已经很少很少会在这样的场合下反抗,起码在林宛白记忆里,就没有见他反抗过。除了小时候,小的时候他跟刺猬一样,对谁都堤防,眼里是对这个世界的恶意,他看谁都是同一种眼神,包括她在内。

    偏就是这样,那时候他们那一圈的孩子,就特别喜欢捉弄他,把他喜欢的东西全部毁掉,打他骂他那都是小意思,恶劣的时候还会扒掉他的裤子。

    林宛白记忆尤深的一次,是小学的时候,他都已经是六年级了,竟然还有人恶趣味的,脱了他的裤子,是恶劣到了极点。

    他躲在厕所里,整整一天。

    是林宛白拉着林婧语去商场买了裤子,送过去的。但因为是男厕,林婧语不让她进去,最后好像是交给了林瑶,林瑶亲自送到了他的手上。

    为了照顾他的自尊心,林宛白和林婧语主动躲起来,并没有让他看到。

    小时候他会反抗,反抗的特别激烈,与人厮打,但没有用。

    姜淑芝对人不对事,即便他没错,也都是他的错。

    他把人家打伤了,就算是人家有错在先,道歉的永远也只是他,受惩罚的还是他。

    在学校里,他一贯就是被人孤立的,没有人愿意站在他这边。

    那会他们的学校,从幼儿到高中都在同一个学校,只是区域不同。幼儿园和小学同在一个校区,初中和高中同一个校区,两个校区很近,就隔了一条马路。

    所以,即便林宛白小他几岁,也还是能够时时刻刻的注意到他的动态。

    到了初中,除了对他动手动脚他会以暴制暴之外,其实小动作,都不能动摇他半分,甚至于连眼神都懒得给一个。

    他学习很好,长居首位,无法撼动。

    林宛白那个时候迷他迷到要疯,她恨不得化身成为他身边的一条狼狗,可以时时刻刻的保护他,咬死那些欺负他的人。

    她也确实做了些事儿。

    当时,她在背地里偷偷的帮他报复那些迫害他嘲笑他欺负他的人,匿名的,到现在都没有人知道,可能连傅踽行本人都不知道。

    他不反抗是对了,因为反抗了得到的是更狠的教训。

    林宛白看着他,默默走到他身边,握住了他的手。

    傅渺回怼,“我们这里没有人污蔑她,宋婆婆也没有说她半句不好,只是在说明一个情况,讲述奶奶之前的状态。我们也没有针对你,你不要被害妄想症。”

    林宛白听到这话,火气有点压不住,预备跟她杠一杠,吵架这种事,一定要女人来,林宛白吵架那是练过的,傅渺不是她的对手。

    傅踽行回握住她的手,稍稍用了些力,不让她插嘴,他轻笑,“那就是我做的,可以么?奶奶最讨厌谁,我不说你们也都知道,小白天天去,我自然也天天跟着去去。我猜奶奶是因为天天看到我,心情郁结,才发生这样的事儿。所以你们也不要随便幻想,说小白任性故意把奶奶弄成这样。”

    “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事儿。她要真的做了,她也不会隐瞒,她有这个资本直接承认。根本不需要遮遮掩掩,所以没有就是没有,问再多也是没有,说再多都没有。”

    他收回目光,看向林宛白,神色温和,说:“小白今天也受到了惊吓,情绪不稳,我们先回房间休息了。她该说也都说过了,信不信由你们,反正接下去也都是你们自己的讨论,那我与小白也可以不在场。”

    他说着,就拉着林宛白出去了,也不顾这些人是什么反应。

    不管他们说什么,他没有理会。

    两人很快出了偏厅,走到回廊,林宛白停住。

    傅踽行回头,“怎么了?”

    林宛白露出笑,“没什么,就是想说你刚才那个样子,超帅。”

    他唇角微扬,微微垂了眼帘,稍稍用力,把她拉到身边,“走吧。”

    林宛白不说话,跟着他走,微风拂面而来,她觉得有点香,像三月里的春风,带着暖意,带着花香,令人春心萌动。

    傅踽行说:“以后不让你委屈。”

    ……

    果不其然,第二天姜淑芝入院的事儿,就被泄露了出去。

    这又给林宛白恶毒任性大小姐的人设添了重重的一笔。

    而放在宝华寺山门口的那个盒子,也被曝光,有些迷信的吃瓜群众说这是个什么巫术,是用来害人的。而里面并不是什么观音像,是一个女人的塑像,看起来有点瘆人,而塑像的背后林瑶的照片,上面还写了生辰八字。

    这塑像出现的时机太好,就不免让人觉得林瑶的死,是不是跟这个有关系。

    林宛白没想到,都21世纪了,原来迷信的人那么多,而且大家对这种事情深信不疑,讨论的比任何时候都激烈。

    各种版本的灵异故事都出来了。

    林宛白看的津津有味,像看鬼故事似得。

    而后,抬起眼,看向坐在一边的傅踽行,问:“你找人去宝华山看了么?那盒子还在么?”

    “不在了。”

    “我可真好奇里头的东西,你就没让人去找一找?”

    “没有。”

    这会,车子进了医院大门,林宛白收起手机,整理了一下衣服。

    出了电梯,就看到姜淑芝病房门口站着多了两个保镖,等走近,林宛白才知道原来是林钊威过来了。

    他们敲门进入。

    林钊威坐在沙发上,林婧语也在,傅昌俊坐在床边照顾姜淑芝,几个人看起来气氛还不错的样子。

    两个人进去,礼貌叫人。

    林婧语欢欢喜喜的起身,也不过一周而已,她抓着林宛白的手像是一年没见似得,说:“怎么看着好像瘦了一点。”

    “妈,您这跟我搞笑呢,我要是一个星期能瘦那么多,我就要偷笑了。”

    “那就是憔悴了,晚上没睡好啊?还是因为网上那些是是非非弄的你不高兴啊?”

    “您想多了,我好着呢。倒是奶奶,昨个突然倒下,把我吓一跳,昨天晚上我都睡不着了。”

    姜淑芝这会笑的一脸的善解人意,“瞧吧,我就说把小白吓了一跳,别说是小白,当时连我自己都吓着了,心说我这是要走啊。我还那么多事儿没做呢,这就要走,实在是舍不得。”

    她叹口气,“这年纪一年年往上长,过一天就怕一天,而且我这身子也不够硬朗,受不得气,也受不得惊。都说活久了无惧生死,可我还是怕,总还是觉得活不够,想再多活几年,还有很多事儿没做完,你瞧瞧我那几个孙子,一个个都不结婚,愁死我了。这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我这个家啊,是非太多。有时候真顾不上其他,林大哥,你也要为我多想一想,是不是的?”

    最后这一句,明显的话里有话。

    林钊威听得明白,顾不上什么,顾不上他们两家人之间的情分。甚至还希望他能够退让,是想让林宛白与傅踽行离婚的意思。

    他坐在沙发上默了一会,目光往傅踽行和林宛白的身上扫了一眼,这两人站在一块,林宛白的眼神是坚定的,就像她当初跑过来求他让她嫁给傅踽行一样的坚定。

    拆?要是拆得开,也不用到今天这个地步。

    他起身,走到床边,看了一眼傅昌俊,而后将目光落在姜淑芝的身上,说:“养儿一百岁,长忧九十九。大家都一样的,你还是好福气,子女都孝顺,对你百依百顺。不像我,女儿和孙女都不让人省心,不听话啊,不听话有什么办法,我这当父亲的,当外公的,还能把她们扣起来,天天看着她们哭?不可能的嘛。”

    “这不,小白才在泗北住了几天的功夫,你就进了医院,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我们小白做了什么了不得的事儿,把你给气的进了医院。小白是我一手培养出来的,她在外头被说成是什么样子,就等于是在说我一样。”

    他微微弯身,拍了拍姜淑芝的手,说:“自己捧在手里的宝贝,被无端端的职责成那个样子,我这心里是不好受。这些日子,我一天安稳觉都没有睡过。我总希望天平可以平衡,可这天平要平衡的前提,是对方也要有所顾虑。若非是让我一个人退让,那我这宝贝孙女是得受多大的委屈,我可受不了她受委屈的样子。”

    “淑芝,大家认识那么多年了,彼此都熟悉,性格脾气,为人处世,咱们都是非常了解的。我知你不容易,我也不容易。你好好保重自己的身子,在医院里多住几天,好好养着。”

    他对着她微微一笑,然后转身,对林宛白说:“回家了。”

    姜淑芝抿了下唇,想到昨晚上傅钿怡说的话,深吸一口气,在他们快要出门的时候,开了口,“哎,这小白在我们家住着挺好呀。她来了以后啊,我这日子都过的有滋味多了,你别看我那些个孙子孙女,一个两个看着听话,可从来也没人像小白似得,能起那么早陪我在佛堂里一整天。林大哥,你这孙女教育的特别好。”

    “我还想着跟你讨教讨教,怎么能教出这么讨喜又听话的孙女呢。”

    这画风转的一点也不突兀。

    林钊威停了下来,回头看过去,脸上的笑容灿烂了一分,说:“是么?我还以为她在家里捣蛋了呢。”

    “怎么会,她给替我抄了不少经书,现在我这病了,这孩子我可不放手。你得让她留在我身边,陪陪我。”

    林钊威这一回头,等于和解。

    大家双方各自退让,对谁都好。

    两人对视片刻,林钊威转过身,“这件事,等你身体好起来,我们好好探讨。如今首要的大事儿,你要好好养身子。”

    “当然,那是当然。”

    两人的手再次握住。

    傅昌俊在旁边微的松口气。

    ……

    隔天,警方那边正式出了通稿,在网上严正声明,经过详细调查,周荃所说的一切都不成立,没有发生过入室事件,还有车祸,就只是意外,没有任何嫌疑。

    警方这边还专门表扬了林宛白,积极配合。并作出严正警告,不要为了红,而滥用警力,警方不配合炒作。

    另一方面,网络上也爆出了周荃拿钱收买记者收买营销号的证据。

    也有周荃身边的人匿名爆料,说周荃平日里就很急功近利,想进娱乐圈想疯了,可以说是无所不用其极。

    这一次她也算是小爆了一把,结果飞来横祸,出了这么一场车祸,什么心都不需要有了。但她还是不死心,想利用普罗大众的善良之心,继续炒作。

    现在事件反转,周荃被人参的厉害。

    她在医院都快待不下去了。

    林宛白原是说好了要告的,但最后没告,也没有做出任何声明,微博上就发了个岁月静好,像一朵白莲花似得。

    网络上,一半水军一半网友,开始对她进行夸赞。

    人美心善。

    反倒是多了一大批粉丝。

    姜淑芝出院的时候,来了不少记者,大部分都是她安排过来的,为的就是澄清一下之前网络上不负责任的爆料。

    她拉着林宛白的手,笑着面对镜头,说了一大堆夸奖林宛白的话。

    顺道还将之前宝华山的那件事,简单解释了一下。

    说完这些,两人就一块上了车。

    视频和照片里,无论怎么看,这祖孙两个感情还是很不错的。

    第二天,林宛白依然早早的来到佛堂。

    姜淑芝其实没什么大碍,精神头好的很,身体也硬朗。

    林宛白来的早,她代替了宋婆婆伺候她起床,给她换衣服,替她拧洗脸的毛巾等等。

    洗漱完,姜淑芝坐在梳妆台前,林宛白给她梳头发。姜淑芝不染头发,花白的头发,一根黑头发都没有。

    林宛白轻轻的梳,夸赞道;“奶奶,您的头发都了今天发质还那么好啊,那您年轻的时候,这头发一定很漂亮。”

    姜淑芝微微的笑,没有答话。

    林宛白给她简单的别了个发髻,桌子上有个玉簪子,林宛白给她插上。姜淑芝对着镜子左右看了看,说:“想不到你还会梳头。”

    “我什么都会呢。”

    “是个好孩子。”她站起身,转身面对着她,视线在她脸上逡巡了片刻,叹气摇头,说:“就是可惜了。”

    林宛白不恼,挽住她的手,说:“奶奶,今天我可是最后一天陪您了,明天我就不来叨扰您的清净了。”

    姜淑芝侧头看着她,见着她眉眼的笑意,微微眯了眼睛,两个人一块走到桌子前坐下来,早餐已经准备好了,今个傅踽行没有过来。

    姜淑芝说:“觉得自己赢了?”

    “那倒没有,日子还长,家人之间没有输赢的。”林宛白给她盛了清粥,放在她的面前,然后坐下来,看着她吃。

    “我真不明白,你究竟喜欢他什么?”

    “我也不明白,您究竟为什么一定要把他踩到地底下?”

    两人对视,良久以后,姜淑芝轻笑,“你啊,会后悔的。”

    林宛白没说什么,她不指望能够劝服姜淑芝改变主意,这么多年了,能改过早就改过来了,但她依然不能放下,那就说明她到死也不可能放下。

    所以,没必要白费口舌。

    谁也不想试图劝服对方,姜淑芝也没有这么做。

    下午,林宛白要走的时候,姜淑芝说:“他房间书柜下面有个暗格,他以前自己弄的,里面应该放着不少他珍之重之的东西。你可以看一看,那里头放的是什么。”

    林宛白站定,转头看她,“您没看么?”

    “用不着。”

    “那我为什么要看?”

    “你为止付出努力的男人,这心上究竟有没有你这个人。你所做的这一切,究竟值不值得,你不想知道么?”

    林宛白保持微笑,“谢谢奶奶提醒,我一定会好好看看的。”

    说完,她就回去了。

    傅踽行还没回来,她坐在书桌前,犹豫再三以后,还是弯下腰,钻进去找了一圈,然后找到了那个按个,她把盖子打开,里面的空间不大,她伸手进去,掏出来一个盒子。

    盒子很普通,可即便普通,林宛白也认识,她以前见过。

    她打开,里面是一张银行卡,一个小纸条,还有一张火车票。还有一块桃心的玉,用红绳串着。

    她打开纸条,里面写这一句话,【我们私奔吧,如果你答应,就来火车站,我会等你。】

    字迹不难认。

    过了一会,她把东西全部收拾好,放了回去。

    正要站起来,傅踽行进来了。

    “你在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