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山海意难平 > 第39章:放长线钓大鱼

第39章:放长线钓大鱼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山海意难平最新章节!

    林宛白原本想出去的,但傅昌俊拉着她去茶室下棋,破坏了她出行计划。

    这老头跟林钊威一样,热爱围棋和钓鱼。

    要不是林钊威到现在还放不下林婧语和她,这会就已经退休,整日里钓鱼为乐了。

    可惜啊,自己生的女儿不听话,孙女也不听话,都叫人不放心。

    傅昌俊说:“这老林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舍得退下来,我还等着他约我出海钓鱼去呢。”

    林宛白捏着白色的棋子,专注于棋盘,并没有回应他的话。

    傅昌俊抬眸看她一眼,见她这般专注,许是没有听到吧。

    等林宛白把棋子放下,他又适时的说道:“我瞧你那个舅舅,那个林舟野不是挺能干的么?怎么老林还不信任他?”

    林宛白拿了颗棋子,笑说:“哪个是知道他老头心里在想什么,我和我妈也不止一次劝他退下来,公司里的精英那么多,没了他也不能倒。他不听,有什么办法。”

    “前几年他还说想退,当时就指着你嫁户好人家。这话都过去三四年了,我看他那样子,是不打算退下来了。我都怕我等不到他带我出海钓鱼那一天了。”

    “您自己去嘛,带着奶奶一块去。”她笑嘻嘻的,开玩笑说:“趁着旁人不注意的时候,一脚踹下去,到时您就说,她自己不小心掉下去的。”

    傅昌俊哈哈笑了起来,指了指她,摇摇头。

    笑过以后,傅昌俊又变得认真了一点,说:“其实也是不放心你和小语吧。到底身边都是外头,他多少是放心不下你们两个。”

    林宛白喝了口茶,扬了扬唇,不置可否。

    确实如此,林宛白和林婧语心里都门清,林钊威到了这把年纪,依然不退,就是不放心。

    他对林舟野是完全的信任,但对于陈松源和傅踽行,他都有所保留。

    要不是他太过于疼爱她们两个,当初是万万不会让她们这么随便的嫁给自己喜欢的人。

    既然宠着,自然要自己更辛苦一点,总要在闭眼之前,给两人都筹谋好了才行。

    不然估计到死了,都不能放心。

    真所谓是养儿一百岁,长忧九十九,女儿还没忧完,这孙女就接着上了。

    有时候林宛白深夜入睡的时候,总也会想,如果自己没那么任性的话,也许外公现在也就不必这样操劳。

    她垂着眼,沉默着没有说话。

    傅昌俊就立刻笑道:“哎呦,那肯定是阿行没有做好,你要是真的做的好,让老林完完全全的信任,认为他是一个可以托付的人,那我想相信老林一定能放心的退下来,过一过自己退休的日子。”

    林宛白看向他,傅昌俊微的叹气,有些自责,说:“也是我不好,是我没把阿行护好,也没能够给他一个好的童年,其实他挺努力了,若不是生在这个家里,他必然出人头地,是可以护你周全,替你挡风遮雨一辈子的人。”

    一辈子好长啊,林宛白想,谁知道往后会怎么样。她从来也不想一辈子,因为世事难料,就像她的父母,她相信林婧语从来也没有想过有一天陈松源会背着她去外面找女人,还生了个私生女回来。

    即便现在他们感情依然很好,但对于现在的林宛白来说,感觉不一样。

    她问过林婧语,为什么不离婚。

    林婧语说:“等你到了我这个阶段,你自己就会明白。”

    还能因为什么,因为割舍不掉,因为喜欢深入骨血,还因为曾经付出,多少是存了不甘心。就算是一起死了,也绝不想放过。

    还有便是出于一个母亲对孩子的责任,不管如何,一个不完整的家庭,对孩子来说影响很大。她不想自己的女儿跟别人不一样,不希望林宛白的人生里,有任何一丝的缺憾。

    林宛白说:“傅踽行已经做的很好了。”

    “我看你们两个,是不是闹别扭了?”

    “没有啊,没有闹别扭。”

    “真的?”傅昌俊一双眼紧紧盯着她,说;“他要是有什么地方做错了,要是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儿,你一定要跟我是说。”

    “没有啦。”

    “既然没有,就没有考虑一下生个孩子?”

    林宛白挑了下眉,“我年纪还轻。”

    “这不就是要趁着年轻,早点生孩子,恢复的也快一些。”

    “我还没考虑,还没做好准备当妈妈,就还想两人世界。”

    傅昌俊咯咯笑了起来,“也是的,不过其实你们生了孩子,也不会打扰两个人的世界。这孩子,也不用你自己亲自带,是不是?”

    林宛白只笑笑不说话,傅昌俊也适时的转开了话题。

    这一整天,林宛白待在家里没出去,晚上吃饭,她原本不想去。

    但姜淑芝亲自来看她,还提出给她换房间,觉得之后小房子离的太远,像是被隔离在外,格外各种设施也不齐全。

    当天晚上,就给她安排了其他房间。

    饭后,姜淑芝就带着她去看了,比她原来的房间大的不是一点点,还有一个独立的书房。

    姜淑芝说:“有什么其他需要的,只管跟我说,千万不要客气。”

    林宛白满脸的笑,“谢谢奶奶了,总算是把我从那小屋子里解放出来了。不过其实那儿也挺好的,满满都是傅踽行成长的痕迹。”

    “其实啊,这房间一直在装修的,你们回来的突然,我也没个准备,就只能先让你们在那小屋子里委屈几日。这林大哥捧在手里的宝贝孙女,我哪里敢怠慢,自然也是要将你捧在手心里,好好呵护着的。”

    客气的话说的差不多,姜淑芝就出去了。

    林宛白这耳根子也终于能清净清净了。

    蓉姨帮她把东西收拾过来,瞧着这边的环境,高兴的说;“总算是有个像样的房间了。”

    林宛白起身去帮忙,蓉姨握住她的手,“你就在沙发上休息吧,这些事儿我做就行。”她又说:“你给少爷说一说这事儿,也好让他安心些。”

    林宛白还气着呢,“你给他说不就行了。”

    “估摸着一会少爷就能给你打电话。”蓉姨笑眯眯的,看她一眼,然后自顾自的说:“这小两口啊,吵架是情趣,越吵越好。”

    林宛白没说话,一只手撑着脱,蓉姨看过来,她就眯着眼睛笑。

    蓉姨也没有多言,连着跑了三趟,才把东西全部都收拾过来。

    期间,傅踽行给她打了个电话,但她还是不接。

    随后,这电话就打到了蓉姨这边。

    蓉姨把换房间的事儿说了说,她就站在林宛白的面前接的这个电话,说了两句以后,就把手机递给了林宛白。

    他们两个之间,蓉姨一直都是助攻。

    林宛白接过手机,放在耳侧,懒懒的应了一声,“有事?”

    “感冒好点了么?”

    “好多了。”

    “药还是要吃,再吃两天巩固一下。”

    “哦。”她声音冷冷。

    傅踽行说:“房间换了,晚上睡觉能舒服些。我尽早回来。”

    “哦。”

    她显得不想说话,不管傅踽行说什么,她都只回一个字,这样的话,这天就聊不下去。

    但傅踽行还是坚持聊了十分钟,才道:“那先这样,你休息吧。”

    “嗯。”

    “晚安。”

    这两个字,被切断,林宛白挂的很快,一点犹豫都没有。

    傅踽行站在落地窗前,眉梢微的挑了挑,而后将手机放在旁边的桌几上。

    才刚放下,手机震动,有电话进来。

    他看了一眼,接了,并按了免提。

    “林舟野发了律师函,看架势是一定要告周荃,需要做点什么么?”

    傅踽行嘴角浅浅扬起一点弧度,说:“不需要。”

    “是。”

    话音落下,傅踽行就挂了电话。

    片刻之后,他又拿起手机,给林宛白发了信息,补上了那句被切断的晚安。

    ……

    第二天,傅家组织了一次出行,几个小辈一块,陪着傅昌俊出海去钓鱼。

    林宛白本来都不想去,但傅昌俊亲自来说,她也不好推拒,毕竟她闲啊,这些个比她忙的都抽出时间了,她一个闲人,还能没时间一块去么?

    傅家有自己的游艇,只是出海钓鱼,就只选了中等大小。

    今天算是家庭聚会,姜淑芝难得的好心情,跟着一块来了。

    傅延川是领头人,他把什么都安排妥当。

    一行人早上出发上船。

    姜淑芝私心,叫了几个朋友过来,顺便还叫了朋友的孙女,为的是给傅延川介绍对象。

    他平日里总是拿忙碌当借口,这样好的机会,她当然不能错过。

    把物色好的几个全部叫了过来。

    林宛白就叫了梁知夏,结果没想到她的那个后母带着女儿也来了。

    梁知夏在门口遇上,她心里不舒服,但也还是打了个招呼。

    她这个后妈极其伪善,人前总是很和气的样子,对她也格外的好,看起来比对自己女儿还要好。

    林宛白在门口等,见着这般情景,就主动上去打招呼,“阿姨。”

    “小白。”黄珍见着林宛白,脸上的笑容又深了几分,顺手拉了一下自己女儿,说:“看到夏夏,我就知道你肯定在。我这女儿胆子特别小,人也容易害羞,今个可是要让你多多关照了。”

    “思颜,叫姐姐。”黄珍提醒了一句。

    梁思颜依言,对着林宛白叫了声姐姐,态度还可以,看起来还真是怯怯的,胆子不太大的样子。

    但因为梁知夏的遭遇,林宛白对她们母女并没有什么好感。

    只敷衍的笑了下,然后挽住梁知夏的手,说:“你不是让我给你带东西么,我给你带过来了,现在去看看?”

    “好啊好啊。”

    然而,黄珍的脸皮,向来是厚的,她推了梁思颜一下,说:“快,跟着姐姐们一块去。”

    林宛白回头看了眼,黄珍仍是笑着。

    梁思颜慢吞吞的走到梁知夏身边,说:“姐,你就让我跟着吧,我不打扰你们。”

    梁知夏;“不行。”

    反正她现在已经声名狼藉,她就是在这里当成跟着对母女撕逼,那名声也已经坏不到哪里去了。即使如此,她就不需要隐忍,能在这种场面给他们一个笑脸,算是她心情好,看在主人家的面子上。

    林宛白也不怕撕破脸,所以并没有拦着。

    “是啊,我想跟夏夏两个人说点悄悄话,你就不要跟着了吧。阿姨,你可以带着思颜去见一下奶奶,作为小辈,应该先去拜见长辈。傅家规矩多,像嫁进来的话,首先要讲究规矩。思颜跟着我没用。”

    黄珍并没有半点尴尬,笑容依然是和煦的,叹口气,说:“我来这一趟并不是为了让思颜嫁进傅家,我就是觉得她这样的性格,该多接触接触些人,总闷在家里也不好。”

    真是搞笑,今天这一趟,谁不知道姜淑芝等于是公开给傅延川选媳妇?

    “不过既然你们不愿意,那就算了。我带着思颜先去见见老夫人。”

    梁知夏看她们一眼,冷笑了一声,就拉着林宛白走了。

    林宛白带着她去了自己的房间,她一路吐槽,说:“真是见鬼,哪儿都能碰上这对母女。你别看梁思颜半句话没有,这种人最恶毒,咬人的狗不叫,她的心思估摸着比她妈还毒。”

    “她要真的勾搭上傅延川,那我就要气死了。”梁知夏拧着眉毛,“你跟傅延川说一下,让他避开点。”

    林宛白给她倒了水,笑说:“你这话可真好笑,我什么立场去跟他说这话。不过我看傅延川没有结婚的心思,今天这一出,估计也搞不出什么花样。”

    “是咯,人家心里就只有你呗,三年了,都三年了,身边连个女人都没有。我怀疑他在等你离婚。”

    “瞎说八道什么。”林宛白啧了声,“你这话说出去,我名誉要不要了?”

    林宛白想起前天晚上的事儿,傅延川喝多了之后的出格行为。

    她沉默了一会,梁知夏见她神色有异,问:“想什么呢?傅延川真的跟你说了?”

    “嗯?”她恍然回神,“说什么?”

    “说等你离婚啊。”梁知夏一边笑一边说,玩笑的意味很浓。

    林宛白用力掐了一下她的脸颊,“叫你别瞎说八道。”

    “其实我觉得也可以啊,比韩忱好很多。”

    “你这嘴,能不能别乱叭叭叭了?”

    梁知夏咯咯笑起来,做了个拉上拉链的动作,然后比了个OK,不再多言。

    “要不,我们走吧。”林宛白说。

    “走?”

    “对啊,反正你也不想嫁给傅延川,我待在这里也没意思,我们走吧,去逛街去。”

    “没问题么?”

    “能有什么问题。”

    此话一出,林宛白就开始行动。

    她提了自己的小行李,就预备走,门刚一打开,傅延川就站在门口。

    梁知夏在门后,因为没出声,傅延川并不知道。

    这会得空,加之船上忙忙碌碌的,也没多少人注意到他,他才过来,有点话想单独与她说一说。那天晚上的事儿,他也记着,怎么样还是要解释一下。

    他看到她提着包,“你要走?”

    “是啊。”她点头,“我本来也不是很想来,是爷爷非要带着我来,我原本以为只是个家庭聚会,没想到是你的选妃大会,所以我觉得我离开也没事儿吧。”

    “不是什么选妃大会,不是的。”

    “是不是都不重要啦。”她一摆手,觉得必须要跟他保持距离,免得出闲言碎语。

    傅延川正想说那晚上的事儿的时候,梁知夏猛地探出头,冲着他打了声招呼,“傅大哥,你好呀。”

    傅延川一愣,是没想到梁知夏在里面,一张脸一下子涨红了,然后又发白,跟调色盘一样。

    梁知夏抿着唇,缩了缩脖子,又慢慢的缩了回去,躲在门口,扯了扯林宛白的袖子。

    傅延川咳了一声,笑说:“知夏也在啊。”

    “是啊。大哥还有什么事儿么?”

    “没,没什么事儿,我就是没瞧见你,过来看看,想说有什么需要的。”

    “那我能走不?”林宛白问。

    正说着,外面响起汽笛声,船开了。

    傅延川说:“好像是不能了。”

    林宛白吐了口气,十分无奈。

    梁知夏宽慰,“既来之则安之,我相信这一趟旅程会是愉快的。”

    傅延川说:“会在福岛住一晚,那边很多好玩的,不会无聊。”

    梁知夏很捧场,一脸兴奋,扯了扯林宛白的袖子,说:“福岛真的不错,我记得有家酒吧里的服务生全是帅哥。”

    “得了吧。”林宛白将手里的包随便一丢,死心了。

    傅延川得体的说了两句后就走了。

    梁知夏见他走远了,才退回来,把门关上,说:“他是不是来跟你说悄悄话的呀?发现我在的时候,我看他脸跟红绿灯一样。”

    “他那是被你吓到了。”

    “屁,他那个表情,一看就知道有奸情拉。”

    林宛白瞪她,“你又瞎说是不是?小心一会我推你下海喂鲨鱼哦。”

    梁知夏嘎嘎笑起来,跳到床上,说:“你说实话啊,你会勾着勾着,勾到傅延川身上了吧?”

    “开什么玩笑。”

    “不过话说回来,你当初要是嫁给傅延川,会不会更幸福啊?”

    “不会。”她都没有想,就直接回答了。

    梁知夏说:“这么肯定?”

    “你跟自己不喜欢的人结婚,你会幸福么?”

    林宛白斜了她一眼。

    梁知夏不以为意,说:“感情这种事情,是可以培养的嘛。有多少人经济联姻啊,人家不还过的很幸福么?”

    “你躲人家床底下看了?“

    “得,反正你总有道理。我就是觉得可惜,刚才听他说话的语气,还有他那个眼神啊,我一看就知道他还没把你忘了。”

    “闭嘴吧你。”

    梁知夏闭不了嘴,她叹口气,说:“你说你,明明能过很幸福的日子,非要选一个那样的。我要是你,我就毫不犹豫的选择傅延川,就是可惜身边没有这样一个人。你运气好,你却不珍惜,我当初真的超级想骂你,但谁让你是我最好的闺蜜,只能盲目的顺从你。”

    林宛白不理她,低头看手机。

    正好傅延川发了信息过来。

    【前天晚上的事儿我很抱歉,我喝多了,你不要放在心上。】

    这简单的一条,傅延川编辑了好几遍,才发出来。

    林宛白看了眼,想了想,还是回复了一句,【知道了。】

    傅延川站在电梯口,等到这个回复后,便把手机放进口袋,摁下电梯键,进去了。

    姜淑芝和傅昌俊坐在会客厅里,一边招待客人,一边与人闲话家常。

    这种女人多的场合,傅昌俊没什么话,他只是个陪衬而已。

    傅延川进来以后,他就更是没什么存在感,左右看了一圈,跟姜淑芝说了一声,就先出去了。

    姜淑芝说;“把小白叫上来。”

    “叫她做什么?这里大事儿,她也掺和不上。”

    “让你叫她来就叫她来,你怎么那么多废话。”

    姜淑芝面上挂着笑,语气里满是不耐烦。

    傅昌俊在心里吐了口气,但还是依言去把林宛白叫了过来。

    梁知夏没来,她一个人上来,姜淑芝给她留了身边的位置,到了以后,就把她拉到旁边,说:“上船以后就没见这你人,我以为你偷偷跑了呢。”

    “怎么会,您叫我什么事儿?”

    “叫你出来一块喝喝茶聊聊天嘛。”

    这种茶话会,林宛白以前也参加过几次,一方面是联络感情,融洽关系,另一方面就是吹逼了。

    不过今天的主题不一样,今天是帮傅延川选老婆,话题就要高深一点。

    测一测在座各位女眷的言行举止,还有品性修养。

    大家并不刻意介绍自己,只是在谈话中,把自己的优点展露无疑。

    这就要看情商和说话技巧了。

    在座都是名门出生,只要是有心思,一般都不会出错。

    这座谈会差不多进行了有两个小时,才各自散了。

    有佣人专门领着这些人去各自的房间休息。

    会客厅里,也就只余下傅家几个人。

    姜淑芝直言,“延川,有没有喜欢的?”

    不等傅延川开口,傅渺率先说了,“我觉得那个赵忆苓还不错,跟大哥很配。”

    傅延铭噗嗤笑出声,“哇,那老处女啊。”

    姜淑芝看了他一眼,眉头皱了一眼,眼里透着一股嫌弃。傅延铭看到,识趣的闭上了嘴。

    傅渺转身看向傅延川,说:“大哥,你觉得呢?”

    傅延川笑的淡然,“还行吧,赵家的二女儿,知书达理,不算是最好的一个。”

    姜淑芝:“那你说哪一个最好?”

    他摇头,“都好,但都不适合我。”

    姜淑芝闻言,脸上的笑容落了一点,“延川,你年纪也不小了,该考虑考虑自己的终身大事了,总不能一直就这样单着吧?你身为傅家长孙,是要起带头作用,不可以任性,知道么?”

    “知道。”

    姜淑芝看他一眼,又转眸看向身侧的林宛白,她事不关己,正在一一品尝桌子上的糕点小吃。

    她想了想,握住林宛白的手腕,说:“小白,你说,你觉得今天在座谁最合适延川啊?”

    林宛白刚塞下去一个流沙包,噎了一下,傅延川坐的近,很顺手的便移了杯茶过来。

    坐在两人之间的傅渺是看的清清楚楚,她侧目看向傅延川,桌子下用脚踢了他一下,像是警告。

    林宛白没喝那杯茶,只想了想,说:“刚才傅渺说的赵忆苓确实不错,气质看起来很大哥很般配,就是家室差了一点。但她可是人民大学的老师,虽然还年轻,没有什么资历。但时间长了,再过十几年,她手里出去的学生,不管怎样,都不容小觑吧?”

    “虽然家室差点,但自身足够优秀,倒是能够抵消家室的不足。我倒是觉得,她是今天所有女孩子里面最合适的,也是最好的一个。”

    姜淑芝挑眉,这话倒是不错,她原本都没放在心上,经林宛白这样说,倒觉得还真是。

    她没有看向傅延川,只对着姜淑芝说:“所以,我觉得可以考虑一下。本身傅家的家底,也不需要太在乎家族势力,应当更看重人脉关系,婚姻也是放长线钓大鱼,女人看男人看的也都是能力,男人看女人自然也一样的。”

    傅渺轻哼一声,说:“我也是这样想的,只是刚才没来得及说。”

    林宛白转头,对着她微微一笑,说:“咱们两本来就有很多一样的想法,感觉像是公用了一个脑子。”

    这个话题到了这里,便也结束了。

    姜淑芝累了,也想去休息一下,叫了傅延川扶着她回房间。

    到了房间,姜淑芝坐在床上,说:“小白的话,都听进去了没有?”

    傅延川浅笑,垂着眸子,说:“你们每一个人的话,我都听进去了。”

    “是么?那你怎么想的?”她指了指旁边的椅子,“坐下来,慢慢说。”

    傅延川依言,在椅子上坐下。

    不等他开口,姜淑芝先说:“要不然还有一条道,你想想办法,让小白主动跟傅踽行离婚。小白这么可爱,这么通透的孩子,我也喜欢。只要你能让她主动跟人离婚,我不介意她再嫁给你。”

    这话一出口,傅延川有些难以置信,这话是从姜淑芝嘴里说出来的,她极其讲究规矩,就算傅踽行跟林宛白离婚了,再与他结婚,等于是一桩丑闻。

    他从未想过,也不让自己去想。

    姜淑芝笑,“很惊讶我会这样说?”

    他轻点了下头。

    她叹气,“你是我喜欢的孙子,我难道不想看到你是高高兴兴的结婚么?当初林宛白做那种事儿,伤你的心,不顾一切的嫁给傅踽行,我不生气么?我比你还生气,甚至于我现在连她都一块恨。你是我带大的孩子,你心里想什么,我知道。”

    “你一直都喜欢小白,可这小白……”她摇摇头,眉宇间全是愁容,“真的情难自控,我也是不得不成全,话让别人去说,日子还是你们自己过,她要真的能回心转意,我也不介意。可现下看起来,她一点这个意思都没有,事事都护着那个野种。”

    “可千万不要日后吃了苦头,想到你了。”

    傅延川说:“奶奶,我没那个心思,我没有。如果您也觉得赵忆苓不错,我会先跟她相处一下,若是有些好感的话,我会娶的。”

    “你别勉强。”

    “没有勉强。”

    “要真是这样的话,那你可是要好好的相处,要主动一点。我瞧那个孩子,是有些害羞的。”

    “我会的。”

    姜淑芝笑了,从口袋里拿出了一个盒子,说:“去吧,找个机会把这个送给她。只说人人都有,是我的一点小心意。”

    “好。”

    傅延川出了房门,傅渺就在旁边站着,傅延川吓了一跳,“你站在这里做什么。”

    “等你咯。”

    “有事么?”

    “聊聊呗,我回来以后,咱两都还没坐下来好好说过话呢。”

    “你哪儿有时间。”他将盒子放进口袋,而后与她愉快去甲板上聊天。

    傅昌俊在船头上钓鱼,林宛白陪在旁边,

    一出去就看到他们了,傅延川看了一眼,原是想过去打个招呼,被傅渺拉住,说:“得了吧,别打扰他们了。”

    傅渺拉着她去后面的沙发。

    今天天气很好,阳光明媚,傅渺去拿了酒过来,递给傅延川,说:“喝一点,不要紧的吧?”

    傅延川拿过,“不喝。”

    “干什么?喝一点就不会醉,只失误了一次,就怕了?”

    他闻言,面上的笑容落下,侧目看了过去,“什么失误?”

    “那天晚上,我看见了。不好意思啊,我也不是故意的,只是偏偏那么不凑巧,那天我也那么晚回家,不小心就看到了。而且啊,我还抓到个小贼。”

    “什么小贼?”

    傅渺喝了口酒,笑眯眯的说:“是啊,家里的保安,偷偷跟着你们两个,拍了照片。估计是想搞事儿吧,幸好我黄雀在后,照片都删掉了,放心吧。”

    “是哪个保安?竟然敢在家里做这种事儿。”进傅家做事儿的佣人和保安,基本都是经过精心挑选的,这些人一定要守得住秘密,绝对的忠心。

    这些人进来之前,都签过合同,他们有专门的一本守则,每个人都要熟读并牢记。

    一旦犯了重大错误的,傅家是可以把人告上法庭,让其赔款,赔到倾家荡产的。

    所以,在傅家当佣人,薪资方面很高,但要求也很多,也不是一般人随随便便能够进来的。

    像这种偷拍的事情,是绝对不可能发生的。

    傅渺说:“人我已经叫人扣着了,就找机会跟你说,让你自己去问。我没惊动其他人哦,毕竟也不怎么好看,要传开了,对你也不好。

    “我觉得那人很有问题,要不是被我看到,后果不堪设想。”

    傅延川脸上没了笑,“你抓的快一点。”

    “抓完以后我才想到啊,可没办法,抓都抓了,我还能当做没抓吗。”她捧着脸,说完以后,面无表情的瞪着他,好一会之后,说:“你难道不该表扬我一下?”

    傅延川摇摇头,“你真棒。”

    “就嘴巴说呀,没有诚意。”

    “那你想怎么样?”

    “礼物我也不缺,那我要你一个真心话,怎么样?”

    傅延川啧了声,“说。”

    “你还喜欢林宛白呢?”

    他正要开口,傅渺指着他说:“一定要说实话啊,不说实话你孤独终老。”

    “喜欢。”

    傅渺咦了一声,一脸的嫌弃样。

    傅延川皱了眉,一脚踹了过去,“你够了你。”

    “哎呦,我真没想到我哥是个大情圣,人都已经结婚了,你还喜欢。而且,我怎么也瞧不出来林宛白有什么好,脾气臭,还自恋,盲目自信,甚至有点脑残。身材也就那样,脸蛋也就一般,你喜欢她哪儿?除了那点家室,哪里好了?”

    傅延川懒得跟她说,她打小就在他耳边说林宛白坏话,可说了那么多年,傅延川竟然还能这样雷打不动喜欢人家,真不知道是她失败,还是这位大哥脑子有问题。

    她又转念一想,会不会是她老实在她耳边提起,所以才导致他过分关注,然后就喜欢上了?

    ……

    林宛白觉得鼻子发痒,连着打了好个喷嚏。

    傅昌俊这才想起来,“哎呦,你瞧我这个脑子,你感冒才好一些就在这里吹风不合适,你赶紧回去吧。”

    “没事,我只是鼻子痒,今天太阳大,风吹在身上不是很凉,还挺舒服的。”

    她脸上架着墨镜,扶了一下,“我看您钓上一条鱼,我就回去。”

    可惜,傅昌俊技术不怎么样,坐了一个小时,依然是一无所获,林宛白肚子饿了。

    傅昌俊也识趣的收了杆,两人一块去餐厅吃东西。

    正好碰上聊完天的傅延川兄妹。

    两人齐齐喊了声,“爷爷。”

    林宛白跟在后面,瞥了他们一眼,笑了笑,算作是打了招呼。

    这碰上了,大家都是要去吃饭,就一块了。

    林宛白给梁知夏打电话,这懒货,不肯出来,要她带点回去就行。这样也好,一会免得又被抓去干嘛干嘛,正好有个借口回去。

    这个时间点,大家纷纷出来吃午餐。

    餐厅里好些人,赵忆苓也在,而且还是一个人。

    傅渺直接过去,把人招呼过来。

    都是同个圈子里的人,即便平日没有联系,但多多少少也是有些认识的,一定在同一个场合内见过。

    傅渺本就是热情的性子,赵忆苓慢热,遇上这样一个自来熟的人,正好。

    “林爷爷好。”她礼貌叫了人。

    傅昌俊微笑点头,“好,好。”

    傅渺拉着她一个劲往傅延川身边过去,然后给他们两人世界的机会。

    林宛白陪着傅昌俊吃完,就带了一份餐点回到房间。

    进去的时候,梁知夏正在冥想,对着窗户坐着,眼睛看着外面,脸上没有表情,不知道在想什么。

    直接林宛白默不作声走到她身边,在她肩膀上狠狠拍了一下,她才猛然回神,捂住胸口,吓了一跳,“你干嘛,你要吓死人啊你。”=

    “你想什么呢。”她把餐盒放在茶几上。

    “没。”她把手机放进口袋,“放空。”

    “你这脑瓜子本来就没什么东西了,你还放空,得多空啊。”

    “你啊,就知道损我,一看就是损友。”

    林宛白笑着,“损友还给你带饭,早知道饿死你算了。”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怼。

    下午没事儿,就一直在房间里玩手机。

    傍晚的时候,到了福岛。

    福岛上的一切设施都是傅家的,酒店这边接到通知,就已经全部安排好。他们到了以后,就先各自去房间。

    晚上好像是有活动,但林宛白懒得去,梁知夏也不去,但她也不准备在房间里窝着。她先睡了一觉,等醒来,已经八九点了,就换了身衣服,拉了林宛白去酒吧。

    梁知夏自从家里出事儿,就迷上了酒吧,夜夜笙歌,反正名声都已经搞臭了,她也不介意再臭一点。感情方面,也因为被伤过,就再也不相信男人了。

    炮友可以,谈情就不行。

    林宛白坐在吧台前,梁知夏喝了两杯,就被男人请走,一块跳舞去了。

    林宛白不太想喝酒,她想要牛奶,把调酒师给逗笑了,然后给她弄了一杯奶酒。

    手机响,来电是傅踽行。

    她还是没接,也没有挂断。

    他列行公事一样连着打了三个以后,发了个信息,【在福岛?】

    林宛白一只手托着下巴,手指在手机上敲了两下。

    【岛上风大,记得穿外套。】

    她仍然正想要回复的时候,热舞回来的梁知夏突然扑倒她身上,手跟着往前一推,手机直接飞了出去。

    林宛白立刻过去捡,捡完回来,坐在椅子上,“你干嘛呢。”

    “你干嘛坐在这里,酒也不喝,舞也不跳。怎么了?”

    “我没兴趣。”

    “哎呀,既然出来玩,就不要想其他。走了,走!”

    梁知夏硬是把她拉到了舞池里去。

    狂歌热舞以后,两人坐下来喝酒,调酒师很帅,梁知夏用言语撩的很欢乐,酒也喝了不少。林宛白很自觉,只喝了一杯,就没有再多喝一口。

    但不知是不是酒精度数高,她觉得身体有点热,火烧火燎的。她看了下时间,准备回去。

    梁知夏要等调酒师下班,林宛白自己先走,不打扰他们调情。

    到了酒店,在回房的路上,她遇上两个醉汉,上来就动手动脚,正好被傅延川遇上,就立刻过来解了围。

    “去酒吧了?”

    林宛白点头,头有点晕,还未来得及说一句话,便一头栽了下去。

    所幸,傅延川动作快,立刻将她扶住。

    “怎么了?”

    她用最后一丝力气拍他,“夏夏,去找夏夏……”

    她完全没了力气,傅延川只得将她打横抱起,先把她送回住处。

    到了门口,房卡在她身上,他伸手进了口袋。林宛白发出一声奇怪的声音,一把扣住他的手腕,掌心炙热。

    她咬着嘴唇,唇间溢出两个字,“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