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山海意难平 > 第45章:听一百遍也不腻

第45章:听一百遍也不腻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山海意难平最新章节!

    傅踽行给她盛了粥,转头看着她,问;“是吧。”

    林宛白与他对视,却并没有立刻给予认定。

    傅昌俊满脸惊喜,“真的么?小白。”

    林宛白思考了五秒吧,点点头,说:“是啊,暂时是这样没有错。但之后就不一样了,我还没有完全想到自己要做什么,当他秘书就是个过渡。过两天我还得去一趟巴黎,那边邀请我去看秀,还要写点东西。其实我还是挺忙的啦。”

    傅昌俊还是笑呵呵的,说:“小白就是从小优秀到大的嘛,有才华千万不能埋没了,要不然老林又该伤心了。”

    林宛白灿烂的笑了笑。

    用过早餐,两人出门。

    林宛白走路慢吞吞的,拜他所赐,到底是有些不舒服。

    她在心里埋怨的时候,傅踽行突然她的跟前,蹲了下来,“上来吧。”

    “上来干嘛?”林宛白耍小脾气,她就是不想去上班,这样累了,应该在床上好好休息。

    傅踽行二话不说,伸手握住了她的大腿,往前一拉,林宛白整个人就扑到了他的背脊上,然后顺势站了起来。简单两个动作,一气呵成。旁边有佣人走过,林宛白都不好意思过分挣扎,只能做出一副镇定的样子,趴在他的背脊上,凑到他耳边,小声说:“你不要以为这样,我就不气。”

    他笑了笑,“那我还要更努力了。”

    “什么?”

    她没听清楚。

    但傅踽行没有说第二遍。

    到了公司,林宛白的位置已经弄好,就在傅踽行的办公室内,在他的眼皮子底下,他办公时,一抬眼就能看到的位置。

    桌子大小合适,桌上放着盆栽和一束小巧精致的花,算是准备精致了。

    但有点太精致了,林宛白并不是很喜欢,就好像只是在办公室里按了一个精致的摆设,她也不是摆设好吧。

    不等她说什么,傅踽行叫了雷森进来,“谁买的?”

    雷森愣了愣,有些没反应过来。

    傅踽行:“这桌子是谁买的。”

    雷森将他的神色,便知道这桌子是买错了,为了不出岔子,他可是专门拉着梁溪一块去买的。

    结果还是错了?

    “我,我买的。”

    “我是怎么跟你说的?”傅踽行也没往下追究,“算了,重新去买个简易的,不要太浮夸。”

    “是。”

    雷森出了办公室,梁溪正好端着咖啡过来,见他表情不怎么好,便对嘴问了一句,“怎么了?怎么进去一趟出来这个表情。”

    雷森瞪了她一眼,啧了声,说:“早知道就不该听你的。”

    “怎么?夫人对那张桌子不满意么?”

    “当然不满意。”

    “为什么?不是挺漂亮,我问了好几个朋友,都说好看呢。”

    “我就不该相信你,我还以为你多了解夫人呢,原来也是盲狙。”

    梁溪挑眉,“拜托,我是傅总的秘书,又不是夫人的秘书,我怎么可能了解。不过以女人的角度,她不该不喜欢啊。”

    “那可能你不是女人。”雷森也不跟她瞎扯,拿了车钥匙就走。

    梁溪端着咖啡,敲开了办公室的门。

    进来时,林宛白与傅踽行正在打情骂俏。

    林宛白坐在他的腿上,举止亲密。梁溪站在门口,见此情景,她又立刻退了出去,但并没有把门关上。

    林宛白并非是在办公室内乱来的人,是傅踽行的锅,是他把她拉到腿上的。

    她无声挣扎,回头瞪他。

    但傅踽行却丝毫不为所动,微笑着看着她,对门口等着的梁溪淡淡喊了声,“进来。”

    梁溪进来,两人的姿势并没有变化。

    她走到办公桌前,放下咖啡后,问;“夫人想喝什么?”

    傅踽行说;“给她泡一杯茶就行。”

    “是。”

    等人出去,把门关上,林宛白才有挣扎起来,“你够了你,赶快放开。”

    “还生气么?”

    “生什么气?,我没生气。”

    “好,那今天就抱着你办公吧。你今天的香味很好闻。”他说着,在她耳侧轻轻闻了闻。

    林宛白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她啧了一声,说:“傅踽行,你不怕被你的员工诟病么?”

    “诟病什么?我抱的是老婆,又不是别人,老婆也不给抱么?”

    林宛白瞧着他现在的样子,心里有好多种感觉交织着,她是很喜欢这样的亲昵,可这两天下来,总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像是一场梦。她的梦里面,傅踽行才是现在这个样子。

    霸道且温柔。

    她觉得,他们应该要好好的聊一聊,开诚布公的,坦坦诚诚的,深入的聊一聊。

    又有人要进来,林宛白赶忙从他身上下去,说:“我去睡一会,你工作吧。”

    他这会倒是没有强人所难,松了手,让她好好休息。

    进了休息室,如他所说,床换了,换了一张大的,而且看起来更软,她躺下来,确实还挺舒服。

    她是真的有些累的,躺下去没有多久,就睡着了。

    外面,梁溪泡了茶进来。

    傅踽行让她把茶水放在桌子上就可以。

    她放下后,往休息室的方向看了眼,而后又看了看那张被嫌弃的办公桌,问;“夫人不喜欢那张桌子么?”

    傅踽行喝了一口咖啡,说:“花里胡哨的,她不喜欢。”

    她哎呀了一声,抓抓头,说;“我还以为她会喜欢呢。”

    “你喜欢可以拿回家用。”

    她笑了笑,问:“要给钱么?”

    傅踽行抬眸,轻笑道:“不用。”

    “那我就真的不客气了。”

    ……

    林宛白一直睡到中午时分,傅踽行拉她起来吃午饭,这边有一套洗漱用品,还有一套她的护肤化妆品,置办的特别齐全。

    林宛白简单洗漱后,出去跟他一块吃饭。

    睡了一会,人倒是舒服很多,饭菜皆是她喜欢的。

    她在他对面坐下来,说:“我这周五要去巴黎,一月之前我就答应凯文了,一定要去。”她刻意强调。

    “大概要几天?”

    “差不多三四天吧,我顺便逛一逛,跟朋友聚一聚。”

    “好,我安排一下,看能不能抽出这几天跟你一块过去。”

    “你也要去?”

    “嗯。”

    “你去做什么?你又不喜欢。”

    “你一个人我不放心。”

    “有什么不放心的,前两年我不也一个人去的么。”

    他不语,但态度也很明确,默了一会,他突然开口,说:“其实我觉得你没必要去。”

    “嗯?”

    “年年都去,就有新鲜感,同一个品牌,你已经连着去了四五回了。”

    林宛白笑,说:“这次不是之前那家,而且,这一次是傅渺压轴,我当然要去看。我要看看她如何出丑。”

    “你怎么知道她会出丑?”

    林宛白咯咯的笑,说:“我不知道啊,我就是美好的愿望,一般是不会有错。她也很厉害啊,能上这样的大秀,说明在国外时尚圈内,她混的非常不错,并小有名气。”

    “如果做的足够惊艳,说不定真能火到出圈,到时候在圈内的地位就不可同日而语了。她得感谢我,不与她走同一条路,不然哪儿还有她的立足之地。想想以前念书的时候,一路被我压上来的,每次大考,一出年段总排名的时候,看她那个黑脸,我真的是高兴死了。”

    林宛白笑的格外灿烂,从小到大,她就是个小太阳,她散发着强烈的光,吸引着所有人的目光,让所有人都理所当然的围着她转。

    她说:“但我那时候也真的很努力啊,他们都不知道,我每天回家有多认真。”

    想想那段日子,其实还是挺辛苦的,她又要努力学习,还要顾着傅踽行,两头兼顾,合理分配时间,每一天都如此,其实也很累的。

    傅踽行说:“我陪你一起去。”

    林宛白看他一眼,对此不置可否。

    晚上,他有个应酬,他还是带着她去,但并没有要求她出席饭局,而是在同家餐厅单独要了个包间,给她弄了一桌子吃的,让她单独一个人吃饭。

    中间,他过来了一次,坐了五分钟左右又回去。

    林宛白觉得他有点可爱,这是真的想把她别在裤腰带里,走哪儿带哪儿的意思。

    饭局一直进行了三个小时才结束,雷森带人又去会所娱乐了一会。

    傅踽行则与林宛白一块回家。

    他喝了些酒,身上只有酒味。

    两人回了兰涉,蓉姨已经回到这边。

    路上,林宛白给她打了电话,让准备好解酒汤,到了家,傅踽行就能喝上。

    到了家,刚坐下,蓉姨就把解酒汤端过来,而后悄无声息回了房间。

    只余下两人坐在客厅里,他喝下半碗,就放在茶几上,“蓉姨是你让回来的?”

    “是啊,蓉姨待在泗北那边也不舒服,还是留在这里比较好。”

    他笑着,伸手摸摸她的脸,“还是你细致,我都忘了。”

    “你忙嘛。”

    没有把他弄到房间里,而是坐在这里,林宛白是有目的。

    他扯了下领带,把外套脱下来,解了手上的袖扣,丢在茶几上,“你有话相同我说啊。”

    林宛白侧着身,脸上的笑容不变,“我们不该聊一聊么?”

    “嗯。”他点头,“只要不是离婚,什么都可以聊。”

    他靠着沙发背,找了个让自己舒适的姿势坐好,目光落在她的身上。

    林宛白想了想,其实这一整天,她都在想,要怎么聊,从那一处入手。想到最后,她觉得挺好笑的,两人做夫妻三年了,连如何开诚布公,坦坦诚诚聊天都不会。

    这算哪门子的夫妻?

    她看着他,默了许久以后,自顾自的笑,笑容里带着一丝嘲弄。

    “我要跟你离婚的时候,你在想什么?”

    “我不会跟你离婚。只要不离婚,怎样都可以。”

    “所以你给打掩护?”

    他点头。

    “那你现在又算怎么回事儿?”

    傅踽行靠过来一些,眼神深邃,眼中是没有掩饰的情愫,他说:“其实你可能不知道,我占有欲很强,强我自己都觉得很可怕,所以我克制我容忍,我不想你被吓跑。我怕你会更加坚定的想要跟我离婚。”

    “可既然我容忍的结果是一样的,那我就没有了容忍和克制的必要。”他靠的更近,嘴唇若有似无的碰着她的耳朵,他的声音低低的,字字句句传入她的耳朵,“不要再跟韩忱有任何接触,我怕我控制不住,碎了他。”

    林宛白的心一紧,整个人不受控制的颤了一下,他这语气太阴冷了。她猛地转头,碰到的是他温暖的唇。

    他没有再给她说话的机会,一只手拖着她的后脑勺,逐渐加深了这个吻。

    林宛白只挣扎了一下,手腕就被他掐住,不给她半点反抗的机会。

    但他并未深入,也没有在客厅里做出任何出格的事儿,就只是吻她。

    许久以后,将她揽进怀中,在她额上亲了亲,说:“你成功了,我早就爱上你了。”

    这突如其来的表白,林宛白有些反应不过来,愣了几秒以后,她猛地抬头,“你说什么?”

    “我爱你。”

    他微笑,目光温柔似水。

    林宛白依然觉得听不清楚,似梦似幻的,有点不真实,“什么?”

    他轻笑,“要我说几遍?”

    她一本正经,“我没听清。”

    有些话,听一百遍也不会腻,天天说都不会腻。

    他说:“我爱你。”

    林宛白抿住唇,强忍住想要涌出来的眼泪,情绪翻腾涌动,她努力维持着表面的平静,心里已经波涛汹涌,脑袋有点昏昏的,明明也没喝过酒,感觉像是喝了酒一样,整个人飘飘然的。

    她咬紧牙关,终是忍不住,别开头,笑了出来。然后发出一声轻嗤,嘲笑自己就这点出息。

    她以前想过很多遍,傅踽行说这三个字会是什么样子,想不出来,也想象不到。现在他说了,她还是觉得这很像梦,不真实。

    她狠狠掐了一下大腿,非常疼,所以不是梦,都是真的。

    所以,温水煮青蛙还是有用的。

    她用双手捂住脸,她想先走开冷静一下,但傅踽行不让。

    他拉住她,拉开她挡在面前的手,她立刻抿住唇,收起笑容,神色维持着平静,与他对视,也说不了话,怕一开口就崩。

    傅踽行看着她,“说话啊。”

    她只小声的哼了一下,别开头,没说话,保持高冷。

    傅踽行也没逼她,只是靠过去,将头抵在她的肩膀上,默了好一会之后,他突然开口,问;“上次你买的玩具,想用么?”

    林宛白没听明白,后来她明白了。

    该死的玩具,他竟然一直记着呢!并且还亲自藏了起来,怪不得她后来一直没找到。

    之后,两人之间的相处越发的和谐。隔在两人之间全部的障碍都没有了,终于得偿所愿,可以齐头并进了。

    周五,傅踽行还是陪着她一块去了巴黎。

    因为是傅渺的大作,所以傅延川也过来了,他早一天过来,与傅渺住同一家酒店。

    正巧,傅踽行他们也被安排在这边。

    来的那天,两人都知道消息。

    这边记者多,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大家是一家人,没有不见的道理。

    所以这一天,傅延川和傅渺一道过去接人,正好赵忆苓也在这个点到,顺便了。赵忆苓是傅渺邀请过来的,那次福岛一日游之后,两人留了联系方式,私下里一直都有联系。

    她旁敲侧击,能感觉到赵忆苓对傅延川是有好感的。

    两人相处的还不错,脾气性格有些相似,还有不少共同喜好,所以聊天不是问题,在一块的时候几乎不会冷场。

    只要不出幺蛾子,两人大概率是能成。

    傅渺见他能这样认真,也算安慰,也不枉费她私下里那么的努力撮合,她说:“这一次你可是要好好谈一谈恋爱,不过也不用太长,结婚以后有的是时间培养感情。只要你肯放下前一段,赵忆苓身上那么多闪光点,总有能让你动心的时候。就怕你不用心思。”

    “你怎么跟奶奶似得,一见面就总是警醒我。”

    傅渺白他一眼,“一会在林宛白面前,也要坦然一点,知不知道?我听说,最近傅踽行和林宛白感情特别好,已经到了形影不离的地步?”

    傅延川想了一下,他们几次回泗北时候的样子,点点头,“是啊。”

    “之前不是闹的沸沸扬扬,说林宛白外面有男人了么?我看有个群的人都发红包庆祝呢,现在这会又好了?”

    傅延川摇头,“不清楚,我没有特别去研究调查。”

    傅渺转头,盯着他的脸看了许久,都没有出声。

    傅延川对上她的目光,笑说:“你干什么这样看着我?”

    “看看你正不正常。”

    他啧了声,一把将她推开,“坐好。”

    默了一会,傅渺又说;“不过这傅踽行确实有点意思,他那小公司现在怎么样?你可堤防着一些,姜还是老的辣,我觉得奶奶有些话也并不是偏见。你想,傅踽行从小被欺负到大,奶奶从未给他好脸色,家里头谁都能欺负他,连一条狗都可以。这样一个人,我不觉得他是真的温柔无害。”

    “他能娶了林宛白,并且将她训的服服帖帖,就是本事。而且,说到底他根上确实不怎么样,他奶奶能当人小三,老妈能为了事业不顾已婚身份上别人的床,他也好不到哪里去。”

    傅延川说:“你有点阴谋论。情爱这种事儿,还能被操控么?还有长辈的事儿,也轮不到我们来说,当初怎么样,你我都没参与,就不要过多的讨论了。”

    “怎么不能?你就是没有用手段,所以才输啊,你不承认么?”

    “但你好像也忘了,当初是林宛白执意要嫁给他,并不是他把人抢走的。”

    傅渺挑眉,“所以,这就是他的厉害之处啊。”

    两人对视半晌,而后都有意的转开了话题,没有再继续。

    他们到的时候,林宛白他们的飞机正好落地,赵忆苓与他们同个航班,座位也挺近的。

    不过不是太熟,只开头寒暄两句,就没再聊过。

    林宛白心里依然抱着一丝期望,希望林舟野能与她有些交际,不管怎么样,她由衷觉得赵忆苓合适,方方面面都合适。关键她觉得性格也挺配,刚好能够互补。

    这事儿,她专门给林钊威提了一下,希望他能够施压,但现在看来,可能是不行了。

    下飞机的时候,林宛白特意主动的与赵忆苓一块走。

    “傅延川怎么没跟你一块?”

    赵忆苓微笑,“他前一天过来,我有点事儿,所以今天才到。时间合不上,就错开了。”

    林宛白了然的点头,“那还真是错过了。”

    这话意味深长。

    赵忆苓看了她一眼,保持微笑。

    傅踽行走在两人后侧,并不多话,她也顺道看了一眼。前几天两人的那张床照,她也看了,是令人羡慕的。

    她很快收回视线,并转了话题,“我还是头一次来这边。”

    “是么,那到时候要带着你好好逛一逛,这可是女人的天堂。”

    赵忆苓咯咯笑起来。

    他们走的VIP,傅延川和傅渺的车子就等在门口。

    很快就看到三个人出来,远远就看到林宛白与赵忆苓看起来聊的很欢快。

    傅渺登时就不高兴了,“这个死女人,真是什么都爱跟我抢。”

    “你说什么呢?”

    “没!”她哼了声,过去的时候,脸上已经换了一副表情。

    “忆苓。”她笑呵呵的过去,“猜到你们会是同一个航班,果不其然。”

    林宛白说:“给你省事儿,免得要来回两趟。你这还要准备明天的大秀,来来回回的浪费你的时间呐。”

    “所以说小白你可真疼我呢。”

    “不不不,这是来自二嫂的关爱。”

    傅渺挑眉,在心里翻了个白眼,当下也差一点要翻起来,但她只是微笑,不置可否。

    他们分了两辆车。

    傅踽行来之前就安排过,所有已经自己的车子和司机。

    这样也好,省的尴尬。

    等傅踽行和林宛白上车先走,傅渺才挽着赵忆苓的手,把行李交给傅延川,拉着她先上车。

    “你啊,不要被林宛白那天使的面孔所迷惑,她可不是什么乖宝宝,就是个任性大小姐。”

    她们两个不和的事儿,赵忆苓也有所耳闻,眼下傅渺说什么,她也就是听,不发表任何言论。

    不过傅渺也是点到即止,虽然她跟林宛白互相看不顺眼,但在背后也从不嚼舌根,这是规矩。

    她转了话题,“既然来了,就多待几天。”

    “怕是不行呢,学校有好多事儿要做,我就请了一天假,后天得回去。”

    傅渺也不强求,点点头,说:“那也没办法,工作要紧。等寒暑假,咱们再约好了。等过了这个大秀,我预备回国发展,到时候就有很多时间了。”

    正说着,傅延川上了车,他坐在前面,与司机说了一声,车子启动。

    傅渺真是要气死过去,坐哪儿不好坐前面了,但当下也不好说什么,说了反倒更尴尬,这样还自然一些。

    到了酒店,傅渺借口有事儿就先走了。

    让傅延川领着她去房间,傅渺把她的房间安排在傅延川的旁边,这样比较方便傅延川照顾她。

    他提着行李,与她并肩而行,一路上来,两人聊天倒还是自然的,不过更多的像是君子之交,而并不像一对正在谈情的男女。

    两人多少是有些一板一眼。

    到了房间门口,傅延川把房卡递给她,赵忆苓开门,两人先后进去。

    傅延川把行李放好,扫了一圈,说:“你看看喜不喜欢,如果不是很满意,可以换房间。”

    “可以,我觉得挺好的,不用麻烦。”

    他点点头,想了一下,“那你先休息,倒一下时差,想吃饭或者做什么,可以给我打电话。”而后,他从口袋里拿出准备好的手机,递过去,“里面就只存了我的号码。”

    赵忆苓脸上的笑容深了一分,“谢谢,你考虑的很周到,我来的匆忙,都没来得及换套餐。”

    “没事。”

    随后,傅延川便出了房门。

    他正准备回房,傅渺不知从哪儿奔出来,一拳砸在他身上,压着嗓子,说:“你有没有搞错啊,你两现在是情侣还是朋友啊?我怎么看着比之前还生疏的样子。”

    “你别没大没小啊。”他整了一下衣服,斜了她一眼。

    “你真是没救了你,赵忆苓可是抢手货,你不抓紧一点,人赵老太太可就不让她跟你接触了。人家是很有自尊心的,你懂不懂啊。”

    傅延川皱眉,“不然,你想期望我现在跟她上床,才叫尊重她么?我当然知道赵老太太的性格,只能一步步来,不能一蹴而就,你懂不懂?你管好你自己,别插手我的事儿,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倒是你,最近反常的人,是不是做了什么事儿?”

    “做不你个头,我只是代替奶奶监督你,免得你不上心。董事会的人对你还不是很放心,不就是因为你还没结婚么?你娶个厉害的,你在公司位置就稳了,奶奶可是为了你着想,你可别昏了脑袋,想些有的没的。傅家的继承人,难不成你是想将这位置让给别人?你不想坐,背后有的是人虎视眈眈。不提傅踽行,就傅延铭和傅延峥也都盯着呢。你心里有点数啊……”

    正说着,另一边的房间门突然打开。

    林舟野从里面走了出来,两人的话戛然而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