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山海意难平 > 第59章:多爱自己一些

第59章:多爱自己一些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山海意难平最新章节!

    之后的几日,林舟野隔两三天来一回医院。

    来一趟,会有意无意的跟傅踽行谈一些公司里的事儿,他按照林钊威的安排,暂时接管了踽宛。

    他仔细看过公司的业绩和发展方向,还有傅踽行对公司的规划和安排,他有两套计划,一套是五年的,一套是十年的,两条线并行,有条不紊的推进中。

    从这些计划中可以看出来,他对自己,对眼下的情况,有一个非常清晰的认知,他不急不躁,脚踏实地,步步往上。他是想靠自己的实力,闯出一片天地的。

    雷森和梁溪没有离开,他们选择留下,继续为踽宛效劳。

    林舟野每次来,林宛白总是偷偷瞧他,视线对上,她就立刻移开,装的若无其事,可又装不好的样子,让林舟野瞧着难受的紧。

    这天,他走的时候将人叫了出去。

    林宛白默不作声的走在他的身侧,将他送到电梯口,说:“就送到这儿了,我回去了。”

    林舟野抓住她,“你最近搞什么呢?”

    “什么搞什么?”她眨眨眼。

    “你老偷看我,你在看什么?”他摸了一下自己的脸,“我脸上是长花了?”

    “没有啊,谁看你了,你看错了吧。”

    她拒不承认,她要忍着,要看看他到底什么时候自己说出来。

    他挑眉,眼睛盯着她的脸,“你说。”

    “说什么啊?”她有些不耐,“你没什么事儿,我就回去了。”

    她转身,林舟野又将她拽回来,“你这人什么情况,有什么不能说的?傅踽行欺负你了?你要是不能说,那你就眨眨眼。”

    林宛白翻了个白眼,“我看你有被害妄想症。”

    “你我之间,不需要瞒着吧?”

    她看着他,笑了下,说:“你就什么都告诉我么?不一定吧。”

    话音落下,林舟野并没有立刻出声,与她对视,好一会之后,他不追问了,拍拍她的肩,“你瞧你,全心全意照顾傅踽行,人都熬瘦了。别太辛苦,你的好不需要体现在这种地方。会珍惜你的人,无论如何都会珍惜你;不会珍惜的,不管你做什么,人都不会珍惜你。”

    她用鼻子哼了声,什么也没说。

    “好了,我走了。”

    他摁下电梯键。

    电梯门很快就开了,他进去,林宛白并没有先走,而是站在电梯门口看着他,一直到电梯门关上,他也未多说一句。

    林宛白长长的吐了口气,心里依旧憋闷。她回了病房,傅踽行还坐着,正在吃药。

    她进来,他便转头看过来。

    情绪都写在脸上,他吞下嘴里的药丸,说:“怎么了?问他了没有?”

    她摇头,“没问。我想他会自己告诉我,他若是自己不说,我问了他也不会说的。”

    “你该相信林舟野,他一直以来做事都很有分寸。”

    “可做人哪有时时刻刻都分寸的,他跟谁一起都没问题,可傅渺……”她摆手,吐了口气,说:“算了。”

    傅踽行:“别想这些了,他可比你大几岁,肯定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林宛白笑着点头,“知道了。”

    夜里,林宛白给他擦洗身子,蓉姨去了外面。

    夫妻之间不必避讳,之前都是护工做的,林宛白一直在旁边瞧着,又跟护工取取经,她现在也能。

    这事儿她就给揽过来了。

    擦了身子,才知道他身上到底有多少伤,这是林宛白第一次给他擦身子,解开衣服扣子,整副身躯露在眼前。大大小小的伤,淤青,新伤叠着旧伤,伤疤又变多了。

    他自小在傅家没少挨罚,姜淑芝打他不留力的,他这身子,前前后后加起来有五道较深的疤痕。

    现在又多了几处。

    她小心翼翼的给她擦拭身体,手指轻轻触碰那些伤,打趣道;“你这都是人生经历啊,这身子增值了。”

    他浅浅的笑,“很难看吧。”

    “不难看啊,我觉得挺好的,很MAN。你要是嫌弃难看,你去纹个身,左青龙右白虎,中间一条龙,霸气侧漏。”

    他轻嗤,“瞎说八道。”

    她笑着,可眼眶却慢慢变热,鼻子有些酸。

    真是心疼,以后不能再受伤了。

    她摸摸他被捅了刀子的位置,而后突然凑过去,在纱布上亲了亲。

    这举动来的突然,傅踽行一愣,身体骤然一紧。

    林宛白转头,察觉到他的眼神变了变,“怎么了?”

    “你别乱动。”

    林宛白起初不明,等她往下擦的时候,才知道他这话的意思。

    脸颊不自觉地红了起来,但还是仔仔细细的给他擦拭干净。

    他死死盯着她,声音黯哑,说;“下次还是让护工来吧。”

    她抿着唇笑,没应他。

    林宛白给他穿好衣服,就要走开,傅踽行握住她的手腕。两人无声对视,林宛白伸手捂住他的眼睛,说:“你,不要胡思乱想了。我出去,你静静。”

    她的手掌往下,盖住他的唇,然后低头,在自己手背上亲了一下,一双眼直直盯着他,轻轻的说:“快点好起来,什么都给你。”

    ……

    快到圣诞节了,圣诞节来了,就是元旦。

    可傅踽行还不能出院,医生建议多住半个月。

    临近过年再出院也不迟,林宛白也觉得可行,保险起见,还是在医院里多休养为好。

    他现在已经可以起身,下床的话,还得要些时候。

    虽说叫了专业的护工,但很多事情,林宛白还是亲力亲为。除了一些专业护理她搞不定,就只能假手于人。

    林宛白不喜欢医院的色调,让蓉姨从家里拿了被子过来,又买了一些小挂饰,给病房内增色不少。

    圣诞节和元旦,林宛白一直在医院里,哪里也没去。

    梁知夏来了一趟,最近她一直在医院里照顾傅踽行,跟失踪了一样,微信都不怎么回,就更不要说出去跟他们这些朋友聚一聚了。

    她翘着腿坐在沙发上,看着林宛白照顾傅踽行的样子,那满腔的爱意已经满出来了,毫不掩饰。

    她挑了下眉毛,起身,走过去,站在床尾,看着傅踽行,说:“你可是因祸得福了啊,让小白亲自照顾你,幸福不?”

    不等傅踽行回答,她说:“该是很幸福吧,多少人都羡慕着呢。我都羡慕,一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千金大小姐,给你煲汤,给你擦身,还给你洗衣服,简直了。”

    林宛白睨她一眼,“你能别闭眼吹么?衣服可不是我洗的,你这样又给我整出点事儿来,我还得给他洗衣服了。”

    “我夸张手法,还不行啊?”

    傅踽行握住了林宛白的手,说:“我当然幸福。”

    梁知夏哼哼两声,没再多言。

    ……

    林宛白今天要回家去洗澡,梁知夏顺道送她。

    梁知夏瞧她,说:“你最近瘦的有点厉害呢。”

    她在医院睡不好,也吃不好,当然会瘦,她说:“这不挺好的么?前阵子我正好胖了不少,现在又瘦回去了,开心还来不及呢。”

    “我说你也好好照顾自己吧,多找些看护,让他们照顾傅踽行就行了,你就多休息,你看你皮肤都变差了。就非要亲力亲为么?不就是个男人?”

    “你不懂。”

    “我有什么不懂,又不是没爱过,爱过才知道男人有多坏。”

    她笑了下,不置可否。

    梁知夏看她一眼,想了想,也就不再多说什么,只道:“总归还是自己最重要,你该多照顾一点你自己。”

    “我知道的,就是真的没什么胃口。其实照顾他也不累,很多事情都是护工做的,我也做不了。他身上的伤痛,我也没法代替,其实我能够做的真的不多。蓉姨每天做饭都做两份,傅踽行只能吃营养餐,每天都差不多,大同小异。蓉姨看我胃口不好,就变着花样给我做,可我还是没什么胃口,有时候想着她费心准备,实在吃不下也要吃几口。”

    梁知夏;“那是心情不好?”

    “没有,心情也没有不好,我跟你说过没有?我们都决定移民了,等过完年,他身体恢复的差不多就去办,资料都开始准备了。”

    “啊?要移民去哪儿?”

    “暂定荷兰,还在考虑。”她露出微笑,“我是真幸运。”

    “傅踽行也答应了?”

    她点头,“是啊。”

    “那是要恭喜你了,你得到了你想要的一切了。”

    “对啊。”

    梁知夏没有多言,只余光看了她一眼,而后专心的开车。

    方便起见,林宛白回了兰涉。

    梁知夏看着时间还宽裕,就在这边陪了她一会。

    林宛白洗好澡,在床上睡了一会。

    醒来时,梁知夏还在。

    外面天都黑了,“你怎么还在呢?”她睡的太深,这会脑袋有点疼。

    梁知夏说:“把你一个人丢在这里,不放心啊。”

    “神经病,我又不是三岁小孩。”

    “你现在这个样子,看着像林黛玉。”

    她笑起来,“我那么美呢。”

    她闻了闻,屋子里有烟味,又看到床头柜上的烟屁股,“你怎么在房间里抽烟啊。”

    梁知夏吐了下舌头,耸肩说:“一时没忍住。”

    “你这人。”她无奈的笑,也没有过多的责备。

    正预备下床,梁知夏起身给她摁了回去,说:“才睡了一会,你再多睡一会,今天就别去医院了。刚才蓉姨回来,我跟她说过了。”

    “我肚子饿了。”

    “我也饿了。”她摸摸自己的肚子,“要不你带我去吃饭?”

    林宛白没有拒绝,她给陈繁打了电话,就带着梁知夏过去吃饭。

    陈繁这两天刚好忙完,这两天在餐厅解压,有口福了。

    两人过去,餐厅里有好几个客人。陈繁给她们安排了包间,落座后,他就亲自送上了茶水。

    梁知夏说;“把你这里最好的酒送上来。”

    “我不喝酒。”林宛白说。

    “没让你喝,我要喝。”

    “你也少喝。”她喝了口茶,提醒道。

    但梁知夏仍然是不依不挠,陈繁也不吝啬,拿了店里最好的酒过来,“你们先喝着,我去做菜。”

    梁知夏开了酒,给自己倒满一杯。

    她喝一口,爽的那个样子,林宛白都看笑了。

    “你能不能别做的像个酒鬼似得,你好歹是个女孩子吧。”

    “有什么关系,我开心就行。”

    梁知夏以前不是这个样子的,她也算得上是个好好学生,可惜就可惜在母亲走的早,家里那位继母不是省油的灯,亲手将她推到今天这个地步。

    有些事儿也没法说,自己的事情只有自己知道。

    就像她自己,当初那么一头扎进去,旁人说再多也没什么用。

    可梁知夏没有她这么的幸运,她身边一个可依可靠的人都没有,她只有她自己,所以林宛白觉得自己还是应该要说几句。

    她拿了她手里的酒杯,说:“少喝点吧。”

    梁知夏没有去抢,只一只手托着下巴,说:“我感觉你准备对我说教。”

    “你的感觉没错。”林宛白把酒盏放在一旁,说:“你老这样也不行,总不可能一直都这样,你得想想你以后。”

    她不说话,只是笑眼盈盈的看着她说教的样子。

    “我晓得你在家里的难处,可你越是这样,岂不是让他们越是高兴?其实你有没有想过,好好的再去进修一下,然后重新来过。我想你妈妈也不希望看到你一天天的颓废下去,我也相信,你肯定不想看到家里那位风光无限。夏夏,你应当要成为更好的人,才能扬眉吐气。”

    她扬扬下巴,说:“你有我这么一个大金主,你有什么好慌的。”

    梁知夏当年跟着学校的校霸谈恋爱,谈的轰轰烈烈,打架斗殴,辍学私奔流浪,干了个全乎,可以说是全校出名。

    结果那男人渣的要命,在走投无路的时候,把她给卖了。

    所幸是运气好,被迫出台的时候被巡捕就抓了,然后联系到了梁家,把人给救出来。

    这件事原本没多少人知道,只知道她跟个男人私奔了。后来不知怎么,流出了几张她陪酒的照片,又不知道哪儿流出的小故事,总归说她被人救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坐台小姐了。

    一夕间,声名狼藉。

    梁知夏足有一年都没有出门,谁也不见,唯独与林宛白见过几次。

    那时候,她是真的一蹶不振,幸好没有自杀。

    梁知夏说过,其实那时候她想过自杀,可每次看到黄珍和她的女儿高高兴兴的样子,她就又咽不下这口气,她死了,才如了他们的意愿,她要活着,长长久久的活着去膈应他们。

    后来,她振作了,开始游戏人间。

    因为与林宛白关系好,其实很多人还是拍她马屁,当着她的面时,都是谄媚的嘴脸。

    梁知夏还是那个表情,笑眼盈盈的,也不知道听进去多少,时不时的侧目看看放在旁边的酒杯,注意力还是在酒上。她有些酒瘾,一天不喝都难受。

    林宛白无奈,“喝吧喝吧。”她把酒杯递过去。

    有些话,她也不是第一回说,总是斟酌着字句来说,尽量不去触碰她的伤痛。

    可当下,她想着自己要移民离开北城,以后两人见面的机会怕是少之又少,她是有些不放心。她的那个后母确实厉害,装的一手好白莲,再加上她父亲的渣,她确实很难生存。

    她帮得了一时,帮不了一辈子,最终还得靠她自己才行。

    梁知夏得了酒杯,脸上的笑容更加欢喜,说:“小白,你要是个男人就好了,你要是个男人我就立马嫁给你,成了林家的媳妇儿,我看黄珍和梁振葛还敢在我面前耀武扬威。”

    “那你一早就该去勾引林舟野。”

    “你别说,我真有这么想法,可他路数太野了,勾不动。”

    “你怎么知道他路数野?你追过?”

    梁知夏老脸一红,咳了两声,说;“是啊,真追过。”

    “什么时候?你怎么没跟我说啊,我可以帮你啊。”

    “帮个屁啦,我之前也觉得近水楼台,后来才发现,这楼台咱够不到,还是算了吧。”

    想到林舟野跟傅渺偷偷约会,林宛白心里就不爽快。

    梁知夏一摆手,说:“不要说我那些糟烂的事儿,我都不愿意搭理他们。反正我现在手里攥着梁氏的股份,有钱拿就行。我就爱看他们烦我,又干不掉我的样子。”

    “总想以后,做人太累了。不如及时行乐,开心是一天,不开心也是一天,倒不如开开心心的过。”

    说了没几句,陈繁就来上菜了,他专门开了小灶,所以做起来特别快。

    他研究了几个新的菜,拿她们当了小白鼠。

    他就给他们做了五个菜,然后在旁边坐下来陪她们吃喝。

    梁知夏与他也是好久没见,两人不算熟悉,但也认识。毕竟这胖子以前跟林宛白传过绯闻,而且他跟林宛白之间的关系,还真不亚于她。

    这才是让梁知夏记住这个胖子,最重要的理由。

    林宛白始终没有喝酒,陈繁和梁知夏倒是喝的很痛快,一杯又一杯,一瓶又一瓶。

    林宛白瞧她那个样子,一副想把自己灌醉的架势。

    陈繁都想收手了,她还不依不饶的。

    一顿饭结束,梁知夏喝的都迷糊了,她趴在桌子上,嘴里还念叨着喝一杯。

    陈繁解了纽扣,说:“她疯了她?这么能喝。”

    林宛白说:“你陪的不也挺高兴。”

    “我这不是没办法么,你怎么一口都不喝?怀孕拉?”

    “怀什么怀,我一会要去医院,当然不喝酒了。”

    “我瞧着,这傅踽行这一顿打也挺值当啊。”

    “怎么?”林宛白吃了最后一个鸡翅,擦了擦手指。

    “要不是他这一顿打,你们两个能这么好?还一块移民,准备定居国外,舒舒服服的过日子。”

    “这算是因祸得福吧?”

    话音未落,原本趴着的梁知夏突然直起身子,说:“你别相信他,你别那么相信他,男人都是大猪蹄子,都不是好东西。”

    她一边说,还一边重重拍了一下桌子。

    她看了林宛白一眼之后,又趴了回去。

    陈繁说:“这姐妹跟男人有仇。”

    他打了个酒嗝,然后一本正经的抓了林宛白的手,说:“终于是如愿以偿,这一回,可以好好祝你早生贵子,白头偕老了。”

    “行了你。”

    随后,在陈繁的帮忙之下,将梁知夏弄上车。

    林宛白把她送到兰涉,她也没完全醉死,自己还能走,就是走不了直线。

    林宛白扶着她上楼,将她安顿好以后,就预备回医院。

    梁知夏拽住她,说:“你,你就这么把我一个人丢在这里不管了?”

    “怎么?你还要人照顾啊?”

    “是啊,你照顾我一晚上不行么?咱们两个好久没有一块玩了,女人,你的名字叫重色轻友。”

    林宛白被她这话给逗笑了,“你好了你,我也不是第一天重色轻友,你还没习惯啊?”

    她抓着她的手不放,人赖在床上,睁眼看着她,说:“我就搞不懂,你怎么会那么喜欢傅踽行,他除了脸好看,有什么好?你至于那么全心全意么?值得么?”

    她抓着她的手微微发紧,眉头拧在一块,似是有什么想要说的。

    林宛白坐下来,“你怎么了?喝多了,脑子炸了?”

    她突然落泪,一把抱住林宛白,无声无息的哭。

    林宛白给吓了一跳,她好久没有再看到梁知夏哭了。

    很久没哭的人突然哭起来,总让人心里不安。

    “你干嘛啊。”她笑着说,一只手抚上她的背脊,“哭个屁啊,我这会还没走你就哭,真到我走的那一天,你得怎么办?是不是要哭倒长城啊?”

    她不说话,就是呜呜的哭。

    林宛白说了两句后也就不说了,等她情绪平复一点,才开口,“你哭啥啊?”

    她低着头,迅速擦掉眼泪,抬头时,眼睛锃亮,说:“你多爱自己一点,求你了。”

    林宛白一时没说话,只是看着她,好一会之后,才点点头,“你这不是废话么。”

    她说完,大手一挥,“你走吧,我在你这里借宿一晚,明天走的时候,会给你弄干净的。”

    “得了吧你。”

    她啪的拍了下她的背脊。

    她走到门口,回头看了一眼,而后关上房门,去了医院。

    ……

    元旦,林宛白回家吃晚餐,为了迁就,晚餐提早了一个小时,吃完以后,她就匆忙去医院跟傅踽行再吃一顿。

    夜里,两人一块看了跨年晚会。

    林宛白要早睡,第二天得代替傅踽行去一趟惠城。

    路途有点远,得在那边留宿一晚。

    一个星期之前,林宛白都安排妥当。早上,她起的很早,傅踽行还没醒,她轻手轻脚收拾妥当,在他脸上亲了一下,就预备走。

    她的动作很轻,可傅踽行还是醒了。

    她刚亲完,他就睁开了眼,适时伸手,圈住了她的腰。

    林宛白:“我吵醒你了?”

    他摇头,“你一动我就醒了。”

    “睡得那么差,要不要让医生开点安眠药?”

    “不用。路上要小心点。”

    “放心啦,我带着杨汝月一块去,那边也都安排妥当,不会有事儿。”

    他看着她,还是满眼担忧。

    “好了,我明天就回来,你明天就能看到我,很快的,眼睛一睁一闭就到明天了。”

    他笑了笑,“时刻保持通话。”

    “嗯,你好好的,要听医生的话。”

    “知道。”

    她亲了亲他的嘴,而后一步一回头的离开了病房。

    林舟野的车子在医院门口等着,她要去惠城这事儿给林钊威说过。

    她拉开门上车,“怎么是你来接我?”

    “要不是我听到爸爸跟大姐说这事儿,我都不知道你要去惠城祭拜傅踽行的亲奶奶。”

    “怎么了?你不知道有什么问题么?”

    “你怎么不提前说,我和大姐任何一个都可以抽出时间陪你过去。”

    “得了,我没想让你们陪我过去。我又不是生活不能自理,这点小事儿还需要陪着。外公都不担心,你担心什么。”

    她坐好,态度有点差。

    林舟野早觉出来了,她最近似乎是对他有意见,“我惹你了?”

    “没有。”

    林舟野看她,并未追问。

    车子开了一段,两人先去早餐店吃了早餐,然后继续上路去机场。

    杨汝月已经在机场等着了。

    一路,林宛白都没怎么说话,林舟野时不时看她一眼,“你之前去过惠城没有?”

    “没有。”

    不等他再问一些无谓的问题,林宛白直接说:“但是我都安排好了,所以没有什么问题。”

    “没有问题就行。”

    之后,一直到机场,林舟野也没再自讨没趣。

    下车,他亲自送她进机场,给她拿行李。

    与杨汝月汇合后,林舟野直接嘱咐了杨汝月,然后看着他们过了安检才走。

    在VIP候机厅,林宛白看到了傅延川。

    他一个人坐在那边,正在吃早点。

    林宛白想了一下,还是走过去打了招呼,“大哥。”

    傅延川看到她,眼里满是诧异,“小白。”而后起身,询问:“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要去惠城,傅踽行亲奶奶的忌日,这一次特殊一些,是八十岁的冥寿,原本是傅踽行来的,可他现在那个样子,我就得替他过去。你呢?你这是要出差?”

    傅延川帮她拉开了椅子,林宛白坐下来。

    “我要是跟你说,我去的也是惠城,你会不会觉得很惊讶?”

    林宛白还真的没有想到,“不会也是去……”

    他点点头。

    转念,她想到傅昌俊,“是爷爷让你去的?”

    “是啊,我最近正好空闲,也就应下了。”

    林宛白点点头,“爷爷对这位奶奶是真的上心了,不过他让你去,会不会有点过分啊?”

    “没事。”

    “这要是让老巫婆知道了,又得闹一场。”

    “不会的。”傅延川倒是挺坦然,“奶奶现在应付延铭的事儿,忙的顾不上别的。”

    “爷爷这也是瞎操心,难道我和傅踽行还能忘了这大日子么?”

    “年纪大都是这样的,想做的太多,能做到的太少。我就是帮帮他,让他安心一些。”

    林宛白想了下,傅昌俊被姜淑芝半囚禁了,所以也联系不到他们,估计是真的不放心。她点点头,“也对。只不过,你的身份,多少有些不合适。要不然,你还是不要去了,你回去跟爷爷说我过去了,让他安心一些,所有的一切我都安排妥当,不会怠慢的。”

    傅延川说:“我都到这里了,就走一趟吧。”

    他的态度明确,林宛白也不多说什么。

    “吃过早餐没有?”

    她点头,“来的路上吃过了。”

    他应了声,喝了一口咖啡,默了一会之后,说:“你要是觉得我们结伴而行会惹人非议,到时候我们把时间错开。”

    “不要紧,故意错开才会惹人非议。若真有人想要挑咱们两人的是非,就算咱们一辈子不说话,人家也还是要说的。”

    他笑了笑,暗暗松口气。

    之后,两人没什么话,傅延川吃东西,林宛白拿了旁边的杂志翻了翻。

    时间既快也慢,一个小时过去,两人登机。

    位置隔的不远,各自坐下后,林宛白就开始补眠。

    三小时的飞机,林宛白整个过程都在睡觉,戴着眼罩,飞机餐点也没吃。

    气流颠簸也没能给她弄醒。

    飞机将要落地机场,杨汝月才将她叫醒。

    刚醒来,她整个人懵懵懂懂,看着窗外发呆。

    等飞机停止滑行,她才稍稍醒过神。

    两人下了飞机,就有人过来接,正好傅延川这方面还没安排,搭了顺风车。

    惠城是省会城市,冯雅涵的老家在惠城下面的县城,还得坐两个小时的车。

    到了县城,先在当地的五星级酒店落脚,休息过后,几人先去找地方吃饭。

    傅踽行给安排的人,在酒店里订了一桌,也就吃个午餐,弄得十分隆重,一桌的海鲜。林宛白舟车劳寻,就想吃点清淡的。

    但对方这样热情,林宛白也不好拒绝,就勉强吃了一些。

    那人一直询问傅延川的身份,他没有透露,只说自己是林宛白的助手,过来帮忙的。

    趁着人出去付钱的时候,杨汝月跟了出去。

    林宛白皱皱眉,说:“这人可真烦。”

    “人家也是挣钱吃饭,想攀关系很正常。你只是不习惯而已。”

    她咳了一声,“我又不是过来谈生意的,攀什么关系,眼力劲是没有的。”

    “不舒服?”

    她摇头,“没事,可能是一路坐车,有点累。”

    “要不你在酒店里休息,置办的事儿我去弄,爷爷都联系好的,早一个月之前就定好了,我去看一下就行。”

    林宛白想了想,“也行吧,那麻烦你。”

    她又给了个地址,那是傅踽行准备好的。

    随后,两人就分头行动,杨汝月跟着他一块去,林宛白回房间休息。

    躺下前,她给傅踽行打了个电话。

    两人视频,他也刚吃了午餐。

    “很累啊?”

    林宛白点头,“在机场碰到傅延川了,估计是爷爷不放心,又交代他过来给奶奶办冥寿。”

    “是么?那也可以,正好可以帮你。”

    她扬唇笑,说:“可你这个表情看起来,可不觉得好。”

    “怎么那么累?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她摇摇头,“就是一路坐飞机坐车,昨天晚上也没睡好。我现在睡一会,下午去找师傅算时辰,看看什么时候弄。”

    “嗯,那你休息,别硬撑着。”

    挂了电话。

    林宛白埋头就睡了。

    等醒来,天都黑了。

    她急匆匆的起床,摸过手机看了一眼,借着微弱的光,她感觉身边好似多了个人,她顿了顿,安静下来后,能听到呼吸声。紧接着,她迅速的去开了灯。

    而后,便看到傅延川躺在旁边,她一惊,大喊一声后,迅速下了床,几步后退,身上等于衣服到还是完整的。

    但他衣衫不整。

    傅延川微的皱了下眉,似乎是醒不过来。

    林宛白进卫生间去弄了杯水,直接泼在他的脸上,冰凉的水,一下就将他给刺激醒了。

    他的眉头皱的更紧,慢慢睁开眼,视线模糊,好一会之后,才渐渐清晰,等看清楚林宛白的脸,他愣了愣,而后起来,揉了揉后颈,环顾了一圈后,才意识到自己是在酒店里,“我怎么在这儿?”

    “这话该是我问你吧。”林宛白将杯子放到柜子上,“你不是去拿香烛纸钱了么?而且,你是怎么进来的?”

    傅延川一脸茫然,摇摇头,“不知道啊,我不知道。我确实是去拿香烛纸钱,并且去找老爷子安排好的师傅,可我进了巷子,没多久就被人给打晕了。之后的事儿我都不知道,在醒过来,就是在这里了。”

    “打晕了?”

    他点头。

    林宛白沉默,眉头紧锁,这俨然是有人故意在背后做手脚,是想污蔑他们两人通奸吧。

    “杨汝月呢?”

    “我跟她是分开办事的。”

    林宛白环顾了整个房间,舔了舔唇,“还有谁知道你要来这里?”

    “我没告诉任何人。”

    “肯定有人知道了。”林宛白面色严肃。

    两人在房间里待了许久,并没有人来捉奸,也没有人来敲门,只杨汝月打了个电话过来,杨汝月打了好几通电话,但她睡的沉,一个都没听到。

    她打来是给她做汇报,香烛纸钱全部都准备好,一样都没有少,“我给傅大少打了好几个电话,一直没通,不知道他那边什么情况。他说他去找大师傅的,那我现在要不要过去看看?”

    “去吧。”

    “好。”

    挂了电话,林宛白将手机放在茶几上,房内的气氛有些凝重。

    傅延川整理好了衣服,但衬衣的扣子都崩掉了,无论如何也整理不好,衣服上还有口红印子,甚至于他脖子上都还有草莓印,明显又引人遐想。

    林宛白脑子乱糟糟的。

    好一会之后,她说:“我猜这件事是姜淑芝做的,她怎么可能不知道傅昌俊跟你的对话?又怎么可能让你来这边祭拜冯雅涵?!肯定是她。”

    傅延川无话。

    沉默许久之后,才道:“你不要担心,我们什么也没做过,清者自清。”

    林宛白没说话,她像是陷入了自己的思绪中,久久没有回神,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房间内陷入了死寂,这时,门铃突然响起。

    林宛白猛然回神,抬眸往门口看过去。

    是白天接待他们的那个男人,“林小姐,我给你准备好了晚餐,是给你送到房里来,还是去餐厅吃啊?”

    林宛白没应声,那人说了两句后,就没再出声,也没再敲门,似乎是走了。

    到了这一步,遮遮掩掩都没有意义,该拍的老早都已经拍了。

    傅延川收拾妥当回了自己的房间,到房间后,傅渺的电话进来。

    他看到来电,没有接,直接给挂了。

    ……

    林宛白原本想洗个澡,可一想到这个房间有人可以随意出入,又打消了念头。

    她等了一会,给杨汝月打了个电话,她这会在回来的路上。

    “我问了师傅,傅大少没去啊。”

    “我知道,师傅怎么说?冥寿要怎么办?今天是不行了,得明天了吧。”

    “错过了时辰,但还好,明天也是个好时候,晚一点没关系。明天一早去山上,东西齐全,师傅会弄好的。”

    “好。你到哪儿了?”

    “快到了。”

    林宛白应了一声,挂了电话之后,收拾了一下自己的东西,拎着行李去了酒店大堂。

    杨汝月到酒店,就看到她坐在大堂的沙发上,带着帽子,很显眼。

    “林小姐。”

    林宛白闻声,抬起头,见到她倒是放心一些,“我把房间退了,晚上跟你一起睡吧。”

    “可是我的是标间。”

    “不要紧,无所谓。”

    杨汝月见她神色有异,也没多问什么,先带着她回了房间。

    这边的标间环境也还挺好,房间挺大,两张床刚刚好。

    林宛白坐下,杨汝月给烧了水,“你吃过饭没有?”

    “还没。”

    “怎么还没吃?那个姓赵的没给你安排么?”

    “我没理他。”

    她笑道;“我中午的时候提醒过他了,晚上应该是准备清淡简单的饭菜。我刚回来看到这边附近有条街挺热闹的,那里应该有吃的,要不要一起去看看?”

    “对了,傅大少爷回来了么?”

    林宛白默了一会,说:“在房间呢。”

    “他怎么没去师傅那边?”

    “不知道,我也没问,可能是不舒服吧。”

    她点点头,没有多问。

    林宛白没有起来的打算,她坐了一会之后,就去卫生间洗澡。

    杨汝月给赵哥打了个电话,让他把餐点送到房间里来。

    等林宛白洗完澡出来,正好送到。

    她洗了头发,用毛巾包着。

    杨汝月转头看了眼,一眼就瞧见了她脖子后面一块显眼的痕迹。

    她一愣,刚才她散着头发没看到,这会头发都包住,露出脖子,就特别的显眼。

    她似乎并未觉得不妥,拿了护肤品又进了卫生间去涂涂抹抹了好一会。

    杨汝月可记着,来的时候,她的脖子是干干净净什么都没有的。

    所以,这是什么情况?

    林宛白吹干头发才出来,洗完澡整个人舒服了不少。

    她坐下来准备吃饭,“饿了。”

    杨汝月看了她一眼,林宛白察觉到她眼神里的怪异,扭头看着她,正好发现她的目光从她后颈上迅速移开。

    林宛白一下子握住了脖子,“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