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山海意难平 > 第60章:哄我

第60章:哄我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山海意难平最新章节!

    林宛白多少能想到是什么。

    杨汝月说:“多了个吻痕。”

    她微微吸口气,闭了闭眼,眉头微不可察的皱了皱。

    杨汝月知晓一定是发生了什么,说不定还跟傅延川有关系,她犹豫了一下,还是问出口,“是不是发生了什么?”

    “没,什么也没发生。”

    “那……”她那了半天,也没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有些话即便当下只有两个人,也还是难以启齿。

    林宛白看向她,目光坚定,说:“确实什么都没有发生。是有人要搞事,我还不能确定这个人是谁。而且,到现在为止,没有任何动静。”

    两人对视片刻后,均没了声,这件事敌人在暗,她在明,防不胜防。

    林宛白能想到的,只有傅渺或者姜淑芝,也许两个人一起想的法子。

    只有她们有理由做这个事儿,以此来威胁她,让她不要再多管闲事儿。

    许是吻痕的力度太大,即便林宛白这样说了,杨汝月也有些不相信,不相信什么事儿都没有发生。

    静默片刻之后,她干笑一声,打破这静寂,说:“没事就好了。”

    “你不相信?”

    “怎么会,我当然是相信你的。”她说完,抿了唇,转而别开了视线,咬住了唇,好一会之后,才道:“不是我不相信,是很难让人相信,就算是换做别人,看到这个,也很难相信什么都没有发生。”

    林宛白轻笑,她也不怪她,诚如她所说,很难让人相信,两个人在房间里那么久,出来时她脖子上多了个吻痕,这么亲密的位置,谁相信他们什么都没有做。

    但是,恰恰是这样一个吻痕,在说明了他们什么都没有做,既然是偷情,谁会那么光明正大的在这样的位置留下吻痕?傻的么?

    “汝月,你想过没有,我真的要偷,会允许让他在我身上留下这样的痕迹么?”她嘲弄,笑说:“再者,我要真的喜欢别人,用得着偷?”

    杨汝月说:“我相信你,可其他人不会相信,他们只看自己想看到的,只相信自己想要相信的。”

    所以最重要的是弄清楚这件事究竟是谁做的,而这个人究竟是什么目的。

    如果是傅渺,这件事到没那么难办,只怕还有别人。

    林宛白一夜没睡。

    第二天,天蒙蒙亮就出门,到墓地的时候,傅延川已经在了。

    昨天想了一整夜,林宛白连他都不信了。

    她走过去,跟师傅打了个招呼后,也就站在旁边看着。

    冯雅涵的墓弄的挺简单,没有很多花里胡哨的东西,最关键这是个双人墓。

    看来,傅昌俊准备死后躺在这里。

    这种时候,林宛白不由为老巫婆感觉心酸,斗争了一辈子,死了以后还是得不到,所以何必要把自己变成这样坏的人,根本就不值得。

    这仪式搞得挺隆重,而且要烧的东西很多。

    这师傅还专门带了两个助手过来,差不多搞了两个多小时才完。

    这坟头没写名字,也没贴照片,就这样光秃秃一个。

    林宛白代替傅踽行上香祭拜,“奶奶,我是傅踽行的妻子,他因为受伤来不了,就由我代替他过来给您过生日。您在天之灵,保佑傅踽行吧。让他平平安安健健康康就行。”

    她拜了拜。

    傅延川跟着拜了拜。

    一切圆满结束,林宛白给傅踽行打了个电话,给他汇报了一下。

    下山的路不太好走。

    杨汝月走的快,很快与他们拉开了距离。

    这一段山间路,只林宛白和傅延川两个,一前一后的走着。

    傅延川特意走在前面,给她挡着。

    林宛白垂着某,看着脚下的路,说:“你可否老实告诉我,这件事你究竟知不知情?”

    他顿了一下,步子停了停,转头看她一眼,正好对上她严肃的目光。

    两人对视片刻后,他才转开了视线,并没有回答她的问题。

    “其实,爷爷根本就没有让你来惠城,是不是?”

    他依旧不语。

    林宛白说:“这件事你瞒不住的,我只要问了爷爷,一切就都清楚了。我昨天想了一个晚上,想你说的那些话,我们交接的信息,我才发现你真是漏洞百出。傅延川,亏得我相信你,还以为你是傅家最清白正直的人。现在看来,终究是我看错人,太轻信于你,才着了你们兄妹的道。”

    看到他眼神闪避,林宛白就知道被她说中了。

    她有些生气,“所以,你现在是要帮傅渺,来掩盖她的恶行?”

    傅延川喉头微动,看她一眼后,转过了头,默了一会,说:“她已经得到了报应,就不要再咄咄逼人吧。”

    “这算什么咄咄逼人?我做了什么就咄咄逼人了?咄咄逼人的是你们吧!傅延川,你可真是是非不分!”

    他没有回头,声音沉沉,说:“小白,你换位想一下,你的亲妹妹被人玷污伤害,你不但不帮,还要拿把刀子将她捅死,世上有这样的亲哥哥么?”

    “如果我是你,我怎么都不可能让她做那么恶毒的事情去害一个小姑娘。明明就是她做错了,怎么搞得好像她才是受害者一样,这是什么道理?”

    “你都要走了,这件事就不要再管了。我跟你保证,张丹妮的未来我来负责。”

    寒风吹过,将周围的树叶吹的沙沙作响,不少枯黄的叶子飘落下来。

    林宛白没有再说话,也无话可说。

    片刻之后,傅延川转身,看向她,说:“小白,你相信我……”

    她哼笑,打断他,“不用说了,我们也没什么好说的。”

    她没有再看他一眼,从他身侧走了过去,加快了步子去追前面的杨汝月。

    傅延川看着她的背影,长长吐了口气,眉心微微隆起。

    回去的路,他们没有同行。傅延川也识趣,并没有多做纠缠,下山后就再没有出现在她眼前。

    林宛白一刻不停,赶了最近的航班回了北城。

    到医院的时候,接近傍晚,她看到傅踽行,心情才好一些。

    蓉姨看到她,有些惊讶,说:“这么快就回来了,我还以为你要晚上才到呢。”

    “原本应该更早,因为一些事儿耽搁了,算是回来的晚了。”

    “不用那么急的,看你这黑眼圈,一定没睡好。你啊,是该好好休息了,不能再这么操劳了。”

    她摇头,“我不累。”

    蓉姨瞧她似乎心情不佳,也没多问,“你来了正好,我回去做饭,有没有什么想吃的,说一声我给你做。”

    “我跟傅踽行吃一样的就行,你不用专门给我做。”

    她只笑了笑。

    而后,拿了手袋就走了。

    此时此刻,林宛白真想扑到傅踽行的怀里去,可惜不行。

    她走到床边坐下来,“我不在的这一天,有没有很想我啊?”

    “当然。”

    她露出笑,手指缠住他的衣摆,说:“真想被你抱着。”

    “来。”

    他张开双臂。

    林宛白靠了过去,轻轻的将脸颊贴在他的胸膛上。

    他的下巴抵在她头上,手掌贴在她的背上,轻轻的拍了拍,“这一趟,不顺利?”

    林宛白闭上眼,“不是特别顺利。”

    “发生了什么?”

    她默了一会,抬头看他,才一天一夜的功夫,他的下巴上就冒了胡渣,她摸了摸,突然就笑了,说:“你没让护工给你刮掉?”

    “等你来刮。”

    “也亏得我才离开一天,我要是离开一个月,你这胡子得多长啊。”

    “不会的。”

    “不会什么?”

    “不会让你离开那么久的。”

    她眯着眼笑,手指扯弄了一下他的唇,说:“嘴巴抹蜜了。”

    “嗯,要不要尝一下。”

    他靠过来,林宛白立刻避开,只咯咯的笑,手掌捂住他的唇,“别耍流氓。”

    他现在就是想耍,身体也不允许。

    他笑着拉下她的手,说:“到底发生什么事儿了?”

    林宛白闻言,笑容浅了一些,余光看他一眼,坐直了身子,低头摆弄他的衣服,说:“我被人算计了。”

    “谁?”

    “傅渺。”她抬眼,坦然的看向他,夫妻之间有些事不该瞒着,她也不会瞒着,“我不是跟你说,爷爷让傅延川也去了惠城么?其实不是的,他们两兄妹合伙算计了我一把。”

    他没说话,只是用深沉的眼神看着她。

    “你不要想歪,我跟傅延川什么都没有发生。但是,我应该是被人下了点药,睡的很沉,在我睡觉的过程中他们做了什么我就不得而已,但一定没有出格,我自己有感受,没有就是没有。”

    她怕傅踽行不信,可这种事儿,又没什么途径可以证明真的没有。

    “我真的没想到傅延川会做这种事儿,是我太相信他的为人,是我信错了。”

    他不说话,让林宛白很忐忑。

    她看着他的眼睛,毫不避讳,他的眼里没有笑,仿若蒙上了一层灰,叫人看不透彻。

    “真的,什么都没有发生。”她一字一句,慎重其事的说:“你要相信我。”

    “我相信你,但我不相信傅延川。”

    她一顿。

    “我知道他喜欢你,到现在为止都没有死心。”

    林宛白抿了唇,说不了反驳的话。

    傅踽行说:“你不会做什么,但你不能保证他不会对你做什么。”

    林宛白想说他不会,可想了想,还是没有说出口。

    “可是,我确实没有任何感觉,这不是假的。”

    “我不想把话说透。”他的神色更冷了一些。

    林宛白知道他这话的意思,有些事情,不一定是做到最后一步才是做。她睡的那么死,又怎么能够百分之百的确定,傅延川没有做过别的。

    她如何给傅延川打这个包票?

    她打了,反倒又给傅踽行心里扎一根刺。

    这件事归根结底,还是她太过于相信傅延川,相信他是个正人君子,无论如何都不止于做一些苟且的勾当。

    果然,相信一个人不能太满,太满就容易出岔子。

    林宛白低着头,安安静静不说话了。

    “大哥确实很好,各方面都很优秀,很少有人能比得上他,我也比不上。”

    “谁说的。”她小声反驳,“你样样都比他好,只是他有机会,你没有而已。”

    “你会后悔吧?”

    她蹭一下抬头,瞪圆了眼睛,“你想什么呢?我之前给你说的都白说了?你都不记得么?”

    感情这些日子,她说了那么多掏心窝子的话,恨不得把自己的心挖出来给他,他都没听进去。林宛白有些气,可又觉得他现在这个样子有点可爱,竟然想笑。

    “换做是我,我也会后悔。”

    “后悔你个鬼!”林宛白无可奈何,被他给气笑了,软了语气,说:“我错了还不行么?你别这样好不好?我以后再也不会相信别人,我只相信你,好不好?”

    他别开头,不去看她。

    林宛白绕到床的另一边,可怜巴巴看着他,说:“真的,我只爱你,我心里只有你。”

    他看她一眼,又转开了头。

    林宛白不厌其烦,再次跑到他面前,重复着刚才的话。

    她莫名觉得自己像个渣男,在哄生气的女朋友。

    傅踽行再要转头,她伸手一把捧住他的脸,“我真的知道错了,我以后绝对不会再犯这样的错误,也不会做让你误会的事儿。我也绝对不会原谅傅延川这一次的行为,我……我找人去揍他一顿,行么?”

    “从小我都把他当哥哥看的,他小时候就很照顾我,我对他从来也没有其他感情,一点都没有,我说没有就是真的没有。我林宛白长这么大,就喜欢过你一个人,再没有过其他人。我发誓。”她立刻竖起三根手指,“我要是有半句假话,就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你这样是哄不好我的。”他拉下她的手,神色还是那么严肃。

    林宛白眨眨眼,像是接受到了什么信息,凑过去,直接堵了他的嘴。

    “这样呢?能不能哄好?”

    他唇角微扬,“还差一点。”

    她依言又亲了亲,直到他觉得满意。

    可左右他就是不满意。

    林宛白无可奈何,开始撒娇,“先记着行不行?等你好了,我再哄。”

    他好像等的就是这句话,一下就答应了,“好,我记着。”

    “这件事你预备怎么处理?”

    “傅渺威胁不了我,她自己一身的糊涂账,想拿这个威胁我,痴人说梦。更何况,傅延川是她亲哥,难不成她还要拉她亲哥下水?要真是这样,我倒是不怕,只要你相信我,其他人我都可以不理。反正我们要离开了,我无所谓。”

    傅踽行“这样的话,你的名声会一落千丈,为了一个傅渺,不值得你这样做。我知道你心疼张丹妮,想要给她一个公道,但这个公道要牺牲你这么多,我觉得没有必要。你可以换一种方式,比如说帮她在时尚圈打出名气,有朝一日总有人能挖出来傅渺抄袭的事儿。一个人,只有自己够硬气了,才能为自己讨回公道。”

    这话挺有道理,若是让张丹妮在时尚圈大放异彩,到时候傅渺想瞒都瞒不住。

    只是,张丹妮现在的情况,她是否能自己振作起来,很难讲。

    一个人被打断了筋骨,要再爬起来,不是一时半会就可以的。

    鸡汤很香,但不是所有人都受用。

    林宛白说:“可我就是给了她渠道,给她把路子铺好,她现在的状况,也很难达到傅渺现在的水平。名利场,不是想的那么容易的。不过,今天早上我倒是收到了一则好消息。”

    “什么?”

    “我重新找的专业机构,评定了傅渺的设计是抄袭,并且不止一处。评定结果都已经发到我邮箱上,有了这个,不管她如何狡辩,都没有用。我只要将这个发给时尚圈内地位较高的杂志社,她就完了。”

    “所以,接下去你准备怎么做?”

    林宛白还没有想好,她很为难。

    晚上,她回了一趟浦江,原是想找林钊威商量了一下。

    她刚一进门,林婧语见着她,二话不说过来拉她,“你啊,你快去劝劝你舅舅,他疯了,他脑子有问题了。他竟然说他要娶傅渺,你说是不是脑子有泡?”

    “什么?”林宛白不可置信,“妈,你别跟我开玩笑。”

    “我也希望这是个玩笑。”

    林婧语神色认真,不像是开玩笑,她说:“这傅家现在都什么样了?傅氏的股价跌成什么样了。傅延铭的事儿已经基本定调,这汤家虽担了大部分的责任,可傅延铭到底是傅家的人,傅家能不受牵连么?前阵子你不是说这傅渺抄袭还害了人家小姑娘么?你说他这是着了什么道?竟是在这个节骨眼上,说要娶她,娶回来做什么?又要让咱们林家去给他们家擦屁股?想的倒是美。”

    林宛白没说话,只紧着眉头,总觉得这件事会不会是跟她有关系?

    林婧语还在说,林宛白没顾得上,迅速上楼,正好看到林舟野从书房里出来。

    他正好看到她,把书房的门关上,朝着她走过去,“看你这个表情,大姐跟你说了?”

    “为什么?”

    “你就当我喜欢她。”

    林宛白抿着唇,灼灼看着他,而后一把抓住他的手,拽着他进了房间。

    嘭的一声,房门甩上,她眼睛一转不转的瞪着他。

    “你说,她是不是威胁你了?”

    “没有。”他还是那副懒散的样子,笑着坐下来,“她能威胁我什么。”

    “比如说我跟傅延川的偷情的照片。”

    他挑眉,“还有这事儿?”

    “你一点都不惊讶。”

    “我确实提前知道了,并劝服她,让她收了手。张丹妮的事儿,你也不需要再管,我会处理。她要的公道,我会给她的,傅渺也答应了,她会主动承认错误,会给予张丹妮应得的一切,她也会竭尽全力的帮她在时尚圈子里打出一片天。”

    林宛白一时都说不出话,她不能接受。

    百种情绪交织,无数个问题,化成一句,“你不喜欢她,对吧?”

    林舟野看着她,不等他回答,林宛白便替他回答,“你肯定不喜欢她,如果是因为我跟傅延川的那些照片,你不用妥协,我就不信她能曝光,就算曝光了,也不是我一个人倒霉。”

    “小白……”

    “嗬,想当我舅妈是吧,她做梦!”她转身就要走。

    林舟野迅速将她拉住,“你别闹。”

    “我不会让她得逞的。”

    他握着她的手没有放,认真的说道:“不管你做什么,我都不会改变主意。”

    “我管你改不改主意!”她张嘴狠狠一口咬在他的手背上,留下很深的牙印。

    这下子,她再不用犹豫,直接将鉴定抄袭的资料发给了VG杂志的主编,还有国内比较有名的时尚主编。而后,她通知了杨汝月,让她做事。

    她没再家里停留,一气呵成,去找张丹妮,希望她可以报警,让那些迫害她的人,得到法律的制裁。

    所幸就直接坏了两家人的关系,这样一来,林舟野总不用娶傅渺了吧!

    但张丹妮因为知道张勤做了事儿,便执意不肯报警,甚至都不打算继续追究。

    她说:“小白姐,我人微言轻,那些人都是我得罪不起的,认识你是我的幸运,要不是你的话,我现在可能已经死掉了。但是我知道,你能帮我一时,不可能帮我一辈子,我们都有自己的生活。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想要给我讨个公道,可是……”她凑过去一点,压低了嗓子,“可你也知道,我哥已经让她吃了教训,如果我现在报了警,岂不是害了我哥。”

    她摇摇头,眼泪不断往下掉。

    即便不甘心,却也没有办法,她不过是个普通人,能力有限。硬碰硬,她根本就不是那些人的对手。

    林宛白起身走到她身前,将她揽进怀里,“不要怕,你以后就跟着我,有什么可怕的。他们是权贵,我也是,真正应该害怕的是他们。

    将她安抚好后,林宛白出了病房的门。

    耳边传来脚步声,长廊上没有人,那高跟鞋踩着地砖的声音,特别的刺耳。

    林宛白侧目看过去,稍作观察,她就瞧出来了,来的是傅渺。

    她站直了身子,站着没动,看着她朝自己走过来。

    片刻的功夫,她就到了跟前。

    她满眼笑意,“林宛白啊,真巧啊,竟然在这里遇到你。你不是才从惠城回来么?也不休息休息,就跑这里来,你不累啊?”

    林宛白沉住气,忍下了甩她一巴掌的冲动,冷声说:“你来这里做什么?”

    “我答应了林舟野要亲自过来给张丹妮道歉,说到当然要做到。你说我们这缘分深不深,你当不了我大嫂,可我却当了你舅妈,这真是命中注定我们要当一家人的。所幸的是,你没有跟我哥结婚,你要是跟我哥结婚了,现在都不知道该怎么称呼,辈分都乱了。”

    一边说一边咯咯的笑。

    那得意的样子,瞧的人想吐。

    傅渺往前走了一步,微微扬起下巴,看着林宛白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说:“我现在终于体会到嫁给自己喜欢的人是什么感觉,真是……美妙。”

    她的笑容渐渐加深,“怪不得你当初要那么费尽心机的要嫁给傅踽行,我现在能理解你了,真心的。”

    林宛白咬着后槽牙,轻笑着,说:“还没结婚就说这种话,也不怕打脸。”

    她半点也不恼,反倒笑的更开心,“我要进去跟张丹妮道歉了。你要是不放心,可以跟着我一块,看我是不是真心实意。我知道你已经把我抄袭的证据都发出去了,估摸着明天能在微博热搜上挂一天。不过你放心,这一次我由着你,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只要你开心就行,谁让我是你未来舅妈呢。你舅舅疼你,我也得疼你啊。”

    她伸手要去摸她的头,被林宛白迅速避开,扑了个空。

    她不恼,收回手,笑了笑,说:“一起进去?”

    林宛白咬着牙,想到林舟野那坚定的眼神,她就无话可说。

    僵持一会之后,她才侧开身让她进门。

    傅渺笑着,趾高气昂的进去了,

    林宛白站在门边没走,她当然不放心,张丹妮看到傅渺眼里是掩饰不住的害怕,但她也没有向林宛白求救,她似乎知道傅渺要做什么,端正坐着,听她说话。

    傅渺确实真诚的给张丹妮道了歉,不管是语气,还是态度,都很真挚,但真挚过头,就显得很假。

    “我是鬼迷了心窍,才做了那样的事儿,我现在想起来都觉得自己过分。真的对不起,是我错了,我不该这样做的,是我毁了你的人生,往后你有任何事儿都可以来找我,我一定全力帮忙。”

    张丹妮只挂心自己的哥哥,“我接受你的道歉,请你不要追究我哥哥的责任。”

    “这也算是我的报应,你放心吧,我不会追究的。”

    “谢谢。”

    “说什么谢谢,是我该谢谢你,愿意原谅我的所作所为。”

    林宛白听到这些话,简直想吐,等傅渺假惺惺的道完歉,她们两个一块离开了医院。

    电梯里,只她们。

    林宛白站在角落,傅渺立在电梯中间,双手抱臂,一副高傲的样子。

    “如何啊,是不是做梦也没有想到,会有这么一出?”

    “你究竟拿什么威胁林舟野了?”林宛白实在不懂,如果只是她和傅延川的事儿,根本就不用那么大的牺牲。

    就算她把事情曝光出去,她也不怕,只要家里的人相信她,只要傅踽行相信她,那些照片算什么?

    “怎么能说威胁那么难听,我们是两情相悦。我跟你可不一样,你喜欢用豪取巧夺的手段,从自己妹妹手里把男人抢过来。说真的,就你这样的素质,你也没资格来教训我。实话告诉你吧,其实我高中的时候就跟林舟野谈过恋爱,你不知道罢了,我们现在只能说是破镜重圆,认定了彼此。你想拆散我们啊,想都别想。”

    她转头,看了她一眼,而后转过身,面对着她,叹了口气,说:“小白,好歹咱们也算是一块长大,虽说一直都互相看不顺眼对方,可既然成了一家人,咱们就此和平相处,怎么样?”

    “人都还没嫁进来,先别急着跟我和解。万一你嫁不进来呢?”

    “那咱们就拭目以待咯,我等着你叫我一声舅妈。”

    ……

    傅渺回到家。

    进房间刚一开灯,就注意到傅延川站在窗户前。

    她吓了一跳,用力拍了拍胸口,抱怨道:“你干嘛不开灯?黑不溜秋的站在这里做什么,吓我一跳。”

    他慢慢转身,脸上一点表情也没有,看起来有些严肃。

    傅渺伸了个懒腰,将手里的包,随意丢在沙发上,而后一屁股坐下来,似乎很累的样子,“你要是来说教的,就免了,我现在累的要命,明天还有很多事儿要做,我可不想听你逼逼叨。”

    “你是故意的。”

    “嗯?”她看了他一眼,闭上了眼,就这么舒舒服服的躺了下来。

    “你是故意让我知道你准备对小白下手,引我过去,其实你的目的是我。你压根没有安排流氓侵犯小白,你是想让我侵犯她,拍下照片,给她按个偷情的罪名。你到底为什么要这样做?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她的唇角扬的很高,似乎很开心的样子,“我当然知道我自己在做什么,只有你们两个的丑闻才够劲爆,能够让林宛白身败名裂。不过你不用担心,这消息我不会轻易流出去的。你毕竟是我大哥嘛,我也不想看到你的名声被毁。我还希望你能娶个好女人回来,给我当嫂子呢。”

    傅延川心里的怒火越发的膨胀开,垂在身侧的手紧握成拳,他一脚踹在茶几上,“傅渺,你以后要还敢做这种事,我一定打断你的腿!”

    傅渺睁开眼,眼珠子转动,看向他,而后坐起身,“傅延川,你这君子要伪装到什么时候?你累不累?你是不是忘记你自己对着熟睡的林宛白做的事儿?我可没叫人给你下药,你只是被打晕!”

    她说着,从手袋里拿出手机,将剪切出来的那段视频放给他看。

    视频才开始,傅延川便伸手要去夺。

    被傅渺一下躲开,“你明知道会是个坑,你还去,你居心何在?”

    他额头青筋暴起,“给我删了!”

    她笑了下,“我才不删,我偏要留着。好让你看清楚你自己。”

    傅延川没多言,直接上手,将她摁在沙发上,轻而易举就把手机夺了过来,然后迅速的将那段视频删掉。

    傅渺也不挣扎,盘腿坐在沙发上,整理了一下头发,笑说:“你以为你删掉这个就行了?你删掉就以为自己什么都没做过了?哼,虚伪。”

    傅延川睨了她一眼,这一眼透着狠戾,“你再说。”

    傅渺一下收住了笑,抿了唇,挑了下眉,道:“你放心吧,我都删了,这件事你知我知,不会有第三个人知道。我是你妹妹,我自然不会害你。但你也要牢牢记住,你是我亲哥哥,凡是你都应该站在我这边,为我着想。你要真的那么稀罕林宛白,我也可以帮你,正好让那野种没了后台,这样也算是给奶奶除却后患了。”

    “你啊,再这么废下去,可是要被傅延峥抢去风头了。你瞧这次傅延铭的事儿,他多积极,奶奶对他的表现很满意。别到时候连你继承人的位置都给人抢走。”

    “闭嘴。”他呵斥,“我的事儿不要你管!”

    她耸肩,“我也是好心提醒你。”

    她收起笑,站起来,走到他身侧,小心翼翼伸手搭在他肩膀上,说:“哥,你别生气了。只这一次,以后绝对不会再发生这种事儿。我说那么多,也是关心你,我知道你为人正直,可有时候有些事儿,光正直是没有用的。你得用点手段。”

    傅延川拍开她的手,冷道:“抄袭的事儿,我希望你自己公开道歉,还有张丹妮,你最好对她负责到底!”

    “好,好,我照做,我明天就做,行不行?”

    他没再多说一句,便离开了她的房间。

    回到房间,他轻轻关上门,猛地一圈砸在墙上,指关节传来剧烈的疼,让他心里好过了一些。他一点也不敢回想昨天的事儿,一点都不敢。

    其实他自己心里最清楚,他心里藏着什么,压着什么。

    ……

    次日。

    傅渺抄袭的事儿,在网上闹的沸沸扬扬,当天下午,傅渺就亲自出来承认了这件事。

    并且还召开了记者招待会,态度诚恳,道歉赔偿之后,也宣布了从今以后退出时尚圈,还将自己刚刚创立起来的工作室送给了张丹妮,并做了保证,会无条件帮助张丹妮创立自己的品牌,让她成为一个好的服装设计师。

    发布会现场,张丹妮也去了,当着媒体的面,亲口原谅了她。

    这件抄袭的事儿,得到了圆满的解决。

    傅渺不但没有被人追着骂,甚至还有人称赞她态度好,很大方,知错能改。

    林宛白看到这些评论,气的差一点把手机给摔了。

    这特么一定是林舟野教她这样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