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山海意难平 > 第62章:能原谅我么 钻石到1500加更

第62章:能原谅我么 钻石到1500加更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山海意难平最新章节!

    傅延铭的事儿,警方查到了最新线索,排除了他杀人的嫌疑。

    但吸毒,奸淫少女这两样没得跑。

    对于这样的结论,女大学生的父母不认同,他们认为一定是傅家的人做了手脚,故意拉了人过来顶罪。

    女学生的表哥就此在网上发布了偏激的言论,大部分人都在站在他们这边,但也有小部分觉得巡捕不是傻子,证据都摆在那里了,非要揪着傅延铭不放,是家属准备讹钱,吃人血馒头。

    因为这案子闹的满城风雨,得到了全国人民的关注,北城的巡捕局有一点确切的消息,整理过后都会发布到网上,让网民第一时间知道消息,这样也打击了网上一些喜欢造谣滋事的。

    女学生表哥的言论被北城巡捕局亲自回复,态度很好,让他相信警方。

    排除杀人嫌疑,接下去就得看律师的本事,希望能够判轻一点。

    傅家找了打刑事案件最厉害的律师团队。

    事情到了这里,傅家的态度一直都很好,对女学生家属皆是关怀备至,并保证每年都会给二老一笔抚恤金,一直到二老寿终正寝,等二老退休以后,会给他们请保姆。

    不会让他们因为失去女儿,晚年凄凉。

    他们也保证,之后会按照法院的审判,做三倍赔偿。

    傅勇毅和汤琼亲自召开记者招待会,态度诚恳,对广大民众道歉,也对女学生的家属道歉。

    态度端正。

    事情发酵时间一长,网络上各样的言论层不出穷,慢慢的,也有关于女学生负面的言论出来。

    其实很早就有人质疑,既然是一个品学兼优的女学生,又为什么会穿成这样出现在那样的娱乐会所。只不过当时群情激愤,这样的言论很快就被淹没,并没有引起人们的关注。

    现在大家的脑子也慢慢冷静下来,这样的言论也就多了起来。

    然后,有女学生负面的一些消息传出来。

    说她是表面清纯,其实私下里很乱,还在外面坐台,还被人包养当二奶,怀过孕,打过胎。

    这言论刚出来的时候,很多人都在反驳,可渐渐的说得人多了,还有人专门去翻出了那段视频,将女学生当时穿的衣服放大来看。

    放大以后,才发现原来当时女学生的衣着很性感。

    如此一来,像是坐实了那些言论,舆论开始逆转。

    但逝者已矣。

    舆论并没有太过疯狂,只是很多人不再同情,只觉得是自己作死。

    不再同情以后,女学生家属做的一切极端行为,在他们眼里就成了讹钱,而后定论成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这样的人家怪不得教出这样的女儿。

    随后,将这些错误全部追加到了父母的身上,认为他们没有把孩子教育好,是他们自己的错。

    舆论的风向彻底被带偏。

    目标不再集中于傅延铭,反倒转回了受害者的身上。

    ……

    泗北区。

    姜淑芝对于最近舆论的风向很是满意。

    傅延峥坐在书桌前,傅勇毅脸上也是一片喜色,看着自己的二儿子,再看看老太太那满意的眼神,心情有些激动。

    可激动的同时心里又有些不舒服。

    他想了想,说:“妈,延铭到底也是我们傅家的子孙,您不能彻底放弃他,我相信经过这件事,等他从牢里出来以后,一定会改过自新,重新做人。我相信他能变好的,您不是总说一家人要团结整齐,只有团结了,才不会被外人轻易攻破么?”

    姜淑芝面上的笑落了一点,眼神冷冷,“我若是真的彻底放弃他,我还有必要做这些?帮他挽回一点形象,帮他减轻罪行?勇毅,这孩子成这个样子,都是你自己惯的。所幸,你是有两个儿子,延峥还算争气,延铭闯下的祸,让他力挽狂澜,能发展到今天这样实属不易。也说明了,他是真的有点本事。”

    傅勇毅看了傅延峥一眼,点点头,“是是是,我知道。那,那两个都是我的儿子,我当然一视同仁,都很关心。现在是延铭有事儿,我自然是多想着他一点的。”

    “哼,你当我眼睛瞎的?从小到大,你关心的只有延铭,什么时候对延峥多给过一个眼神?不过好在,这孩子争气,你们不关心,他照样能够出色优秀。”姜淑芝吐了口气,摆摆手,说:“好了,这都快过年了,捐款捐物的事儿准备的怎么样了?”

    “都准备好了,过几天我就和汤琼一块去西北,给那边的小朋友送物资。”

    姜淑芝点点头,揉了揉额,“这一次我们傅家的损失可谓是惨重,你可给我铭记于心,往后做任何事儿,都要动动脑子,别先动手再动脑子,等到时候就来不及了。”

    “是是是,母亲说的是,我以后有任何事儿,都会找您商量以后再做。”

    “可我总有一天是要离开的,你不能事事都指望我。”

    傅勇毅咯咯的笑,说:“妈,您长命百岁。”

    “别给我嬉皮笑脸。你啊,不要把你大哥当成敌人,你们不是敌人,往后无论是谁当这个家,你们都是一家人,是亲兄弟。你们两个应该要互帮互助,这样才不会叫人有机可乘,明白么?”

    “明白,我明白。”他回答的很快。

    自己的儿子什么德行,姜淑芝怎么会不知道,回答的这样快,大抵也只是应付她这个老太婆罢了。

    她摆手,“去吧。”

    “是,那母亲你早些休息,别太辛苦了。”

    随后,他们一家三个出了书房。

    傅延峥说:“时间不早,我先回房了爸妈。”

    傅勇毅没应,汤琼转身看向他,面上都是笑,拍拍他的肩膀,说:“最近你辛苦了,你也早些休息。”

    “嗯。”

    说完,傅延峥就自己回了房。

    等孩子走了,汤琼脸上的笑容落了下去,“你这心里就只记着延铭。”

    “不然呢?延铭是我儿子。”他斜了她一眼,“现在傅延峥出头,你最开心了。可你不要忘了,延铭也是你亲生的儿子,从你肚子里出来的,你也该关心关心他。”

    汤琼:“你……”

    她的话还未说出口,傅勇毅就甩手走了。

    正好,宋婆婆端着茶水过来,与傅勇毅撞个正着。

    她立刻侧开身,傅勇毅看了她一眼,想了下,还是停下步子,礼貌叫了人,“宋婆婆。”

    “二爷。”

    他笑了下,而后回头看了汤琼一眼,“还不走啊?”

    汤琼赶紧跟上。

    “那宋婆婆我们先走。”

    “二爷慢走。”

    等两人走远,宋婆婆才进了书房。

    将茶水放在桌子上,说:“刚二爷和二夫人似乎在外面有点争执。”

    姜淑芝抬眼,拿了茶盏,吹开面上的茶叶,“为孩子的事儿?”

    “应当是。”宋婆婆瞧她一眼,想了想,问:“您真的预备栽培四少爷了?”

    姜淑芝轻笑一声,说:“我培育延川那么多年,继承人怎么可能说换就换,只是有些事儿不该让延川亲自动手,他还没正式上位,双手应当是干干净净才好。”

    她默了会,又轻轻叹气,但很快又恢复常色,说:“最近林家那头有什么动静?傅踽行那小子有什么动作没有?”

    宋婆婆摇头,“踽宛公司交给了林舟野,他似乎是真的妥协,准备跟小白移民,往后都不再管这边的事儿。”

    姜淑芝没有说话,像是在专注的喝着茶。

    宋婆婆看她一眼,想了想,说:“其实这么久以来,咱们什么都没查出来,有没有可能是咱们一直都想多了?”

    “想多?”姜淑芝笑了,将茶盏放下,抬眼看向她,说:“若三年前他没有娶林宛白,跟着林瑶一块走了,我倒是能相信他。可他没有,他那么平静的接受了林宛白,与她结婚。这三年做着孝顺老公,你查他当然查不出什么,现在已经不是他做什么,而是林钊威和林舟野打算做什么。”

    “他要做的,该做的,都已经做到了,不是么?不过好在我有这洗个聪明的子孙,渺渺给我的惊喜,还真是个惊喜。她跟林舟野结婚,这么一来倒是助了我。”

    宋婆婆说:“渺渺这孩子看着就是个机灵的,只是有时候还是显得毛躁,考虑的不够全面。这一次,也不知道是用了什么法子,让林舟野娶她。但林舟野也不是个笨蛋,林老爷子亲自培育出来的人,能这般轻易被威胁,我心里总也有些不安。”

    姜淑芝笑意渐浓,说:“一个人总会有他的弱点,林舟野确实很出色,林大哥教出来的人,我从来不怀疑他的能力,正好他有弱点。他们林家与我们不一样,林大哥教育出来的这些人,做人做事都有一条底线,他们不会为了任何事儿不择手段,也不会为了任何事儿而去伤害自己的至亲。”

    “这就是他们致命的弱点,但也是他们成功之本。”

    宋婆婆:“所以你也是这样培育大少爷的?”

    她叹气,“这一个家里头,总该有人心思是正的,若所有人都一样,这个家长久不了。可惜我当初是被仇恨懵逼了双眼,到如今有些事儿已经无法挽回,我只有硬着头皮往前。在我死之前,林家和傅踽行,都不能留。”

    ……

    林宛白没去理会傅家的事儿,傅延铭的事儿多数是从蓉姨嘴里听到,也知道了个大概情况。

    这距离过年越来越近,林宛白想到韩忱,便问了杨汝月情况。

    他已经正式进了傅氏,现在在人力资源部门当实习生,他现下的生活就两点一线,偶尔会跟徐吟雪去图书馆看看书,但他现在上班没那么多时间,不过即便如此,两人也没断了联系。

    “他父母找回来了么?”

    “找是找到了,他们也很想见他,但韩忱不愿意。”

    林宛白默了一会,又问:“那他过年怎么打算?”

    “我问了一下,他说自己在这边过。”

    “不回老家了?”

    “不回去了,他说以后都不会回去了,就在这里发展。”

    林宛白点头,想了想,说:“那过年之前,你给送一些东西过去。”

    “好。”

    “替我祝他新年快乐,事业进步。”

    “好。”

    刚挂掉电话,傅踽行的声音从背后冒出来,“祝谁事业进步?”

    林宛白吓一跳,她猛地回头,“你怎么跑上来了?”她连忙过去,将他扶住,“你腿还没好利索呢,怎么自己上来,蓉姨呢?”

    “我自己要上来的,我已经好很多了,别把我当个废物。”

    “呸,谁把你当废物了,我只是不想你再伤着自己,你身上刀口还没有完全愈合,你这样上上下下,容易牵扯伤口。我心疼的嘛。”

    “我清楚自己的身体,你不用过分担心。”他抽出手,搭在了她的肩膀上,而后揽着她到旁边的椅子上坐下来,“刚给谁打电话?”

    “杨汝月。”

    “你祝谁事业进步?”

    记得可真牢,林宛白笑了笑,也没瞒着,“韩忱。”

    他挑眉,“他啊。”

    “我之前拿他当棋子那么用,肯定会对他造成一定的伤害,我也就是想弥补一下。往后这种事儿,我也不会再做了,损人不利己,不是什么好法子。”

    “不也挺成功的?你得到了你想要的,而他也没有任何损失,反倒是得了不少好处,给房给车,还给工作和前途。当你的棋子这么多好处,我也想当。”

    林宛白哼了声,“你要骂我就骂我,别说这种话来刺我。我知道我做的不好,反正以后不会做这种事儿了。”

    “你就是想做,我也不答应。你要再跟其他男人同处一室,整整一夜,我可能会杀人。”

    他笑眯眯的说着,整个人都很温和,眼神也是温柔的。

    林宛白自是不会当真,她做出一副惊讶的表情,“你这么暴力的么?”

    她装的太逼真,傅踽行微的愣了下,正要解释,林宛白换了一副娇羞的面孔,笑嘻嘻的捧住他的脸,说:“但我好喜欢。”

    说完,她顺势靠在了他的怀中。

    傅踽行心头一紧,原本搭在她背上的手移动她后颈处,手指轻轻摩挲。

    林宛白有些痒,心怦怦乱跳,难受的挣了一下,转头,还未开口,嘴巴就被堵住了。

    他吻了很久,一直没舍得松开。

    她看着他的样子,让傅踽行无法控制。

    蓉姨拿衣服上来。

    还未出声,就先瞧见了两人,便立刻无声退了回去,默默下了楼。

    脸上笑意满满,她下来时,正好碰上林舟野。

    他下班回来,有些疲乏。

    见着她满眼的笑,又从三楼下来,不由朝上看了看。

    蓉姨见到他,立刻缓和了神色,“林少爷。”

    林舟野点头,视线收回,没有多问,自顾自回了房间。

    快要开饭的时候,林宛白他们还没下来,蓉姨一直站在楼梯口。

    林舟野出来,见她还在,又朝上看了看,提醒了一句,“要开饭了。”

    “我知道。”她点头,但也没多余的举动。

    “叫他们下来吃饭。”

    “好。”她应下,却也没有立刻上去。

    话音刚落,就听到林宛白的声音,紧接着,两人出现在楼梯上,灯光下,林宛白一张脸红扑扑的,嘴唇格外的红润,她看到林舟野,眼里的羞涩更是掩饰不住,但面上还是镇定的。

    她扶着傅踽行下来。

    傅踽行看着都是没什么变化,冷静自持,对着林舟野喊了声舅舅。

    他的视线在两人之间来回,而后下楼,“吃饭了。”

    林宛白回房间去洗了把脸,心还跳的很快,身上的热度也还没退下来。

    就差一点,她差点要忘乎所以,肆意沉浸在其中。

    她长长吐出一口气,仍是心痒难耐。

    晚饭过后,林宛白那股心痒还没褪下去,反倒更强烈起来。

    她都没心思跟林婧语说话,目光缠着傅踽行,一秒钟都没有挪开过。

    林婧语坐在她旁边说着过年的事儿,今年老爷子想回乡祭祖,正好前年老家的老房子都修葺好了,今年回去过年正合适。

    “不过就是乡下地方,无聊了些。但你也是很久没有回过老家,也该去看看,人不能忘本嘛。再者,你又要移民了,就更应该去住几日。”

    林宛白没旁的话,只是点头,应着,“嗯。”

    林婧语瞧她的眼神,又看看傅踽行。

    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林宛白立刻回神,收回了视线落在林婧语的身上,露出浅笑,“干嘛?”

    她脸不自觉的红了。

    林婧语笑着,点了下她的额头,“你啊,有没有听我在讲话中。”

    “听了啊,我知道今年要回乡祭祖,我知道的。就是老家太冷了,其他也没什么,环境也好,空气也清新,住几天都没问题。您刚才说那么一大堆,是在劝您自己吧,怕去那边无聊。您原是准备过年要出去耍么?跟爸爸一块。”

    她又戳了戳她的额,“就你聪明。”

    林宛白咯咯的笑,“您每年都要出去玩啊,又不是头一回了。今年就破个例,也可以当做旅游嘛,老家还是挺有看点的,江南水乡,小桥流水人家,意境多美。”

    “好了好了,过两天你陪我去逛街。今个就放你回去陪阿行吧,去吧。”

    林宛白:“那我们先回房了。”

    “嗯。”林婧语点点头,“你悠着点。”

    林宛白脸又红了一点,啧了声,也不同她多说,就同傅踽行一块回了房。

    两人刚一进门,还没来得及开灯,林宛白转身的同时,傅踽行抱住了她。

    林宛白气息有点乱,她揪着他的衣服,想要控制一下。

    然,两人在同一个频道上,一旦对上,就一发不可收拾,不管不顾了。

    ……

    夜里,林宛白无端端醒过来,还没洗澡,她有些不舒服。

    房里开着小夜灯,入眼便是傅踽行沉睡的侧脸,安安稳稳的,很乖很柔顺的样子。她嘴角微扬,是满足和愉悦的表情,她支起身子,在他唇上亲了一下,觉得不够,又亲了一下。

    然后发现不管亲多少下,都觉得不够,最终还是克制住了。

    不能太放肆了,他还没好呢,等他好了……

    身上不舒服,她得去洗个澡。之前他好的时候,事后他总会抱着她去洗澡,现在他伤着她又懒,事后她就直接抱着他睡了。

    她又在他的唇上吻了吻,而后起身去了卫生间洗澡。

    洗完澡,就觉得肚子饿,而且脑子格外的清醒。她在床边坐了一会,饥饿难忍,就去了厨房。

    夜深人静,她自己站在厨房里煮东西吃,心也跟着静下来,脑海里还是几个小时之前两人纠缠的画面。

    她最爱看的,依然是他失控的样子。

    这一次,他从自控到失控的模样,她全看到了,并牢记于心。

    她感觉自己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满足,比之前任何一次,都令她满足,愉悦。

    嘴角不受控制的疯狂上扬。

    她太过于沉浸其中,连身后有人都没有察觉到。

    一直到敲门声响起,她一顿,回过头,就看到林舟野站在门口,两人对视一眼后,他走进来,从冰箱里取了一瓶冰水。

    而后走到她身侧,看了一眼锅内煮着的东西,顺便拿冰水冰了一下她的脸颊,“想什么呢?脸那么红。”

    冰水很冰,贴到脸上,特别刺激。

    林宛白整个人随之颤抖了一下,“你要死了!”一拳过去,打在他手臂上,“那么冷的天,你还喝冰水,你那么热啊。”

    “我看是你热。”他退后两步,靠在后侧的桌台上,拧开瓶子,递给她,“要不要喝一口,降降温?”

    林宛白推开,“不用,我不想降温。”

    林舟野轻笑一声,收回手,自己拧开瓶子喝了一口。

    林宛白关了火,锅子里就一个包子。

    “你可真够厉害的,这么一个小包子,你不如不吃。”

    她拿筷子夹起来,对着吹,不理他的嘲笑。

    包子不大,因为家里两位女主人都怕胖,所以家里佣人做包子都偏小,都小笼馒头大小,素馅,没什么滋味。

    林宛白小口小口的吃,看起来还津津有味。

    林舟野并没有立刻就走开,而是站在那里,握着冰凉的矿泉水,看着她吃包子。

    她身上的睡衣是傅踽行的,穿在她身上特别大,像是偷穿了大人的衣服,见她裸露在外的皮肤,可以判断出来,里面什么都没穿。

    林舟野在她的锁骨处盯了一秒,就转开了视线,又灌了一口冰水,说:“你慢慢吃,我回房了。”

    “嗯。”她随意的应了声,并没有太多的话。

    林舟野走到厨房门口,停了停,回过头,她仍是专注的吃着包子,全然不在意他的去留。

    “回乡之前,我会请傅渺回家吃个饭。你要是不喜欢,可以避开。”

    林宛白咬了一口包子,抬了下眼皮,咀嚼了一会后,发出一个简单的嗯字,脸上没有太多的表情,诚如她自己所说,这些事儿,她在也不管,就真的不管,也不能再搅动她的情绪。

    林舟野想,这小妮子,心狠起来可是比任何人都狠。

    “晚安。”

    “安。”

    ……

    距离过年还有一周,林宛白陪着林婧语去逛街。

    过年不买点新衣服,左右是不舒服的,还得做个头发,美个容。

    一整天的时间都安排的满满当当。

    去做头发的时候,遇上了傅渺。

    圈内出名的理发师就那几个,林宛白一直以来就认准一位托尼老师。她今个来之前,打过电话,也预约了时间。

    结果过来,傅渺已经坐那儿了,还带了朋友一块。

    那人转头,林宛白倒是有点印象,好像是赵家三小姐赵艺雯。她当下可是炙手可热的人物,之前她与傅渺打交道她还能理解,担心现在赵家与傅家的关系都崩了,两人还坐在一块做头发,就显得有些违和。

    是不是真那么巧,林宛白不知道,她也不关心,但她傅渺想在她面前耀武扬威,那真对不起了,她也没必要给她面子。

    但显然,傅渺也没那么虎。

    她们刚一进去,傅渺就站了起来,她头上还在弄,却也没有顾上,转身笑眼盈盈的朝着她们走过去,礼貌的叫了人,说:“我听阿钟说你们下午要过来,我原以为很快就能弄完,结果还是弄了这么久,真的很不好意思。这会就要阿钟先给你们弄,我再等一等没事儿。”

    赵艺雯看了眼,也起身过来打招呼。

    在名利场里混的人,自是懂得趋炎附势。

    林家儿女在外也都是好素质,从来也不会仗势欺人,即便心里将这人讨厌到了极点,只要对方客客气气,她也能同她好言好语,甚至好的像亲姐妹。

    这些技能,大家都会,这般演技,谁也不输给谁。

    林宛白笑眯眯的,说:“没关系,我跟我妈不是同一个理发师,而且我也只是打理一下。阿钟手艺好,本事也好,同时弄两个头,根本不在话下。”

    阿钟连连点头,“得怪我,一开始弄错了颜色,这才导致傅小姐要多弄一个小时。之前忙,就用了这个房间,但工具都是新的,没有用您的。”

    “无所谓啊,用就用了,我可以换新的。”

    林婧语扫了一眼,转而看向林宛白,说:“这房间挤了点,要不咱们改天再过来,先去美容吧。”

    “也行。”林宛白点点头,美容正好是在楼上。

    两人说罢,就打算离开。

    傅渺一下上前,拉住了林宛白的手,但她并不是预备留人,而是一脸抱歉,说:“小白,真的是对不住,我那些朋友就跟我说阿钟手艺不错,做头发特别好,我就慕名过来,我真的没想到会同你撞了时间,现在还让你改变行程。我可真不是故意的,我要是一早知道这是你的御用理发师,我肯定找别人。”

    不等林宛白说话,林婧语就站了过来,拉过了傅渺的手,轻轻的拍了拍,笑眯眯的说:“我说怎么这么眼熟,原来是袁钰君的女儿傅渺啊。我可是好些时候没见过你本人了,前阵子倒是在电视上见了你几回。这本人可是比电视上好看不少,不过那一次你可能是没化妆,太憔悴了,真的没法看。”

    “不过也情有可原,毕竟抄袭这个事情,确实是严重,我虽然不混时尚圈,但我在圈子里也认识不少人,这对于你们这些服装设计师来说,可真是致命的打击啊。你是怎么想不通,要去做这种事儿?错了一次,以后可不许再错了。我与你妈也有几分交情,你肯定是不记得了,你还三四岁的时候,你母亲带着你来家里玩。”

    “你跟小白一般大,我原还想着两个小姑娘一块玩挺好的,可以做个伴,我也没想着再生个孩子,就想着你们两个要是能跟亲姐妹一样,相亲相爱的,我小白也就不会太孤单了。”

    林婧语笑着,整个人显得和蔼又亲切,俨然一副开明长辈的模样,她叹气,说:“可惜你们两大抵是八字不合,还没玩多久呢,就吵起来了,你哭的格外厉害,我原以为是小白欺负了你。她被人宠惯了,就算只有三四岁,脾气也蛮横的很。”

    傅渺不语,只是看着她的眼睛,面带着浅笑,听着她往下说。

    小时候的时候她还真不记得,但从记事开始,林宛白就是她面前跨不过去的大山,样样都被她压一头。

    袁钰君和林婧语确实有几分关系,却并不是融洽的关系,两人明争暗斗也是好些年,互相攀比的劲头,从孩子出生开始,就转移到了她们身上。

    但袁钰君与傅渺差不多,赢的机会很少,唯独老公这一块她略胜一筹,当然除了颜值。

    如今,连女儿都比不上人家,她心里压着的火气,多数时候自然就发泄在了傅渺的身上。

    久而久之,傅渺对林宛白的厌恶就越发的深。

    她总是要赢一次的。

    林婧语说:“后来我去看了监控,原来是你这小妮子,抢了小白最喜欢的玩偶,她才生气推了你一把,也不算用力,你却是哭的很厉害。真是吓我一跳,不过你小时候是长得真可爱,比我们家小白可爱多了。如今真是女大十八变。”

    后面的话,她就不说了。

    傅渺表情不变,作出不好意思的模样,说:“原来有这样一段呢,那我该是给小白说声抱歉了。您这么一说,我都有些不好意思起来了。”

    她说着,将林婧语拉到椅子前坐下来,“不过我还蛮好奇我小时候的事儿的,原来我跟小白三四岁就结下梁子了啊。您再多说一些,咱们好难得才碰到一块做头发,你同小白先弄,我在旁边等一会也没事儿。”

    林婧语倒是没料到,她会如此坦然的接受她的嘲弄,倒是有些意思。

    林宛白顺了傅渺的心意,她招呼了阿钟先去洗头了。

    林婧语则坐在那边,给傅渺讲一些她们小时候的事儿。

    林宛白进了洗头间,里面有专业洗头的人,会配合着按摩。

    阿钟站在旁边,往外瞧了眼,低声说:“她是故意的。”

    林宛白闭着眼,笑了下,“我知道。”

    阿钟的名气,可是林宛白间接帮着打出来的,如论如何,这人也是林宛白的人。

    他将傅渺的一些怪异行为都同她说了说。

    “也怪我说漏了嘴,她知道你要来,就故意拖延时间。颜色都上了三遍,各种不满意,还发脾气。”

    林宛白说:“那真是难为你了。”

    “我倒是没什么,就是影响了你的心情,我怪不好意思的。”

    “我没什么影响,看跳梁小丑我反倒心情很好呢。”她睁眼看了他一眼,对着他笑了笑,“你是好弟弟。”

    阿钟噗嗤笑出声。

    不过也说的没错,他确实比林宛白小一岁,但他很早出来打工学手艺。也幸得遇上林宛白这个伯乐了,他才能有今天的成绩。

    世上总是懂的感恩的人多,狼心狗肺的少。

    林宛白一直坚信,所以她乐意帮人,也爱打抱不平。

    为人善良,总会有好报的,即便没有好报,做好事也没什么不好。

    洗了一会,林婧语进来了。

    阿钟出去给傅渺弄头发去,顺手关上了门。

    林婧语躺下来,啧了声,说:“这丫头戏不错啊,比她妈厉害几分。怪不得能吃下舟野,就她那样子,在男人面前肯定又是另一副模样,是个狐媚子。”

    林宛白笑,傅渺算计她的事儿,她和林舟野皆是给埋进了心里。没有告诉林婧语和林钊威,不想给他们徒增烦恼。

    洗了一会,林婧语叹气,“这人要是进门,家里天天唱大戏。”

    ……

    第二天傍晚,林舟野带着傅渺来了家里。

    她拿了许多东西,很是客气。

    正好,林宛白和傅踽行准备出门去傅家,过年之前总要去看一看老爷子。

    原本是想错开,却撞个正好。

    林宛白笑着说:“你这样客气,下一次林舟野去傅家的时候,都不知道该怎么准备了。”

    “你们这是要出门啊?”傅渺瞧着他们的衣着,有些诧异。

    “是啊,今天约好了要去泗北。”

    “我没听奶奶提起呢。”

    “我们也是临时决定的,还没跟家里头说呢。”

    林婧语说:“要去赶快去,到那边得错过晚餐了。老太太那脾气,可是不喜欢人迟早的。”

    林宛白冲着傅渺摆摆手,“那我们先走,你吃的愉快。”

    而后,就扶着傅踽行出了门,车子开过来,林婧语护送他们上车。

    傅渺也跟着站在门口,瞧着他们上车。

    她转头看了林舟野一眼,笑着问:“小白不知道我要过来吃饭么?”

    他看她一眼,并未回答这个问题,“进去吧。”

    傅渺表情不变,笑着点点头,说:“好。”

    两人进门,林钊威从楼上下来,十分热情的欢迎了傅渺,并责备了林宛白的胡闹。

    ……

    林宛白在车上打了个喷嚏,她揉了揉鼻子,说:“肯定有人骂我了。”

    傅踽行拿了纸巾给她,笑说:“原本我们就不该今天回去。”

    “林舟野自己说的,我要是不高兴可以回避,我如他所愿。而且,我确实不想看到这种画面,装也不想装。傅渺爱演戏,我不愿意陪着,不行么?”

    “好了,我们这不是出来了。”

    林宛白点点头,不再生气,也不再说这个事儿。

    路上,林宛白给姜淑芝去了个电话,告知他们要回去。

    姜淑芝态度挺好,说是等他们吃饭。

    因为出门晚了,冬天的天本就黑的早,到泗北区的时候,天彻底黑了。

    在门口碰上刚回家的傅延川,这缘分也是没谁了。

    林宛白现在见到他,多少还是有些尴尬,心里也有疙瘩。

    傅延川先打的招呼,“是来看爷爷的么?”

    林宛白走在傅踽行的身侧,小鸟依人一般,只扶着他没说话。

    傅踽行说:“是啊,爷爷还好吧。”

    “恢复的还不错,但到底是上了年纪,恢复的没那么快,还要些时候,至于最后能不能恢复正常走路,还说不准。”

    林宛白本来是想说话,强忍住,握着傅踽行的手下意识的用了点力。

    傅踽行侧头看她一眼,扬了扬唇,说:“竟然这么严重。”

    “是啊,拖了些时候才去医院,把伤势拖重了。再者年纪摆在那里,也是没办法。”

    “能康复就好。”

    说话间,他们就到了。

    傅延川先进去,林宛白与傅踽行跟在后面。

    诚如姜淑芝所说,她等着他们回来吃饭。

    临近过年,这傅宅里里外外也都简单布置了一下,多了份喜气。

    姜淑芝说:“今个傅渺还去浦江吃饭了呢,你们怎么这个时候回来?”她走到傅踽行身边,伸手搭在他的手臂上,上下扫了眼,抬眼时,眼里多了一丝关切,“你这伤势怎么样了?延铭这孩子真的坏,竟然那么极端,找人想要打死你。他自己做错了事儿,怎么好意思赖到你身上。”

    “听说你没追究责任?”

    “都是一家人,我怎么会追究责任。而且,我现在不是好好的没事儿么。”

    姜淑芝点头,“是了是了,都是一家人。你是个好孩子,即便家里这么对你,你还能够以德报怨。是我错,我以前不该那样对你,你能原谅我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