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山海意难平 > 第81章:刺激

第81章:刺激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山海意难平最新章节!

    林宛白回到家的时候,已经快午夜十二点。

    他们下药的计量重,这些人起码要到第二天才能醒过来。

    这一路,她开的很慢,她知道自己情绪不稳定,容易失控,这种时候开车是很危险的。她尽量不让自己去多想些什么,只专注的看着前方的路,用二三十码的速度行驶。

    可林瑶的那些话,却始终纠缠在她的耳畔。

    她不问,但林瑶有嘴,她会说,说的还不少。

    她说:“姐姐,是你伤我在先,你明知道我们相爱,为什么要拆散我们。幸好老天长眼,他没有让我死在海难里,阿行的心思没有白费,我终于醒过来了。老天爷都看的清楚,他知道我们相爱,知道我们是可怜之人,所以不忍心拆散我们,让我活了过来。你说他是因为不知道真相,所以爱错了人。”

    “可你知不知道,我发生海难,是他不放弃的,费尽心思的找我,这不是爱是什么?你告诉我这是什么?!当初,他根本就不是因为我帮助他而爱上我的,他爱的就是我本人!我这个人!跟其他一点关系都没有!”

    “不管你信不信,事实就是这样!你以为傅踽行还是当年的傅踽行么?你以为你自己有多了解他?你以为你抓了我,就能威胁到他了?这一次我有幸活过来,我就不会再让你拆散我们!我是死过一次的人,我什么都不怕!”

    林宛白原本以为,林瑶是诈死,是他们早就串通好了,根本就没有上船,或者是上了船以后就把人弄回来,然后一藏就是三年。

    可原来,原来不是!

    林瑶上了船,也按照了他们的计划,准备去隐国。

    也确实遇上了海难,差一点死了。可是幸运的是她没死,她真的不知道原来这三年,傅踽行能在背后做那么多,他竟然还能在她眼皮底下,费尽心思的去找林瑶,直到将她找到。

    陆勉跟她说了,他查到绿苑那一间房子,也就是当初林宛白捉到徐吟雪那边暗道下面的那个房间,他看到有人从里面摆出来很多医疗器材,房间现在已经被清空,没有任何蛛丝马迹。

    再加上,当时徐吟雪是医学院的学生,住在楼上,卧室柜子里留个暗道。再集合林瑶所言她昏迷了有一年之久,谁也没有想到她还能醒过来,只有傅踽行,还愿意守着一个渺茫的希望,所以就算冒着被她发现的危险,也把人弄回了北城藏起来,等待着奇迹。

    如此可以判断,当时那楼下应该躺着林瑶,徐吟雪跟傅踽行确实没关系,有关系的是林瑶。

    原来就差一点点,她就可以知道一切真相。

    这比之前她的猜想更令她痛苦,这才是实打实的爱啊,正如林瑶所说,她以为她是借着她的光,被傅踽行爱上,其实根本就不是,他并不在乎谁帮他,谁维护他,解救他。

    那是一份单纯的爱,不掺杂任何。

    林宛白觉得自己有些可怜,这一次她恍然觉得,自己也挺卑鄙,她企图道德绑架,让傅踽行感恩,把这种感恩当做是爱,可真有她的。

    车子开进车库,她感觉自己像是在深海里趟过,浑身冰冷,整个人像是失去力气,坐在车上,动不了了。

    安叔一直在这边等着,车子中控没开,从外面开不了车门。

    安叔透过车窗,见她神色有些异样,慌忙敲了敲窗门,焦急的喊她的名字,但林宛白像是没有听到一样,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安叔敲了一会车窗,这才想到还有一把备用车钥匙,就过去柜子里找了找,找到后立刻开了锁,拉开车门,“小姐,你没事吧?你可不要吓我!”

    她的脸色很难看,神色恍惚,像是没了魂似得。

    安叔叫了她三声,她才稍稍回过神,抬起眼帘看了过去,目光有些呆滞。安叔伸手拉住她的手,她的手心冰冷,他把她从车上扶了出来,“小白,你可不要吓安叔,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一定要说出来。要不,我们先去趟医院,或者我把家庭医生叫过来,你这个样子我实在不放心。”

    安叔的手是热的,那一点点温度慢慢传递过来,林宛白稍稍恢复了一些,她握住安叔的手,说:“没事,我没事,我只是太紧张了,才会这样的。他们都还没醒来吧?”

    “没有,你放心吧,我看着呢。咱们的计量加的重,除非他们有多防备,不然一时半会可醒不来。而且,你不是看着他们把整一杯的果汁都喝下去了么,不用担心。”

    林宛白点点头,可也无法排除那个‘除非’。

    诚如林瑶所说,她自以为了解傅踽行,可其实不然,她不知道的还有很多。

    走进客厅,傅踽行还是跟她离开的时候一样,躺在沙发上,看起来睡得很熟。她走过去,站在旁边,盯着他的脸看了许久,仔仔细细的看,她想看一看,他此举是真的中招,还是故意被中招。

    如果是故意的话,他为什么要这样做?

    她站了有半个小时之久,才上楼去,洗了个热水澡。

    安叔觉得她情绪不太对,就找了个女佣人过来陪着,以防洗澡的时候发生点意外,她现在到底大着肚子,凡事都该多照料着。

    不过,他所担心的事儿倒是没有发生。

    除了开头,林宛白一直都很冷静,镇定,没有半点情绪崩溃的样子。她洗完澡,吹好头发,就让佣人把傅踽行从楼下弄上来。她自是在旁边看着,整个过程,每一步她都看的仔细。

    楼梯上,有个佣人脚步不稳,差一点摔倒,傅踽行的身子也差一点摔在地上,他依然睡的很沉,雷打不动,没有丝毫醒来的迹象。

    等到把人安置好,林宛白便让安叔去休息了。

    安叔却不放心,说:“不要紧,我就在门口候着,有什么事儿你就叫我。”

    “不用,不会有什么事儿的,您放心吧。这些日子您一直照看外公,您整个人都瘦了,该好好休息休息,现在已经很晚了,你快点去睡吧。”

    “可是……”

    “我真的没事,放心吧。”

    安叔看了看她,见她神色坚定,也就没有多说,“那好吧,那我回房了,有事你打电话。”

    “嗯。”

    看着安叔下楼,林宛白回头看了眼床上的人,才房间里拿了一条毛毯,去书房看了看陈松源。

    他仍趴在桌子上,林宛白走过去,点开电脑,先看了看,没有什么异样,确实都只是公司的一些报表,计划书等。

    陈松源的手机就放在桌上,她打开看了下,输了一次密码就开了锁,密码是林婧语的生日。

    他将他的信息,电话,微信等全部翻查了一遍,没有看到异常。当然,她相信不是没有异常,是他藏的好,步步到位,绝对不会放任任何蛛丝马迹,心细如尘。

    一个要出轨的男人,若真不想让老婆发现,自是会费尽心机,只要小三不作妖,大概一辈子都不会被发现。

    可惜现在,林宛白再也不会相信他了。

    她把手机放回去,将挂在臂弯的毛毯盖在他的身上,然后关掉了电脑,这就出去了。

    她并未回房,而是去了客厅,想等一等林婧语。

    这都十二点多了,还不回来。

    她打了电话,手机通的,但是没有人接,她连着打了三个都是这样。

    转头,她就把电话打给了林婧语的助理,照样没有人听。

    这就奇怪了。

    她眉头一紧,觉得有些问题,随后她翻了通讯录,找出了几个公司老职员的电话,一一打了过去,她也顾不上现在这个点人家已经休息了,情况紧急,她相信这些老职员会理解她的。

    打了三个,询问过后,每一个都告诉她,今天根本就没有什么饭局,而且下午林婧语都没有回公司。

    老郑在电话那头说。

    林宛白心头一凛,下意识的紧握住了手机,“你确定么?就会不会是你不知道?”

    “有没有饭局我还能不知道么?最近你妈每次应酬哪一次不带着我。当然,你要是不信,你可以再问问其他人。”

    “信,我当然相信郑伯伯您的话。打扰您休息了。”

    老郑这会已经起来,出了房间,站在客厅里,揉揉眼睛,看了看时间,问:“小白,是不是发生什么事儿了?我今天就奇怪呢,白天打你妈的电话不通,现在这么晚了,你还打这么个电话过来,是不是你妈妈出事儿了?”

    “没有,我就是问一下,我妈可能在外公那儿,您休息吧。”

    说完,林宛白就匆匆挂了电话,她当然不能透露林婧语可能出事的事儿,这要是再传出去,对公司影响就更大了。

    她紧紧握着手机,心跳的很快,她的脑子飞速的转,倏地像是想到了什么,猛然回头,往楼梯上看去。所以,为什么一切都会那么的顺利,是因为这个?

    他们在制造不在场证据,这样一来,就算林婧语出事,谁也怀疑不到他们身上去!

    她咬紧了后槽牙,给杨汝月打了电话,说:“给我逼问林瑶,我妈在哪里!你先过去,我稍后就到。”

    吩咐完,她就挂了电话,先去楼上换了衣服。

    出门前,她最后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人,心里那种寒意,不会有人懂。失望,心痛,都不足以诠释她此时的内心。

    林宛白再次驱车离开浦江,以最快的速度到达禁闭林瑶的地点。

    她把人安置在老城区的旧房子里。

    车子停车,杨汝月已经走到车子边上,扶了她一把,两人迅速上楼,这里的老房子没有电梯,要步行上去。

    林宛白担着身子,杨汝月跟在后面,瞧着她走楼梯,心都是提着的,生怕要出点事儿不可。到了三楼,门敞开着,两人进去。

    林瑶面无表情的坐在沙发上,双手抱臂,倒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架势。

    杨汝月扶着林宛白过去坐下。

    不等林宛白问,林瑶主动道:“你要问我的事儿,我不知道。就算是你亲自过来,也问不出什么。”

    她肯定知道。

    无论这件事背后谋划的人是傅踽行还是陈松源,她一定知道。

    林宛白有理由怀疑,他们是一伙的。

    林宛白也不跟她绕弯子,“你说不说?”

    “说什么?”

    “你说不说。”她只是重复句子,目光里的狠戾尽显,再不是曾经那个看起来温温柔柔,活泼可爱的林宛白了。

    林瑶余光看她一眼,倒也不怕,扬着下巴,说:“你放我回去,我就告诉你。”

    “你先说。”

    放她回去,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如果他们都在乎她,那么利用她一个人,就可以做很多事儿。她是傻子才会把她放回去!

    林瑶笑了声,“你当我是傻子么?”

    “我的耐心有限,劝你立刻说出来,否则的话,我真的不知道自己会做什么。”林宛白的脸色微白,一只手紧紧的握着沙发扶手,眼睛瞪着林瑶。

    林瑶挑了下眉,说;“现在是你着急,不是我着急。条件我已经说了,答不答应就看你了。”

    林宛白看着她,看着她眼里那种笃定又自傲的神情,觉得分外的可笑,回想她以前的样子,她又觉得自己可笑。

    这大概叫做,人善被人欺?

    她轻哼一声,可惜了,她也没有他们想象中那么的善良。

    动她没关系,欺她,瞒她,都没有关系。但不能动她的家人!

    那是底线。

    更何况,他们一家有什么地方对不起他们了?

    就算是对不起,也是她本人!是她自私拆散了他们两个,有什么不能冲着她来?

    林宛白看着她,良久以后,猛地扬手,一巴掌狠狠的打在了她的脸上,“你可以不说,没关系,但如果我妈妈出任何一点意外,你都别想好!你真以为我就那么好欺负么?归根结底,我是陈松源的女儿,是属于陈家的血脉,陈家人的劣根我没有么?你们能做出来的那些勾当,我做不出来么?!”

    她扬了嘴角,笑了起来,“你不说可以啊,我有的是手段让你说!反正我恨你恨的要死,我巴不得你再去死一次!我真不介意你再死一次,我可以有很多种方式,让你死的像个意外。”

    显然,这一番话,并不能震慑住林瑶。她脸上的表情不变,仍是笑着,迎着她的目光,说:“是么?那你试试看。”

    “好。”

    林宛白点头,侧头看了眼站在旁边的保镖,“把她弄到房间里去。”她说着,又转回头,目光在她身上扫了一圈后,落在她的头发上,“先把头发给我剃光,然后找个纹身师傅,在她的脸上纹四个字。”

    “是。”

    得了命令,两个保镖将人拉进了房间,杨汝月去弄了剃头的东西,并找人连夜叫了个纹身师来。

    林宛白没进去,她只坐在客厅里,靠着沙发,整个人微微发颤,肚子有一点点抽痛,她一只手覆上肚子,轻轻的拍了拍,温和了语气,说:“乖,没事儿,妈妈只是处理一点小事儿。我相信你是很勇敢的小家伙,你会帮着妈妈的,对吧?”

    此时,房间里传来了林瑶的惊叫声。

    很短暂,很快就被堵住。

    林宛白抬起眼帘,面上没有丝毫动容。

    杨汝月头发剃到一半,纹身师就到了。

    她出来开门,顺便给林宛白汇报情况,“头发剃了一半,她在哭,但并没有要说的打算。”

    “那就全部剃掉,头发而已。”

    “嗯。”

    随后,杨汝月带着纹身师傅进了房内,按照林宛白的吩咐,在脸上纹四个字,【我是贱人】,然后额头上再给她纹一朵花,也算美观了。

    杨汝月一边继续给林瑶剃头,一边跟纹身师说。

    此时,林宛白扶着肚子走到房间门口,她没进去,只是看着他们操作。

    林瑶看到她,突然就激动起来,在两个男人的桎梏下,依然不动的挣扎,扭动身子,她的头发已经剃掉大半,脸上身上全是剔下来的头发。

    她的面目有些狰狞,林宛白却很平静的看着这一切,一点也不觉得愧疚,甚至都没有半点不忍。

    她知道她自己内心深处住着一个十恶不赦的坏蛋,只不过这个坏蛋是可控的,不会轻易出现。她能够控制住自己,保持到底线。

    可一点有人触碰她的棱角,她也会毫不客气的还回去!

    林瑶一直很激动,难以平复,杨汝月就很难再下手。

    林宛白做了个停止的手势,几个人瞬间停手,她走过去,拿了一盆水,直接浇在了她的脸上,帮她把脸上那些头发冲掉。然后,撕开了她嘴上的胶布。

    “说不说?”

    林瑶咬着牙,怒目而视,倒是不装白莲花了,她胸口起伏,“你以为你这样做,我就会屈服你么!我告诉你,你们完蛋了!彻彻底底的完蛋了!”

    紧接着,她开始大声吼叫,大喊救命。

    不过这边方圆几里都没什么人,叫了也用。

    林宛白挑眉,“可以。”

    她推开,几个人再次上前,强行将她制住,杨汝月剃掉了她最后一缕头发,剃的很干净。

    紧接着,纹身师已经准备好的工具和颜料。

    两个保安将人压在床上。

    林宛白说:“从贱字开始纹,记得要那种很难洗掉的。”

    当纹身师将笔靠近林瑶脸颊的时候,她终于扛不住,大喊:“停!停!我说!我说!”

    纹身师停下手,看向林宛白。

    她点头,他才走开。

    两个保镖依然一左一右的压制着她。

    此时此刻,林瑶的造型焕然一新,杨汝月也是够狠,连眉毛都给她剃掉了,一颗脑袋上,真是一根毛都没了。

    林宛白:“你说,你最好是认真老实的说。”

    林瑶大口喘着气,用力咬着牙,深吸一口气,犹豫再三之后,闭上眼,说:“她在季月酒店!”

    “再具体一点。”

    “我不会再说了!”她又开始哭,呜呜的哭,“我不能背叛傅踽行和爸爸!不可以!”

    林宛白转身出去,立刻让陆勉潜入季月酒店的管理系统,查看录像,并尽快查出,林婧语的位置。

    现在是与事件赛跑,慢一分钟都有可能发生变故。

    她只希望自己还来得及!

    耳边是林瑶呜呜的哭声,没有林宛白的吩咐,杨汝月他们没有再动。

    林宛白安排了几个人先去酒店候着,等陆勉那边的消息。

    约莫两个小时以后,窗外的天都要蒙蒙亮了,陆勉那边才来了消息,确定人就在季月酒店,但他提醒,“你最好一个人过去,就算带人,也一定要带你最信任的。”

    显然,这里面有事。

    “好。”

    林宛白拿了车钥匙,带着杨汝月一块走。

    都了季月酒店,天已经彻底亮了。

    季月酒店说一家普通的四星级酒店,位置比较偏,人不是很多。

    这个时间点过去,人就更少。林宛白警惕,她从后门口进去,把自己武装的严严实实。

    房间在十一楼,1119号房间。

    陆勉说监控摄像被人洗了,所以从昨天开始到今天为止,酒店的监控都是坏的,也就是说这段时间里,无论是谁进出这个酒店,都无迹可寻。他猜测,这可能跟桃色新闻有关系。

    他以前也碰到过这种客户,为了让对方净身出户,故意陷害对方,弄个婚外情,可以少给些钱。这个套路很像,所以陆勉让她一个人过去,万一真有什么类似的情况,少一个人知道最好。

    林宛白的车子开到酒店门口的时候,有注意到大门口有个男人,手里卡着相机。

    按照陆勉所说的可能性,她怀疑现在酒店附近可能已经顿了很多记者。

    还是慢了一点,如果可以更早的发现,就可以顺利的躲避。

    林宛白给梁知夏打了个电话,她现在混娱乐圈,想来娱乐圈内的一些辛秘,她应该知道一点。

    “你跟你经纪人说,爆一条爆炸性的新闻,要多少钱我都给她,只要能引所有狗仔过去。记得要隐瞒我的身份!”

    “我不一定能……”

    “尽力而为!”

    这是有事儿,梁知夏没有再多问,挂了电话之后,立刻给经纪人打了电话。

    她走到1119号房门口,陆勉就等在那儿,他有很多小技能,比如说开锁。什么锁都能试一试,所以不需要惊动酒店任何人,他轻而易举的开了1119号房间的门。

    门推开,扑面而来的气味,让她知道是情不太好了。

    陆勉和杨汝月没往里走,就站在门口观察情况,陆勉则下楼守着,免得记者蜂拥而至。

    出房间的大床上躺着两个人,一男一女,衣衫不整,女的自是不用说,是她的母亲林婧语,至于那个男人才让她大吃一惊,竟然是袁威!

    看到这里,林宛白突然就笑了。

    袁威是傅钿怡的丈夫,傅钿怡是傅家的人,袁威出事,傅钿怡自然也连带着。

    与傅家有关,那么就一定跟傅踽行有关。

    他的报复还没有停止。

    傅家的每一个,他都没有忘记。

    她去卫生间用水杯接了一罐冷水,直接泼在了袁威的脸上。

    袁威当即惊醒,猛地坐起身,瞪大眼前看着站在床边的人,他吓了一跳,整个人惊惧不已,那一瞬间,血压都飙升了好几倍!

    “你……”他还没有从梦中清醒,显然打死他也想不到,睁开眼睛第一眼,看到的竟然是林宛白,而且眼下这种情况,她站在这里真的非常不合适!

    林宛白倒是很冷静,盯着他,说:“你,立刻马上穿好衣服,给我离开这里!如果你不想自己出事的话!”

    现在没有时间去追究和责怪什么,眼下的情况只能立刻让一个人离开!绝对不能让狗仔队拍到任何蛛丝马迹,不然的话,袁威和林婧语两个人一起完蛋!

    袁威还想解释些什么,下意识的用被子裹住自己的身子,说:“小白,你听我说……”

    “你什么都不需要说,现在什么都不需要说!”林宛白额头的青筋暴起,这一个晚上,她已经很努力的克制自己的情绪。

    她一夜没睡,从这里跑到那里,从那里跑到这里。她死死咬着牙,紧绷着一根弦,她自己也怕,怕突然的,这根弦断掉了,她可能就做不到像现在这样冷静了。

    她眼眶里是克制着的眼泪。

    袁威察觉到事情有异,也不再多说什么,点点头,立刻起身,捡起地上的衣服,跑进卫生间,匆忙穿好。

    这时候,林婧语也在慢慢转醒,眉头皱的很紧。

    袁威这会穿好衣服,“那我先走了。”

    “你最好隐藏一下自己,外面可能有狗仔队。”

    “好,谢谢。”

    说着,他拉开门,门口站着杨汝月,令他脸色剧变。

    林宛白说:“她是我的心腹,你放心,今天的事儿她一个字都不会说出去。”

    袁威这会脸色已经变了,神色也变得严肃起来,点了点头,什么也没说,匆匆的走了。

    袁威走后没多久,林婧语就彻底的醒过来,林宛白拧了一块热毛巾递给她,一句也没问。

    此时的林婧语看起来很不舒服,也还没有完全醒过神来,还在混沌的状态。

    林宛白也不着急,起码现在就算狗仔队上来,也不可能拍到两个人同在一床的场景。

    她又去煮了开水,等开水的时候,她站在那里,眼泪忍不住落了下来。

    安静的空间里,她隐忍着啜泣的声音,显得格外的清晰。

    站在门边的杨汝月听到声音,转头看了过去,看着她挺着肚子的身影,心里也有些酸楚。

    虽然她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但她多少能猜到,一定是林家内部乱了。

    她现在怀着身孕,大晚上跑来跑去,谋划这个谋划那个,看着都令人心惊胆颤。

    可从一开始,她都显得很冷静,反应也很灵敏,知道应对。可这一切,对她来说,不刺激?不震惊么?当然刺激,当然震惊。

    只是眼下这个情况,她不能自暴自弃,一蹶不振。

    再大的刺激和痛苦,她都只有狠狠咬住牙关,打落牙齿和血吞。她只能抗住,不然这个家就要完了。

    她不能让这个家完蛋,如果这个家完蛋,那她可以以死谢罪了!

    此时,林婧语的记忆一点点拉回,昨晚一系列发生的事儿,全部在脑子里过了一遍。她难以自控的颤抖起来。

    昨晚,她醒过来的时候,就感觉到自己不对劲,被人下了肮脏的药。她难受了很久很久,失去了理智,然后一个男人进来了,房间很黑,她不知道那男人是谁,也没有理智去弄清楚是谁。

    她只知道自己需要被解救!

    她扶着额,浑身冰凉,一句话都说不了。

    林宛白擦了眼泪,把煮好的开水倒进杯子里,吹了吹,等稍微凉一点,才吸口气,转身走过去,“妈,先喝口水。”

    她的声音轻柔,格外平静。

    林婧语一愣,她像是刚刚注意到她,缓慢抬头,看到林宛白含着浅笑的脸时,眼泪夺眶而出。迅速捂住了嘴,而后别开了头。

    好一会之后,才哽咽着说:“你,你先出去。”

    林宛白当然不会出去,她弯身坐下来,先把水杯放在床头柜上,一只手搭上了她的腿,笑着说:“我已经都解决好了,你不用担心。”

    林婧语无法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她依然不看她,别开头,肩膀微微颤动着。

    林宛白也不再多话,垂着眼,看着自己的手指,掌心有几个血印子,还渗着血,指甲上嵌着血迹,她竟然一点也没察觉到疼。

    甚至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掐出来的。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杨汝月看了看时间,适时提醒,说:“小白,该回去了。”

    林宛白看了看手表,都快六点了,确实该回去了。

    “妈,我们一起走。”

    “我先洗个澡。”

    她垂着头,拿了衣服,进了卫生间。她洗的很快,再出来的时候,人已经缓过来了,也恢复了理智。

    不等她开口,林宛白说:“不要先跟他们撕破脸,还不是时候。”

    林婧语一顿,这也是她想说的。

    眼下她们母女两个势单力薄,现在跑去对峙,对她们没有半点好处。

    她笑了下,拍拍她的肩膀,点点头,说:“我们想的一样,你先回去,我在这里待一会,看看还有什么惊喜。”

    林宛白点头,反正眼下暂时解除危机。

    快到家的时候,梁知夏给她发了个信息,是一则当红小生已婚的劲爆消息。

    这位流量小生之前一直说自己是单身,还跟小花炒CP,正当红,这样的消息出来,自然能吸引极大的关注。能挖的料不要太多。

    她回了个抱抱的表情,就把手机收了起来。

    回到家里,六点多的样子。

    她拖着沉重的身子上楼,推门进房间时,她看到床上的人不见了。

    惊讶之余,卫生间的门打开,傅踽行从里面出来,见着她,并没有太大的反应。

    只淡淡然的说:“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