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山海意难平 > 第91章:只有我可以看。

第91章:只有我可以看。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山海意难平最新章节!

    梁钰盛回到病房门口,此时,姜淑芝已经平静下来,她也转头看过来,两人的视线对上。

    就这样互相对视了半晌,梁钰盛说:“地址。”

    姜淑芝唇角微微扬了扬,说:“归根结底,你也不是个好东西。”

    “你说不说!”

    她瞥他一眼,“给我纸笔。”

    梁钰盛让人拿了纸笔过来,姜淑芝写下了地址,写完以后,便直接丢在了地上。

    梁钰盛看她一眼,弯身捡了起来,“你最好不要耍花样!”

    “我就算耍花样,你能拿我怎么样?我现在什么都没有了,你还有什么可以威胁我的?别对我呼呼喝喝,你还没这个资格。还有,别在我眼前装好人,是人是鬼,可逃不出我这双眼。”

    梁钰盛懒得理她,得到地址就走了。

    他也没顾上傅踽行,当天就坐飞机去了杭城,梁钰康就在杭城下面的一个小县城里,隐姓埋名了,怪不得他一直都找不到。

    ……

    傅踽行第一时间到达医院。

    冲进病房的时候,新生儿科的专家医生正在给林宛白讲孩子的情况。

    他这么火急火燎的冲进来,大家都吓了一跳,几双眼睛全落在他的身上,定定看着他。

    他喘着气,目光凌厉,扫了他们一眼,而后冷冷吐出一个字,“滚。”

    医生被他的气势怔住,当下二话没说就出去了。

    蓉姨犹豫了一下,也跟着出去。

    林宛白皱了眉,瞥了他一眼,说:“你做什么?”

    傅踽行盯着她,不知道在看什么,似是要一眼看透她的心,林宛白不喜欢这样的眼神,便转开了头,说:“你无缘无故发什么神经,医生在跟我讲孩子的事儿,我知道你不在乎这个孩子,但孩子是我的,我是他妈妈,我有权利知道他现在的情况。”

    “除了他们,还有谁来过?”

    “还有谁?”林宛白嗤笑,“请问你允许别人来看我么?你说这话,可真有意思。”

    他又盯着她看了一会,见她神色无异,略微松了一口气,转头去外面把医生和蓉姨都叫了回来,自己出去了。

    林宛白看着他的背影,不知为何,感觉他整个人笼了一层阴影。

    即便他此时看起来与平时无二。

    傅踽行去了这一层的公共卫生间,站在门内抽烟,洗手池镜子里照着他的身影,他余光瞥见,眉头微的皱起来,左右扫了一圈,拿了旁边的清洁工具,将镜面砸的粉碎。

    有细碎的玻璃飞溅出来,在他脸颊上划出细小的伤口。

    镜子被砸的很碎,碎到不能够完整照出人样,他才停手。

    呼吸格外的粗重,头发都有些乱了,有人过来上厕所,看到这副场面,吓的立刻逃走,并告知了这一层的护士长。

    傅踽行踩在碎玻璃上,重新掏了一根烟,缓慢抽起来,扯松了领带,解开了衬衣前两颗扣子,顺手脱下了西装外套,随意的丢在洗手池上。

    他踩着碎玻璃,在这安静的空间里,发出咔咔的响声。

    护士长带了保安过来看了一下情况,见着他的样子,也没敢靠近,但也认出来这是谁,想了想还是没去招惹,在门口放了一块维修的牌子,就带着保安走了。

    傅踽行抽完一整包烟,才稍微平复了一些。

    回病房之前,他站在窗口吹了一会风,把身上的烟味散掉一点,这才回去。

    新生儿科的医生已经走了。

    林宛白在闭目休息。

    蓉姨则在旁边看母婴的书,她照顾小婴儿不在行,而且随时时代的进步,现在和以前很不一样,她也要与时俱进,等小宝宝出来,她得亲自养着。

    所以要在这一个月的时间里,多补充一点知识。

    蓉姨听到动静,一抬眼,就注意到了傅踽行脸上的血痕,她惊了一下,“少爷,你的脸怎么了?”

    林宛白闻言,下意识的睁开眼去看。

    正好,傅踽行已经走到她跟前,距离正好能让她看清楚他的脸,眼睛附近有一条长长的血痕,像是被什么划伤的。

    她惯性想要出口的关切,到嘴边,立刻被她吃了回去,看了一眼之后,又把眼睛闭上了。

    傅踽行没有理会蓉姨的询问,只看着林宛白,问:“孩子怎么样?”

    林宛白不答。

    沉默半晌,还是蓉姨破了僵局,替林宛白回答,“孩子很顽强,情况有所好转,生的几率很大。”

    傅踽行没看她,“蓉姨你出去。”

    蓉姨有些犹豫,看傅踽行现在的样子,她真怕自己出去以后会出什么事儿,可她不想出去也得出去。

    犹豫再三,她说:“少爷,小白现在需要好好养着,刚做了大手术,不可以再伤着了。”

    说完这句话,她看了傅踽行一眼这就出去了。

    关门的声音落在林宛白的耳朵里,她的心一下子提了下来。

    她能感觉到傅踽行身上散出来的阴戾,她下意识的攥紧了拳头,心底深处一丝惧意。

    下一秒,傅踽行的手掌覆过来,轻轻握住她的手,一点一点的将她的手指掰开,手心贴住手心。

    林宛白还是被迫睁开了眼睛,视线落在两人的手上,而后看向他。此时此刻,他的眼神很软,像一头受了重伤的狼,死前的挣扎。

    她抿了唇,不知道为什么他会露出这样的神色。

    一直以来,她就看不得他露出任何受伤的神色,像是习惯了一样,一旦看到他不好,心里就会发酸不舒服,想要给他最大的关切去温暖他。

    可现在,她不想再这样做。

    他的心是捂不热的,也不需要她去捂热。

    她企图缩回手,被他紧紧捏住,不肯松手。

    他说:“你跟我说说话吧,说什么都可以。”

    林宛白看他一眼,忍住不说。

    可傅踽行似乎耐心有限,他手上的力道更重,表情也更冷了几分,“说话。”

    林宛白吃痛,眉头皱了起来,咬着唇,就是不说。

    “我让你说话!”

    “啊——”她感觉自己的手骨都要被他捏碎了。

    她的呼声,如一道强心剂一样,让傅踽行清醒了一半,手上的力道立刻松了些,立刻道歉,“对不起。”

    “你有病么?!”

    他眼神恍惚了一瞬,立刻否认,“没有。”

    林宛白:“那你发什么神经?无缘无故你要说什么?我跟你还有什么好说的?难不成,你想听我骂你?”

    “骂也行。”

    瞧着他这个样子,林宛白有气都发不出来,她哼了声,说:“医生要我多休息,要我保持好的心情,我不想做对我自己身体不好事儿。你想说话,你自己说个够,别强迫我做我不想做的事儿。”

    他低下头,把额头抵在她的手背上,默了一会之后,挑起话题,“孩子怎么样?”

    林宛白本不想说,可还是开了口,“蓉姨不是说了么?他很坚强,一关一关的挺过来了,存货的机率变高了。”

    “你准备给他取什么名字?”

    “我打算让他跟我姓林。”

    “好。叫什么?”

    林宛白还没想好,名字多余一个人来说很重要,是可以影响一生的事儿,所以她觉得应该要慎重一点。起码得要排个八字,算个命什么的。

    傅踽行等了一会,抬起头,将她的手贴在自己脸上,就这么巴巴看着她。

    此时的他又像个特别乖顺的小狼狗,一双眼睛特别的亮,笑着说:“还没想好?”

    迷惑,这是迷魂汤!

    林宛白转开视线,说:“没有。”

    “慢慢想,不着急。”

    林宛白默了一会,余光偷偷瞥他一眼,总是能触碰到他灼灼的眼神,他几乎就没有转开过视线,一直看着她。林宛白有些不自在,说:“你干嘛一直看着我?”

    “想看。”

    “我不想让你看。”

    “那你想让谁看?”

    这句话出口,语气怎么听都有点不快。

    林宛白觉得他脑子有问题,斜了他一眼,不跟他杠。

    但傅踽行却不依不饶,“让谁看?”

    她拧了下眉毛,所幸别开了头。

    傅踽行将她的脸转回来,迫使她看着自己,“让谁看?”

    林宛白不说,他就一直问,并且越来越认真。

    “谁都不让看!”林宛白受不了,吼了一声,“可以了吧?!”

    他很满意,说:“是,只有我可以看。”

    林宛白想骂他,可看着他眼里那真切的笑意,骂人的话到了嘴边没有出口。只是很认真的看着他,仔细的研究他的表情。

    但研究了半天,她一点破绽也找不出来。

    他说:“好了,你也累了,休息吧。”

    他伸手抚过她的眼睛,迫使她闭上眼,不给她再研究的机会。

    林宛白也乖乖的闭上了眼,不做任何无谓的反抗。

    之后,傅踽行就一直在她身边陪着,公司里的事儿,需要他亲自处理的文件,都由雷森或者梁溪送过来。

    梁溪来的次数比较多,偶尔还会带午餐或者晚餐过来。

    作为女人的第六感,林宛白早就察觉到这个梁溪对傅踽行存在男女之间的感情,之前还有些收敛,但现在已经很明显了。

    今非昔比,今天的傅踽行已经不是以前的傅踽行了。

    他有钱有势,地位很高。

    没有人再敢给他脸色看,也不会有人胆敢再戏谑他。

    真是扬眉吐气。

    因为林宛白眼下并不知道外界的情况,很多消息她都不知道,自然也不知道傅踽行是朝盛创始人梁钰盛的侄子,还是朝盛未来的继承人。

    她只晓得,傅踽行跟朝盛有关联,自是没有想到,他已经到了她没有料到的高度。

    直到,老郑和林氏其他几个老员工一块过来探视。

    从他们对傅踽行的态度,字里行间的恭维,她深切感受到了傅踽行地位的扭转。

    老郑吐露出的几句话,林宛白确定了他跟朝盛关系很深。

    老郑表示,“股东们的建议是认为你可以暂代董事长的职务,他们对你的业务能力充分的信任。以前傅林两家就一直又合作关系,但因为傅家那些搅屎棍,导致两家人交恶,大打出手了一回,大家都有损失。所以得吃这个教训,现在那些搅屎棍都离开公司了,你跟小白感情有那么好,这两家公司也该跟你们夫妻两的关系一样的和睦,一起创造更大的利益。”

    “这是股东们的态度。眼下林家一个个都出事儿,也只有你能胜任了。”

    林宛白说:“郑伯伯,我快出院了,到时候我会去公司的。”

    “你别闹了,你这孩子刚出生,你不得照顾孩子啊?我知道你心疼傅踽行执掌两家公司会很累,但眼下是非常时期,我相信他肯定能够处理好。我们都相信他,小白啊,你也要懂事一点,不能像以前一样耍性子了,这都当妈妈了不是么?”

    老郑看了傅踽行一眼,似是有什么想要说,纠结过后,他还是决定说出来,“你妈妈出事之前,叫我查了公司里造谣的事儿,我给查了,都是你爸爸搞出来的事儿。是想在公司摸黑林舟野,企图夺位。现在他跟你妈妈一块发生这种事儿,我们都怀疑他心怀不轨。不过他现在断了腿,一时半会也不可能回公司。”

    “所以,就该让傅踽行去坐镇,免得你爸爸作妖。”

    不等林宛白说话,傅踽行便主动结束了这场探视,“差不多小白该休息了,辛苦你们过来一趟,你们说的我和小白会好好考虑。尽快给你们答复。”

    “是是是,那我们先走,你们尽快决定。国不可一日无君,公司也不可以一天没有主事的人,这都多少天了,大家都瞎猜,这样对公司也不好。”

    “知道了。”

    傅踽行将他们送出病房。

    再回来的时候,林宛白就把床头柜上的杯子狠狠朝着他砸了过去。

    玻璃杯就在他的脚边应声碎裂,被子里的水湿了他的皮鞋。

    他停了一下,弯身将落在皮鞋上的一块碎玻璃扫开,而后让蓉姨打扫干净,神色并没有太大的异样。

    林宛白说:“这就是你的目的,想要利用我掌控林氏。你心里清楚我外公在公司的地位不可撼动,所以你还要伪装成与我交好的样子,利用我林宛白丈夫身份去控制林氏,从而慢慢的将整个林氏收入囊中!”

    “看样子,陈松源也就是你手里的一颗棋子,他是给你做了嫁衣!”

    傅踽行将他们送来的东西,统统都放到门边,跟蓉姨说:“一起都扔了。”

    林宛白又拿起床头柜上的水壶,跟着扔了过去,“傅踽行,你别想得逞!除非你也让我昏迷不醒!不然,等我好了,第一件事就是跟你离婚!你做梦都别想掺和林氏集团的事儿!”

    离婚二字,让他眉头皱了皱。

    蓉姨忍不住看了林宛白一眼,轻轻咳嗽了一声,像是提醒。

    这一声咳嗽倒是很有用,林宛白稍稍平静了一点,她咬牙切齿,却也只能忍着。

    傅踽行走到床边,一只手恩在她的肩膀上,说:“难不成,你希望林氏落在陈松源的手上?”

    她猛地抬头,恶狠狠的瞪他,“就算现在林舟野深陷囵圄,妈妈和爷爷昏迷不醒,可我还没有死!”

    “你和我没有区别,我不会让林氏倒,林氏在我手里会比以前更好。你只需像以前一样在家里好好待着,其他任何事儿你都不需要管。”

    她轻蔑的笑,“什么叫我和你没有区别?你还要不要脸?”

    “我有说错么?我们是夫妻,你的东西自然是我的,我的东西也是你的。只要不分开,这一切就都是你的。”

    “就算分开,这一切也是我的!”

    “不会分开。”

    他们两个说的根本就是两件事,林宛白觉得跟他无法沟通,懒得跟他争执。就算是争执下去,只会让她自己更生气。

    眼下就忍着,等她康复了再慢慢计划。

    林宛白恢复的速度还挺快,已经可以下床自由活动。期间,她去新生儿科探望了两次,孩子安置在保温箱里,身上的管子还没全部扯下来,看着很揪心。

    不过医生说了,情况在变好,已经过了最危险的时候,孩子在好起来。

    这是个好消息,是一个唯一令人高兴的好消息。

    而后,她又去看了看林婧语。

    她依然在重症监护室,没有清醒的迹象,暂时还需要靠仪器维持生命。医生的反馈是不太看好。

    林宛白已经做了心理准备,她跟医生说,就是有百分之一的希望也不会放弃。

    偏巧,竟然遇到了陈松源,周琳没在他身边,推着他下来的是个看护。

    两人打了照面。

    林宛白并不想理他。

    可陈松源哪里会放过她,“小白,我刚去产科看你,他们说你去新生儿科,我就下来看看你妈妈,没想到在这里碰上你了。听说孩子不太好,现在怎么样了?”

    林宛白不想跟他说话,拉了拉蓉姨就想走。

    陈松源直接堵在她的面前,“小白,之前你误会了……”

    “我没有误会。”她吸口气,露出浅淡的微笑,居高临下的看着他,说:“你现在什么都不需要跟我说,之前老郑他们来过了,已经一致决定让傅踽行做代理董事长,你在这里跟我装腔作势毫无意义。你给人做嫁衣了你,还丢了一条腿,活该!”

    说完,她就拉着蓉姨要走。

    但她还未完全康复,走的很慢。

    陈松源让看护又堵了过去,他看了蓉姨一眼,说:“我想跟你单独说几句话。”

    “不必了。”

    “小白……”

    “真的不必了,虽然我知道敌人的敌人是朋友的道理,可对你,我恨不得你去死!”

    她伸手,一把将他从眼前推开,指着他说:“你再拦我一次,我就打你!”

    陈松源脸都气白了,但当下也没有发作,只道:“小白你好好养身子,一定要快点好起来。”

    林宛白没理他,自顾自的走了。

    晚上吃饭的时候,傅踽行接了一个电话,他没有避开林宛白,当着她的面,开了免提。

    林宛白见他这个举动,不由看了他一眼,而后继续默不作声的吃饭。

    电话那头传来男人的声音,“傅先生,他身受重伤跳了海,生死未卜。”

    林宛白闻言,心里一咯噔,她几乎一下就联想到这个他是谁,手上的动作停住,抬头看向他,“谁?他是谁?”

    傅踽行仍慢条斯理的吃饭,对着手机说:“找,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是!”

    林宛白摔了筷子,“是谁?!”

    傅踽行看她一眼,说:“韩忱。”

    林宛白挺了一下身子,扯到伤口,疼的五官都皱了起来,脸色瞬间变得煞白,“你!你杀了他!?”

    “没想杀他,只是教训他而已。”

    “你真的杀了他!”林宛白瞪圆了眼睛,“为什么?!”

    “你很在乎他?”

    林宛白企图下床,“我要报警!你这个疯子,我要报警!”

    傅踽行立刻将她拦住,摁回床上,“你还真是在乎他。”

    “这不是在乎不在乎的问题!他有什么错?你为什么要教训他?你有病么?!”

    “我根本没有教训他,这个电话是假的。”

    林宛白一顿,微微瞠目,“你……”

    “不过我现在就真的要教训他了。”不等她说话,他立刻用手指堵住了她的唇,“不要说话,你说的越多,他会更惨。”

    林宛白让自己平静下来,“好,好,你去,你去教训他,你尽管去!反正他是死是活跟我也没什么关系,你要是打死他,有麻烦的人也是你!那样更好,你要是因此而坐牢,我才要拍手叫好!”

    “快去!”

    傅踽行笑了笑,笑容里透着三分寒意,“你是真在乎他。”

    林宛白不再说话,而是自顾自的拿起筷子,重新开始吃饭,装作不在乎的样子。

    但很显然,傅踽行已经笃定了,他伸手,林宛白下意识的后退,眼里的警惕一闪而过,他停顿了一下,而后手指拨掉她脸颊边上的一颗饭粒,说:“慢慢吃,不着急。”

    她没有说话,只是继续吃饭。

    傅踽行并没有离开,只是期间手机震动了几次,每一次震动,她总忍不住看过去,总觉得是他的人在给他汇报消息。

    她想问,可知道眼下的情况她一句话都不能问。

    他这是要把她身边的枝叶全部都剪干净,那恐怕眼下杨汝月他们也要遭殃。

    林宛白之前虽然不上班,但各种慈善公益等事情她都有在做,所以她有自己的一个小团队,专门帮她处理各种事情,小团队以杨汝月为首,都是一些能力较强的精英,每个月给的工资也不少,做事也很利落。

    傅踽行将这个小团队给解散了,并将团队里的人全部驱逐出了北城,有几个非要留下来的,不但找不到其他工作,连住的地方都没有。

    无可奈何之下,也只能离开。

    杨汝月被迫离开以后,林瑶就没人管了,她被关在村屋里,饿了三天三夜,梁溪的人才找到她时,她看起来奄奄一息,梁溪把她带回市区,找了私人医生来家里给她查看,并无大碍。

    林瑶的额头上被纹了一个贱字,特别的明显,头发也全部被剃光,眉毛都不给剩下。

    不过她长得好看,即便没了头发,也还挺标志。

    梁溪瞧着这张脸,就不那么的舒服,余光瞥见一把小刀,随手拿来,在她脸上划了几道,这就舒服多了。

    医生给输了营养液,过了一天,她才慢慢转醒过来。她醒来的时候,正好梁溪就在床边守着,周琳也在,她坐在床边,见她醒来,立刻拉住她的手,“瑶瑶,你可算是醒了!我真是吓死了!”

    “这林宛白实在是太过分了!把你搞成这个样子!这种人,会有报应的!”周琳瞧着就林瑶被划花的脸,心痛万分,在心里将林宛白痛骂了无数遍。

    林瑶初初醒来,还有些没反应过来,她觉得脑袋昏昏沉沉,视线都是模糊不清的。

    “我,我这是死了么?”

    “没死!瑶瑶,你还活着呢!傅踽行把你救回来了!”

    “水,我想喝水。”她的声音沙哑,梁溪立刻把水递了过去。

    周琳接过,抵到她的唇边,林瑶抿了一口,温热的水划过肠胃,让她整个人都舒服了一些,好一会之后,她才慢慢的恢复过来。

    她看到周琳,一下抱住了她,无助的哭了起来,说:“林宛白太过分了!她实在太过分了!她不肯承认傅踽行爱我的事实,她就折磨我,还毁我的脸,她以为这样傅踽行就是她的了!她太坏了!”

    她呜呜的哭,“我以为我再也见不到你们了。”她哭了一会之后,像是想到了什么,抓着周琳的手,问:“阿行呢?他在哪里?”

    周琳有些难以面对她,眼下他们已经知道傅踽行只是拿他们当棋子,根本就不是真心喜欢林瑶。

    可林瑶却是百分百的真心,是将全副心思都按在他身上的。

    若是告诉她真相,她一定受不了。

    她好不容易从海难中活下来,好不容易醒过来,也只是为了跟自己心爱的人在一起罢了。

    这对她太残忍了,周琳不忍心说。

    梁溪说:“傅先生最近刚上任傅氏董事长,又暂代林氏董事长的位置,实在是忙的很,所以没时间过来。”

    林瑶闻言,脸上慢慢露出欣喜的笑,“他成功了?”

    周琳的表情有些不自然,扯着嘴角,点点头,说:“是啊,成功了。”

    “那真是太好了,我要去见他。”林瑶当即就想下床,可她还未站起来,人就倒了下去。

    周琳立刻将她扶住,说:“着什么急啊,你这还没完全恢复过来。而且,你现在这个样子,怎么去见他呢。”

    林瑶这会才感觉到了一阵阵的刺痛,她伸手想去摸脸,梁溪立刻拉住她,摇摇头,说:“别。”

    她睁大眼睛看着她,从她的眼神里看出了不对劲,“我,我的脸怎么了?”

    周琳哽咽,“你先躺下,先休息。我让佣人准备好了清粥小菜,你食量先吃一点,别一下子吃太多,胃会受不了。”

    林瑶并没有执着于脸上的问题,她心里还想着傅踽行的事儿,她拉着周琳的手,说:“我和阿行终于是苦尽甘来了。”

    周琳没做声,等佣人把粥拿来,就喂她喝。

    第二天,周琳出去了一趟,林瑶去了卫生间,便看到了自己的大花脸,发出了惨烈的大叫。

    正好,梁溪过来看她,听到动静立刻进来。林瑶坐在地上,瞪大眼睛看着她,“我,我的脸,我的脸怎么会变成这样!”

    梁溪将她扶起来,说:“我找到你的时候,就是这样的了。”

    “是林宛白!”

    梁溪:“你先不要激动,我已经找了医生给你看过了,好好处理不会留疤。而且,就算留疤,我相信傅先生也不会嫌弃的。”

    林瑶低着头,眼底生了怨,她闭上眼,深吸一口气,说:“她就是嫉妒我,她一直都恨我跟阿行在一起!”

    她转了转眼珠子,抬头看向梁溪,问:“林宛白现在在做什么?阿行拿下了林氏,她被赶走了吧?”

    梁溪摇摇头,“她生了孩子,傅先生暂时也不能跟她离婚。”

    “为什么?因为孩子?”

    “不知道。”

    林瑶自然没有忘记在视频电话里看到的那一幕,看到傅踽行主动亲吻她的样子,她心里硌着的那块石头,现在生了尖锐的棱角,硌的她生疼。

    她紧抿了唇,放在腿间的手紧紧握成了拳。

    ……

    梁钰盛终于找到了梁钰康。

    他在县城下的一个镇上生活,穿着最质朴的衣服,在镇上开了一家小店,就坐在里面,身边坐着一个十五六岁的孩子。

    他远远瞧着,一下子几乎忍不住来。

    他的变化太大了,以前的梁钰康有艺术家的气质,不怎么接地气,想法也很理想化。可现在,他身宽体胖,身上只剩下了市井气息。

    梁钰盛走过去,“梁钰康。”

    他直呼其名。

    梁钰康闻声,身形一震,有些没反应过来。他已经很久没有听到这个名字了,再听到这个名字,恍如隔世。

    他慢慢转头,看到梁钰盛,表情微微僵了一下,然后露出一丝浅淡的笑,微微张了张嘴,却不知该说什么。

    垂了眼帘,有些不好意思,甚至还有些心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