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山海意难平 > 第99章:选择

第99章:选择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山海意难平最新章节!

    视频不长,分了两段,应该是经过人为调速,有几个地方可以明显看出来被剪掉,不过想必都是一些无关紧要的内容。

    一开始的场面很热闹,有男有女,年纪大部分都是四五十岁。

    当镜头里骤然出现一个男孩的时候,林宛白愣了下,她下意识的凑近,仔细的看了好一会,才确认那人是傅踽行。

    他看起来很无助,紧紧跟着姜淑芝的身侧,小手攥着她的衣服。姜淑芝做了介绍,而后好几个老女人过去逗他。因为光线昏暗,画质又差,她不怎么能看清楚他脸上的表情,只能瞧见他似乎是很努力的在微笑。

    林宛白心肝颤了颤,下意识的摁停了视频,有些喘不过气。

    她无法在继续往下看,难以想象后面十几分钟的内容都是些什么。

    她觉得有些反胃,眼泪什么时候掉下来的她都没察觉到,她一只手握住鼠标,手指始终不敢再点下去。

    可最后,她还是咬了咬牙,拉了一下进度条。

    画面迅速跳转,场景也换了。

    一间豪华套房,镜头正对着一张床,只见传上那个男孩,手里拿着烟灰缸,一下一下的砸着身下的人。

    他那般弱小,可下手的力道却不小。

    不知过了多久,他才停下来,虚弱的坐在了旁边。镜头虽有些模糊,但也能看清楚躺在床上那个女人满头的血。

    男孩歇了一会之后,突然又起身,再一次举起手里的烟灰缸发狠似得朝着那人的头一下一下的砸。

    林宛白没有看完,直接关了视频。

    心跳的厉害,他举起烟灰缸砸人的样子深刻的印在了她的脑海中,她愣了很久,才猛地回神,弹出U盘,而后将这小小U盘藏回了胸衣里。

    她捂住胸口,心跳无法平复。

    她在里面待了好久才出去,梁知夏和老郑就站在门口等着,见她脸色这样难看,不由问:“怎么了?你看什么了,脸色这么难看?”

    林宛白吞了口口水,摇头,“没,我没事。我就是有点累,想休息一会。”

    “要不现在我家休息一下?”

    林宛白想了想,摇摇头说:“不用,我出去找个小旅馆,我怕傅踽行留了后手。”

    “那好吧,那你小心点。”

    “放心。”

    随后,两人离开了老郑的家。

    出了小区,林宛白走到车边,一时没忍住,转头往旁边的花坛干呕起来。

    梁知夏见状,立刻过去将她扶稳,顺她的背脊,“怎么了?你刚才在书房都做什么了?进去还好好的,怎么出来就成这样了?”

    她摇头,呕了一阵,什么也没吐出来,梁知夏去车里拿了水递给她。

    她喝了一口,稍稍好了一点,“走吧,先找个地方休息,我好累。”

    梁知夏仔细瞧了她一眼,也没多问,扶着她上车,然后找了一家旅店,先落脚。

    她也没回家,就跟着她在旅店住下。

    林宛白只洗了一把脸,就坐在床上发呆,眉头时而紧锁,时而舒展。

    梁知夏坐在旁边看着她,夜色已深,外面很安静,安静到只能听到自己的呼吸声和心跳声。她望着窗外,夜色靡靡,一时之间脑子竟是一片空白。

    “你饿不饿?要不我去给你买点吃的?”

    林宛白摇头,“我不饿。”

    梁知夏张张嘴,欲言又止,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只劝道:“都快三点了,先睡吧,睡一觉明天早上起来再想法子。我想傅踽行一时半会估计脱不了身,咱们还有时间。”

    林宛白也不想让她忧心,点点头,两人躺下,关了灯睡觉。

    可谁也睡不着,怎么可能睡得着。

    林宛白侧躺着,睁着眼看着窗帘留下的那一条细缝,就这样看着,一直到光线照射进来。

    早上八点,林宛白换了一身衣服,稍作打扮后,去了公司。

    老郑已经联系了股东,上午九点召开股东会。

    林宛白穿了职装,就是瘦了些,显得衣服有点大,但还挺像样。

    她出现在公司,公司上下言论不断。

    她的名声,在跟傅延川差一点离开北城那天起,就已经彻底坏了,声名狼藉。

    好多人都在猜测她那孩子究竟是谁的。

    她的声誉败坏,自然也连累了林钊威,如今甚至都有人怀疑林钊威是道貌岸然。

    所幸他这一辈子做事光明磊落,无论人家怎么挖,也挖不出任何能够令他名声尽丧的事儿。

    她坏,自然就凸显了傅踽行的好。她都这样了,他依然不离不弃,至死不渝,这是多么深爱啊。

    在来公司的路上,林宛白上网看了不少类似新闻,只是现在热度下去,被娱乐八卦代替了,新闻也就不太有了。

    她坐在董事长办公室内,里面的摆设并没有太大的变化,傅踽行二四六这三天会过来处理事情,一三五则是留在傅氏,林氏内部运作正常,管理起来还算轻松,更何况这公司上下还是挺服气他的,再加上高层领导认同,也就没什么排异现象。

    倒是林宛白的出现,让公司内部起了不小的波动。

    会议开始之前,林宛白与谢家二子谢骥先见了一面。

    老郑将他带进来,林宛白立刻起身相迎,“谢叔叔,好久不见。”

    上来前,老郑简单的把现下的情况跟谢骥说了说,他没太大的反应,一路上来也没多言语一句。林宛白原是想找谢仁,经过打听才知道谢仁已经移民去了加拿大,去年在那边定居。

    她考虑了一下,还是先去了个电话,将林氏情况简单说明了一下。

    她牢记着外公的话,谢骥这个人太看重利益,这样的人不会有什么情面可讲。眼下林氏的情况复杂,保不齐谢骥会有乘虚而入的想法。

    可她现在也没法子,总好过整个林氏都被傅踽行吞了,到时候就真的回天乏术,想要再夺回来就难了。

    起码到现在为止,林氏的股权大部分仍掌握在他们林家人自己手里,话语权还是有的。

    谢骥露出笑,“确实很久不见,看起来瘦不少。”

    “经历了那么多事儿,能不瘦么。”林宛白看了一下表,做了个请的手势,“先坐,开会还要二十分钟呢。”

    “嗯。”谢骥走到沙发前坐下来。

    老郑让秘书泡茶进来,而后站在林宛白的身侧。

    茶水送上后,林宛白在直入主题,“原本该是林家的家事儿,不该麻烦谢叔叔你,可现在这事儿已经涉及到公司,而我们林家现在也是支离破碎,只靠我一个人肯定是不行,所以就不得不麻烦谢叔叔,帮我一把。帮我坐稳了董事长这位置,我虽然年轻,资历尚浅,但学历上,我觉得我还是能够胜任这个位置。”

    “以前外公做生意,可是一直带着我在身边的,我也算是她亲传弟子,我可以保证,我一定能给就公司带来利益。”

    谢骥端起茶杯,慢吞吞的抿了口茶,唇边噙着笑,说:“你上位,这不是名正言顺的么?傅踽行一直也只是暂代,不过说起来,你们两个之间,相对来说股东们都更信任傅踽行一点。你要罢免他,是有些难度。”

    “瞧你啊,还跟小女孩似得,你坐这位置上,要服众太难了。”

    林宛白笑了笑,说:“能不能服众这个事儿,我觉得不单单只是看一张脸。除却我现在的那些负面信息,您应当看看我在慈善机构做的事儿,哪一件不是做到位?我现在就算出去应聘,以我的简历,说小了也该直接给我一个部门经理,往高了说给我一个CEO的位置,我也照样坐的下。”

    “经验很重要,但经验不是全部,还是要看脑子。外公说了,我还是有做生意的天赋,所以打小她就开始跟我讲生意经,大学时候我也不是没做过生意,也自己建了团队,只不过后来我要结婚,就把团队交给了别人。我这人,要么不做,既然做了,一定会做到最好。另一方面,还请谢叔叔卖个面子,就当看在外公的份上,帮我一把,往后我一定感激不尽。”

    谢骥默了一会,视线落在茶杯上漂浮着的茶叶,手指在杯沿上打转,片刻之后,手指停住,“本事不是嘴巴吹的,要有实绩。就到年末,到年末你若是能让公司年利润上升十个百分点,这个位置不用我说,你也坐得稳。但如果做不到,你给我百分之二十分股权,而你这个位置,也得交给我。”

    “敢赌么?”

    果不其然,就是趁火打劫。

    林宛白与他对视片刻,笑了起来,“谢叔叔是一点情面都不讲啊。”

    “有句话不是说的好么,谈感情伤钱,所以还是公事公办一点比较好。”谢骥似是想到什么,伸出一根手指,虚指了她一下,说:“还有,别企图从我爸那边下手,我爸现在不管事儿,身体也不如从前,要是我爸因为这事儿有个三长两短的,我怕小白你也担不起这个责任啊。”

    林宛白点点头,面上的笑容不变,“您说的很对。”

    “所以,你敢赌么?”

    林宛白摇摇头,说;“不敢。”

    “那就没办法了,到时候股东会上,我也只能实话实讲,帮不了你了。”

    林宛白面带着微笑,不言语。

    一杯茶喝完,谢骥便去了会议室。

    林宛白站在落地窗前,瞧着外面微微出神,求人不如求己。她作为唯一一个林家的人,坐董事长的位置名正言顺。

    此时,办公室的门被人叩响,她回神,转头便看到林舟野的秘书安宁走了进来。

    她跟了林舟野好些年了,也算是公司内部的老人,她行至林宛白的跟前,说:“很高兴你能回来。”

    “谢谢。”

    她将手里的文件递给她,说:“这是小林总让我交给你的。”

    林宛白看了一眼,接过翻看了一下,里面有一份股权转让,林舟野将自己名下所有股权都转给了她,还有几个工程项目,里面还整理了一份可以轻松掌控各位股东的资料,还有一份可信任名单,上面都仔细标注。

    林宛白粗略翻看过后,抬眼看向安宁。

    安宁说:“他说如果你有机会回来,就把这些交给你,对你有用。从现在起,我是你的秘书,你可以完全信任我。他还说,你不需要有心理负担,就算公司倒闭,林家家破人亡,只要你能好好的,不管是他还是外公或者是你的亲生母亲,都会得到安慰。他们最在乎的并不是利益,他们更在乎你的安危。”

    “不要责怪自己,一切与你无关。”

    林宛白看着她,紧抿了唇,喉咙像是堵上了棉花,心里直泛酸,眼泪不受控制的落下来。

    她迅速闭上眼睛,不让自己的情绪继续崩溃下来,她咬着唇,好一会之后,才把眼泪逼回去,深吸一口气,才慢慢睁开眼。安宁很平静,她拿了纸巾递过去给她。

    林宛白道了谢,擦了擦眼角,“时间快到了,这份资料你需要逐个重新打印一份,发给股东的时候可不能弄错。”

    “我已经准备好了。”

    林宛白点头,“果然是林舟野身边的老人,办事效率总是最高的。”

    “是,最可惜的是,仅仅只剩下我一个。”

    说完这话,她就转身出去了,给股东们发资料。

    林宛白做了最后准备,在还剩下一分钟的时候,进了会议室。

    刚才那份资料都已经发下去了,此时谢骥脸上的表情很冷,直勾勾盯着她,林宛白只看了他一眼,而后坐在了主位上。

    等会议正式开始,林宛白起身,“大家今天看到我一定很奇怪,这个时候我应当还在家里坐月子,养孩子,怎么突然就来了公司。其实很简单,我也是心疼傅踽行,分身乏术,两家大公司要管,一个人能力有限。所以我就想,反正我身体恢复也差不多了,我外公和我妈妈的事儿你们也都知道,我想啊,我不能辜负外公对我这么多年的栽培,我读了那么多年的书,考了那么多学位和证件,总该有派上用场的时候。”

    “现在这种时候,我要是还待在家里养孩子,就真的太对不起外公了。所以从今天开始,公司我正式接手,大家应该没什么意见吧?”

    会议室内鸦雀无声,即便有几个人心中不平,可手里捏着的东西,令他们无法说出任何一句反抗的话。

    老郑适时开口,“以前老林总谈生意总爱带着小白,小白是老林总一手栽培起来的,我相信小白能够胜任,更何况咱们这些老员工也都帮着她,肯定是不会出错。我也算是看着小白长大,小白是什么品性我清楚,这外头那些风言风语,我瞧着就是有人想乘虚而入,故意造谣。”

    林宛白说:“那些谣言我也是才看到,傅踽行为了不影响我的心情,一直没让我上网,我也是到今天才晓得都传成这样了。这事儿,我已经交给律师去办,散播谣言的人我一个都不会放任。”

    随后,林宛白又简单说了一下接下去的规划,提出了新的项目议程,全票通过。

    股东会开的很顺利。

    结束后,谢骥是黑着脸走的。

    林宛白也没去搭理,捏人把柄的手段虽见不得光,但确实有效,比任何手段都有效果,简直立竿见影。

    林宛白回到办公室,到现在为止傅踽行还没出现,想必这人还被黎汀扣着。

    梁溪得到消息的时候已经晚了,她抵达林氏,股东会已经结束了,林宛白正在吃午餐,办公室的门猛地被推开,发出不小的动静。

    办公室内,老郑在陪林宛白吃饭,见着她气势汹汹的样子,立即呵斥,“你谁啊?!见我们林总要先预约,懂么?!”

    林宛白拉住了老郑,说:“吃的差不多了,你先出去。”

    “这人!”

    “没事。”

    老郑见她坚持,收拾了一下饭盒就出去了,他没走远,把饭盒递给秘书,就站在门口守着。

    梁溪咬牙切齿,恶狠狠的看着她,说:“看不出来,你还真有能耐。”

    “不敢当,哪有你们厉害。夺了公司,还要搞的人家破人亡才算完,谁能有你们这么厉害,我是比不上。”

    林宛白一边说,一边行至办公桌前坐了下来。

    梁溪几步冲到她的眼前,伸手一把抓住她的衣服,轻而易举将其拽了起来,说:“你知不知道黎汀是什么人?!你是想让傅踽行死么!”

    林宛白微的皱了下眉,双手握住她的手腕,用力一拉,将她的手扯开,冷冷看着她,“他难道不想让我死?凭什么他能让我死,我就不能让他死了?!”

    梁溪轻笑一声,“真爱让他亲自来听听你说的话,他要是亲耳听过了,就不会在执迷不悟了!不要得意的太早,我会不惜一切代价,把人救出来!”

    梁溪说完,就转身走了。

    林宛白整了整衣服,坐回了椅子上,她正襟危坐,一颗心一直提在嗓子眼没有落下。她有预感,傅踽行会回来,并且绝不会放过她。

    也许只有一个办法。

    下午,林宛白驱车去了巡捕局,她并没有立刻进去,她看着巡捕局大门,在车里坐了足足一个小时才下车。

    进去以后,她找了人询问了姜淑芝的情况,而后,她就坐了巡逻车,去了医院。

    老太婆还吊着一口气,医生说她的情况随时随地都有可能走。

    林宛白进去的时候,她躺在床上,整个人枯瘦的厉害,若不是心电图还在跳动,林宛白会以为她已经死了。

    她走过去,在床边坐下来。

    过了一会,姜淑芝便睁开了眼睛,她侧目过来,可能第一眼没看清,就那么定定的看了她好一会,然后露出了浅笑,她伸出手,林宛白过去将她扶住。

    她靠在床头,摘掉了氧气罩,“你来啦。”

    “那个东西,是你给我的?”

    姜淑芝的声音沙哑,轻轻的笑,说:“傅踽行失守了?”

    “所以,这东西就是你给我的,你想做什么?”

    “我想做什么还不明显?小白,你何必明知故问,你还没交出去?”

    “我为什么要交出去?”

    她笑着,摇摇头,说:“到了今时今日,我觉得你该醒了。你若是不交出去,等傅踽行再回来,我怕你就没有这个机会了。难不成,你到现在还在为他心疼?”

    “是你让他变成今天这样!”

    “是,是我让他变成今天这样,可你们林家可没有伤害他半分。他可以报复我,但他有必要报复你们林家么?小白,你自己想想,你多爱他啊,为了他你做了多少事儿?你护着他,帮着他,可到头来呢?他有顾念你的一份情意么?没有嘛,所以这种时候,你还在顾虑什么?你一定要等到你外公,你妈妈都死了,你才能彻底清醒么?”

    林宛白咬着牙,视频里的内容在脑海里闪现,她闭了眼,心上像是插着一把刀子,刀子不停的搅,搅的她心都碎了,碎成了泥。

    她睁开眼,目光冷冽,“你明明自己就可以做,为什么要让我来做这件事?”

    姜淑芝歪着头,呼吸有些费力,明明是个快要死的人,可那双眼睛却依然那么的精明,里面透着算计,“因为由你来做,对傅踽行的杀伤力最大,最能让他痛不欲生。”

    “那如果我不做呢?”

    “你不会不做,也不能不做。”她缓慢的伸手,抓住了林宛白的手,紧紧的握住,说:“小白,可不要糊涂,你一旦糊涂做错了决定,痛不欲生的人就是你。相信我,我不会骗你,我从来都没有骗过你。”

    姜淑芝盯着她的眼睛,靠过去,压着嗓子说:“你知道该怎么做,截取那一段最有利。我告诉你,里面那个死掉的女人,背后的家族有头有脸,你只要交出去,你只要交出去,傅踽行没得逃!一定治他的罪!他绝对活不到出狱那天。”

    “反正我是要死的人了,我不怕了,我死了,那家人的怨恨就全部发泄到他的身上,他跑不了,绝跑不了!”

    林宛白走出医院,站在门口等巡捕开车过来。

    阳光落在她的身上,却没有一丝暖意。

    她的耳边,是姜淑芝最后的话,语气急不可耐,扯着她的手,说:“快,要快!”

    林宛白看着巡逻车过来,在她跟前停下,她犹豫了一下,拉开车门上车。她坐在副驾驶,送她过来的巡捕还挺年轻,回去的路上,她反复数次的看他,弄的人有些不好意思。

    车子在红绿灯口停下来,年轻巡捕转头看她,说:“你怎么一直看我,是有什么问题么?”

    “我想问问,如果一个人未成年的时候犯了罪,一直到现在才发现,会怎么样?”

    “这个还要看具体情况。”年轻巡捕警觉性很高,微笑着看她一眼,说:“林小姐怎么会问这样的问题?”

    “没,前几天看到类似新闻,我就问问。”

    “是么?我怎么没注意到有这样类似的新闻。”

    林宛白看了他一眼,没再吱声。

    车子很快到了巡捕局门口,下车的时候,那位年轻警官拉了她一下,说:“林小姐,若是知情不报,也是犯法。”

    林宛白微的愣了下,可明面上依然淡定,她笑了下,挣开他的手,“你想多了。”

    她没有多逗留,很快回了自己车上,她最后看了巡捕局大门口一眼,便启动车子离开了。

    ……

    傅踽行被黎汀揍了两拳后,关在了房间里。

    北城到底不是自己的地盘,做起事情也有些束手束脚。当然,他本来也没打算对傅踽行怎么样,就是想借着他跟梁钰盛谈生意。

    所以才答应了林宛白,陪她玩玩。

    他就耐心的等,等梁钰盛主动打电话过来要人。

    林瑶被人精心照顾起来,第二天周琳就过来看她。

    她拒之门外,并不打算见,周琳也不生气,就站在房门口等着。直到林瑶答应见面为止。

    到了晚上,黎汀过来看人,见着周琳站在门口,“怎么?小姑娘不肯见你?”

    周琳干笑,垂着眼帘不语。

    黎汀叫人开了门,此时林瑶躺在床上休息,听到动静本是不耐烦,睁眼看到来人,立刻坐了起来,将身上的衣服拉好,下床,笔直的站在这里,战战兢兢的,“黎,黎总。”

    “别叫黎总了,叫我黎汀。”

    林瑶低着头,不说话,也不敢这么叫。

    黎汀走到她跟前,一只手搭上她的肩膀,另一只手勾起她的下巴,盯着她的脸瞧了一会。林瑶有些受不了,立刻挣开,别过头,用双手挡住,“丑。”

    “不丑,医生跟我说了,可以恢复如初,刀口深一点的地方可以做除疤手术,现在整形美容这么发达,不必担心脸的问题。”他说话温温柔柔,并不因为她的脸受伤,而露出任何厌恶之色。

    林瑶暗暗的看了他一眼,在他靠近的时候,还是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脑袋低的更低。

    黎汀能感觉出她的抗拒,但他并不恼怒,转而握住她的手,说:“我来是陪你吃个晚饭,不用那么紧张,我现在不碰你。”

    他的大掌包裹住她的小手,然后拉着她走到餐厅,餐桌上已经摆上了丰盛的晚餐,中间还有一个小小的蛋糕,做的很漂亮,黎汀说:“祝你重获自由。”

    林瑶缩着身子,勉强的扯了下嘴角,“这要多谢黎总,要不是黎总……”

    “叫我黎汀。”他用手指堵住她的嘴,纠正。

    她抬眼看着他,数秒以后,磕磕巴巴的唤出了他的名字,“黎,黎汀。”

    黎汀很满意,拉开旁边的椅子坐了下来。

    昨天进房间之后的事儿她都不知道,林瑶犹豫了一下,还是问了一句,“我姐呢?”

    “你这姐姐倒是有点意思。”

    林瑶听这话心里有些不快,“她确实很有意思,很多人都喜欢她。不对,应该是只要是个男人,都会喜欢她。”

    “你这话倒是说的不错,她要是没生过孩子,我还真挺喜欢,可惜生过孩子了。生过孩子这女人就不是女人了。”

    林瑶眨眨眼,这算什么理论?歧视妇女?

    她没问。

    黎汀将昨个林宛白跟他说的话简述了一下,林瑶瞠目,“所以,她想让你把傅踽行给杀了?”

    “虽没直说,但听着有这么个意思。”

    林瑶顿了几秒后,笑了起来,“也真够狠的。”她想了一会,再次看向他,说:“我能见见傅踽行么?他把我弄成这样,我得报仇!”

    后面这句话,她是故意补上的,怕黎汀误会。

    黎汀倒是有求必应,“可以啊,等吃过晚餐,带你过去。”

    饭后,林瑶换了一身衣服,同黎汀一块去了另一个房间。

    傅踽行被绑在椅子上,嘴巴上贴着胶布,房间里留着两个人看守,门口两个。傅踽行一直都很安分,一句话没有,反抗也没有。

    谁也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

    她请求了黎汀,希望能与他单独处一会。

    黎汀笑眯眯的看她,没有多问,招呼手下出来,就让她自己进去。

    林瑶见他答应的那么爽快,想了想,就把自己跟傅踽行曾经在一起的事儿与他简单说了一下,“我觉得也没有必要瞒着你,有些话还是说的清楚一些比较好。我也可以很坦白的跟你说,我现在心里仍然还是喜欢他,可我也可以明确的告诉你,这次之后,我就不会再对他抱有任何希望,我也相信很快我就不会再喜欢他。”

    “喜欢一个利用自己的男人,这才可悲了,我不想变得那么可悲。这算是我与他最后一次对话,谢谢你能给我这个机会,我原本以为你不会答应。”

    黎汀耸肩,“为什么不答应,我相信你以后会爱上我的。”

    他眼里带着笑,很是自信。

    从他嘴里听到爱这个字,林瑶愣了一下,而后迅速转开视线,觉得十分尴尬。

    黎汀扬扬下巴,“进去吧,不要太久了。”

    林瑶点点头,转身立刻进去,顺手虚掩了门。

    傅踽行垂着头坐在那里,脸上带着伤口,衣服上还有点点血迹,看样子是被打了。见着他这样,她这心里还是会有些难受,心疼,甚至于有一瞬间,她差一点要上前给他解开绳子。

    但她很快就清醒过来,一想到自己被他弄成玩偶关在盒子里,拿出给林宛白玩乐,她就心痛。

    他现在落到这个下场,是他活该!活该被林宛白摆一道!

    林瑶走到他跟前,伸手撕掉他嘴上的胶布。

    他没有抬头看她一眼,视线落在脚尖上。

    林瑶微微扬着下巴,说:“怎么样?被林宛白摆一道的感觉,好么?”

    傅踽行没什么反应,好像什么都听不到。

    林瑶伸手,一把抓住了他的衣领,迫使他抬头,“我在跟你说话,你没听见么?现在你可是落在我的手里,你求求我,你求求我说不定我就能大发慈悲帮你一次,帮你在黎汀面前说说好话,让他把你放了!”

    “你知道么?林宛白可是亲口跟黎汀说,要他杀了你!你不是爱她么?你这么爱她,她却要杀了你,呵!感觉怎么样?这滋味不好受吧?”

    傅踽行缓慢的抬起眼帘,眼神极冷,林瑶下意识的松了手,往后退了一步。下一秒,她又反应过来,现在他才是阶下囚,她为什么要怕?

    她再次上前,正预备出手打他的时候,傅踽行突然挣脱了绳子,一把扣住了她的手腕。

    林瑶一愣,不由睁大了眼睛,等反应过来的时候,人已经被他扣住。

    傅踽行是学过脱身术的,不管打了什么结,他都能解,除非将他每一根手指都绑牢。

    可惜,黎汀轻敌。

    黎汀一直在门口等着,等了约莫半个小时,里头一点都进都没有,他直接不太对,让手下的人先进去,“人呢?”

    此话一出,黎汀立刻进去,紧接着,傅踽行从门背后窜了出来,黎汀警惕,立刻转身出拳,可还是太慢,傅踽行快他一秒,三两下便将他擒住。

    他的手上握着玻璃碎片,抵在黎汀的脖子上,语气沉稳,道:“让我走。”

    黎汀发出一声轻嗤。

    傅踽行手里的脖子碎片一下扎进了他的皮肉,力道控制的很好,只是轻轻的一下,见一点血,但再往里一点,就没那么好过了。

    “放不放?”他问。

    他丝毫不惧,大有一种可以与他一块在这里同归于尽的架势。

    他不怕死,半点都不怕。

    黎汀感觉的出来,可他不甘心,不甘心就这样把人给放了,“我不放呢?”

    傅踽行垂眸,轻描淡写道:“那就送你去见阎王。”

    两人视线对上,僵持数秒,黎汀噗嗤笑出声,“行,行!你有种!我今天放了你,下次千万不要栽在我手里,记住了。”

    “谨记于心。”

    “让他走。”

    话音落下,傅踽行拽着他走到电梯口,等电梯门开,他一脚踹在黎汀的屁股上,而后迅速进了电梯门。

    黎汀的手下要冲过去,他立刻叫停,说:“算了,这里是北城,我们行事要谨慎。这笔账,给我记上,迟早有一天,我要他磕头认错。”

    ……

    傅踽行走到酒店门口,一辆车子过来,在他跟前停下。

    雷森早就部署好,等三天,第三天傅踽行还不出现,他就带人上去。

    傅踽行拉开车门上去,“人呢?”

    雷森说:“她很小心,暂时没找到住处,但她已经回了林氏。”

    傅踽行闭眼,额头青筋凸显,一张薄唇抿成一条直线,唇角微微往下。

    默了一会之后,压着怒火,说:“放消息出去,就说林婧语死了,死一个不够,就死两个,我看她出不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