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山海意难平 > 第105章:没有你,我的人生从此毫无意义。

第105章:没有你,我的人生从此毫无意义。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山海意难平最新章节!

    一切发生在眨眼之间,林宛白没有给他任何反应的时间,甚至连一句话都没有说,她抱着必死的决心,没有任何余地,所以她什么也不用说,也没什么想与他说的。

    她只是想在他怡然自得的时候,狠狠的扇他一巴掌,撕开所有浮华的假象,露出真实的一切,告诉他,他从来都是身处地狱,永远也别想看到阳光。

    她用这种决绝的方式告诉他,就算她与他变成一样的人,她也绝不会与他在一起。

    傅踽行立刻扔了手里的东西,几步冲过去,几乎没有任何犹豫,冲上窗户,跟着她跳了下去。可他救不了她,连一根手指都碰不到。

    二楼说高不高,说低也不算低,姿势不对,也会死人,更何况这里的层高接近三层楼的高度,她往后倒下去,是预备脑袋落地,没有给自己任何生的机会。

    傅踽行就这样直接跳了下去,双脚落地,他没有穿鞋,冲击力度太大,根本就站不住,落地时,还是摔了,剧烈的疼痛感袭来,只觉得两只脚的骨头都裂了,左脚尤其疼,让他一时站不起来。

    他双手撑住地面,头抵在地上,余光看向躺在几步开外的林宛白身上,她的脸朝着这边,脸上血迹斑斑,脸上再无生气。

    他咬着牙,大吼了一声,缓慢的站了起来,疼痛刺激着他的神经,可再疼,也比不上他此刻心脏传来的疼痛。他一步一步的走过去,左脚整个脚踝都有些变形了,可他好像完全不知道。

    四五步的距离,他像是走在刀刃上,一步一疼,一步一个血印。

    她就那样躺在地上,皮肤好像更白了一些,大红色的裙子如那鲜血一样的刺眼。

    傅踽行感觉自己的心脏裂开了,那种疼痛比身上任何一处都要痛上千百万倍,他的世界崩塌了。他站在她的身侧,呼吸变得不畅,每一次呼吸,他都觉得痛苦。

    “林宛白……”他轻轻的喊她的名字,语气很弱,声线发颤,带着一点祈求的意味,

    “林宛白。”他跪下来,眼眶迅速变红,垂在身侧的手紧握成拳,额头有青筋暴起。

    最后,他似发泄一般,冲着她喊,“林宛白!”

    可她再无反应,不管是害怕,惊慌,还是喜悦,再没有在她脸上出现。

    她闭着眼睛,安静的睡着。

    傅踽行吞了口口水,他似乎尝到了一丝腥甜的味道,喉咙口像是有什么卡着,如何都吞不下去。他颤抖着伸出手,却是一点都不敢碰她。

    他的手指触到她的手,而后小心翼翼的握住,用双手轻轻的握着,放到自己的胸口。

    这时,有佣人赶来,看到这样的场面,皆是一惊。

    他们迅速的打了120,站在远处不敢靠近。

    傅踽行一直跪在林宛白的身边,一动未动,寒风吹过,佣人们隐约听到了一阵哭泣声,似梦似真。

    他们不敢说话,只面面相觑,而后皆是看向那个男人的背影,是他在哭么?

    救护人员在十几分钟后赶到,梁钰盛他们和救护人员是一同到的,他们拉不开傅踽行,最后还是梁钰盛把他拉开,让医护人员先做急救。

    傅踽行像是恍然醒来,他一把抓住了其中一个医生,仍是跪在地上,说:“求你救她回来,求你……”

    “先生你放心,我们一定竭尽全力。”

    梁钰盛见他身上也有伤,情况不容乐观,便叫了医生过来给他也处理一下。

    林宛白的旁边还躺着一个蓉姨,她跳下去的时候,蓉姨在下面接了一把,可冲力大,虽是挡了一下,她自己也被带到,一下给砸晕了过去。

    两人伤势都不轻。

    一起被拉上了救护车,傅踽行本想上去,但坐不下,他难得没有发火,就站在原地,看着救护车的门关上,看着车子急速的离开别墅。

    救护车的声音渐远,最后消失在耳畔。

    梁钰盛扶着他,瞧着他这样子,便拉着他上车,说:“上车,去医院。”

    傅踽行没动,收回视线后,挣脱了梁钰盛的手,转身进去。

    他的脚在流血,每走一步,都留下一个血印子,他不管不语,一路往上,也不让扶着,谁上前都不管用。梁钰盛只得跟在后面,想说什么,可见着他这样子,又说不出来。

    傅踽行回到了房内,他看到梳妆台上的盒子,走过去将其打开。

    里面是她一直在织的毛衣,和一副手套围巾。

    他将东西全部倒出来,夹在围巾里,用白纸抱住的东西一下掉出来。

    他一只手撑着桌面,弯身将其捡起来,打开后,里面包着一个小型U盘,他将白纸翻了一遍,只是白纸,什么都没有。

    梁钰盛说:“怎么有个U盘。”

    傅踽行看着掌心里的U盘,片刻之后,他疾步进了书房,粗手粗脚的打开了电脑,将抽屉翻的乱七八糟才知道了一个转换器,插上之后,U盘很快跳出来,他点开,里面说两个视频。

    他都不用点开来看,就知道那视频的内容是什么。

    “为什么……”

    她什么也没有留下,只是将这U盘留给了他,纸上没有只言片语。

    她肯定看过内容,她是有机会让他死的,可她却没有这样做,没有把U盘的内容公布出去。

    下一秒,傅踽行整个人摔在了地上。

    一只手捂着眼,发出似哭非哭,似笑非笑的声音。

    有些人,纵纵使将她拉入地狱,她也不会如他所愿,与他同流。她永远是他不可高攀的花朵,即便受到摧残,她依然保留住自己一颗纯净的心,坚定自己的原则。

    她还是一如既往的好,这一辈子都配不上她。

    他们永远也不会成为一样的人。

    梁钰盛站在旁边,往电脑屏幕上扫了眼,立刻将U盘拔了出来,放进了口袋里,而后蹲下来,说;“听话,我们去医院,再这样下去,你的腿要废掉了。”

    傅踽行没什么反应,梁钰盛叫了几个佣人过来,抬着他上车,顺手给他拿了套衣服,便去了医院。

    到了医院,梁钰康也来了,两人左右扶着他进了急症室。

    正好,急救室的门打开,几个医生和护士急匆匆的推着移动床出来。那抹鲜艳的红色,在他眼前晃过,他立刻挣脱两人的手,迅速的冲上去。

    难以置信,他的脚都成那副样子了,竟然还能走。

    他追上去,看清楚了床上的人,正是林宛白。

    她面色灰败,看起来像个死人,他抓住她的手,说:“不要离开我,你不能离开我,不能……”

    此时,旁边有护士注意到他,立即将他扶住,见着他衣服上的血迹,赶忙道:“这位先生,我先带你去看医生。”

    “放开,我要跟着她,我不会让她就这样离开我。”

    他很执着,并且力气很大,直接把人给甩开,他跟着他们到了手术室,最后被挡在手术室门口。他就趴在门口,透过门上的小窗户往里看,即便什么都看不到,他也要看着。

    死死的盯着。

    梁钰康和梁钰盛也跟上来,瞧着他那狼狈不堪的样子,心都都不好过。

    梁钰盛走过去,站在他的身侧,视线落在他的脸上,这是他第一次看到他慌乱无措的样子,像个闯了大祸的孩子,不知道该怎么办。

    他的眼眶很红,眼里闪着泪光,眼睛里透着哀求。他的嘴巴动了动,却听不清他在说什么。

    梁钰盛见他如此,心里也是难受,这一切也不能怪他,如何能怪他呢?

    他伸出手,搭在他的肩膀上,语气格外的温柔,说:“阿行,你听话,先去看医生,这边有我看着,绝对不会有任何问题。”

    他没什么反应,仿佛什么也听不到。

    梁钰盛继续道:“你这样下去不行的,你得先自己好起来,到时候才能好好照顾她,万一连你都倒了,等医生把她救回来,谁照顾她?听话,先去处理一下,不用太久的。你就是站在这里等着,也无济于事。”

    他依然只是望着里面,没有任何反应。

    梁钰盛知道劝不动,只能叫医生过来给他简单看一下,稍微做一下处理。

    医生在看过他左脚以后,说:“这个得拍个片子,得快点,再继续拖延的话,我怕日后恢复不好了。”

    傅踽行不配合,不管谁说都没有用。

    手术室的门打开,护士和医生从里面出来,同他们说了林宛白现下的情况,傅踽行一直盯着医生的嘴巴,一开一合,却什么都听不清楚。

    护士拿了笔过来,让他签字。

    他看着纸上密密麻麻的字,胸口像是压着巨大的石头,喉咙口有什么要冲出来,当他看到单子上写着死亡两个字的时候,噗的一声,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护士见着惊了一下,连忙将他扶住。

    傅踽行慢慢倒下去,似是有些支撑不住,他用手抹掉上面的血迹,握着笔,一笔一划的,签下自己的名字。

    周遭的一切开始变得乱七八糟,耳边各种声音在喊着他的名字,他微微张嘴,嘴唇微动,他说:“我错了。”

    眼前的一切开始变暗,而后陷入一片漆黑。

    小白,我好怕,好怕就这样失去你,再也抓不住你。

    没有你,我的人生从此毫无意义。

    ……

    两年后。

    林宛白在一阵嘈杂声中醒来,她睁开眼,自己躺在沙发上,手里还捏着一颗瓜子,电视里还播着时下最流行的仙侠剧。她揉了揉眼,坐起来,转头往外看了眼,是有人用割草机在除草,噪音很大。

    她将身上的毯子拉下来放到一旁,走过去瞧了眼,是个年轻的园丁,不是上次那个,上个月来的是个老头子,这个看起来年轻的很,一身的腱子肉,长得高,从背后看,是个大帅哥。

    她眯着眼,看的口干舌燥。

    “小白,过来吃药。”

    林宛白闻声,应了一声,人却还是站在落地窗前,瞧着外面除草的男人。

    “还看呢?”蓉姨走到她身边,笑眯眯的看着她,“快去喝药了。”

    林宛白咧着嘴冲着蓉姨笑了一下,脸颊微红,转身就跑回了客厅,一碗中药放在茶几上,她坐下来,左右看了看,问:“蓉姨,你没准备糖么?”

    “准备了,你先喝完我给你。”

    “先给我,我再喝。”她笑嘻嘻的,冲着她摊开手。

    蓉姨说:“又要耍赖皮,上次已经上你的当了,这次绝对不行。”

    “哎呀,这次我不耍赖,我保证先喝完然后再吃。”她说着,勾了勾手,顺便问了一句,“这除草的小伙子哪儿来的?”

    “就前面村子里找的,难不成还天上掉下来的?”

    蓉姨说着,端了药递给她眼前,“快喝了,一会凉了更苦。”

    林宛白瞧着这黑乎乎的药,瘪瘪嘴,说:“我要喝到什么时候?我都已经好了。”

    “这是调养身体的,你身子还有些弱,医生让你一直喝,没什么坏处。”

    “可是太苦了呀,苦的我都要晕倒了。”

    蓉姨轻笑,“今天给你做了蛋奶酥,你要是乖乖的喝完,我让你吃两个。”

    林宛白眼睛一亮,伸出三根手指,“要三个。”

    蓉姨摸摸她的头,说:“我大方,就让你吃三个。那你先把药喝了。”

    林宛白看了看眼前的中药,深吸一口气,像是鼓足了勇气一般,接过药碗,闭着眼一口喝完。喝完后,她吐着舌头,伸手去掏蓉姨的口袋,咋咋呼呼的说:“我要吃糖,快点快点,苦死了要。”

    蓉姨笑呵呵的,立刻掏出两根棒棒糖,拨了糖纸,放进她的嘴里,“你啊,都喝好几天了,怎么还不习惯这味?”

    她嘴里叼着糖,含糊道:“谁会习惯吃苦啊,你出去问问别人,有那么会习惯吃苦的。”她眼睛转了转,突地站起来,要往外去,“我去问问除草的,问问他喜不喜欢吃苦。”

    蓉姨想拉她,她动作利落又快,蓉姨左手没什么力,抓也抓不住她,喊又喊不住,只得赶紧跟着,等她走到门口,立刻道:“晚上先生要来吃晚饭呢,你说咱们准备什么菜?”

    此话一出,林宛白一下停住了脚步,转过身,一脸惊恐,“你说啥?”

    “你忘了,今天是周六,先生每隔一周就要来这里吃饭。”

    “我忘了。”她理所当然,她从来不记日子,她只记着她的花什么时候开,果树什么时候结果,母鸡什么时候生蛋,谁会去记今天是星期几啊。”

    她眉头皱起来,说:“我记得他昨天才来过。”

    蓉姨低笑,“说什么荤话,昨天哪儿来了?”

    林宛白撅着嘴,“我觉得来了。”

    蓉姨拉住她的手,将她拉到身边,说:“所以晚上我们做什么?”

    “不知道,我又不知道他喜欢吃什么。”

    “那你今天想吃什么?”

    “我想吃鸡。”

    “行,那今晚我们吃鸡。”蓉姨伸手弄了弄她的头发,说:“要不要洗个头?我瞧你这头三四天没洗了吧,都发臭了。”

    “好像是。”她扯了一把,仿佛也闻到了一股酸臭味,随即将外面除草的小伙子抛到九霄云外去,上楼洗澡去了。

    蓉姨见她去了房间,赶忙去外面把小伙打发了,然后又去菜园子里摘了点新鲜蔬菜,时间差不过,去后门口接了村里大婶送来的食材,这就准备晚餐去了。

    林宛白泡了个澡,把自己洗的香香的,然后坐在梳妆台前,开始敷面膜。她的头发只长到肩膀下面一点的位置,她嫌弃头发的生长速度太慢,跟蓉姨提了好几次,想让她给买点几瓶霸王回来,促进一下她的头发生长。

    她是个没有记忆的人,一点都没有,初初醒来的时候,她不知道自己是谁,也不认识周围的任何一个人。

    蓉姨说两年前她出了一场很严重的车祸,差一点丧命,因为做了开颅手术,她的头发都剃光了。可能是伤了那根神经,导致她记忆全无。

    一年前她才醒过来,醒来的时候,对这个世界感到恐惧,因为太陌生了,她谁也不认识,脑袋空空,跟傻子一样。后来,她出院,就跟着蓉姨来了这里,一个建造在山脚的庄园,很大,什么都有,就是很少有人。

    她们两就住在这里,也不出门。可能是没有记忆的缘故,林宛白也没有想要出去的心思,她觉得这里挺好。

    自由自在,想做什么便做什么。

    她养了三条狗,一只金毛,一只哈士奇,还有一只秋田犬。

    她能跟他们玩一整天。

    她还种花种草又种菜,每一天都有好多事儿,生活竟然也挺充实。颇有一种避世隐居的姿态。

    林宛白一想到晚上要面对的人,心脏不由怦怦跳得离开,好似有什么压在胸口,让她有些喘不过来气,她不用的抚摸胸口,起身走了一圈之后,才缓和下来。

    身上却是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她用力的搓了搓,勉强搓了下去。

    对于这个人,她心里总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惧,不希望他来,也最好永远都别见着,就是单纯的不想见,没有理由。

    照道理,她也不认识他,长得也好看,是特别好看的那种,却没来由的不待见。可蓉姨说,他是她的丈夫,她真不敢相信,他竟然是她的丈夫。

    至于其他,蓉姨说过去的事儿就让他过去,人要朝前看,既然老天爷让她失去记忆,那她就开开心心生活就好,不用费心思去想那些已经过去的往事。

    林宛白觉得她说的还有些道理,而且她这脑袋瓜子,事情想多会疼,所以她也不愿意去想,她怕疼,也怕苦,一切会让她又痛又苦的事儿,她都逃避,只安于现状。

    所以在这里,她过的很开心,唯一的希望就是傅先生少来一趟是一趟。

    晚上,林宛白穿的整整齐齐,坐在餐厅等待傅先生的光临。

    蓉姨去门口看了两趟,都没见着有车来。

    林宛白盯着着桌上热腾腾的菜,慢慢变凉,她有些不耐烦,说:“每次都要迟到,还不如不来呢。”

    她有些生气,嘴角往下,用力拍了下桌子后,拿起筷子,“我不管,我饿了,我要先吃了。”

    蓉姨回头看了看,“那我先去热一下,你再吃。”

    “没事儿,太热了还烫嘴,现在这样刚好。”她说着,顺手就扒拉下来一只鸡腿,咬了一口后,脸上就露了笑,开心了。

    蓉姨坐在她旁边,一边给她夹菜,一边往外看。想说要不要打个电话问问,从北城来这边一趟也不容易,得走一天时间呢。

    正想着,窗外闪进来一束光,蓉姨笑了,“来了来了。”

    她说着,放下筷子,赶忙去开门。

    林宛白没动,手里捏着鸡腿,有点不知所措。

    这人与他一定是八字不合,刚才等着的时候不来,偏生她开始吃了他就来了,真是讨厌。她就咬了一口,想了想把鸡腿放了回去,擦了擦手,追了蓉姨的步子去门口等。

    黑色的宾利慢慢驶来,在大门前停下,蓉姨一步跨出去,替那人开了车门,“少爷。”

    林宛白站在门内,歪着头看过去。

    男人一步跨出车门,紧接着整个人下来,一身剪裁得体的黑色西装,连里头的衬衣都是黑色的,没系领带,他一眼望过来,林宛白下意识的往后退,躲在了门后,然后又慢慢露出一双眼睛,朝着他看过去。

    纵然失去了全部的记忆,她对他却与旁人不同。

    蓉姨笑着说:“我和小白都等着你吃饭呢,一路过来辛苦了。”

    傅踽行的注意力落在门内的人身上,并没有太注意蓉姨说的话,蓉姨弯身从车内拿了手杖出来,递到了他的手里,他礼貌的说了一声谢谢,而后拄着手杖往里走。

    林宛白见他过来,原本是该站在门口迎接的,可她下意识的跑了,回到餐厅,端端正正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双手揪住衣服一角,不停的搅动,有点紧张。

    很快,眼角余光里便出现了他的身影。

    他腿脚不好,走路很慢,这么一点点路,她只需要半分钟,他得一分半。

    她的余光一直注视着他,直到他行至她的身旁,她才收回视线,咳了一声,抬起头,笑嘻嘻的看着他,说:“欢迎光临,傅先生。”

    傅踽行坐下来,“吃饭吧。”

    林宛白没说话,等蓉姨来坐下,才开始动筷子。

    她把咬过一口的鸡腿夹起来送到傅踽行的碗里,“你吃,这是我跟蓉姨养得老母鸡,味道可好了,外面吃不着。”

    鸡腿有咬过的痕迹,落在他眼里,引得他露出浅浅的笑,“好。”他照着她咬过的地方咬了一口,笑着说:“很好吃。”

    “好吃你就多吃点。”

    家里多个人吃饭,林宛白就各种不舒服,吃也吃的不开心,胃口都比平时要差一点。

    饭后,她去喂三只狗崽子吃饭,傅踽行陪同,蓉姨则留下来洗完。

    三只狗崽子有专门的屋子养着,是后来蓉姨找的木工大师傅来搭建的,一座小木屋,大小正合适,林宛白在里头好好装饰了一番,还挺温馨,三只狗崽子分别有自己的床,还有属于自己的玩具。

    到了门口,林宛白说:“你就在门口等着吧,里面有点脏。我今天还没收拾过。”

    “没关系,我帮你一块收拾。”

    林宛白瞧他一眼,没说什么。两人一前一后进了木屋,三只狗崽子一下围拢过来,对着林宛白不停的摇尾巴,十分热情,林宛白与它们互动了一会,才把晚餐给他们平均分配好,然后拉了小椅子坐在旁边看它们吃。

    傅踽行从头至尾就站在旁边看着,眼里只有她,看着她一颦一笑开心的样子,心里也跟着开心。

    他拿了一把椅子,缓步走到她的身边,摆好椅子,弯身坐下来,说:“这些日子都做了什么?”

    她脸上的笑容收敛了一点,下意识的挺直了背脊,余光瞥了他一眼,想了想,说:“还是跟以前一样,没做别的。”

    “身体呢?有没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头还会不会疼?”

    “没,没有不舒服的地方。”她突然像是想到什么,转头正眼看向他,说:“要不然,你让蓉姨别给我吃那个中药了,好苦,好难喝。”

    她可能是想到了那个味道,皱眉噘嘴,像是被苦到了。

    傅踽行看的愣住,一时没有回答,林宛白等了一会,被他这样盯着有点不舒服,立刻收回了视线,搬着椅子凑到了三只狗崽子的中间,继续看他们吃饭,顺手摸摸他们的毛发,时不时的偷偷往他的方向看一眼,发现他仍然盯着自己,便转了个方向,拿背对着他。

    傅踽行并不生气,他坐在那里没有跟过去,他知道她对他有些反感,甚至有些惧怕,太过于亲近会让她不舒服。

    那年她从窗户上跳下去,经过医生全力抢救,倒是把命给捡回来了,昏迷了一年,期间三次生命垂危,终究是从鬼门关把人给抢了回来。

    她清醒过一回,他以为她会失去记忆,可是没有,她什么都记着,记得清清楚楚。她醒来看到他,受到巨大的刺激,疯了一样,得打镇定剂才能让她安稳。

    这样闹了好几次,无论傅踽行做什么,说什么,她根本听不进去,也不想听,整个人在发疯的边缘。

    后来,经过王明成的介绍,他找了个催眠大师,封死了她所有的记忆。

    等她再次醒过来,便什么都不记得了。

    但她看到他的时候,仍然是抗拒的,即便嘴上没说,但行动上说明了一切。

    再后来,等她稍微好一点,他就把她送到了这里。

    这是林钊威名下的不动产,在南城下面一处渔村建造的庄园别墅,这边四季如春,环境又好,适合修养身心。

    林宛白经历了那样的重创,如今的身子大不如前,需要仔细的修养,慢慢的恢复。

    三只狗崽子很快就吃饭,吃饱喝足,就要运动了。

    林宛白拿了三根狗骨头,带着他们去外面跑跑。

    她用尽力气,把骨头丢出去,三小只迅速冲了出去,你追我赶的,跑的很欢快。

    小哈跑到一半,不知道被什么东西吸引住了目光,就这么停住了,睁着眼,往天上看。

    林宛白被它这举动逗笑,笑的很大声,空旷的草坪上,全是她的笑声。

    傅踽行看着她,心里生出几分冲动,下一刻,他还是没有克制住自己,一把扣住了她的手腕,一用力,就将她拽进了怀里,一把抱住。

    笑声戛然而止,林宛白愣住,而后睁大了眼睛,被他这样抱着,几乎要窒息过去。

    几秒后,她迅速把他推开,后退几步,因为太过慌乱,脚步一乱,整个人往后仰,差一点摔在地上,幸好傅踽行反应快,一下将她拉住,又给拉回了跟前。

    “小心点。”他微微皱眉。

    林宛白吞了口口水,说:“那个,我站好了,你放手吧。”

    他没放。

    “不是,蓉姨是跟我说过你是我丈夫,可是我不记得了,对我来说你跟陌生人没有区别。你这样,我不太舒服。”她扯他的手,模样快要哭了。“你,你能不能再等一等,说不定过几天我能想起点什么。”

    傅踽行抿着唇,片刻之后,他才慢慢松开,往后退了一步,说:“这次来,我会在这里住一个月,好好陪陪你。”

    林宛白的脸垮的很明显,显然是对他要留一个月感到非常不快。

    她不敢想象,这一个月要怎么过,天天要见到,她还怎么活。

    她想了想,问:“那,那你睡哪个房间?”

    她怕他要跟她一起睡,她来到这里以后,他第一次来吃饭,那个晚上他就要跟她一起睡,差一点把她那个了。

    想想都觉得恐怖,那个眼神,那个力气,真的很可怕。

    “我已经让蓉姨准备房间了。”

    林宛白明显的松口气,扯了下嘴角,点点头,没说什么,转身跑开跟狗子玩去了。

    傅踽行看着她跑远,心想:无论如何,她还在身边就好了。

    这时,他的手机响起,他往回走了几步,拿出手机看了眼,来电是王明成。

    他接起来,“老王。”

    “怎么样?有没有比上次好一点?”

    “挺好的。”

    “你一定不能着急,只要你用真心对她,她一定可以感觉到。慢慢来,不急于一时,有什么问题,你及时给我打电话,我会帮助你。控制不住自己的时候,立刻走开,先冷静,知道么?”

    “知道了,你很烦。”

    王明成笑说:“我这不是担心你么。”

    “你说的那些我都记着。”

    “那你加油。”

    傅踽行挂了电话,心情很平静,他转头看着林宛白跟那三条狗玩的开心的样子,心里极难受,有一股念头生出来,他立刻转开头,生生忍下。

    王明成挂了电话,将手机放在一侧。

    梁钰盛看他一眼,说:“他的病情怎么样?有没有好一点?”

    “这两年他算是配合,有一点好转,起码在对待林宛白这件事上是好很多。想来当初林宛白那举动,是真真实实把他给震慑到了,让他意识到自己有问题。”王成明叹口气,“可惜为时已晚。”

    梁钰盛想了想,从口袋里拿了个U盘出来,“我是信任你,也希望阿行能够彻底好转,所以才把这个拿给你。我想,这该是他彻底转变的最大原因之一,你看看能不能对症下药,从根源上把问题解决。”

    他把U盘放在他手里,嘱咐道:“要绝对的保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