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山海意难平 > 第110章:云泥之别

第110章:云泥之别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山海意难平最新章节!

    林宛白喜欢听他说以前的事儿,他虽说的简单,可林宛白想象力丰富,她可以想到当时的场面。

    她说:“你什么时候带我去学校看看,按照你这么讲,学校里肯定有很多值得我回忆的地方。”

    傅踽行没顺着她的话说下去,只道;“你怎么不问问我后来的事儿?”

    林宛白笑了,就那个年纪还能有什么事儿,难不成他会在全校人的面前宣誓主权?

    她笑眼盈盈,放下钢琴盖子,一只手托着下巴,看着他,问:“后来怎样?”

    “后来,你几乎每天都能收到很多情书,桌子上的早餐牛奶从来没断过,其中有一个特别狂热高调,完全不把老师和校规放在眼里,你怎么拒绝都没用,这样维持了将近一个学期,下半年那人就没来了。你上学的时候,喜欢你的人很多,你太耀眼,不管到了哪里,你都是人群里的焦点,顷刻间就能引起所有人的目光,轻而易举就摘走别人的心。”

    林宛白眨眨眼,笑嘻嘻的说:“那你岂不是很幸运?所有人都羡慕你吧。”

    傅踽行淡然的笑,他不知道别人是否羡慕,他只知道她越是光芒万丈,他们之间的距离就越是遥远,遥远到无法跨越。他是地底下的泥,她是天上的云。

    一个洁白无瑕,一个肮脏不堪。

    他们是云泥之别。

    他的目光幽深,深到让林宛白难以琢磨。

    傅踽行转开了视线,说:“你教我弹一首。”

    “你不会?”

    林宛白有些诧异,她这个童养媳都过了十级,他一个大少爷怎么可能不会钢琴。

    豪门少爷,不该是样样精通么?

    他摇头,“不会。”

    “你不喜欢?”

    他但笑不语,掀起盖子,手指轻轻按了一下琴键,发出清脆干净的音节。

    反正闲来无事,林宛白就教了他一曲。

    翻了翻乐谱,上面最简单的就是欢乐颂了。

    她很有耐心,傅踽行接受能力很强,说一遍他就明白,弹一次,他就记住了。

    他一个人弹了一遍,还挺流畅,林宛白拍手,“厉害。但姿势还可以更帅一点。”

    林宛白帮他摆弄了一下,而后又让他弹了一遍,自己则站在旁边瞧着,这样的颜值,确实是赏心悦目,在这样的环境下,林宛白有些看的呆住。

    傅踽行抬起眼看她的那一下,让她有一种触电的感觉。

    她一下站直了身子,心跳都快了起来。

    玻璃房外头风雨交加,两人之间却意外的和谐温馨,花房里的花香味令人迷惑,她想换个地方冷静一下,这刚走没几步,傅踽行在身后突然摔了。

    她一回头,就看到他单膝跪在地上,一只手撑着钢琴,似乎是起不来。

    她顿了顿,犹豫了一下还是转身回到他身边,“你怎么了?”

    傅踽行左脚疼痛难忍,可能是里头的钢钉出问题了,昨天强撑着抱着她跑了一路,又忙上忙下,脚其实一直很疼,但他没管,一直忍到现在,终于忍不住了。

    脸色都白了几分。

    他一把抓住她的手,抬头看她,“你别走。”

    他握着她的手非常紧,像是在怕什么,眼神里有什么一闪而逝。林宛白没抓到,她蹲下来,说:“我不走,我去上厕所而已。你这是怎么了?”

    她看了眼他的脚,裤腿盖着,什么也看不出来,“是不是你的脚出问题了?”她突然想起昨天他抱着她跑那么多路,之前蓉姨说过他脚上严重,脚里头打了钢钉,不能做剧烈的运动。

    昨个这么抱着她一顿跑,肯定是脚出问题了。

    “你先等着,我去把佣人叫来,扶你回房间。”

    他抓着她的手不放,“没关系,你扶着我就行。”

    林宛白拗不过他,只能亲自扶着,先把他弄回了客厅。外头风雨那么大,也没法出去,医生也进不来。

    林宛白蹲着,卷起裤脚,看了看,这脚踝上有一道很深的新鲜疤痕,这个位置微微凸起,看着怪吓人的。她抬头看他,“你早就不舒服了,干嘛还硬撑着?你不怕残废啊?”

    他把她拽回来,把裤脚放下,说:“没事。”

    “你可真不把自己当回事儿,要是让你妈妈看到,肯定得怪我。”

    他愣了愣,笑说:“不会,不会有人怪你。”

    “以后别这样了。”

    他但笑不语。

    之后,林宛白不准他随便乱走,反倒变得更听话。

    这一场雨维持了三天,三天以后风雨过去。趁着雨停,林宛白坚持要回,在管家的安排下,他们回到庄园。但这边也没医生,林宛白想把他弄到医院去。

    可管家把他们送到以后就走了。

    这庄园里又只剩下他们两个,林宛白想打120,被傅踽行阻止了。

    “真的没事儿,你不用那么担心。只不过,这几天要劳烦你来照顾我了。”

    林宛白眯了眼,“你不会是故意不想治吧。”

    “像么?”

    “像极了。”

    傅踽行笑起来,“那就算是我不想治,你照顾我,好不好?”

    他露出可怜兮兮的表情,林宛白有点犹豫,看了看他已经开始红肿的脚踝,坚决摇头,说:“不行,你这样会残废的。你不能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你要是不想去医院,你找个医生过来给你看看也行,就是不能不看医生。”

    林宛白也很坚持。

    最后,傅踽行还是找了医生过来,先给他的脚简单做了处理,但医生建议还是得去一趟医院拍个片子最好。

    医生给开了些药,就离开了庄园。

    走的时候,医生给她说了一些注意事项,林宛白牢牢记在心里。

    现在,只他们两个相依为命,林宛白不得不担起照顾他的重任。

    起居饮食,全由她来伺候。

    所幸家里的食材都是新鲜的,她也能做几个菜,而且傅踽行现在只能吃一些清淡的。

    她就炖了一大锅的粥,一日三餐都是粥。

    傅踽行也没什么怨言,她给什么,他就吃什么,特别好弄。

    就是晚上,为了方便照顾,林宛白留在他房间里,睡得沙发。

    傅踽行说:“床很大,你可以睡在床上。”

    林宛白拿毛巾给他擦脸,说:“你想得美。”

    傅踽行擦了擦脸,又擦擦手,说;“我们是夫妻。”

    “我不记得。”

    “我不碰你,我脚伤了,也没办法不是?”

    林宛白脸颊一红,瞪了他一眼。

    傅踽行说:“我有几天没洗澡了……”

    “洗什么洗,自己什么情况不知道啊?还想洗澡,不要提任何要求,这里就我一个,我要你怎样就怎样。”她的脸更红了一点,明显知道他心里在打什么小九九。

    “我只是脚伤了而已,你帮一下,洗澡还是没什么问题。你扶着我进去就好。”他哄骗。

    林宛白把毛巾拿回来,瞪他,“不要做梦。”

    傅踽行笑起来,“我没让你帮我洗,我只是想你扶着我进去就好,或者你帮我把手杖拿来,我也可以自己进去。”

    林宛白瞪着他,一声不吭。

    他端着水盆去了卫生间,她想了一下,最终还是心软,想着他也是为了自己把脚弄成这个样子,她帮一下忙也没什么。

    她挽了袖子,拿了花洒,先把浴缸稍微清洗了一下,然后放满了水。

    等一切准备好,她就去外面把轮椅搬出来,扶着他先坐到轮椅上,然后推着他进卫生间。

    所幸这卫生间的空间很大,足有一个小房间那么大。

    进浴缸,需要上几步台阶。

    林宛白当他的拐杖,扶着他上去,让他在浴缸边上坐下来。

    “好了,如你所愿,你洗吧,我出去了。”

    她转身就要走,傅踽行自是不能让她就这样走了。

    一把将他拉住,“你帮我脱下裤子。”

    “你有点得寸进尺啊。”卫生间里雾气氤氲,温度有点高,林宛白感觉脸很热,“你手不是好的么?脱裤子都不行了?”

    他看着她,没说话。

    两人大眼瞪小眼了一会后,林宛白还是给帮到了低,帮着他进了浴缸,还找了个架子,给他把受伤的那只脚支起来,免得碰水。

    等一切弄完,她累的要命,走下台阶,坐在了旁边的椅子上。

    他这个样子,她也不好就这样出去。

    傅踽行回头看她,她背对着这边坐着,也没有走。

    两人都没说话。

    林宛白双手捧着脸颊,刚才他脱衣服的时候,她就刮了一眼,发现他身上有一些伤疤,不过身材是真的还蛮好的。

    耳边传来水声,她下意识的转头看了一眼,又很快的收回视线,脸更热了一些。

    她暗自吐了口气,想了想,还是先出去的好,“我出去一下,你有事叫我,我就在门口。”

    这会,傅踽行倒是没有把她喊住,只应了一声。

    林宛白走到门口,拿手扇了扇发热的脸颊。她去楼下弄了杯水喝下去,人就镇定不少。

    靠,他这算是诱惑么?

    不用想了,肯定是故意的。

    她在楼下待了好一会,又在窗口吹了吹风,看时间差不多了,才回去。

    傅踽行没拿换洗的衣服,林宛白去衣帽间给拿了一套。

    进去后,傅踽行仰着头靠在那里,她进去也没什么反应。

    林宛白叫了他一声,他也不动。她又叫了一声,他还是没反应。

    她等了几分钟,见他还是一动不动,便立刻走了过去,他闭着眼没反应,等林宛白双脚踩进浴缸,预备把他拉起来时,他突然睁开眼,并立即抓住了她的手腕,直接将她拉到身前。

    动作太大,水花四溅,林宛白一下子全身都湿透了。

    她人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他抱进了怀里。

    等他的唇下压来,林宛白才猛然反应过来,立刻用双手捂住了他的嘴,微微喘着气,瞪眼看着他,“你,你想干嘛你?!”

    他的眼神炙热,握着她手臂的手格外的紧。

    林宛白的心跳开始加快,并且开始发慌,她有点想叫救命。

    可这屋子里,就他们两个人,估计喊破喉咙也没有人会来救她。

    她舔了舔唇,空出一只手,重重的在他额头上拍了一下,说:“你,你脚都坏了,脑子还敢涉黄!”

    他眼里的情绪不减,压在她腰上的手更紧了些。不管林宛白如何挣扎,都无法挣脱,她只能用手捂着他的嘴,看来硬的不行,只能来软的。

    得动之以情,晓之以理。

    她心里虽然这样想,但实际行动却是,她摸准了位置,一脚踩在了他的脚踝上。

    那一下子,她铆足了力气,她能明显感觉到傅踽行整个人一绷,眉头微的蹙了一下。

    她绷着脸,说:“你,你放不放手?”

    如此,僵持了好一会,傅踽行仍不放手,还是林宛白扛不住,先收回了脚,她瘪嘴,露出可怜模样,说:“我没有记忆,你这样我很怕。”

    说着,又用力眨了眨眼,挤出一滴眼泪来。

    这一滴眼泪,还挺好用,傅踽行松开了手,似是自语一般,“慢慢来,慢慢来。”

    他说着,双手撑住浴缸边缘,直接站了起来,从浴缸里出去。

    一瘸一拐的走到莲蓬下面,冲澡,顺手脱掉了内裤。

    林宛白见状,立刻捂住了眼睛,转过了头,脑子都炸了,挥之不去。

    她在心里骂了句脏话。

    傅踽行很快冲完澡,整个过程,林宛白直挺挺的坐在浴缸里,一次也没有回头。

    他换上衣服就出去了。

    等他走后,林宛白才从浴缸出来,然后跑回自己房间,洗澡换衣服。

    预备不管他了,死活都不管。

    她坐在床上看书,却怎么都看不进去。

    快十点的时候,她还是忍不住去看了一眼,屋子里还是跟她走的时候一样,灯光大亮,傅踽行躺在床上,合着眼。听到动静,他吃力的睁开眼,见着她的脑袋探进来,笑了笑,说:“我还没死。”

    林宛白犹豫了一下,还是走过去,看他脸色比刚才更差,嘴唇发干,不由伸手摸了摸他的额头,烫的要命。

    “你发烧了?!”

    傅踽行咳了一声,“你帮我弄点药就行,不碍事。”

    “什么不碍事,很烫!”

    这高烧来的突然,应该是由脚上的伤所引起的。她又看了看他的脚,比之前更重,看起来很不好,她想到刚才她使劲踩过他,有些自责,刚才一时冲动,一点也没考虑后果。

    她看他一眼,脸上虽平静,心里却着急,瞧着他这难看的脸色,说:“我想打120,我怕你死在这儿。”

    “胡说什么。”

    “你的脚伤更严重了,我猜你这高烧是脚伤引起的,也不能再拖了。”

    “没你想的那么严重。”

    “我都不知道你脑子里在想什么,我刚才踩你的时候,你都没反抗,你不疼么?”

    “不疼。”他笑着,目光格外温和,伸手握住她的手,放在额头上,说:“刚才是我一时冲动了,吓到你了吧。”

    “找人来送你去医院吧。”

    他摇摇头,笑着说:“我不需要医生,你要是愿意亲我一下,我保证我很快就会好起来,高烧立刻就退下去。

    林宛白哼了声,手指戳了下他的脑门,说:“我看你的脑袋是烧坏了。”

    他只是笑着,不想破坏眼下的气氛,只想就这样与她两个人,在这里长长久久的生活下去,没有第三个人来打扰。

    她没走,只是去楼下拿了烧水壶,给他弄了些热水,又找了退烧药给他吃。

    吃下去后不久,傅踽行就迷迷糊糊的睡着了,林宛白给他测了下温度,逼近四十度了。

    她又弄了毛巾,给他物理降温,但温度还是退不下去。他脸色越发的难看,整个人瑟瑟发抖。

    这样下去不行。

    林宛白凑过去,在他耳边轻轻叫了一声他的名字,没有半点反应。

    随即,她拉开床头柜的抽屉,将傅踽行的手机拿出来,手机锁着需要密码才能打开。她想了一下,输了她的生日进去,竟然一下就解开了。

    她余光看了眼躺在床上沉睡的人,正微微出神,手机页面上跳出短信提示,她手指下意识的碰了一下,信息打开,寥寥几字。

    【林舟野手上有对你不利的东西。】

    林宛白扫了一眼后,立刻退出来,她这会只想找蓉姨的号码,对于其他东西,她都没过脑子去想,很快在通讯录里找到,迅速拨了过去。

    那边很快接通,林宛白说:“是我,蓉姨。”

    蓉姨听到林宛白的声音,惊了一下,迅速从床上起来,她是怎么拿到少爷手机的?

    “小白?你怎么拿着少爷的手机?是发生什么事儿了么?”

    林宛白说:“他脚伤复发,不肯去看医生,现在开始发高烧了,我想把他弄去医院。蓉姨你看你能不能安排,要是不能我就得打120了。”

    “好好,我知道了,我会安排,你不要着急。”

    蓉姨赶忙起来,拿了衣服披上,而后对林宛白说:“你别乱动少爷的手机,他不喜欢别人翻他手机,挂断以后,就把手机放回原处。知道么?”

    林宛白说:“我才没工夫翻他手机,我只是想给你打个电话,也考虑到他古怪的脾气才没有直接打120。”

    “好,我知道了。”

    挂了电话,蓉姨立刻去找梁钰盛。

    刚走到楼梯口,便遇上了回来的梁溪。

    两人撞个正着,梁溪见着她有些惊讶,“蓉姨?你怎么在这儿?”

    蓉姨这会可顾不上她,只打了个招呼,然后匆忙上楼,敲开了梁钰盛的房门。

    梁钰盛先是应了一声,等穿好衣服才出来开门,“蓉姨?什么事那么着急?”

    这会,梁溪也跟了过来,顺嘴问:“是啊,大半夜的,这么慌张,发生什么事儿了?”

    蓉姨说:“刚才小白用少爷的手机来了电话,说少爷脚伤复发,这会发高烧。”

    梁溪闻言,皱了眉,说:“傅踽行在南城?那你怎么在这里?南城就他们两个?你们是疯了吧!”

    蓉姨这会顾不上解释这些,“得先给安排一下送去医院才行,脚伤引起高热肯定是有炎症,可大可小的事儿,不能再拖了,一定要把他送去医院。”

    梁钰盛点头,“知道了,我现在就打电话安排,你不要着急。”

    蓉姨想了想,说:“我还是赶最快一班飞机回去,小白一个人可不行。”

    “也好。”

    梁溪说:“我跟你一块去。”

    蓉姨看她一眼,心里有些不情愿,但她也没说话的权利。

    所幸的是,梁钰盛是个领得清的人,说:“你刚回来,就留在家里倒时差,南城那边我会安排人去照顾,你过去也不合适,到时候惹得阿行不高兴,你就是好心好意,他也是不会领情的。”

    梁钰盛这头发了话,梁溪自然也不好多说什么,只点点头,不再多言。

    蓉姨回房间收拾了东西,又去婴儿房看了看小宝,而后在梁钰盛的安排下出发去了机场,赶最快一班飞机回了南城。

    一个小时后,梁钰盛安排的人很快就来了,把傅踽行弄去了医院,林宛白原本想跟着去的,但其中一个佣人拦住了她,“少奶奶,您就留在这里休息吧,少爷这边有人照看着,您不用担心。时间很晚,您回房睡觉吧,有什么事儿您就叫我,我留在这里陪您。”

    林宛白瞧她这架势,看到那么多人照顾着,也就懒得跟过去,“好吧,那你们好好照顾着,我回房休息。”

    “请您放心。”

    她一步三回头,等车子走了,她才回房。

    可心里到底还是不安的,她躺在床上,一点睡意也没有,总还是担心傅踽行的情况。可她没有手机,原本还能打个电话。

    她有些心烦意乱,下床,打开房门,刚才那个小姑娘就在门口站着,见她出来,立刻扬起标准的笑意,看着她,“少奶奶有什么吩咐?”

    林宛白没说话,只看了她一会,然后笑着摇头,“没,就是想喝水。”

    “我给您去倒。”

    说着,她就往落下去。

    林宛白回了房内,走到床边,看着外面漆黑的夜空微微出神。

    等佣人倒水上来,她便随口问了句,“傅先生的情况怎么样?”

    “我打个电话问问。”

    随后,佣人走到门口,打了个电话,几分钟后又进来,“情况稳定,已经做了处理,您不用担心。”

    “好,我知道了。”

    “您早点休息吧。”

    “嗯。”

    林宛白还是没睡,天开始蒙蒙亮起,蓉姨回来了。

    她一回来,第一时间上来看林宛白,见她好端端的,也就松了口气。

    林宛白见着她,一下从床上下去,冲过去抱住了她,有些想哭,说:“蓉姨,你可算是回来了!”

    她紧紧抱住她,心里总算有了点底,也有了安全感。

    “你以后要走,得提前跟我说一声,别把我一个人丢下了。”

    蓉姨听着她这话,心里酸溜溜的,说:“这不是还有少爷在么?”她推开她,给她整理了一下头发,把眼泪擦掉,笑眼盈盈的,“我不在的这些日子,跟少爷相处的怎么样?”

    “不怎么样。”她揉了揉鼻子,默了一会,说:“要不,我们去医院看看他?”

    蓉姨笑了,起码还是有些改变的,她点点头,“行。你一夜没睡吧?先休息,我们中午过去。”

    林宛白点点头,蓉姨回来,她安心不少,再回床上就睡着了。

    等中午,蓉姨准备好食盒,安排了车子,便带着林宛白去了南城医院。

    到了医院,下车前,蓉姨让林宛白戴上了口罩,“医院里细菌多,戴着口罩好一点。”

    林宛白乖乖的戴上,然后跟着蓉姨进了医院。

    傅踽行被安排在急症室病房。

    他们到的时候,人已经转醒,烧也压下去了。

    林宛白乖乖的跟在蓉姨的身后,进了病房后,就乖乖站在旁边,口罩仍戴着,眼珠子溜溜转,时不时的看他一眼。

    傅踽行看着她,说:“不用担心,没什么大碍。”

    这脚原本是没什么大碍,但被她狠狠踩了一脚之后,就得动一个小手术了。

    蓉姨说:“准备在这里动手术,还是回北城做手术?”

    傅踽行说:“回去做。”

    “那预备什么时候走?”

    “这两天就回。”傅踽行说话的时候,视线一直落在林宛白身上,随即冲着她勾了勾手指,“过来。”

    林宛白没动,双手背在身后,站在床尾,“我站在这里挺好。”

    “过来。”他又说了一遍。

    蓉姨看过去,说:“过来吧。”

    蓉姨发话,她便乖乖过去。

    她刚站定,傅踽行便伸手把她的口罩摘了下来,露出一张脸。

    他手快,林宛白都没挡住,她拧了眉毛,看了他一眼。

    傅踽行说:“我会尽快回来。”

    “不用着急,你慢慢养伤,养好了再说。”她说完,抬头对着他笑了笑。

    ……

    隔天,傅踽行便回了北城,直接进了医院,安排了手术。

    傅踽行走后,林宛白的日子又恢复到了之前,但又跟之前不怎么一样。

    她惊觉自己偶尔竟然会想傅踽行,与蓉姨吃饭的时候,也会问一句他的情况。

    傅踽行离开后的第三天。

    林宛白去花圃浇花,就她一个人,蓉姨在忙别的。

    她浇到一半的时候,突然听到稀稀疏疏的声音,从后面围墙边的草丛里发出来。

    她转头看过去,就看到一撮草在晃动,当即就停住了。她眉梢一挑,心想着难不成是哪只狗崽子藏在里面了?

    她将洒水壶放在旁边,拍了拍手,朝着那边走过去。

    还未走近,突然一个人从草丛里翻滚了出来。

    林宛白吓了一跳,瞬间大喊了一声,并迅速后退,左右看了一圈,没找到趁手的武器,只得捏了拳头,紧紧盯着这人,“谁!你是谁?!”

    看身形,还有发亮,应该是个女的。

    女人大概自己也吓了一跳,双手双脚并用,一下有爬回了草丛边上,而后一抬头,就看到了林宛白。

    她双目一瞪,下一秒,就直接冲了过来,“小白!”

    她看起来很兴奋,几步就跑到她的面前,一把抓住了她的手,满眼激动,眼泪都出来了。

    她说着,又一把抱住了她,特别的用力,“我终于见到你了!真是皇天不负有心人!我现在就立刻带你走!”

    然而,话音未落,突然从四面八方出现了许多穿着黑衣服的保镖,朝着她们这边冲了过来。

    林宛白还未反应过来,一脸茫然的看着眼前的人,问:“你到底是谁啊?你认识我么?”

    女人显然有些诧异,可看到那么多保镖过来,她也有些心慌,“我是梁知夏啊!你最好的朋友!你不记得了?”

    她摇头,“我不记得,我出过车祸失忆了。”

    “你先跟我走,我慢慢跟你说。”

    她抓着她往草丛里去,可那些保镖的速度很快,还没等要钻,人就已经被拉开。

    蓉姨也着急忙慌的赶了过来,等她到的时候,人已经被弄出去了。

    林宛白根本没机会跟她多说一句话。

    “小白,小白你没事吧?听说有人闯进来袭击你了?”

    蓉姨一边说,一边快速的朝着她跑过来。

    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被让她进草丛。

    林宛白回头,看着蓉姨焦急的脸,有些讷讷的,刚才那个叫做梁知夏的女人说的话,让她有点迷惑,眼下那么多保镖那么及时的窜出来,也让她受到了惊吓。

    她一直以为这个庄园里,只有她和蓉姨两个人,原来还藏着那么多保镖。

    蓉姨其实有些心慌,刚才已经有人给她说了情况,来的人是谁她也知道了。

    就怕这短短几分钟的时间,梁知夏说了什么不该说的,就不得了了。

    林宛白从蓉姨眼里看到了焦虑,惊慌,好几种情绪夹在一块。

    她摇摇头,说;“没有人袭击我,我发现这里竟然有个狗洞,不知道什么时候挖的。”

    她没提梁知夏说的话,只是撩开草丛,指了指藏在里面的狗洞,“那个人是从这里爬进来的。”

    蓉姨将她拉回来,握住她的手,上下打量,“那你伤着没有?”

    “没有,保镖出来的很及时,已经把人拉出去了。”

    蓉姨扯了下嘴角,点点头,余光往那狗洞的方向看了看,说:“没事就好,没事就好,我明天找人来把这洞给封掉,太不安全了。”